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当头棒喝
平河子兮2017-02-23 15:173,041

  哥哥罗伯南给他打来电话,告诉罗仲北:“你嫂子又学长舌妇,把你们参加运动会的照片传给了爸妈了,可能,她还搜集了一些女记者的相关情况,也一并传过去了,你要做好准备,妈的脾气你很了解。”

  连哥哥都知道朱丝了,想当然嫂子得做了多少功课,他竟然被蒙在鼓里,但他也知道肯定妈妈嘱咐嫂子密切监视他的情感生活。这样嫂子有什么负罪感,反正有罗妈妈给撑腰,罗仲北不会把她怎么样。摊上这些家人,唯恐天下不乱,让罗仲北只能苦笑。

  当初的柳笛是妈一锤定音,妈妈难道还要包办他的第二次婚姻?罗仲北没想到,自己在生意场上还算游刃有余,但找自己满意的爱人,却需要过五关斩六将才行。

  他有理由相信,妈妈为了达到目的,可能在海南已经给他物色好了相亲对象。

  妈妈的电话如约而至:“你快点给我们订回家的机票。” 但并没有暴风骤雨袭来,让罗仲北有些纳闷,这更可怕,因为母亲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只是采取了迂回的政策。

  对了,这位穿戴入时又考究的老妇人是罗仲北的妈妈。她会保养,形体是一个职业妇女必须时刻保持的,她比实际年龄看上去要小几岁。家里有钟点工,本来罗仲北要给雇一个早晚在家伺候的保姆,但妈妈不同意,多个人在旁边瞅着闹心。钟点工把屋里屋外收拾了,衣服洗了,饭做了碗刷了,赶快走人。一共雇了两个钟点工,上下两层楼,屋子太大,妈妈又太挑剔,都赶跑了好几个忍受不了的钟点工。

  正远集团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一提帮老总妈妈到中介去雇钟点工就打怵,实在太难伺候了。罗仲北的妈,打着官腔,腰板挺得倍儿直,以为她还在任上,对谁都指手画脚,谢天谢地罗仲北不像她,属下“伺候”起来,那生不如死。

  谁直接为罗妈妈服务,都得被逼疯的节奏。

  我亲生的妈妈,罗仲北叫苦连天也得承受,既成事实的情况没的选择。

  他一门心思想着如何应付妈妈,爸爸因为不想吵架,基本两字——顺从,让妈妈更有恃无恐。但妈妈知道该如何让爸爸有面子,无论退休前还是之后,在爸爸的上下级和朋友及亲属面前,妈妈事事听从爸爸,甚至有些低眉顺眼,让爸爸赚足了面子,自然也就乐不思蜀,任由妈妈在多数时间里为所欲为而听之任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许这是他们之间的爱情,爸爸深爱着妈妈。这也给我们做出榜样,如何对待自己深爱的女人。

  朱丝不会像妈妈那样强势,向来都是我在“欺负”她。

  罗仲北笑了。

  他带着星星去机场接回了罗爸爸和罗妈妈。他有多忙,一个重要合同的签约,他也让副总去的,他必须亲自去接机,一是生养的父母,半年未见了,二是怕罗妈妈又得数落他不孝。

  家里有可怕的妈,当然苦了孩子们,哥哥养成了逆来顺受的性格,罗仲北叛逆了,但齐天大圣能逃得出如来佛的手心吗?他已经被母亲选的柳笛弄成离婚的下场,这次呢?

  可能嫂子怕见罗仲北,作为告密者,总不那么光彩。哥哥一家三口并没到场。

  祖孙见面,三人抱在一起哭了一会儿,这种血浓于水的感情绝对不掺假的真挚。

  “家这边还没彻底暖和,再多住些日子也不错。”罗仲北上前搭话,并接过行李,他预测到接着的暴风雨,因此没敢让司机同来,家庭内部矛盾让单位人知道能好吗。

  “星星,吃糖。”罗爸爸递过来一块椰子糖,他把外包装撕开,往孙子嘴里送。

  星星躲开了:“丝丝阿姨说,小孩少吃糖,爷爷你看,我的牙都坏了。”星星张开小嘴,伸进手指头让爷爷看龋齿洞。

  “看看,看看,这么小,我们再不回来,上房揭瓦闹翻天了。”罗妈妈明显话中有话。

  罗仲北推着撂得高高的行李车,正好挡住他的脸。

  罗妈妈几次想看看他,以寻找蛛丝马迹,都让罗仲北成功地躲开了。

  在回来的车上,罗爸爸和星星聊天,当然在无意间星星说到丝丝阿姨如何好如何教她什么什么,给她做好吃的,带他去哪哪玩。炫耀和夸赞,小嘴叭叭叭,跟机关枪似的,让爷爷奶奶都插不上话。

  罗妈妈用心听着,他瞅瞅罗仲北再端详正和爷爷交谈甚欢的星星:“星星的眼睛越长越大,像谁呢?”

