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人面已知何处去
平河子兮2017-02-23 15:242,821

  罗妈妈也不知怎么办了,老伴指望不上,还说她自作主张不对,惹得她很恼火:“你就会唱反调,我为了你儿子着想,为了这个家,操碎了心,你们谁体谅我的付出。”

  任凭罗爸爸如何劝也无济于事,他只能躲开了,上老年大学,或者和老朋友老同事结伴钓鱼和摄影采风。罗妈妈更年期持续时间也太长了,手伸得更长,上回不是她左右的仲北,能选择歇斯底里的柳笛,这回还想继续插手,看样子仲北不可能再那么听话,因为连面都见不到了。小儿子的做法,罗爸爸非常赞同,女记者差在哪,儿子和孙子都喜欢,让他们结婚也未尝不可嘛。

  “你好多天没练习书法了,也没去老年大学上课。”他以为会转移她的注意力。

  “看看你养的儿子,还有孙子,让什么……丝给勾了魂,简直气死我了,心不静还练什么书法,上什么课,你帮我跟老师请假。”罗妈妈一想到朱丝马上火冒三丈。

  “别着急,血压又该不稳定了,孩子们的事孩子们自己处理得了,他们都长大了。对了,早上的药,我给你放在桌子上了,开水也在杯子里晾着。”罗爸爸说这话时,人已经背着摄影包往外走了。

  “你变黄花鱼吗,老爱溜边,让我血压升到顶,死了算了。”罗妈妈开耍小孩子脾气,罗爸爸摇摇头离开了。

  大儿子窝窝囊囊的样子,更别指望他出什么好主意,仲北行啊,还不听话,这“智囊团”能指上的只有大儿媳妇,杜春影的为人罗妈妈心里清楚,可实在找不出其他人可以商量,家里的事能和外人讲吗?她又很要脸面的人,婆媳两人在电话里叽哩呱啦唠了好半天。

  杜春影不干策划那都白瞎了人才,让婆婆做起了选择题,如醍醐灌顶般,罗妈妈猛然醒悟,然后夸开大儿媳:“我怎么想不起这招儿呢,你真替妈想得周全,如果有戏,让那两个人好好感谢你,我孙女的学费让小叔叔出,直到留学海外。”

  “谢谢妈。”杜春影当然喜上眉梢,婆婆的话在罗家一言九鼎。

  杜春影的作用不可低估,高云菲看出来了。也登门拜访好几次,给他们家三口人都买了礼物,时尚人士选的礼物,而且不菲的价格,让杜春影很受用。每次都紧紧拉着她的手:“让你破费,我们多投缘,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好妹妹,那敢情好,我得多提醒仲北一声,上哪去找这样的女孩子,还不知道珍惜。”

  “说得我真不好意思,嫂子,先谢谢你。”高云菲慢慢接近和或者靠近目的地了。

  “太好了,我们一起逛街,做美容,去健身。”大家都是聪明人,心照不宣,增进感情,各得其所。

  罗伯南私下里没少提醒妻子:“仲北多有主张,能成吗?贵重的礼物你也敢收下,假如不成,让人家背后骂你,你耳朵不热吗?”

  “你胡说什么,怎么不能成,你妈同意了,罗仲北敢不同意吗?上回和柳笛结婚就那么回事。狗抓老鼠,瞎操心。”

  罗伯南只得把电话打给弟弟:“妈和你嫂子串通一气,只不定又要惹出什么是非来,你当心些。”

  “哥,没关系。”哥关心他,却难以左右妈和媳妇,想想哥也挺可怜,一脸愁苦,罗仲北怎么能再跟他抱怨什么。

  他不去见妈妈,以为自然也不会见到某局长的千金,事情便会不了了之。

  外面响起敲门声。

  “丝丝姐,在家吗?”罗仲北派来的谢亚亮给朱丝送粮油副食品。

  朱丝跟罗仲北严正声明,不许送这送那,罗仲北管你什么约法三章,照样我行我素。之前想送不敢送,现在名正言顺了。

  朱丝上班了,朱夏在。

  朱夏有时就过来和姐姐住一晚上,从小和姐姐睡一个被窝长大的,现在还恋着姐姐,嘴上说姐姐管她唠叨她,但是和姐姐怎么能分开太长时间呢。

  她今天休息。

  “我姐没在,你们什么事。”朱夏隔着猫眼看到了竟然是可恨的楼上邻居,那模样,烧成灰朱夏都认识,那件事想来就羞死人,还有一个,奇怪,他怎么认识我姐。

  “我哥让我给送米面油。”

  “你哥?”

