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回自己房间
平河子兮2017-02-23 15:252,690

  果然,第二天,谢亚亮就买了几件简单的家具,带些应用物品,人就搬到朱丝家楼上住了。他才不愿意下厨房,为了某人才甘当起灶下奴,只能吃百家饭了,上班在单位餐厅,下班回父母家,叫外卖,更堂而皇之到朱丝家蹭吃蹭喝了,他以为能看到朱夏,却扑空了,不知因为躲他还是别的原因,朱夏一直没来。

  他旁敲侧击,问了朱丝家里人的情况,当然顺便拐到了朱夏,这样就可以跟朱夏相处时有共同语言,这叫知此知彼,百战不殆。

  暂时见不到真人,只能隔空喊话,绞尽脑汁从手机上做文章了。

  谢亚亮等同于自家人,朱丝也没感到奇怪,还和罗仲北说:“你派亚亮监督我吗?”

  “对,监督某人红杏出墙,第一时间拽回来。”

  “你不怕我姐弟恋。”

  “行啊,人家能看上老古董的话,我乐于奉送,还要多送些陪嫁,看谁还管制我,多逍遥自在啊。”

  “骨子里三妻四妾么?”

  “如果记者同意三从四德的话,我想试试。”

  然后,然后,罗仲北希望等来某人的“拳打脚踢”,偏偏没有。

  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他。

  “男人,有时……你打我吧。”

  “我偏不。”朱丝说。

  他拥她入怀。

  “丝丝,此生拥有你,我再无杂念。”

  朱夏没敢去姐那里,怕见到纠缠不休的谢亚亮,但手机里可不乱七八糟了,一会传给她笑话,搞笑图片,一段视频,搞得她情绪失控,可气,他要折磨死我了。

  大哭大笑有伤身体健康。

  她就给他发一堆撅嘴和哭丧的表情,让你作弄人,气死你不偿命。

  一天一个电话“袭击”,但并不“恋战”,励志文字从哪抄来的?就是问他什么时候去姐家,他又学会了做几个菜,到时给她露一手之类的。

  朱夏有点烦了,她明白谢亚亮的意思,她现在主攻的方向是徐绍鹏,因此她在工作中非常努力非常勤奋。加班必须的,徐绍鹏要的材料,和姐一样连夜也能给赶出来,哪个部门有事,只要喊一起朱夏,随叫随到,即使办公室去采购纸笔,叫上她,提拎着一箱复印纸也毫无怨言。刚开始大家对于她乘火箭一样的上位颇有微词,后来一接触,发现刚毕业不到一年的大学生,敬业务实能力还要强,看来凭实力,老总慧眼识珠找到了。

  徐绍鹏也看在眼里,那天她的表现,虽然对这样不择手段往上爬的女下属,他都有些嗤之以鼻,但她是朱丝的妹妹,他仍然给了朱夏荣升的机会,没想到她非常胜任工作,看来当初的选择很对。因此,很多业务活动也愿意带着她,一个眼神递过去,朱夏马上心领神会,而且办得滴水不漏,是个可以培养的好苗子。

  但他绝对不会喜欢此类的女孩,刚毕业就能马上适应一些潜规则,擅长表演,深藏不露,为了达到自己的终极目的,“附骥尾则涉千里,攀鸿翮则翔四海”,甚至不惜牺牲女人最宝贵的……即使智商和情商都高,和朱丝的保持本色不可能相提并论,朱丝是块美玉,永远没有瑕疵的美玉,温润而有光泽,一个理发睿智有眼光的男人肯定会喜欢这样的女子。

  那天自己的失态,朱丝脸上的困惑和失望,让他无比歉意。

  名花有主,非常遗憾。

  即使知道罗仲北已经和朱丝相恋,他也无法否定自己的情感,他喜欢朱丝,也会为他们奉上祝福。假如他们之间出现了变故,或者将来离婚,只要朱丝愿意,他还能接纳朱丝,而像他这样留过洋的人,对于贞操之类并不太在意,人家之前情感上如之何与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只有婚后的忠贞那才是最重要的。

