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出淤泥而有染
平河子兮2017-02-23 12:553,306

  陈婉玉其实很有触类旁通的本事,她心想,罗仲北也像小孩子一样胡搅蛮缠,对朱丝有什么意思?

  熄灯后躺在床上,她和丈夫说了。

  别看梁志丰不爱说话,比她观察得还仔细:“我早看出来了,上次我说去接你和星星,仲北抢着去,还让我去帮丝丝家修这个买那个,上心劲儿比咱们,有名词叫什么,对,更胜一筹。”

  “但是丝丝好像不愿意处对象,她要长相有长相,又是记者,能没人追吗?何必拖到现在成了大姑娘。”

  陈婉玉“啪”打一下梁志丰,把梁志丰吓一跳:“你怎么一惊一乍的?”

  “这是背后说闲话,你看咱们也喜欢星星,那就是吃饱穿暖,丝丝有文化会照顾小孩,星星现在变化多大,爱说爱笑爱劳动爱学习,星星是像他爸,但你细端详,那大眼睛和朱丝还有点像呢。”

  “老婆子,你可别瞎说,星星离婚的妈在国外,可别无端招惹是非。”

  “也对,他们以前也不认识。”

  梁志丰伸手捂住陈婉玉尚未合拢的嘴。

  徐绍鹏又给朱丝打电话。

  朱丝不烦徐绍鹏,他的温和外表不像生意人,是和朱丝很谈得来的异性朋友。上次的“巧遇”她带着星星还和徐绍鹏一起去游乐场游玩,过这样久了,终归不是那么回事,她本也不想拖泥带水,做朋友可以,但婚姻,她真的不想考虑任何人。也许人家根本没“意思”。

  朱丝也笑自己,想入非非,平时编故事编多了。

  如果罗仲北也这样好脾气……和人家徐绍鹏……霄壤之别,我怎么又想起他,他是星星爸爸,这样想才合情合理。

  “徐总,对不起,我有点忙,吃饭就免了吧。”她也清楚,未免太过伤人,那张阳光的脸现在肯定有些阴云飘过。

  “没关系,等你有时间,我再约你,总会有大家都闲暇之时。”

  如此地回绝,不知有多少回了。

  有了星星的陪伴,朱丝觉得她的生活除了工作,已经很充实了。

  朱丝这次接到徐绍鹏的电话,就没法拒绝了。

  她能感受到话筒那边的热情洋溢的笑脸。

  “我那边的集团报办得乱七八糟,新招来的几个大学生,动嘴行,一到实践写得干干巴巴,麻烦你能不能抽空帮我指点一下。”

  对于别人的求助,朱丝只要力所能及的,向来有求必应。

  还有,朱丝脑海中闪过那些躺在病床上等待救治的孩子,高额的治疗费用拖垮多少个家庭,采访时她最恨自己掏光了钱包又拿不出几张钞票,而且她也要维持最起码的生活和养家。必须去“化缘”,当然需要找爱心企业,阴晴不定的罗仲北,令人望而却步,徐绍鹏肯定能慷慨解囊。有时人真的没办法,原谅朱丝的小心思,主要徐绍鹏的阳光和体贴时常让朱丝如沐春风,虽然这与恋爱的感觉无关。

  “没关系,今天就可以,我没有采访任务。”朱丝答应的无比痛快。

  “那敢情好了。”徐绍鹏差点跳起来,和他的文质彬彬的外表可极不相称。

  朱丝到恒升集团前厅,竟见到了朱夏。

  “姐,你怎么来了?来采访?”朱夏同样吃惊。

  “我来办点事。”

  “朱丝,我来接你。”徐绍鹏出现在前厅。

  几个人都愣了。

  徐绍鹏当然也认识朱夏,集团的一位职员,人事部、企划部、办公室还是哪个部门,他不甚清楚,集团那么多的员工,他不可能全都认识和叫上名字。

  “你们这是?”他也纳闷。

  “我妹妹朱夏,在你们集团工作。”朱丝只得实话实说。

  “哦,是这样。”徐绍鹏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朱夏要出门去送什么材料,但她临出转门时特意朝这边看看,姐和徐绍鹏很熟悉。

  以后,能不能……

  朱夏“噗嗤”一笑,推门走了。

  徐绍鹏把朱丝带到恒升集团报编辑部,他匆匆走了。

  上午,朱丝都在指导恒升集团报编辑部的编辑和记者们,朱丝相当温和的人,即使指出人家的错误都不会让人感到不快,中午也就恒升的餐厅吃的饭。下午继续指导,这几位大学生本来也是学新闻的,领悟能力也快,一口一个丝丝姐叫着,大家相处得分外愉快。

  晚上,徐绍鹏约请朱丝吃饭,而且点名让朱夏作陪,朱丝就没法不去了,因为不知道也就算了,主要妹妹以后的生杀大权全掌控在徐绍鹏的手中,家族企业,虽然有董事会,但人家总裁能不一手遮天吗?

