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斩断某种“关系”
平河子兮2017-02-23 12:394,311

  星星早已经习惯爸爸出差工作忙,并不缠着爸爸。

  家里电话坏了,星星急呀,爸爸的手机,座机也坏了,还有陈婉玉两口子手机也坏了。星星楼上楼下跑:“我有手机多好呢。”

  陈婉玉不能违拗罗仲北的意思,看着忙得团团转的星星只能背过脸去装作没看到了。

  朱丝也着急了。

  三个人的手机都关机了,座机一直占线。主要她害怕,尤其关心的人联系不到,总往坏处想,朱丝首先想到沈和凝,但不大妥当,因为和凝并不知道她和罗仲北之间的事,帮一个同龄的离婚的男人照顾孩子,你不是亲戚不是保姆也不是育儿嫂,那你什么意思,一时半会儿真说不清。

  那只能找那正远集团的办公室主任徐子杰。

  “我肯定能联系得到。”

  徐子杰是24小时待命状态,他打罗仲北另一个手机号,这个业务号只有正远集团高层互相联系用,徐子杰并没告诉朱丝,说明罗仲北真是公私分明,也可以说他和朱丝之间并没有想当然的特殊关系。

  罗仲北让徐子杰不要多管与工作无关的事,尤其还不是上班时间。弄得徐子杰半红脸。还得去和朱丝撒谎,说也没联系到,但他敢打保票,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

  朱丝一宿没睡,瞻前顾后,想三想四的。

  第二天因为有重要的暗访任务,朱丝起大早就和同事会合打车去了郊区。

  下午采访一结束,朱丝打车直奔星星所在的幼儿园。

  想远远的看一眼星星。

  朱丝包里背着给星星买的小汽车,过天桥时看到小贩售卖五彩塑料风车,稍有些风,上面的六个小风车转动起来,像是在翩翩起舞一般,朱丝自己也很喜欢,她马上掏钱买了一个,只不定星星得多喜欢,如果见不到小星星呢?她刚才的欢欣,马上就黯然起来,实在不行就让老师转给星星。

  罗仲北4点准时出现在幼儿园门口,星星向他跑来。

  “爸爸,找到丝丝阿姨了吗?”

  “星星,你丝丝阿姨要写字,我们先回家。”罗仲北面色平静地告诉儿子。

  父子俩一起向北边方向走,罗仲北的司机等在车里。

  “丝丝阿姨会来看我的。”星星自言自语。

  星星开始东张西望,外面车多,人多,但星星眼尖,他看到已经走到马路对面拐角处的朱丝,他撒腿就跑:“丝丝阿姨,我在这。”

  星星高兴极了,丝丝阿姨会陪他玩,陪他做游戏,陪他做运动,陪他画画,给他做好吃了,丝丝阿姨的故事讲不完,而且有的还是他们俩一起创作的故事,一个画画一个写文字。

  看着星星投入地画画,朱丝又有了新想法,她和星星一起写一本书,名字就叫:星星与丝丝阿姨的对“话”。一个让妈妈和孩子一起看的书。怎么培养孩子,良好生活、学习习惯的养成,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的形成,其实也是从娃娃时抓起的,大人潜移默化的引导是多么的重要。

  因此她已经有意引导星星画开了,配图的文字对于朱丝来说手到擒来。

  星星认识了不少汉字,而且全能用拼音拼出来。朱丝没想到星星聪明还肯用功,怕吵到丝丝阿姨,清早醒了就开始默读,熟能生巧还是温故而知新?

  星星还懂得劳逸结合的道理,学累了玩,做运动和睡觉,自己还煞有介事地说呢:“我又有劲儿了。”

  星星向着朱丝的方向猛跑……

  一辆黑色轿车正冲过来……

  罗仲北和朱丝一起大声喊叫起来:“星星!”

  “星星!”

