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轩车来何迟
平河子兮2017-02-23 15:262,765

  朱夏以后一样工作兢兢业业,生活上照样关心徐绍鹏,这毕竟是她分内的工作之一。公司有应酬时,也跟从前一样,这是为了公司。徐绍鹏当然对大度的朱夏更加另眼相看,奖金和红包肯定少不了的,除了个人感情没法给予,公司应给的而且要多给,否则谁给卖命呢。

  发酵的流言蜚语也传过,但却一点后续也没有的剧情,就不合乎逻辑了,最后也慢慢熄火了。

  这些朱夏不能和姐姐说,怎么说也不那么光彩。

  谢亚亮的电话还坚持着,朱夏看到救命稻草向她飘来,她迫不及待抓住了。

  结果她直接到楼上谢亚亮的家去了。

  谢亚亮有些受宠若惊,最拿手的做饭又显露一回,要想讨好或得到某人,得先抓住那个人的胃。朱夏那天吃了很多,很且也喝了很多,结果醉得不省人事,还吐了,谢亚亮开始还喝了几口,但他现在满脑子被爱情冲斥,酒精也被战胜了,他扶她到床上躺着,还得收拾吐得一推的污秽物。

  “我哪点不好,你真就那么喜欢我姐么?”

  谢亚亮惊呆了,什么情况,难道她是单相思,她爱上谁了,那个人又爱上她姐,他是多么聪明的人,顺藤摸瓜也想到了,是他们的老总徐绍鹏,我哥的情敌,朱夏,竟然喜欢她,碰了一鼻子灰吧,他鼻子一酸。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伤心又伤神,我爱的人可能不爱我,这是到我这儿来找替代品了。算了,谁让我喜欢人家的,我愿意充当炮灰。”

  “你别走。”他正要把撮子里收的脏东西倒出去,朱夏惊恐万分,可能做恶梦了。

  他只得坐在床边,轻轻地拍着她:“睡吧,大灰狼没来,恶鬼也让我给打跑了。”

  朱夏真就乖乖地闭上眼睛,睡着了。

  谢亚亮一直没敢变换姿势,目不转睛看着有些憔悴的朱夏,她和她姐姐不同,浑身充满了青春的活力,我可能与哥不同就在于,有年龄差别,喜欢的异性就不相同了。

  他怎么能知道里面曲曲折折的故事。

  她以后还会单恋徐绍鹏吗?他的神情也有些黯然。

  看到她那么无助和伤心,谢亚亮甚至想冲出去打徐绍鹏一顿,你辜负了一个女孩的爱,但理智告诉他,人家徐绍鹏有什么错,他喜欢朱丝,可朱丝和罗仲北正在热恋,徐绍鹏可能更痛苦,生意上的对手,抢走了自己喜欢的人,爱情谁能说得清,再找别人也就是将就凑合过了。其实更要谢谢徐绍鹏,朱夏才来到我身边。

  谢亚亮在朱夏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

  “下回我再不会让你喝这么多酒了,伤心时喝酒,能不醉吗,你不要命了,我可要为我的下一代着想,醉鬼的妈能生得出健康的宝宝?鬼才信。”

  他“噗嗤”一声乐了,为了自己规划得那么长远而哑然失笑。

  谢亚亮顺便送朱丝上班,朱丝不想麻烦他,现在的年轻人哪个不睡到太阳照屁股,多数时候她故意早起悄悄走了。而且她还发现了,亚亮对朱夏……她并不反对,也看出来了罗仲北很欣赏谢亚亮,还总在她面前夸他,只是夏夏,不知怎样“欺负”人家,需要跟她说一说。如果爸爸和妈妈知道,她们姐妹都有了归宿,肯定特别高兴。

  妹妹这一阵子总说忙,根本不跟她打照面。

  在车上。

  “丝丝,你闭上眼睛。”朱丝顺从地闭上眼睛。罗仲北不知道又要耍什么花样,给她一个“惊喜”。

  然后她睁开了眼睛,就见到了那一对朱红色的小琵琶,她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你是在哪买的,什么时候买的?”

