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有了焦虑有了不安
平河子兮2017-02-23 09:463,586

  外面的罗仲北一直没走,他望着朱丝家的窗口,竟然一直都没点灯。

  女记者“节约”到需要凿壁偷光的程度,怪不得见钱那么亲。

  不就是母爱吗?

  我去给星星雇十个二十个,让星星脚不沾地,时时刻刻有人搂着抱着,她们加起来可能都比她一个便宜,最主要听我指挥。

  一路上的罗仲北把车也开得飞快,这是市区道路规定的最高公里数。

  家里早闹翻了天,星星身后背着自己的小书包,里面塞得鼓鼓囊囊,似乎要离家出走,坐在沙发上,旁边一边一个护驾的,梁志丰和陈婉玉。

  “玉阿姨,你再帮我打丝丝阿姨电话,丰大大送我去嘛。”星星小脸憋得通红,见到进门的爸爸也无动于衷。

  “星星,丝丝阿姨这几天出差了,下周就回来。”

  朱丝和陈婉玉谈过,早晚都要分开,这也是为星星好,陈婉玉只能先“骗”过星星一段再说。

  时间会让小孩子忘记很多事情,何况只交往过一段时间的朱丝呢。

  罗仲北定睛瞅着眼前这一幕,难道母子感情也需要互动,偏偏星星就喜欢贪财的朱丝,钱和儿子之间,孰轻孰重,罗仲北当然心知肚明。

  “星星,玉阿姨说得对,从此以后,每周你都能见到丝丝阿姨,刚才爸爸打通电话了,她很快就出差回来了。”

  星星现在爱说爱笑,还有爱劳动、爱学习、自信、勇敢……许多好的行为习惯假如不持续,后果……

  也许这正是朱丝要挟他的理由。

  贪财的女人,罗仲北上牙使劲咬咬下唇,等着瞧吧。

  他已经做了决定,答应朱丝无理的要求。

  朱丝早晨才发现手机不见了,她想起是落在罗仲北的车上。还没办法打电话,只能先去外面约好的地点采访。

  中午才赶回单位。

  她一踏进报社的前厅,保安小李就迎上来,说是有个男人给朱丝送来的一个手提袋。

  她接过来随口问一句:“戴墨镜吗?”

  “一个中年人,没戴墨镜。”

  那应该是罗仲北的司机。

  朱丝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看到提袋里的东西的。一个开封后又封好的盒子,里面是手机,也没有只言片语,而且马上短信来了,她的手机里已被充入3000元话费。

  朱丝蒙了。

  除了罗仲北还能有谁。

  “丝丝姐,你发横财还是中了彩票,股票基金,放高利货,大老板相上你了吧?这款手机,市场价好几万块,你平时从不炫富,隐藏挺深啊。”

  实习生小于嚷嚷开了,她对奢侈品特别感兴趣,如数家珍关于品牌价格性能相关话题,说得煞有介事,跟她全部拥有一般。

  当然好多同事上来围观,七嘴八舌围绕手机展开“大讨论”。

  结果之前上报省十佳记者候选人,也一并被“旧事重提”。

  “朱丝同志,你要放点血,犒劳大家一下,不至于那么抠吧?”不知哪个尖着嗓子的提议得到一片叫好声,更有积极响应者开始报饭店和菜品名了。

  “富姐出手还能不阔绰吗?理所当然请大家。”

  “你们选时间和饭店,我买单。”

  得到朱丝这个答复,大家才嘻嘻哈哈地回到各自座位上去了。

  手机里的电话卡的确是朱丝的。

  朱丝第一个就把电话打给罗仲北。

  “你好,罗总,我是朱丝,你的司机送错了手机……”

  罗仲北“哼哼”冷笑几声,还算识相,以为她会没反应。

  “麻烦你,把我的手机还我……”

  其实罗仲北一直注意手机的铃声,刚才开会时设了静音,会后看了有几个电话进来,贪财的女记者的电话没来。

  又不是偷的手机,有人心甘情愿给送,人家照单全收,然后,没有然后了。

  对朱丝,绝对不能客气,我不会欠你什么的。

  “我不是见利忘义之人,也不是小偷,没拿任何人的手机。”

  “我不是那个意思,可能你弄错了,那个昂贵的手机不是我的,我要我的那个,还有多出的话费,我给你送回……”

  “我马上去开会,很抱歉,其他的,我不知道。”罗仲北似乎又要不耐烦了。

  “你不是很喜欢钱吗?马上过来取签合同的钱,有时限,晚来,拒付。”

  明明是对下属的命令口气。

  朱丝没想到罗仲北对人的态度如此蛮横,即使是狮子大张口,但你是同意的不是吗?她的火气也上来了。

  “罗总,对不起,话费和手机我会还你。那件事,如果你不是发自内心同意的话,咱们再从长计议一下,不好意思,我还有采访任务。”

  罗仲北当然听出朱丝的弦外之音,她放弃了,之前没做好这个“预案”,这怎么能行?

  “你,你不要钱了?”