  朱丝猛地冲上去,双臂搂紧了星星,她手中的风车飞出老远,只听到一声刺耳的刹车声,车从朱丝的身后呼啸而过。

  距离得稍远点的罗仲北晚了一步冲过去,好在有惊无险。

  车停下了。

  司机是位年轻男子,他抻长脖子从窗口探出脑袋:“你们不要命了,在马路上横穿。”他当然想先发制人,尤其没撞上人,更有理了。

  “幼儿园附近设置了交通标识牌,你看不看,为什么开这么快?还有,你会不会说声对不起?机动车是不是需要礼让步行的妇女和儿童。”罗仲北很生气,暂时“忘了”抢回被朱丝搂在怀里的星星,他现在只想跟司机理论一番。

  假如,假如真撞到了,他会跟那男人拼命,还有其他商量的余地吗?

  “他们自己撞上来的,跟我有关系吗?”年轻男子还很不服气。

  “你没责任,你怕什么?就应该撞上去,觉得不过瘾,你再来一次,连我一起撞。”罗仲北将朱丝和星星挡在身后,双臂做出伸展动作,慢条斯理地似乎在说着别人的事。

  把那位男子噎得没话了,抬手在外面划着圈。

  朱丝牵着星星的手过来:“没关系的,你走吧。”

  年轻男子像得了特赦似的,马上把脑袋缩回去,关上车窗,旁边看热闹的路人赶忙躲开,车缓缓开走,然后加速汇入车流不见了。

  朱丝慢慢松开星星的手,星星不想离开:“星星,阿姨顺路过来看看你,跟爸爸回家。”

  “丝丝阿姨,我想你,今晚上我能跟你在一起吗?”

  “对不起,星星,没给你打电话,因为丝丝阿姨晚上有工作。”朱丝想跟孩子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星星上前还拽她的手:“丝丝阿姨,我不想离开你,我很乖,我画画,陪你一起工作。”星星就开始哭起来,小肩膀一起一伏的。

  罗仲北在旁边站着,面沉似水,一言不发。

  朱丝蹲下来,俯在星星的耳边说:“阿姨有时间,肯定来看你。”

  星星使劲地点点头,朱丝把星星送到罗仲北面前,罗仲北抱起星星向车里走去,司机已经拉开了后车的门。

  “星星,等等阿姨。”朱丝拾起地上的风筝,拿出包里的小汽车追过去。

  可能跑得急,柏油马路有块破损,朱丝的鞋偏偏有点后跟,一拐人就摔倒了。

  “爸爸,丝丝阿姨摔倒了。”星星“哇哇”大哭。

  罗仲北现在心情用什么来形容,他不近人情是因为长远打算,不斩断他们之间的联系,将来怎么办?但是,此情此景,他能无动于衷,简直天理难容,矛盾、徘徊、踌躇,星星在他怀里滑下去了,而且百米冲刺一般和朱丝会合,他在扶朱丝起来。

  “星星,没事,你看,我都能走路。”其实也没什么大碍,只是风车摔得支离破碎只剩两个小风车了。迎着风,叶片转动着,发出“呜呜”地响声。

  “阿姨没拿好,风车坏了。”朱丝很难过。

  “丝丝阿姨,我不要风车,我也不要你摔倒。”星星哭得满脸泪痕,小手摇着朱丝的手。

  罗仲北已经上车了,他不想看。

  后来,朱丝目送着星星向车里走去,星星手捧着小汽车的盒子和只剩下两个小风车的风车,一步三回头,看着他最最喜欢的丝丝阿姨。

  朱丝不敢再去幼儿园了,也没再打电话给星星。

  星星那么小,他会慢慢忘记丝丝阿姨曾经在他的生命旅程中出现过。不知怎么,她有时间就想看看幼儿园视频,看看星星在做什么……

  星星,你怎么不和小朋友一起做游戏?星星,你怎么哭了?星星,你吃饭呀?星星,老师招呼你呢?

  “星星……”

  泪水便会不由自主地涌出来。

  朱丝和陈婉玉通过电话,详细说了之前发生的情况。

  陈婉玉表示理解,而且还不住地道歉,因为让朱丝帮忙,给她造成这么多和麻烦和困扰。朱丝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托陈婉玉办,归还手机、话费还有房租、修理房子和更换家电的费用,另外求陈婉玉试着找找朱丝的旧手机。

  陈婉玉把家里近乎翻遍了,罗仲北的卧室和书房她也是随便出入的,没有。罗仲北的书房里新增添的一对小琵琶,她也没太在意。但她拒绝了朱丝让她捎钱的想法:“丝丝,我给,仲北肯定会怪我,你不会让姐为难吧。”

  旧手机可能让罗仲北给扔了,用他买的新手机也无所谓,再说用过的还给人家也不是那么回事,市面上的手机价格不也是一目了然吗?

