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马失前蹄
平河子兮2017-02-23 13:352,892

  公交车进站了。

  罗仲北当然这回再不分神,回去,没门,也跟着上了公交车。朱丝不想给他买票,他肯定没钱,然后就被撵下车,她的想法太过于简单,因为司机师傅有意见了:“后面那位,投币还是刷卡?”罗仲北冲司机示意一下乐了:“我衣袋裤兜比脸还干净,然后向她的方面一努嘴,“我和她一起的。”

  朱丝还能怎么办,通往郊区的线路不能划公交卡,一只手不方便还得再掏一回钱包。司机瞟一眼朱丝,老大不乐意的样子,拉着手上来的男人,说明得多亲密无间,她竟然不给拿钱买票,现在据说夫妻情侣也搞AA市消费,5块10块也AA。

  “唉,现在的人,哪里诚心过日子,能不乱套?”

  年轻人,大千世界,见怪不怪吧。”这位鬓角都有些花白的司机师傅摇摇头,手握方向盘,开动汽车向市区行进。

  朱丝听到了,只能更脸红更无话可说。

  “师傅说你呢,自私自利,小气吝啬鬼,光想着自己,不顾身边人的死活。”罗仲北又火上浇油一把。

  这个时间段,又是始发站途经的第二站,车上空座位有好多可以选择。

  她想往一个单人的座位上去,以为可以摆脱罗仲北,但是罗仲北的力气有多大,那只空闲的手搂过她的腰,她就被他搂抱着到最后面的座位上去了。引来车里多少好奇的眼神,一直扭头“检阅”到他们坐下,朱丝无论如何挣扎徒劳无果。

  进市区有一小时的时间,对于她来说度秒如年。

  他的一只胳膊环在她的腰上,也不说话,竟然保持正襟危坐的姿势看前方风景,目光并没看朱丝。

  朱丝想往外扒拉开他的手,可像铁钳箍进她的肉里了。

  “你放开,好不好?”朱丝近乎祈求。

  “不好,我觉得这样特别舒服。”罗仲北答得多痛快。

  “你如果累了,可以靠我肩头上歇会儿。”

  万万不可以。

  朱丝无望的闭上眼睛,只能维持现状,以防止他近一步“打击报复”。

  她也可以喊,可以报警,可是她能吗?

  草长莺飞的季节,穿着情侣运动装的她和他,里面除了贴身内衣,别无他物,紧紧相挨着的身体都在发烫,就这样互相炙烤着对方。

  一度她都想就这样,在时间的无涯里,没有尽头,直到地老天荒。

  可是人能割裂从前和现在的关联吗?朱丝不敢想未来。

  罗仲北的外表沉静,心里更像开了锅一般,他甚至想有进一步的动作,但终归克制住了,朱丝的表情中掺杂了忒多的挣扎和犹豫,让人费解,她的反应明明……可为什么一直在逃避,我不信邪,就要看看她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今天我就要讨说法,无论多晚,也要问明白,朱丝折磨人的功力可真够了得。

  有手机铃声响起,此起彼伏的,两人的都响过,朱丝想接,两只手都被罗仲北给控制了:“让我接一下电话。”罗仲北并不说话,依然向前看着风景。

  他的两个手机交替响着,他也不接。投过来不少反感的目光,朱丝替他着急:“你接吧,单位……星星……”仍然没反应。

  “我保证不动一下。”朱丝焦急万分,只能这样承诺。

  “能吗?”他的目光终于移过来。

  朱丝不敢看那如电的目光,她怕自己不能自拔。

  罗仲北松开了手,也在接手机,目光一直停留在朱丝的眼睛上。

  吕明巍的大嗓门传过来:“你在哪?才接?泡……哪?”

  “泡什么泡?我在正儿八经的约会。”

  “我不信,晚上一起出来吃饭。”

  “今天肯定不行。”

  “跟谁?”

  “一个大眼睛的漂亮女孩。”

  “我之前看到的女记者,你没换啊?”

