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另一种靠近叫“折磨”
平河子兮2017-02-23 09:574,406

  罗仲北从电视上看到了画面:沈和凝举着大大的写着正远集团捐赠200万的支票很端庄地笑着,旁边有儿童福利院院长接过去,画面再切换成一个小女孩正亲吻着俯下身子的沈和凝的脸颊……

  旁边站着一个唇腭裂的小男孩。

  他需要马上做手术,晚了怎么行,200万够几个孩子做手术的?

  星星假如不是柳笛给“拣”回来,是不是也在福利院?

  这个孩子是不是星星的弟弟或者哥哥?

  他甚至想摘下墨镜看个仔细,镜头又切换到别的新闻了,还有徐子杰也在屋里,他的手忙放下了。

  好半天,他才问:“你们谁策划的?钱不是给女记者了吗?”

  “这屋有点热,是朱丝记者的意见,她提出要以集团的名义捐到儿童福利院,是她特殊要求的保密,不让你知道,另外她为了避嫌,这次都市报的采访也是我们请别的记者去做的。” 徐子杰一直擦着脑门上的汗。

  徐子杰心里话,不是你让她自己支配这笔钱,为什么要给她这么多钱?收买、封口费,还是……慢慢领悟吧。

  “乱弹琴,也行。”

  徐子杰更弄不明白罗仲北具体想表达什么。

  第二天一早,罗仲北比平时提前一个小时就出门了,而且没用司机,自己开车,鬼使神差拐到朱丝家的园区外,这是她出门的必经之路。

  也许她早出门了,也许没有。

  半个小时后,朱丝出来了,她已经没有时间欣赏周边的风景,当然对罗仲北的车一样视而不见。

  长发披肩的朱丝,未经过修饰的一张脸,现在她像是披头散发的女魔,因为她跑起来,看样子是很着急,手里还拿着一个面包,一边走还咬着,也不怕噎到。

  罗仲北莫名笑起来,秀发如云,自然美,温婉清秀,现在可不怎么搭界,那得看是什么情况之下。

  罗仲北的车在后面徐徐跟着,直跟到大马路上。

  朱丝开始狂奔起来,她是穿平底鞋的,后面的双肩包也一起一伏的。她的包里面都是什么东西,一个笔记本电脑的重量?

  这样的记者真不多见。

  罗仲北很纳闷,她在大街上练跑步?

  原来,一辆公交车进站。

  朱丝最后一个跑上去的,呼哧带喘,前车门合上了。

  罗仲北分明看见朱丝对司机笑了说着什么,空着的手伸进后包拉链里掏卡刷卡,很熟练,另一只手上的面包还在,没有牛奶,也没有水。

  看来这一幕是经常,不是偶尔。

  早餐在路上吃,她不是很会做饭吗?

  罗仲北看呆了。

  他当然不了解朱丝的生活。

  朱丝昨晚赶稿到凌晨4点多,只睡了两个多小时,简单洗漱后,赶快起身去上班,这个稿与单位无关,只是单位的稿件,真没那么忙。

  想到朱妈妈和朱爸爸病歪歪的身影,朱丝立马精力充沛,又不是天天熬夜,有需要时绝对要按时保质保量完成,拖拖拉拉,谁还向你约稿?

  总算没错过这辆车,下一趟,早高峰,说不定多长时间,到采访地点不晚才怪,她可是一个守时的人。

  因此,朱丝才像司机说“谢谢”,是发自内心的感谢。

  这一辆假如没赶上,只好打车,谢天谢地,赶上了这班公交车。

  朱丝站在过道上,一手握着栏杆,心里还挺庆幸今天跑得快。

  公交车早过了岗,朱丝去上班?

  “你走不走,堵路上?”

  有人过来敲窗玻璃,提醒罗仲北,而且后面已经响起刺耳的喇叭声,他赶忙开走了。

  到手的200万她不要?

  煮熟的鸭子自己放飞的。

  那可真不怨我。

  罗仲北直拍大腿,我明明有车,捎她一段不行吗?就是为了看人家不顾形象狂奔的样子吗?

  刚才,有些呆傻。

  我真精神有病,像个大傻瓜?就像之前诅咒的那个人?