  朱丝多次试图拨打过罗仲北的电话,根本打不通。

  “丝丝,你尝尝他们家的手艺,我新‘开发’的地方。”沈和凝一脸笑意。

  “丝丝,怎么老走神,有那个……他了。”沈和凝笑意更深了。

  “没有,真有的话,能瞒得过你么?”朱丝也笑了,她拿起羹匙喝汤。

  “丝丝,你说我们老总罗仲北,他……”沈和凝竟然停住了。

  手下意识地抖两下,羹匙中的汤洒进碗里。

  朱丝其实在认真倾听。

  “他,这几天脾气不大好,以前不这样,看谁都不大顺眼,横挑鼻子竖挑眼,不知哪根神经不对。”沈和凝叹口气。

  “你挨训了。”朱丝心猛地揪紧,怪不得,星星不也是被禁止和她联系了,原来他心情如此之坏?

  “我怎么能幸免,方案写得谁不说可行到尽善尽美的程度,却让他批得一无是处,气死我了。”

  “他也遇到不顺心的地方,和你们是自家人,表达方式才如此不忌讳吧。”

  “丝丝,就你心地善良,替他辩护,可能也对。其实,最后就是采取了那个方案。”

  每个人都有烦恼事,罗仲北不也一样吗?

  朱丝转移了话题:“阿姨身体怎么样?”

  “她,操心的命,我给她报了老年舞蹈班,钱是交了,以前她舞跳得非常好的,现在不去,天天抱着电话联系‘群众’,推销女儿。”

  沈和凝眼前就是一会唉声叹气一会眉飞色舞的沈妈妈。

  沈和凝又去见了一位男士。

  一位成功的男士。

  沈妈妈高兴极了:“和凝,他是你李阿姨介绍的,绝对靠谱,有钱,就是太挑了,才没结婚。”

  他们一起吃了饭,然后观看电影。

  如果不出意外,成功男士还安排了其他的“节目”,据说很浪漫很神秘很有情调。

  沈和凝选的文艺片。

  小放映厅里人并不多,三三两两散落在各个角落里。

  起初安安静静地看电影。

  后来成功男士的手机响了,他接听了电话,声音先跟蛐蛐叫似的,慢慢就跟擂鼓似的,

  再后来暴跳如雷,训斥那一端的人,而且还夹杂着粗话,脏话。

  后面就有了议论声。

  沈和凝坐不住了,小声扒拉一起他胳膊,并用眼睛示意他,到外面接电话。

  他意识到便出去了。

  接下来,又重复一遍。

  第三遍。

  沈和凝再示意再递眼色都不管用了。

  大概打进的电话太重要,太不能分神,太需要他泄愤了。

  沈和凝就想拽他到外面去。

  没想到成功男士急了,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脸上青筋突起,电影中的镜头中闪亮,沈和凝看得清清楚楚:“拉来扯去,你谁谁呀,管那么宽干什么?”

  沈和凝呆住了。

  她放开了手,径直向外走去。

  成功男士撂了手机,追出去:“对不起,沈小姐,等等我,我跟你解释……”

  “我还能等他解释吗?”沈和凝依然余怒未消。

  “他怎么一回事呀?”朱丝也惊诧不已,“和凝,咱们的年龄,挑三拣四……也许你再试着交往交往,当时他可能有急事,或者情绪出了问题,你总要给人家一个解释的机会,谁都不可能那么完美无缺,我和你,都一样。”

  “算了,丝丝,已经结束了,你还让我再死乞白赖呀。”沈和凝望着门口,一位女服务员又给他们端来了一盘热气腾腾的菜。

  “菜上齐了,请慢用。”笑容可掬的女服务员走了。

  “快吃吧,菜都凉了,每次都说这些让人烦恼的话题,影响胃口,吃……饭。”沈和凝再不说了。

  朱丝默默地吃起来。

  罗仲北也是情绪受了什么影响吗?

  怎么又想到他。

继续阅读:第19章你出不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