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最不”清白“的结果
平河子兮2017-02-23 12:163,922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柳笛真的就在外市妇产医院“生”下一个男婴。

  柳笛为了彻底切断男婴和亲生父母之间的关联,把其出生的时间错过一日。

  罗仲北说不上高兴还是难受,就这样有了个儿子,却跟自己毫无血缘关系。

  他看到一个粉肉团一样的男婴,正在睡觉,眼睛闭着,长长的睫毛,黑黑的头发,罗仲北下意识地伸出手,小婴孩像是有感知似的,竟然攥住了罗仲北的手指头不撒开!

  “他的手挺有劲,看来我们爷俩有缘。”罗仲北心里莫名地一动,他亲了亲孩子的小脸蛋,再亲亲也躺在床上的柳笛的额头:“你辛苦了。”

  罗仲北笑了。

  “仲北,谢谢你,不嫌弃我们母子。”柳笛看出罗仲北并不像是装出来的,她也放心了。

  “怎么能,孩子特别可爱。”

  柳笛也不太深究罗仲北是否出自内心的赞美,她指指正安静睡觉的孩子:“孩子的身世,拜托你,别告诉他爷爷奶奶。”

  罗仲北看看柳笛,她正望着他,渴盼着他的回答。

  “好吗?”他疑惑。

  柳笛更不安了:“我怕,尤其妈,答应我这个请求。”

  “好。”罗仲北握了握柳笛的手,以示安慰。

  罗仲北的爸妈和哥嫂都来看过,他们竟然都没怀疑孩子的长相,也是这么小的孩子谁能看出像谁呢。

  或许真像柳笛说的,养着养着就像了,像文艺作品里在特殊机缘巧合下去验了血型或者输血,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少之又少,外人又不相告,怎么会知道不是亲生的父母子女,隔代遗传长相也可以解释得通。

  在柳笛的一再坚持下,不办满月酒,也没通知双方亲属,让罗仲北的爸妈很不悦,好不容易盼来个孙子,总要告知一下至亲好友,来看看他们的孙子,跟着高兴一下,再说人情礼往这么多年,往回收一收也不过分。

  “你媳妇挺怪啊,先是宣称治好了妇科病,再神速怀孕,然后就回了娘家,还跑去外市生产,难道咱们市的妇产医院条件差?生也就生了,竟然不让亲戚知道,是不是有事瞒着谁,还是孩子有问题?”罗仲北的妈可不是省油的灯,她盯着罗仲北看,以为从儿子身上找到准确答案。

  “妈,你顾虑多了,柳笛是一孕傻10年,就依她的话,我还得回单位开个会。”罗仲北怕妈妈追问不休,何况单位一堆事务着实让他脱不开身。

  柳妈妈帮找一个远房亲戚伺候“月子”。

  好在罗仲北的爸妈隔三差五才来,他俩全是退休的公务员,还在任上做过领导,即使赋闲在家也忙,每周5天到老年大学去上课,哪有工夫来伺候儿媳,偶尔来稀罕稀罕孩子就不错了,当然没人知道这个秘密。

  罗仲北的嫂子杜春影,可能早看出罗爸爸罗妈妈的重男轻女,也就是礼节性的看看小侄子,表情也是淡淡的,但这对于沉浸在做母亲之中的柳笛来说,都无所谓。

  柳笛认为这个孩子是她的幸运星,就起个星星的小名。

  柳笛的母性开始泛滥。

  “有个孩子爬来抓去,再屎呀尿一身,还臭美什么,你呀,等你生了小朋友,比我还不顾形象呢。”对于闺密周云佳的目瞪口呆,柳笛的神情有得意也有满足还有幸福。

  当了“妈妈”的她,连长发,长指甲都剪掉了,也不敢染头发,涂指甲了。

  柳笛从前化妆又讲究穿衣搭配,这回为照顾星星了需要亲力亲为,那些浪费时间的事全免了,素颜出门也不以为意。她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做办公室科员,知道她生了小孩,产假过后,单位领导对她挺照顾,让她可以晚来早走。