  “买有段时间了。”罗仲北含混地回答。他也有些不好开口,似乎他早就爱上了正在打开包装认真欣赏小琵琶的朱丝,好像他太主动,显得很没面子,是吧。

  男人其实也会不好意思。

  她真的爱不释手,他当初真的买对了。

  “你喜欢吗?”他轻声问。

  “我喜欢。”朱丝看着他。

  “丝丝,你知道菟丝和女萝的故事吗?”

  “我不知道。”朱丝笑而不语。

  “与君为新婚,兔丝附女萝。”罗仲北在她的耳畔低语。

  “不待过时必须采,怎能让她随秋草萎?”

  桃花眼里无限春光,朱丝陶醉其间而不能自拔。

  “君亮执高节,说我有高尚的节操,”他很得意地甩一下头,“下半句,丝丝,开始背诵。”

  朱丝笑而不答。

  罗仲北自问自答:“贱妾亦何为?你何为?”

  “我远走高飞。”朱丝痴呆般望向她的罗先生。

  菟丝可以附女萝,但要平等地站在他身旁,累了倦了心受伤时,可以互相依偎,而不是依附,不是归附,不是附顺,不是无骨的缠绕。

  “生为附赘悬疣,毋宁死。”

  朱丝的目光明亮而坚定。

  罗仲北还很“委屈”呢。

  讨朱丝做老婆,注定下半辈子做“妻管炎”。

  “我高度紧张,丝丝。你太一本正经,男婚女聘,谈情说爱,男人和女人……太不合情合理,社会的发展也需要人类繁衍生息,生命与生命的‘接吻’才产生了人类。”

  朱丝“咯咯”笑起来:“你说得哪跟哪呀。”

  “思君令人老,轩车来何迟!从古至今,你们女人一直叫嚷着让男人快点来娶么?”振振有词的罗仲北牵起朱丝的手,一脸坏笑:“还有呢,伤彼蕙兰花,含英扬光辉。你真不懂么?我详细解释给你听,好,快点,丝丝,坐到副驾驶座上来。”

  他当然拉开架势“收拾”某人,朱丝才不会上她的当。

  “不去。”朱丝的习惯永远改不了,执拗地坐在后面,让罗仲北很挠头,朱丝,甚至古板到这种地步,只为了让他更安心地开车。

  你能体会到,才算真的心有灵犀。

  “夏夏,我带你去我家里看看,我们顺便还能蹭一顿饭吃。”

  “我不去,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别叫我夏夏,太肉麻了。”

  “夏夏,姐不也是这样叫你,夏夏,那你说我称呼你什么?”谢亚亮还挺认真,要和她讨论严肃的问题。

  “叫我身份证上的姓名。”朱夏让他给弄得昏头胀脑。

  “你身份证也不让我看啊,捂得那么严实,可能怕我偷去开个信用卡什么的作案吧。”谢亚亮还挺无奈。

  朱夏一激动就把身份证拿出来,递给了谢亚亮:“你看看全称。”

  “夏夏,姓名,冒号,朱夏,我叫得有错么?”他一副很无辜的模样。

  “没有冒号,”气得朱夏直跺脚,“你就是不应该叫。”

  更可气的是她看到谢亚亮把她的身份证给收进他的包里去了,她当然上去抢:“你是强盗,还是小偷、无赖,我的身份证你为什么收起来?”

  “你如果答应跟我去,我肯定还你,先替你保管一下呗。”谢亚亮转身就往车里钻。

  朱夏岂能让他:“谢亚亮,你给我站住,还我身份证。”

  “夏夏,你敢跟我走,我就还你。”谢亚亮冲她乐。

  朱夏很生气,钻进副驾驶座上,她四下一观察,自言自语:“包呢?”

  “包在后座上。”谢亚亮告诉她。她真下去跑后座上去了,结果谢亚亮出来把门关上,那速度之快,朱夏想出来可没那么容易了。

  朱夏赌气不搭理谢亚亮。谢亚亮不时看看后视镜中的撅嘴瞪眼的朱夏,她今天的穿着打扮算是不错了,破洞的牛仔裤,妈妈以看学生的心态看朱夏注定会有些……麻烦,要命的主儿,逆反心理上来,根本不可能去了,他不能不实话实说:“夏夏,我会还给你,要命的是我爸妈想认识认识你。”

继续阅读:第51章300米之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