  他后悔不迭。

  罗仲北拨通了朱丝的电话。

  某人的手机号码,他现在也和星星一样,倒背如流。

  朱丝正在一家农贸市场暗访摊点铝包子事件,大厅里交织着音乐声和吵闹声,她并没听到。

  罗仲北隔一段时间就打,中午饭都是办公室小秘书给送上来的盒饭。

  终于打通了。

  “喂,朱丝记者,我是罗仲北……”不知怎么说到这,罗仲北打好的腹稿绞尽脑汁也连接不上了。

  “哦,是罗总,您好,真对不起,我刚才采访的地方特别嘈杂,没听到。”朱丝答应一声。

  “你,那……合同还签不签?”他的心快提到嗓了眼了。

  “签,我钱都收了,当然要信守承诺。”朱丝笑了。

  她答应了,罗仲北松了一口气。

  罗仲北想象着朱丝笑的模样,那时隐时现的并不影响整齐的小虎牙,她真的很漂亮。

  怪不得星星迷上了她。

  哪跟哪呀,可现在罗仲北就是忘了“正事”。

  “那我现在能和你见面吗?”

  “手机,话费……”

  “只有这个手机,朱丝记者,你失忆了吧,我不愿总在一个与我无关的事情上纠缠不休。请不要再跟我索要手机,提什么话费。你唠叨来唠叨去,听得我昏头胀脑。”

  朱丝从手机里看到罗仲北录的两段视频“母子重逢”“依依惜别”,看了N遍,她都看不够,她哭了。

  星星,你的爸爸在折磨丝丝阿姨。

  罗仲北在农贸市场门口接到朱丝的,引来不少人围观,开这样车的人也来买菜?

  他们在车里还是没人说话。似乎在狭小的空间内,他俩都不知说些什么。

  罗仲北打开车内的音乐,也许呼吸才能顺畅一些,节令也是刚进入春天,东北离真正意义的春天还遥远得很。

  怎么感觉这么热?他甚至想解开衬衫的扣子了,又觉得不合适。

  朱丝已经在合同上写好了字递过来。

  罗仲北看清楚了那工整的楷书“什么能买到,星星和我共度的亲子时光”,后面一个大大的问号,她并没有签字。

  朱丝打开车门正要上楼,罗仲北下来了,他“嘭”地关上门,运动健将的他三步并作两步从后面拽住朱丝的胳膊,吓得朱丝一哆嗦:“你要干什么?”

  下午的园区内,渐渐西斜的日影照在身上,很温暖。

  有好几个年岁大的妇女正站在楼院的花坛边闲聊,当然目光全送过来,还小声嘀咕着什么。

  朱丝面露惊恐神色,她和一个男人纠缠在一起,同园区里住的人会怎么议论,她和她们偶尔遇见也是打过招呼的,之后,会怎么议论她?

  阿姨们最感兴趣的是男女关系,尤其是说不清道不明的那种,正愁说烦了家长里短,他们就是新鲜的内容之一呀。

  “你怕吗?咱们进屋,或是开车走。”罗仲北瞅瞅那群中老年妇女年,嘴里似乎还哼了一声。

  朱丝当然要上楼,她的稿子明天要交,而且她快点跑,到时把门划上,就成功把罗仲北阻止在外面。

  她使劲甩开罗仲北,猛地向楼上跑去。把她跑得气喘吁吁,就是在她掏钥匙的当口,罗仲北站在她家门外,像一堵墙,她想扒拉开他,罗仲北纹丝不动。

  “请让开,我要回家。”

  “你没签合同,不许回家。”

  “真不好意思,合同已经签废了。”

  “我带了备份。”

  “你似乎有些不讲道理。”

  “有吗?你招惹了星星,也招惹了我,以后,我们都会缠着你,希望,你不会因为没签合同,而放弃‘一如既往’的承诺。”

  罗仲北伸出双手,使劲握紧朱丝的双手,把朱丝弄得痛极了。

  “我走了,你的饺子真好吃!”罗仲北“噔噔噔”跑下了楼。

  他怕直接面对朱丝说不出来这句话。

  他忘了自己戴着墨镜,朱丝怎么能看清他的面部那最生动的表情。

  朱丝愣了好半天,双手颤抖,怎么也打不开门。

  她可能还蒙在鼓里,手机里已经多了一条信息。

  “有女同行,颜如舜英”。

  星星今天晚上又听到丝丝阿姨给讲的故事,听着听着就甜甜地进入了梦乡。

  罗仲北就在门外,电话免提的音质也不错,朱丝像极了电台的儿童节目主持人,他听得都很入神,那些好像都是她自编的故事,星星和她互动着一起讲,俩人一会笑一会哭一会唉声叹气。