  朱夏特别愿意与徐绍鹏单独相处,也愿意为他服务,而且连人都变得温柔了许多,工作上的拼命、努力和全身心投入,就为了让徐绍鹏看到她是一个很不一般的女孩,不靠美色,靠能力和水平,当然这是新毕业的大学生应当学习的。

  徐绍鹏没少在大会小会上说起朱夏,但朱夏还是太年轻,如果你被领导表扬,这样的人一是有可能被同事嫉妒,二是他不可能把你发展成为家里人,只为了让更多人像你一样给集团卖命罢了。

  朱夏犯了单相思,看出徐绍鹏喜欢姐姐,可是姐已经跟罗仲北好上了,姐是痴情的人,爱上一个人,就一生一世,就不可能随便忘掉,即使罗仲北变心,姐多死心眼,宁可自己孤独一生也不会再接受任何男人了,徐绍鹏对她还恋恋不忘吗?

  徐绍鹏喜好什么,她全记在心上,尤其在公司业务往来应酬中,不但给安排妥当,甚至替徐绍鹏挡起酒来,怕他不胜酒力,她马上站起来替他喝,天冷时,她记得给他多带件外套,天热时帮他拿着脱下来的衣服。

  朱夏以为,持续地体贴入微,徐绍鹏是块石头,总有一天也会被焐热。

  那次出差,一行去了好几个男男女女,晚上大家办完业务归来,都是年轻人,也就没有职务高低之分,何况徐绍鹏不是端架子的老总,就结伴又去吃的夜宵,大家都有些喝高了,几个人东倒西歪回了酒店。

  朱夏自告奋勇扶徐绍鹏回屋,余下的几个人互相使了眼色:“对呀,美女和帅哥走吧,我们散伙。”

  徐绍鹏再喝多也非常清醒,他对于朱夏这类女孩们时刻保持着高度警惕,有多少意志不坚定的男人因酒而乱情,之后被讹诈,朱夏怎么样,不是在搀架着我回屋,我倒要看看她要做什么。

  朱夏心里也在激烈斗争,如果我主动一点,能不能也像姐姐一样,成为一位老总的妻子,这样会少奋斗多少年,我就不用这么累了。妈和姐肯定认为我不知廉耻,徐绍鹏是非常优秀的男士,人温和儒雅,这方面比罗仲北强,虽然人家也剥削员工的剩余价值之类,但是资本家你能让他怎样,这已经不错了。

  她的脸颊因为喝了酒,又因为激动和兴奋,红得吓人。

  徐绍鹏瘫倒在她的身上,已经不省人事了。只能在他包里找房卡开门,她的手伸向罗仲北的腰……这时徐绍鹏“醒”了,因为朱夏也要随着进屋,走廊有监控记录得清清楚楚,时间、地点和人物,而且刚才那几个人也想当然他俩之间会发生……

  罗曼蒂克,有那么浪漫……的事件吗??

  我会娶她?

  朱夏们,从一个梦游离到另一个梦里吗?

  我从不做梦。

  “朱夏,谢谢你,公司有你这样出色的员工,我满意也高兴,更要谢谢你,对我尽心尽力的照顾,我没喝醉,而且我还告诉你,无论现在,还是以后,我都会喜欢你姐姐那样的女孩。”徐绍鹏一字一顿地说,然后他低声命令道,“请你留步,回自己房间。”

  朱夏听得清清楚楚,脸由红转白,眼泪无声地流下来:“我只是想把你扶进屋就走,你没醉,那么,再见,徐总。”她跑走了。

  哭了一宿的朱夏,终于明白了,自己永远也做不到像姐姐那样,她不会妒嫉姐姐,而且为有那样一个事业心强、能干、善良、温婉又自重的姐姐而自豪。

  第二天,大家没事似的还关心眼睛红肿的朱夏,看徐绍鹏也宠辱不惊的状态,当然有几位目光还相接了一下,心照不宣,昨晚可能有些惊心动魄的事发生吧。

  春宵一刻值千金。

  新鲜事情充斥的时代,再无人提及此事。

继续阅读:第50章轩车来何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