第10章与谁风马牛不相及
平河子兮2017-02-23 09:213,532

  “我姑娘将来嫁你儿子怎么样,先订个娃娃亲,写个帖子,以防万一,我这个老丈人牌位不稳当。”吕明巍向来爱开玩笑。

  “小姑娘漂亮、可爱又聪明,你舍得给我那傻儿子。”

  “是不想要吧,才说这话搪塞。”吕明巍给罗仲北一拳。

  “你说,如果看到一个男的对一个女的好,莫名生气,怎么回事。”

  罗仲北像是自言自语。

  “那还用说吗,你爱上那女的,自己还浑然不知,我可是采‘花’无数,学妇产科的,又最了解女性从生理到心理,各个部分,再说,我本身还是男的,对男女之间那点破‘事’最在行。是谁?能入土豪的法眼,那得多优秀?天仙大美女吧。可你得记住,星星必须得喜欢才行,后妈,好的太少,假如再给你生个一男半女,星星,我的女婿那岂不是命运比黄连还苦吗?实在不行,星星接我家里得了,不用你出一分生活费,反正我是一个羊也放,俩羊一起放,到时板上钉钉的亲家公了。”

  吕明巍一脸坏笑望着罗仲北。

  “我不知道。”

  罗仲北没和他对视。

  当局者迷吗?如果父子俩都恋上人家,罗仲北笑了,也算奇葩之事。

  我暂时不想结婚,而且结婚对象也不可能是朱丝,我和她风马牛不相及。

  回到家时,客厅里,星星撅着小嘴,拒绝吃饭,地上还撕了不少纸屑和散落的玩具,小汽车拆零碎三辆了。

  把陈婉玉急得直掉眼泪,端着碗追着喂他吃饭。

  “还是不饿,准备绝食么?”

  罗仲北真生气了。

  今天幼儿园老师专程给他打电话说,这几天星星表现很糟糕,上课爱有小动作、说话,还和小朋友动手打架,感觉心理波动挺大,午睡时还喊,丝丝阿姨,你等等我。

  罗仲北追上星星,抡起胳膊照着他的小屁股就是两下,星星“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罗仲北也后悔了,他从未打过星星,连娘亲都不知何许人的孩子,够可怜的了。

  陈婉玉也头一次见到罗仲北如此粗暴地对待星星,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赶忙抱起星星走开了。

  罗仲北坐在沙发上发呆。

  星星对朱丝的依赖已经达到了峰值。

  他必须想办法,一是让星星断了念想,短时间……行吗?

  孩子不懂大人之间的恩怨情仇,更不会看眉眼高低,岂能他喜欢就能在一起?

  二是请求朱丝一直照顾星星,但他有那个资格吗?

  你是朱丝的领导、父母还是谁,人家朱丝听你的。

  给钱,就这个女记者,肯定不行,至现在为止,人家光奉献了,也没给过人家一分报酬,好像不是有什么企图的样子。

  第三,假如,朱丝做星星的妈妈……

  他们之间……有爱情吗?

  都是未知数。

  罗仲北双手交叉在头顶,工作上的事都没有这个难办,尤其全是不好惹的人。

  朱丝现在心情也有些烦乱,徐绍鹏几次约她出去吃饭。

  理由也很正当。

  上次报社联合恒升集团下属的旅游公司搞的采摘活动非常成功,老百姓得到了实惠还到农村一日游,商家的品牌也得到宣传,也算共赢之举。

  换成别人,可能求之不得,毕竟那是在A市有头有脸的人物,何况人家又是年轻有为英俊潇洒的青年才俊。

  徐绍鹏说必须要感谢朱丝,帮助企业做形象宣传。

  人家几次三番打电话,朱丝不得不礼貌性地接一下,结果就撂不下去了。

  徐绍鹏一直再说,直说到朱丝的手机贴在耳边都发烫了。

  他说晚上请朱丝吃饭,而且是请她和同去的男摄影记者。

  同事已经答应,她不去反倒显得很小家子气。

  最让她觉得诧异的是,徐绍鹏来接他,男同事在外面说自行前往,结果他们到时,男同事来电话说家里临时有事来不了。

  他们只好一起吃饭了。

  朱丝面露难色,正要站起身。

  徐绍鹏说:“我遇到点烦心事,想找个人说说,你愿意做我的听众吗?”

  看他眉头紧锁,脸色发灰,人也像脱了层皮一样,朱丝真是于心不忍,又坐回了座位。

  徐绍鹏叹了口气,缓缓地说他现在所遇到的困难。

  “真是一言难尽,家里同父异母的哥哥利用财务出现的漏洞,将大量资金卷出到他在外国公司的帐户上,人说家贼难防,本来让我出任总裁,大哥就一直耿耿于怀,现在我能怎么办?”