  罗仲北参与不进去。

  又到周六,罗仲北去送的星星学画,之后他带着星星去朱丝家。

  星星双手拽个方便袋,弯着腰,罗仲北两手各拎一个大方便袋,这是在超市采购的生鲜食品和蔬菜。

  朱丝赶快推辞,但看到父子两个都累得呼哧呼哧直喘气,只能接过来。

  事后她看到其中有芝麻、海带、黑木耳、紫菜、香菇、大枣、桂园,这些似乎都补铁吧,罗仲北还记得我献血的事。

  他真是个事无巨细的人。

  罗仲北本来想把星星送进屋就回去,因为星星进门就嚷嚷要住一晚上。

  但是星星的一个举动,让朱丝陷入两难境地,星星的书包里竟然背了一双罗仲北的大拖鞋!

  “爸爸,你进来看看,丝丝阿姨还给我买了小床。”星星像个小主人般热情洋溢。

  朱丝和罗仲北的脸色都有些不自然。

  “丝丝阿姨,你是世上最好的阿姨,让爸爸进来一次,就一次。”星星拽着朱丝的手来回晃着,仰着小脸求着朱丝。

  “我不进去,星星,记得别淘气。”罗仲北笑了,嘴说不进去,但就站在门口不动弹,一脚门里一脚外,让朱丝不知是关门好还是请他出去。

  大家就这样僵持着。

  “朱丝在呀。”一个中年男子正从楼梯走上来。

  “房东大哥,我把房租打你卡上得了,你何必跑一趟。”真是有解围的“救兵”,朱丝急忙打着招呼。

  “我正办事路过,房租还有段时间到期,打卡上就行,但现在我需要点现金急用。”

  中年男子见到此时的场景,像是无师自通似的,“你们全家都在,刚回来,还是要出门啊?”

  房东把房子租给朱丝好几年,对她的其他情况并不了解,因为朱丝很少和他正面接触,房租按时交,打到卡里,偶尔交现金也是在楼门口或商定的某个地点,又没在房里做违法乱纪的事,房主也没必要操心承租者的私生活。

  “不,不是……”把朱丝脸臊得通红,想解释,此地无银的感觉,而且星星还拽着她的手不放松。

  “房东大哥,你来得太突然了,我手头还真没那么多现金,你稍等会儿,我到离这最近的银行去取。”朱丝觉得房东来得正是时候给她解了围,再不用尴尬了。

  “我着急办事,房租以后再说。”中年男子想走,也许是他看到罗仲北的墨镜有些打怵吧。

  “一共多少?”罗仲北问。

  “一个季度是6600块。”中年男子答道,“这是租得时间长了,没好意思涨价,这地段同样条件的房子至少每月租2500块。”

  “你和我下楼,我车里有。”罗仲北和中年男子下楼了。

  朱丝想拦,也追不了。

  他去了有一段时间,一度朱丝以为他可能直接走了。但还是没关门,把他的拖鞋给调整了一下位置,是表示她欢迎的意思?

  她轻轻地摇摇头,觉得脸有些发烧,镜中的自己脸色明显发红了。

  星星跟着她跑来跑去,嘴里不停地说着,她瞅着这个可爱的小男孩,刚才一瞬间产生的乱七八糟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如果星星天天跟我在一起,该多好。

  “给你,朱丝记者,这是收条。”罗仲北本来想喊朱丝的,但他又咽回去了。

  门四敞大开。

  罗仲北看到门口整齐摆放着他的拖鞋,而且后跟冲向门口,看来我可以进去了,而且刚才他已经和这个房主做了一笔交易,有些艰难,颇费些唇舌,但对于罗仲北来说,游说和谈判是强项之一,解决了,当然他现在不可能告诉朱丝始末缘由。

  和面择菜,朱丝正在厨房里忙碌着。

  “星星,你过会儿问问爸爸爱吃打卤面还是炸酱面?”

  “都爱吃。”

  罗仲北已经把房门关上了。

继续阅读:第14章她的”原则“正慢慢向后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