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谁与父母相守到白头
平河子兮2017-02-23 12:593,788

  有些事该来的总会来,杞人忧天也没用。

  朱丝以为她和星星的事神不知鬼不觉,但常在河边走,能不湿鞋吗?而且他们常去的地方属于公共场所,城市再大,事情偏就凑巧,邂逅你暂时不想遇见的人。

  先是和星星逛公园时,见到了罗仲北哥嫂和小侄女,小姐弟有段时间没见,马上拉起手。雯雯把手中的棉花糖给了星星,星星把刚买的一盒彩笔给了雯雯。

  罗伯南和杜春影自然停下脚步,也上前和朱丝打招呼,朱丝起先并不知道他们是谁,星星给双方介绍开了。

  “这是我的丝丝老师啊。”然后,自己也觉得自创的称呼很好玩,冲着朱丝一吐舌头,笑个不停。

  本来杜春影在罗伯南和朱丝说话时,一直上下打量朱丝,女人总是很敏感的,面前的女子和星星爸爸什么关系?双休日老师还带孩子玩吗?

  “家庭教师吗?”她在心里的问号不知怎么顺嘴说出来。

  “是。”朱丝大脑以最快的速度做了判断,也许我的身份这样介绍最合适:“是啊,常听星星说想你们,还有漂亮的小姐姐。”

  人有时候不得不违心地说一些话,小姐姐还行,估计那夫妇二人,尤其杜春影怎么可能对星星好,人的面相和作派,第一眼就能看出大概,杜春影怎么给她的感觉和同事王慧茹有一拼,让人喜欢不起来。但为了星星,没妈的小星星在大家庭里也能得到关爱,她必须撒谎。

  果然这话非常招杜春影的喜欢:“我们也想星星,还想接星星去和雯雯玩,我提议,今天,老师你也跟着去我家玩吧,顺便我再给你和星星做点好吃的。”

  罗伯南挺实事求是:“老师,带星星一起到我家去玩吧,我们对星星平时照顾不周,老师你多费心了。”话音未落杜春影就用胳膊直扒拉他,大概又触碰了她的哪根神经。

  “谢谢,星星,等将来有时间去你 家拜访。”朱丝委婉地谢绝了。

  星星和雯雯告别时挺难舍难分,血缘这东西不信不行,堂姐弟俩隔段时间才见面,但从来不生分,好像刚分开不久似的。

  杜春影是藏不住事的人,把这件事当成一件平常的事告诉了罗妈妈,对方有些惊奇,但儿子没说,看来也没什么,罗妈妈为了防止打草惊蛇,让她密切关注,多向她汇报。

  她也告诉了周云佳,柳笛也马上得到了消息,这也没什么,得出结论,罗仲北给星星雇了有点姿色的家庭教师而已,罗仲北的身家是多少,能随便看上高级佣人吗?

  这是其一,还有其中之二。

  她和星星上街,迎面遇见了沈和凝。

  “原来你一直说写稿,是因为……”沈和凝笑得很有些内容,“还有其他方式赚钱么?”

  接下来自然要逗逗星星,主要好奇小孩子的来历。她上一眼下一眼端详好一阵子星星,然后就瞪圆了眼睛:“真像,真像!”

  星星拽着朱丝的手一刻也不放松,但他的目光回应着沈和凝,朝好看的阿姨边笑边问好:“阿姨好!”

  “好有礼貌的小孩,以后叫我和凝阿姨。”

  朱丝一时语塞,她没理会他们之间的对话,再说星星也不用教,现在如何介绍星星的来历还真有些复杂。

  如果沈和凝知道是她老总的儿子了,目前看她已经凭长相看出这孩子属于谁家的了,她和星星的关系还是次要的,和罗仲北,怎么能说清楚?

  很多人感兴趣的焦点怎么能绕道而行?

  糟了,和凝认为我在撒谎吗?其实我和罗仲北那天真是第一次见面。

  怎么没想到此前的情况,帮陈婉玉照顾,也不好说。

  跟沈和凝如何解释,让朱丝煞费苦心。

  沈和凝已经牵着星星的手向一家餐厅走去了,朱丝只得跟过去。

  他们一直在对话。

  “你叫什么名字?”

  “阿姨,我叫星星。”

  “你爸爸,妈妈呢?”朱丝忽然觉得沈和凝明显有意“诱导”星星。

  “阿姨,我爸爸叫罗仲北,我妈妈在国外,阿姨,你认识他们吗?我爸爸是个大帅哥,我是小帅哥。”星星一本正经地对沈和凝介绍着。

  啊?!朱丝和沈和凝全愣住了。

  “非亲非故……丝丝?!”

  “是,是……”朱丝瞅瞅和她手牵着手的星星。

  “我是他家庭教师。”朱丝认同了星星的童言稚语。

  “阿姨你和丝丝阿姨都是大美女。”星星还是一本正经地说。

  “小孩子太聪明可爱了。”沈和凝由衷地赞美,伸手抚摸星星的头发。

  沈和凝见朱丝神情明显有些慌乱,没再多问。其实她心里可多了无数个问号,回想一下,那次丝丝应该是第一次认识罗仲北,这怎么帮人家带起孩子来了?她那天的疲惫神情……我介绍罗仲北时她也是心不在焉,才几天,关系如此亲密?罗仲北将孩子放心地交给不是亲戚和保姆之外的另一位异性带,年纪相仿,看来里面大有文章,当着孩子的面,问多了,不大好,小星星,就看那水灵灵的大眼睛,估计学什么也一样有板有眼,少说为妙,丝丝似有难言之隐,何必也学她做新闻采访刨得那么深。