  “不想换。”

  “能不能哪天带来让我帮你好好参谋一下?可别再离婚了,留下左一个右一个孩子,我可没那么多孩子跟你结亲。”

  “我想再要一个女儿,名我都想好了,叫月亮,你赶快再生一个儿子吧,咱还是亲家。”罗仲北朗声一笑,他下意识地向前方看去,也撂了电话。

  也许因他的笑声太突然,一位在车厢中部站立着的女孩的目光也瞧过来,与那双含情的双眸,刚好就对上了,长久地凝视,而且女孩还移不开了,因为她也被深深地吸引了!明明在勾引人家的爱人嘛,她旁边的小男生就不干了,他怒气冲冲地看着罗仲北,朱丝刚才听到罗仲北的话,已经站起身要离开了,现在她看此情此景,只能又坐下,她不但拽拽罗仲北的袖子,而且还主动地挽起了他的胳膊。

  她不想让男孩误会。

  “我知道啦。”罗仲北还是笑,冲着那两个年轻的男孩和女孩。

  朱丝为了证明罗仲北的“清白”,只能牺牲自己认为的“清白”,任由罗仲北做什么都行了。

  无意间,也会让众多女孩子倾倒?罗仲北真有那样的魅力,朱丝手心有些发凉,脑门上沁出汗珠。

  “你渴了,下去我给你买水喝。”罗仲北关切声音(他都忘了自己一分钱都没有的现实,在家里在单位都不用他花钱,他身上也极少带钥匙,因为哪里会让他开锁,除非自己开车,这也是因为朱丝的缘故),旁边空地上的袋子里的橙子被他快速扒开一个:“吃吧”。

  他松开了手,因为某人渴了,他不想让她口渴,又拿出纸巾,伸出手,举起停在半空又放下,递过来:“你自己擦擦。”

  朱丝接过来,默默地擦脸,默默地吃着橙子瓣,其实罗仲北已经给她“松绑”了,但是她忘了本应该“逃走”的,好像不想站起身,也迈不开腿脚了。

  男孩见意会错了,也只能偃旗息鼓。人家明明有对象的,形象不可同日而语,当然不可能“勾引”他的女朋友,反倒女朋友对人家有“想法”,女孩的脸红了,很红很红,让他很不悦,见她痴痴的神情,人也僵在那,又已经到了站点,车一开,甭管到站不到站,裹挟着她下了车。

  女孩临踏下车还扭过脖子往罗仲北这个方向望呢,似乎在做着最后的告别。那位男子像当下正红得发紫的影视明星般帅呀。

  后来,后来,她还怅惘了很久,对比一下她的小男生,现实为什么这样可气。她直跺脚,还爱吃醋。可惜了,那人身边有漂亮的女孩陪伴,她也有这位心胸狭隘的男生。她撅撅嘴,又跺跺脚,再望一眼,相当于白日梦,又能失去什么,想想她就有些气恼,有些失魂落魄。

  魅力四射的男人,那是罗仲北。

  他绝对不拈花惹草,玉姐、沈和凝都可以作证。

  唯独对她情有独钟。

  朱丝在想什么呀。

  进市区再换出租车,罗仲北竟然一直都沉默不语,甚至连看一眼都不看朱丝,直到进了朱丝家前外,其实“房主”也来了,租客”不同意,哪能算他的家。

  “你再离远些,看开门碰到。”朱丝也耍了一个小伎俩,就在罗仲北松开她的手时,并向后退去,其实朱丝开门露一条小缝,自己成功闪身进去,而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门关上了。

  她整个身体笔直地靠在门上,“咯咯咯”地笑个不停。

  再精明的罗仲北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

  他们俩都那么想。

  外面的罗仲北完胜还是完败了,有待商榷。

  他只能拿起手机:“你狂笑什么?我都听到了,玉姐给你带的水果饮料的,我放哪?”

  “带回去吧,再耐心等会儿,我给丰大哥打电话了,他已经动身会以最快的速度过来接你。”他没有钱打车,怎么回去,朱丝都给他安排好了。

  她不会也不敢给他开门,想想刚才他的行为,她又一阵阵脸发烧。

  她保持“造型”很久。

  外面的人也一样。

  屏息静听。

  “我走了,关好门窗。”

  “让丰大哥慢点开。”

  外面天快黑了。

  他是说跟我约会吗?

  我没听错吗?

继续阅读:第38章百口莫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