  世上无巧不成书的事太多了。

  朱夏那天喝了好几大杯葡萄酒,朱丝没喝一口,却为了妹妹在老总面前的献殷勤而脸红。因为朱丝不喝酒,可能是在自己的普通职员面前没了面子,徐绍鹏几次让朱丝喝,朱丝已经委婉表示自己不会了。

  “姐,喝点吧,很贵的洋酒。”潜意识说以后不一定能有机会喝到了。

  朱丝盯着妹妹看。

  朱夏才不理睬姐姐的暗示呢。

  看到老总的脸色不大好看,朱夏劝着姐姐,甚至端起姐姐的酒杯要往姐的嘴里灌。

  朱丝的原则性不会改变,雅间里的气氛就有些尴尬。

  朱夏瞅瞅姐姐又看看老总:“我姐的酒我喝行吗?”

  “看来你的酒量很不错。”可能徐绍鹏也觉得自己做得过分,把话拉回来,意味深长地笑了,他的目光和朱丝相遇时,他轻咳了一声,似乎在掩饰着什么。

  得令的属下呈现出万死不辞的状态。

  朱丝没喝的酒全让妹妹给代劳了!

  不知道是看到老总赞赏和探究的神色,还是酒精的作祟,朱夏的话多了起来,说自己在学校如何出色,在恒升集团如何努力工作,还给集团提起“合理化”建议呢。

  徐绍鹏眯着眼睛瞅着朱夏,嘴角慢慢轻扯,朱夏肯定理会错了,她回敬的眼睛明显有些暧昧,朱丝要气疯了,我的妹妹,我妈妈20多年的心血付诸东流了。

  她默默地看着朱夏和老总干杯,似乎她像局外人一般。

  现在新入职的大学生,会学得这么快,倒酒,劝酒,到最后无视姐姐的存在,甚至都扶起了喝得有点微醺的徐绍鹏,喂起他食物来。

  朱丝惊呆了!

  谁应当无地自容?

  人在酒后露出真面目,一点都不假,徐绍鹏与之前认识的徐绍鹏大相径庭!

  “你的妹妹,不但长得漂亮,而且办事能力很强,尤其公关能力比你强多了,又学过工商管理,我想调她到总裁办公室当秘书。”徐绍鹏今天竟然做出了承诺。

  朱丝给朱夏递眼色让她不要再喝了,可是徐绍鹏不干了:“朱记者,你妹妹能喝,就让她陪我喝几杯,没事吧。”

  “徐总,你好像喝多了。”朱丝提醒道。

  “怎么能多呢,有两位美女作陪,我相当高兴。”话中有话的徐绍鹏脸上看不出表情,几分属于真情流露,几分逢场作戏,几分耍弄花样?

  朱丝看不真切?她使劲睁大眼睛,妹妹和徐绍鹏重叠交错在一起时。

  酒没入胃,人自醉了。

  那餐饭,花掉多少钱,喝掉多少洋酒,对于朱丝来讲都想呕吐,为了失去了一个好的异性朋友,为了见识到妹妹的另一面,难道妈妈花了20多年的时间,还没有“改造”好朱夏,她骨子里也和她亲妈妈一样?为了爬上更高的台阶,竟然用尽各种手段,近乎“勾引”般,我的妹妹,朱丝甚至想打妹妹一顿,只怪我平时对她关心不够,我可以给她交学费,也可以给她生活费,但我关心过她认识什么样的朋友,她的精神世界?

  朱丝万分自责。

  徐绍鹏的司机把喝得烂醉如泥的他接走了。

  “朱丝,请你记得,你的妹妹,我肯定要照顾到底……”徐绍鹏被拖拽走时留下的话。

  朱丝扶着烂醉的妹妹回了家,她守着妹妹直到天明。

  “你必须搬到我这里来住!”朱丝给朱夏下了最后通牒。

  “姐,你管得太宽了,我要有我自己的生活,昨天的事,姐,我非常清醒,谁愿意出淤泥而有染,我们刚入职的大学生,能行吗?要资历没有,也无背景,怎么办,大家各显神通,你放心,我会保护好我自己不受到一点伤害。昨天,小儿科,姐,没有你,我哪能有机会跨过那么多台阶与老总一起吃饭。我感觉他对你有意思,只不过拿我试探你罢了。”

  朱夏满不在乎,从床上跃起:“我上班了,但愿今天他会记得承诺,酒后不算数,不可以,我录音拍视频了。”

  “搬过来住,夏夏。”朱丝仍在说。

  “姐,你可别烦了,你和妈说的话,我牢牢记在心里,女孩子保护自己头等大事。”朱夏套衣服,拽过包,说完话时,人都到了门口。

  把朱丝晾在卧室里发呆。

  她没再去恒升集团指导集团报采写编辑稿件。

  徐绍鹏也没再来电话。

  朱夏真的就当上了恒升集团总裁办秘书。

  她给姐姐发来短信:“我太高兴了,我太兴奋了,我太激动了,谢谢姐,你帮了我!让我省去走多少弯路。”

  朱丝心里要多乱有多乱。

  唉,夏夏。

继续阅读:第23章谁与父母相守到白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