  罗仲北未敢接话,不知罗妈妈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像谁?两人生的儿子了,当然总有些地方像妈妈,罗仲北还纳闷儿呢,她姓字名谁。

  “五官,其他地方跟你越长越像,这孩子,他妈妈的眼睛水水灵灵,也是大美女,你没想到找她?没准成就好姻缘。”罗妈妈兴致来了,马上补充说明,“但得让我先相看相看,再说她也太不检点……”她还想说,你那时还和柳笛没离婚呢。

  “妈。”罗仲北看看星星,提醒罗妈妈。

  在孩子面前谈这问题,罗仲北都难于启口。

  “对,我倒忘了,我的孙子太聪明了。”

  “咦,你怎么把墨镜摘了?”罗妈妈又转移了话题。

  “啊,有时戴着碍事,就摘了。”

  “这不像你行事的风格,你好像也有些变化,而且变化还不小的样子。”

  “没有吧。”

  “我看,不到半年,星星好像也变了一个人,怎么回事?”

  “长大了。”

  “不那么简单吧。”咄咄逼人的目光射过来。

  “有个,有个……”

  “你怎么吞吞吐吐的。”罗妈妈很不满意地横了儿子一眼。

  “这还没到家,你怎么跟审贼似的,仲北专程来接咱们。”罗爸爸见儿子发窘,打起圆场来。

  “你别打岔,从小到大,仲北让你给惯坏了,成何体统?”罗妈妈脸冲着儿子那边。

  罗仲北终于憋出来了。

  “请了家庭教师。”罗仲北也恨自己随口还是故意的一句话,朱丝这样说,你为什么也这样说,她是你的女朋友,将来的妻子又怎么样,平白无故给人家和自己划上一条沟坎。更不可能有机会了,妈妈,你太让我无所适从了。

  “叫什么名字,农村来的小保姆?那档次也太低了一点,能教会孩子什么,学方言俚语,纯朴能干?”

  “朱丝,是都市报的记者。”

  “哦,那我们真得好好感谢人家一下,让我的小孙子变了一个人似的。”

  “谢谢奶奶,我超级喜欢丝丝阿姨。”星星听明白了,还转过脸站起身在奶奶脸上亲了一口。

  鸿门宴,罗仲北有此预感。

  “星星生日那天晚上,在你们集团酒店,留间大一点的包房,上次吃饭,我还没提醒你,亲戚朋友怎么看你,抠抠搜搜的,来回走人都得侧过身子,记住,一定要邀请叫什么来着的朱……记者。”

  “奶妈,朱丝,朱丝。”星星真怕奶奶记不住,大眼睛眨了一下,嘻嘻哈哈笑起来。

  “星星,大人说话,小孩……”

  “是,奶奶。”星星咧咧嘴角,再不敢造次。

  “还有我知道你的小心思,玉姐两口子一起过来,照顾我的小孙子都有功。”罗妈妈安排事情条理清晰,而且绝对不允许更改,除非她自己改变主意。

  “她不一定有时间。”罗仲北首先想到朱丝,能听他的安排出现在家宴上?

  “你对她很了解呀,平时交往多吗?再说,你邀请她都不来?星星的家庭教师,星星的生日宴会,她不参加,晚上,她也采访?那敬业精神可真了得。”话很严厉,绝对充满了火药味。

  “那我试试。”

  “不,必须请她来,实在不行,我去请她,当面谢谢她对星星的照顾。”

  完了,罗仲北心想,妈妈针对一个人,那么这个人的肯定不被她待见。我和朱丝的感情就如刚在土里生出的小嫩芽,大自然的风雨侵袭能经受得住,罗妈妈当空狠狠地踏上一脚,一下子就死掉了。

  他真后悔没跟朱丝表白,可是现在突然说了,会让朱丝接受不了,以为他像流氓骗子。爱也需要循序渐进的过程。

  他有些乱了方寸。

  朱妈妈凌厉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儿子。

  送爸妈回家,罗仲北长出一口气。

  也把儿子送进了家交给陈婉玉,他把自己关进书房,他给朱丝发了信息,这样就不会影响她正在做的事情。

  “几天后回来?”

继续阅读:第42章将错就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