  开始,星星喝不惯他们给买的奶粉,可是到哪儿去找现成的奶妈,柳笛急得满嘴起水泡,抱着孩子去医院,找亲戚找同学找朋友,又去网上发帖咨询,换了好几种牌子奶粉,星星才适应。只要回家,柳笛就抱着星星,陪着他玩,逗他笑。从前柳笛可是从不爱半夜起床的,这回有了孩子,干脆抱星星入睡,起来喂水喂奶,换尿布,反倒把后找的育儿嫂晾在一边。

  罗仲北起初对这个一点血缘关系也没有的孩子,是象征性的喜欢,因为怕柳笛多心,偶尔有空也抱孩子给孩子喂奶、穿衣、洗澡和换尿不湿。

  很多时间,罗仲北只能自己睡在另一间卧室,偶尔想找柳笛亲热亲热,“你躲开,我可没功夫,星星要洗澡了。”柳笛推开他伸过来的胳膊。

  “小笛,你不觉得你现在是有了儿子忘了丈夫吗?”对于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儿子,柳笛无微不至的照料,真是捧在手心里都怕化了。人家怎么也是干部家庭出身的大小姐,柳笛能做到这样,也实属不易。

  罗仲北假装怒了:“我非常非常嫉妒这颗闪闪发光的小星星。”

  星星“咕嘟”着小嘴,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星星现在不会笑,仍然极力配合着爸爸妈妈,逗得罗仲北搂着柳笛和星星哈哈大笑。

  罗仲北也暗下决心,把星星视如己出,别让柳笛伤心。

  亲情也可能与血缘无关,罗仲北感慨万千。

  罗仲北想帮一把手多带带星星,但他工作实在太忙了,每天回来都很晚,回到家,身体都跟散了架似的,柳笛也不让他插手:“你负责挣钱养我们娘俩就行。”

  “那当然喽。”罗仲北回答得很痛快。

  这样的小日子过得也有滋有味的。

  日子如流水般向前行进着……

  星星又长大了一些。

  星星长得漂亮,皮肤白,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不爱哭,瞅谁都笑,才几个月呀,连爸爸妈妈都会叫,是个人见人爱的小婴孩。

  他一回家,星星就扎挲着小胖手向他扑来,目光一起追着他,冲他乐,让他根本无法拒绝,把星星放在他肩膀上,骑在他身上,他在地上爬着当“大马”,孩子“咯咯”地笑着。

  “仲北,星星,你可不能让他摔了磕了碰了。”柳笛瞅着爷俩笑。

  “我身心协调一致,绝对不会让星星摔了磕了碰了,行了吧。”罗仲北得给柳笛吃一颗定心丸,要不人家剥夺他抱儿子的权利。

  罗仲北想这就是传说中的幸福家庭都有的相似的天伦之乐吧。

  谁想到星星5个多月时出事了。

  那天上午,是个星期天,星星有点发烧,他和柳笛赶紧带着孩子去了儿童医院。

  挂好号等候叫号时,旁边有位白发老奶奶很爱搭讪,先问过是他俩的孩子,摸摸小脸小手逗逗笑之后,开始夸赞了:“你家小孩子真招人喜欢,长得多帅气,跟爸爸一个模子印下来的一样。”

  天天忙得脚打后脑勺,哪有闲心核对这事,再说星星和他们俩用句俗话说,根本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现在,柳笛下意识得瞅瞅星星再瞅瞅罗仲北,脸色就不大好看。

  把罗仲北瞅得很不自在:“我天天抱他照镜子,我怎么没看出长得像呢?你可别听那老人的,她那个年纪容易眼花缭乱胡思乱想。”