  也许,朱丝看过罗仲北摘下墨镜的脸吧,整个集团的人都好奇,以后,朱丝能对我说的。

  星星也喜欢漂亮的和凝阿姨,小嘴可甜呢,朱丝不自在,话就少,沈和凝一直和星星交流。

  一餐饭吃得就很有趣。

  沈和凝瞅着朱丝正蹲下身体用纸巾给星星擦嘴角的油:“你呀,就是一个称职的好妈妈。”

  朱丝回头:“可别这样讲。”

  晚上,“例行公事”一般,星星有板有眼给爸爸讲和丝丝阿姨在一起的事,这孩子记忆力超常,罗仲北没想到沈和凝也知道朱丝帮助他照顾星星。

  “家庭教师?”朱丝可真会创造词汇,沈和凝是何等聪明的人物,此地无银三百两。

  你怎么说都可以,反正我有一定之规,也知道前行的方向在哪里。

  罗仲北晚上有时打电话,是工作上的事,还看书,管理企业也调动人的积极性,不读书肯定不行,这些日子,他还看上了古籍和古诗文,那些浪漫的词句不时就从脑海中蹦出来,对某人的感觉……有种想……

  冲动。

  我回到了十八岁么?

  那年,他似乎写过很多情书,谁还没年轻过,现在邮件都是秘书给发了,他想过几年,怕是字认识他,他不认识字了。

  可以写情书练字,防止提笔忘字。

  这是给自己一个最正当的理由。

  朱丝的妈妈来看朱丝和朱夏。

  朱夏也跑过来和妈妈住,“点名”让妈妈给做好吃的。

  朱妈妈唠叨姐妹俩都不回家,心里早没了爸爸和妈妈。

  “妈,我是因为刚上班,想好好表现,有时周六周都去加班,给领导留好印象呗,妈,你收到我给你寄的快递了吗?”朱夏搂着妈妈不放开。

  “你买那些干什么,上面弯弯曲曲外国字,我和你爸都吃不习惯,有你姐,让她买,她挣得多,你自己买点衣服,多吃点好的,看你小脸瘦得成什么样了。”朱妈妈抚摸着朱夏的脸,她见到小女儿总是一脸慈爱,从小养到大,怎么能不亲呢?

  “我姐光知道邮钱,她明明有年假的,她不休,就为了逃避回家,还有闲心帮别人照顾孩子。”朱夏撅起嘴。

  朱妈妈把疑问抛给朱丝,当然朱夏没在跟前时。

  “有些事,你还放不下吗?”朱妈妈的脸色凝重,“都怨妈,带你奔奔波波到外地,谁知真出了意外……”

  “妈,都过去了,你不要自责,我一直让你操心。”朱丝低下了头。

  “夏夏说你帮忙照顾小男孩?多大了?”朱妈妈说到了正题上。

  “快4岁了,他5月9号过生日。”

  “啊,这么巧,就差一天,不是亲生的吧。”朱妈妈下意识地说。

  “和他爸爸很相像,父母离婚了。”

  来龙去脉,朱丝讲了。

  朱妈妈点头:“缺爹少娘的小孩子多可怜,帮帮也行,钱不要更对,他爸爸,如果复婚没希望,也没有中意的女朋友,你也老大不小了,又喜欢小孩子,他爸爸可以考虑一下。离婚的男人也不一定就没有优点,月下老人也有配对错了的时候,正正经经的再找,也许他就很合适,丝丝,你听到了吗?别老剥桔子,一袋子都让你扒了皮,不好存放,我也吃不下那么多。”

  朱丝只得放下手中的桔子,看着妈妈。

  哪有妈妈不爱自己的孩子,朱夏还小,这朱丝多大了,再过两年,怕是二婚的都得被人家挑挑拣拣,遇见合适的,考虑考虑也没坏处。

  朱妈妈深谋远虑。

  她忧心忡忡地望着朱丝。

  “小孩子的爸爸不行吗?”

  “不可能,我从没见过星星爸爸的真模样,他一直戴着墨镜,他是集团的老总,应该很有钱,是与我毫不相干的人,再说,我对恋爱和婚姻已经没有一丁点兴趣了。”

  朱丝脸一片黯然。

  朱妈妈当然知道为什么,她重重地叹气。

  朱妈妈心里特别不好受,她拉住朱丝的手:“孩子,你何必?”

  朱丝依然不言语。

  “别怪妈妈。”

  “妈,我没有,真的,永远都不怨。”朱丝上前搂住妈妈,伸手帮妈妈擦脸上的泪水。

  “有钱的男人,很不让人放心,我们离远些对,帮帮忙照顾照顾孩子倒没关系,举手之劳的事。”朱妈妈转移了话题。

  朱妈妈心肠很热,街坊邻居哪家有大事小情,红白喜事,找到她帮忙,她宁肯放下自家正忙着的事,也会跟过去。她常言传身教朱丝姐妹俩,做人不能先想自己,你先付出,等你遇到事时,人家才肯相助的。

  朱妈妈当然带着使命而来,尤其听到朱丝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处上男朋友,更来了兴致。

  “也不能一个人过一辈子,到老了,我和你爸都没了,朱夏也有自己的家庭,唯有你孤孤单单的,妈到死了也闭不上眼的。丝丝,听妈一句劝,也许相看相看,就找到合适的。你爸……虽然年轻时犯糊涂做了错事,人品还是没毛病的,唉,到老了,怎么也算个伴,你生病了,爬不起来,身边总得有人给你端水拿药不是……”

  朱妈妈开始抹起了眼泪。

  朱丝脸背向朱妈妈,她不知道该怎样解释或者安慰自己的妈妈。

  “姑娘家总不能与父母相守到白头吧。”

  可怜天下母亲的心。

继续阅读:第24章来自媒妁之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