  “兄弟自相残杀的故事,一直认为在电视剧中常常出现的情节,看来在现实中真有原型。是很大一笔资金,影响集团以后的发展吗?”朱丝轻声问。

  “很大。当然也不至于让我们倒闭,只是我心里难受,兄弟反目早晚的事,没想到他下手这么早,又这么狠,我真想追讨回来,他弄得漏洞百出,我百分之百胜算。”

  “不影响就好,大哥总有想通那一天,关键时刻,‘打虎还得亲兄弟’呢,别追下去了。”

  朱丝劝慰道。

  没人应答。

  见徐绍鹏眉毛都拧成川字,朱丝也跟着叹口气。

  “我还记得一句古话‘兄弟相爱,则和调。’反过来说,徐总比我聪明,只能让外人钻了空子,后果不言自明。”

  朱丝语速慢音调清晰,极富节奏感和穿透力。

  朱丝形象和声音俱佳,她不去做主持人真挺可惜,而且是电视台的主持人。

  徐绍鹏心情有些郁闷,他就是因为不能深究才想发泄一下,看来如果你想倾诉的对象给你火上浇油,还真不好说结果会怎样。

  因此徐绍鹏说找对了人。

  “我和妹妹也是同父异母。”

  朱丝其实想介绍一下朱夏,又觉得不好张口,那么徐绍鹏必定要照顾妹妹,一个人靠关系得到的“上进”机会,总让人觉得不光彩,这个人还会努力吗?更是在扼杀一个人的潜在才华的发挥。

  话到嘴边她忍住了。

  钻营之事,除非万不得已她不大想做。

  “你妹妹肯定也像你一样漂亮吧。”

  “嗯,她比我漂亮。”

  “哪天有机会也认识一下,我现在心情真的好多了。今天我要大开‘杀戒’,好几天没好好吃饭,不要把美女吓坏了,我要开始点餐了。”

  朱丝和他们面前等候的男服务生都忍不住笑起来。

  饭后,徐绍鹏送朱丝回家,待车停稳,他下车紧跑绕过车头,给坐在副驾驶上的朱丝开门,已经卸下安全带的朱丝感受到这份体贴入微。

  她应当考虑一下爱情?

  从小的玩伴,直到高中的同学,也可以说是他惟一的男友彭志斌,对他也这么好过,只是造物弄人,现在劳燕纷飞。

  他走他的阳关道,她过她的独木桥。

  从前他们有多要好,一起上下学,一起温习功课,虽然只是拉过手,但连家长和老师同学都知道,年组的一二名是他俩交替的,一个英俊一个漂亮,他们注定是要成为一对的,甚至是一个童话般的故事结尾,从此他们过上幸福的生活。

  上大学后,他们俩分隔在不同的城市,先是信少了,后来电话也逐渐少起来。

  距离没产生美,而是生出了隔阂。

  彭志斌曾说:“丝丝,咱俩比着学,看谁先争取到奖学金,看谁能签到一家好单位。”

  朱丝就不觉得有什么奇怪了,但放寒暑假时也没见到彭志斌,说是留在学校勤工俭学,后来再给到她手中的竟然是彭志斌结婚的请柬。

  刚毕业,彭志斌就结婚了。

  她能去参加婚礼吗?

  她做不到无所谓,只能远远地躲开了。

  断断续续地还原了真相,彭志斌妻子是他的同班女同学,一个局长的女儿。从大一就开始穷追不舍,家贫的彭志斌起初也是有些犹豫,但最终抵不住糖衣炮弹的进攻,只能对不住朱丝了。

  长相一般,学习一般又如何,家里有钱有势,钱能买到你想要的东西,势力可以助你平步青云。

  好风凭借力,有力不借那叫不识时务。

  光有爱情的婚姻就能长久?

  彭志斌和朱丝结婚又怎样,两个人的家里都指望不上,即使能留在大城市工作,靠一纸文凭有用吗?

  两个穷光蛋,要从零开始,要为买房子养孩子奔波一辈子,才能把贷款还清,到那时胡子都白了,还享受生活,入土为安吧。

  贫贱夫妻百事哀。

  彭志斌不想过那样的日子,因此他选择了那个局长的女儿。

  朱丝的家庭,让她不堪的父亲,她上小学时,朱爸爸抱回了刚出生的女婴,是他和别的女人生的,朱妈妈哭了好久,然后,还是接过女婴,悉心照料。

  从此,朱丝多了一个妹妹,同父异母的妹妹朱夏。

  朱爸爸爱舞文弄墨,吹拉弹唱,能说会道,年轻时还会赚钱,朱妈妈认为父亲长着一双桃花眼,处处留情,只是这次大发了,直接带回个孩子。

  “你,你让我怎么办?丝丝还那么小,你真对不起我们母女两个。”朱妈妈似乎说了好多好多,朱爸爸低着头一言不发。

  朱妈妈以为床上的朱丝睡着了,其实她全听到了。

  难道男人都一样吗?

  喜新厌旧。

  甚至不惜伤害深爱他的人。

  可怜的妈妈,她要承受多少,每天面对和她争抢丈夫的女人生的孩子,而且善良的为人和良知告诉她,必须加倍疼惜这个没有亲生妈妈的女儿。

  朱丝对妈妈又恨又爱。

  而妹妹本来就是无辜的,何况她们身上都流淌着父亲的血液,妹妹像个小跟班一样黏着姐姐,朱丝喜欢妹妹,她可以为妹妹牺牲一切,也心甘情愿。

  徐绍鹏再好,我也不会动心。

  朱丝的爱情之火必须熄灭。

  因为她的爱情之门早已关闭了。

继续阅读:第11章谁会娶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