  明显话语中有了焦虑有了不安。

  朱丝没回答。

  和罗仲北真的不应再有话说了,她的不按常理出牌,索要那么多,当然给人这个错觉,他的表现很正常。

  “喂,喂,朱丝记者……”

  罗仲北焦急万分,钱给她算了,我还七三八四一通吼叫,即使再贪财的人也是有自尊心的,嗟来之食能好下咽吗?何况人家有正当职业,也不一定有兴趣开展“第二职业”。

  而真正需要她的人是我,他怎么忘了谁握有绝对的主动权。

  我过分吗?见钱眼开的人他见得少吗?

  但让他去认错,那是罗仲北吗?

  “那边同事叫我一起走,话费和手机我会想办法还你,罗总,再见。”

  朱丝向来都是等对方先挂断电话,现在真的不用讲礼貌了,她挂断了手机。

  轮到罗仲北目瞪口呆了。

  接下来怎么办?

  罗仲北也有些后悔刚才的所作所为。

  他常常在电脑视频中观察星星在幼儿园里的情况,人家小朋友都在玩游戏,他孤零零坐在角落里掉眼泪,任凭老师劝说,小朋友拉他,还是不动地方。

  星星,罗仲北摘掉墨镜,擦擦眼角,母爱,朱丝,罗仲北双手握拳捶捶头。

  这家幼儿园,还不如不让家长了解到孩子在幼儿园的表现,我也不想监督是不是虐待小朋友,男孩子因淘气被捶打几下也没什么。幼儿园的老师负责任过了头,时常打电话发信息向他汇报星星动向,太闹心了。

  原因不言自明,星星没和朱丝“团聚”的结果。

  罗仲北闭上眼睛,身体向后仰去。

  手机?话费?罗仲北?

  朱丝觉得大脑有些乱了。

  她翻着手机,并没存的罗仲北的手机号,竟然存上了,“罗仲北”。

  朱丝真想删掉,但想到星星,还是没删给改成了“星星爸爸”,感觉才好一些。

  罗仲北还把那两次的视频录像也存到他的手机里,“母子重逢”、“依依惜别”,朱丝看了一遍又一遍,假如罗仲北真放弃了“雇”她,肯定不会再见到可爱的小星星了,我的方式太决绝……

  她也有些后悔。

  整个下午罗仲北都闷在办公室里,谁也不见。

  外面有徐子杰应付,他的公关能力一流水平,什么事情都能摆平。

  他在纸上画女人头像,下面写上“朱丝”,然后再打×,划掉,揉成团扔进垃圾桶,踏一下脚板,“咔嗒”一声。

  再画,再扔,再脚踏“咔嗒”,这一程序,他乐此不疲重复了多少次?

  记不清。

  后来那张,他觉得画得挺像,一双水灵灵大眼睛的朱丝。

  当初他也爱画画,不是后来从商,顺理成章应在艺术上发展,星星长相随他,连这一点也像他。

  他不是舍不得扔,而是想“咔嗒”都不成了,垃圾桶满了,堆满揉成各种形状的纸。

  他左端详右端详,都觉得画得挺像,大眼睛,惊恐状,而且后面的双肩包,我竟然没对着她照片,她也没在面前当模特,难道是记在脑子里了?

  他把最后那张小心翼翼放进抽屉,假如让别人无意看到也不那么回事。

  他现在心情平静了很多。

  他拨通了手机。

  几次都是正在通话中。

  也许是真的,也许是对方不愿接听。

  他是执着的人。

  终于接了,他竟然有些慌乱起来,心跳“怦怦”有些加速。

  正在接通过程中,他的手在桌上划拉着,只听“啪”一声,不知什么掉地上了,他也不管不顾,跟女记者通话,需要戴上墨镜,自如一些。

  朱丝真不想接罗仲北的电话,但想想,别意气用事,毕竟那是小星星的亲生父亲。

  “朱丝记者,我们可不可以再谈谈……”罗仲北有些卡壳。

  “你好,罗总。”朱丝还是非常礼貌地打招呼。

  “你什么时间过来取钱都可以,我会做好安排。”罗仲北直说了,这次语调很低沉很平缓。

  “你真的同意了?”朱丝太惊讶了,罗仲北竟然真的同意了她这天价的无理要求。

  “我发自内心,不掺假地同意。”

  朱丝被办公室主任徐子杰带到正远集团他的办公室的。

  罗仲北根本没在单位,朱丝心里想他心里不痛快,当然不想见到她,这可以理解。

  但想还话费钱还手机,做好事的人不在,只能作罢。

  和别人怎么说,越说越说不清楚,以至于她跟无话不谈的好姐妹沈和凝都没想好怎么提及此事。

  朱丝并未领走钱,而是和徐子杰谈起了她的想法,徐子杰很吃惊:“你这么做,罗总知道吗?”

  “他不知道,而且请你不要告诉罗总,还有我可能不参与,请你务必要和沈和凝共同商量一下,近期去儿童福利院捐助的事。”

  沈和凝宣传策划的能力甚至远胜于朱丝,上大学时就显现出来,帮着校学生会策划活动,这样的人才当然好找工作,哪家企业都缺少这样的得力干将,如果你想宣传企业和策划活动。

  急得徐子杰直搓手。

  200万直接划到儿童福利院的帐号上。

继续阅读:第13章另一种靠近叫“折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