  “罗仲北。”

  看来我姐和罗仲北还真恋上了。火烧眉毛顾眼前,我哪能给他开门。

  “你走吧,米面油的放下就行。”

  “挺多东西,我给抬进去吧。”

  “不用。”

  声音怎么有点熟悉,莫非丝丝姐的妹妹,朱丝,朱夏,我怎么脑袋那么不开窍,他直拍脑壳,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他马上想到得先打发走司机,然后再说,这回三寸不烂之舌和死缠烂打的功夫,全需要用上。

  司机走了。

  他给朱丝打电话,大致内容是她妹妹在家可能怕有危险不给开门。

  朱丝给朱夏打电话,告诉她务必开门,罗仲北派来的人,不是坏人,东西太多,她搬不动。

  朱夏哼哼哈哈答应着,也思忖着,下意识看看着装,折回卧室把衣服穿戴整齐,又照照镜子,梳梳头发。

  外面的人,来回踱步,多次探头探脑向猫眼里望望,他的心被说不清的东西焦灼着……

  门只打开一条缝,正好够探出头。

  谢亚亮喜出望外,迎上前去……

  “罗仲北救济困难户吗?送什么值钱的东西嘛……烦人……”

  冷言冷语遇到春风拂面的谢亚亮卡壳了。

  一个使劲往里拽门,一个抓紧门边往外拉,男女性别的差异,决定力量对比挺悬殊,吃奶的劲儿都使上,朱夏脸上已见了汗,很快,门被拉得四敞大开。

  “丝丝姐的妹妹,太巧了。”谢亚亮脸上也见了亮光,喜悦、激动的脸上还洋溢着的兴奋。

  “你递过来就行。”朱夏胡乱在额头上抹一把,想装得严肃一点。

  “你搬不动,我来吧。”两手提拎着就要往屋里进,让朱夏给拦住了:“我还没同意呢。”

  “姐已经同意了。”他已经改口叫姐了,姐和哥,弟和妹,这世间的事,佳偶天成。

  “我姐……你随便叫的吗?”朱夏已经阻止不住了,因为人已经进屋了。

  “换鞋。”

  “我知道。”在门口放下两袋米,换上罗仲北的那双拖鞋,就来回运输开了。朱夏站在门口,看他来回穿梭往来,因为被人盯着干活,还是真累了,谢亚亮脸上直往下淌汗。

  朱夏于心不忍,只得递给他一条毛巾让他擦擦。

  “罗仲北太烦人了,我姐一个人能吃得那么多吗?有钱烧的。”朱夏就是口无遮拦。

  “大家一起帮着吃,肯定不能过期,不能变质,也不能生虫子。”谢亚亮说得更痛快,因为他又有了一个更大胆的设计。

  再磨蹭,搬运终有完成之时,谢亚亮站在客厅里不走:“我累了,我渴了,我饿了。”

  “我不会做饭也不会炒菜。”朱丝的一摊手。

  “我叫外卖,你想吃什么?”谢亚亮拿出了手机。

  “锅包肉。”馋嘴朱夏竟然没禁得住诱惑。

  “我点餐了,锅包肉么,我最拿手,你等会儿品尝一下我的手艺怎么样?”话音儿未落,人已经跑进厨房丁丁当当干起来。

  撵都撵不走了,然后,朱夏也没客气,他们就一起吃起来。

  “你做得,”朱夏本想说不怎么样,但盘子也见了底,分不清谁吃的,只能这样说了,“味道还不错,和我姐有一拼。”

  朱夏也就随口赞美赞美呗。

  谢亚亮马上眉飞色舞起来。

  “人面已知何处去,桃花当然笑春风。”

  “你懂诗吗,那句应该是……”朱夏以为自己挺聪明,然而马上觉得不对味了。

  “你,马上……滚开。”夏夏小姐大发雷霆伸手就打。

  “哈哈”大笑的谢亚亮抱头鼠窜逃走了。

继续阅读:第48章从实招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