  “小伙子,你错了,别看我85了,我重孙子看病,我都是走来陪着的,我眼不花耳不聋,你让旁边人看看,像不像,你不信再去对一对你们俩同年龄的照片。”老奶奶不爱听了,还嚷嚷开了,极力想验证她的眼神和阅历的与众不同。

  等候区有10多个好事的人聚过来又瞅又瞧:“长得太像了。”“可能自家人长时间在一起看不出来长相。”

  老奶奶到“啧啧”几声:“哪有当爸的,不愿自己儿子像自己,还愿意像别人么?这世道,人心都变了,我是老了,看不懂了。”

  老奶奶自顾摇着头,兀自坐到远处生闷气了。

  “有病。”不知哪个小声嘀咕着,也给出了“结论”。

  “愿意戴那个帽子呗,现在啥样的人没有。”有个烫波浪发型的大姐可是高嗓门儿,说得更干脆。

  人群也渐渐散去了。

  “兴许,应验了你的话,养着养着就像了,毕竟咱们吃在一起住在一起连呼吸的空气也交织在一起了。”罗仲北像自言自语,底气明显有些不足,他也弄不明白,有那么像吗?

  “是吗?”柳笛目视前方,不知在问谁。

  “不可能的,”罗仲北还说,他看出柳笛不大对劲了,“小笛,你怎么了?”

  这期间,柳笛一言不发,脸上的表情凝重起来,呼吸也急促起来。

  柳笛移回目光,望望怀中的星星,再瞅瞅罗仲北,这样来回端详足有20多分钟:“叫咱们的号了。”她把星星往罗仲北怀里一放,一甩手,走了。

  “小笛,别走!”罗仲北蒙了,“病历本和卡在你包里。”他抱着星星又追出去。

  可能罗仲北喊声过大,吓得怀里的星星“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当晚,罗仲北家的客厅,灯火通明。

  柳笛的爸爸妈妈和罗仲北的爸爸妈妈分坐在两个沙发上,罗仲北和柳笛站在各自父母身后。大家的表情都是严肃的。

  没人说话,只听到墙上挂钟摆动的“滴答”声。

  罗妈妈忍不住先开了口:“我听了这事很震惊,星星不是柳笛所生,为何要骗我们,现在又说是仲北亲生的,还发生惊天逆转了,像演剧似的,倒底怎么回事?搞得我们直糊涂,这也太不拿我们老人当回事了。”她在“我们”上加重了语气,潜台词就是,难道娘家和婆家还分亲疏吗?

  “妈,是我不对,没让仲北告诉你们,一是怕你们不好好待见星星,二是我不能生育总不想让公婆知道,请妈和爸理解。仲北也是支持我的,只是现在出现了新的问题,这孩子跟仲北长得太像了,我实在不能接受。”柳笛开始抽抽噎噎地哭了。

  “别说跟仲北像,即使真是,你不能生育,这有什么不好呢。”罗妈妈到什么时候都是言辞犀利观点明确,但胳膊肘儿永远往里拐的。

  “丽梅,你少说两句吧,咱们和亲家好好谈一谈,”罗爸爸向来息事宁人,但他永远做不了老伴的主。

  “你说星星和仲北长得像,小笛,孩子不是你抱来的吗?”罗妈妈继续问。

  “可是,这里面有些事也很复杂,哪能说得清呢?”柳笛哭声更大了。

  “小笛,你哭什么,现在事情还没结论。亲家母,你这就不对了,咱们换个位置,假如这事儿……是真的,你能容忍这样的事儿?”柳爸爸也不示弱。

  “她爸,你血压不好,咱先别激动,我看先做个亲子鉴定,等结果出来再讨论后续问题。”柳妈妈在医院做过行政工作,马上想到最权威的解决办法。

  “做鉴定对,要找一家公正的权威机构,我也想知道结果。”罗妈妈更不示弱。

  一个为了证明清白,一个想得到真实结果,罗仲北和星星就去做了鉴定。

  结果,结果,罗仲北是星星的生物学父亲。

继续阅读:第17章两个人都要疯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