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帮夫运
平河子兮2017-02-23 13:113,232

  春风得意的罗仲北,不再耍酷啦,干脆摘掉了隐藏自己的墨镜。

  他为什么不能露出眼睛。

  心与心的交流需要对视,尤其和某人在一起时。

  他大踏步从停车场里走出来……

  从保安到前台接待,很多双目光定格在他身上,尤其那些年轻的女孩们。

  留下多少直勾勾的目光和窃窃私语。

  戴与不戴墨镜,老总都魅力四射。

  摘下来,要迷惑多少青春美少女?

  沈和凝也是第一次见到,而且还隔着玻璃窗,那深情的双眸,让人沉醉。她扶住了桌子,莫名抄起手机给朱丝发了一条信息:“罗仲北今天上班摘下了墨镜。”

  “知道了。和凝,等有时间,我们见面好好聊聊。”朱丝回的信息挺耐人寻味。

  观赏动物似的,大家有意无意的都愿意给罗仲北去送文件送材料,一睹真容实属不易。罗仲北今天的心情大好,干脆每个部门都去走一趟,这回反倒没那么多偷窥的眼睛了,他的话更有意思:“习惯了就好。”

  他还幽默了一把,引起大家一阵哄笑。

  办公室的气氛轻松了不少。

  大家慢慢就习惯了。

  就见怪不怪了不是吗?

  其实也不是所有人都没见过他不戴墨镜,谢亚亮自不必说,办公室主任徐子杰和副总们当然见过,自然也不惊讶。

  徐子杰惊讶罗仲北为什么会摘掉墨镜?是什么力量能让他摘掉眼镜?以后他要有什么举动?

  “徐主任,请你帮我一件事,这些运动装备,尽快选好,时间要快。”

  “型号、质量、面料、颜色等要求?”

  “我已经写在纸上了。”

  徐子杰出去了。

  即使他表情沉静,但罗仲北知道除子杰的内心活动,买的分明是情侣套装,而且罗仲北的服装鞋帽也多是办公室代劳定制,其中一位罗仲北,那另一位女子是谁?

  老总终于考虑再婚了。

  我为什么要搞地下恋情,光明正大的事情,而且他愈加强烈的想法是赶在罗爸爸和罗妈妈回来之前确定好关系,他有预感母亲不会喜欢朱丝,因为不会阿谀奉承的朱丝怎么会讨挑剔的妈妈的欢心,这一关会非常难过置。朱丝懵懵懂懂,这还次要,她就是会写字吧,从里到外,一本正经的样子,鬼点子会多过我吗?怎么能逃得过我的“手掌心”呢?

  想想罗仲北竟然乐了,在上班时间,真的不大对劲,忙收住笑。

  罗仲北不可能在办公室里发展恋情,他这样要求下属,工作就像个工作的样子,工作时间之外,属于你自己,与单位没有任何关系,只要不违反法律法规,道德自律、公序良俗靠你自行掌控了。

  他当然不能当一辈子孤家寡人,尤其现在,心理的亚健康也调理好了。

  恰好,他爱上的人也没嫁人。

  他认为一个人忠诚事业,对爱情和家庭同样应该忠诚不贰。

  所以他不会搞婚外情。在某个特定阶段感情绝对专一,离婚了当然可以再找,这首先肯定符合《婚姻法》的规定吧。

  比如当初对待柳笛,一意孤行的柳笛不听劝阻和挽留,不计后果的提出离婚,他做错什么了?因此不可能再续前缘。而他如果在以后的生命岁月中,遇到怦然心动的异性,当然绝对不会放手,我会好好待她。

  朱丝出现了,他见到她,也像是回到年少之时,想给他写诗画像,他相信这才是真正的恋爱的感觉。

  然后,还有然后。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罗仲北坐在宽大的办公室里,春日的阳光透过百叶窗直射在他身上,斑斑缕缕的暖。

  春季亲子运动会如期举行。

  把星星乐得合不拢嘴。

  星星腰板挺得直直的,拽着朱丝的手一刻也不放松,见到别的小孩和家长,忙着上前打招呼,然后抬头看看朱丝接着嘻嘻哈哈。

  他和别的小朋友一样,一手牵着爸爸的手,一手牵着妈妈的手。

  为了配合星星灰黄相间的园服,罗仲北“命令”朱丝身材尺寸量准确、鞋型号一齐发到他手机上,家长也要统一着装,美其名曰给裁判印象分,朱丝提出反对显得不近情理,她有预感,罗仲北设的“圈套”,她明明知道,却心甘情愿往里钻,为什么?

  朱丝不想回答自己。

  绝对不可能。

  罗仲北一声令下,他和朱丝的运动装备一天就采购完成。三个人站在一起,两个大人青春活力,小孩子聪明伶俐,走过去总能吸引人的目光,还听到一片赞叹声。

  陈婉玉两口子也过来给站脚助威。

  开幕式很隆重,检阅式上,星星举着写着小一班的牌子走在前面,后面一群小朋友,家长们长枪短炮的又照又录。罗仲北那是多重视,干脆把宣传部两个工作人员调来,一个照相一个录像。朱丝坐在他身旁,也不知道罗仲北在集团是不是还戴着墨镜,但现在没戴。

  罗仲北并没看她也没说话,但朱丝仍然感到很不自在,觉得小椅子放不下自己似的,老想调整姿势。

  “哪里不舒服?”罗仲北不光看周围情况,看儿子,余光一直在朱丝身上,有朱丝在,他可以一心三用。

  “啊,没有。”朱丝只能一心一用,看着星星别出什么意外,这是一个放在手心里的宝贝。

  罗仲北握住了朱丝的手。

  她几次想挣脱,却徒劳无果。

  罗仲北一步步设计的,进度快了不行,进度慢了也不行,现在这一步进程……必须的。

  朱丝想躲也躲不开,前后左右全是人,身旁的罗仲北凑到她耳畔低语道:“所有能参加的项目我都报名了,一定多帮星星拿几个第一。”

  朱丝的耳朵厚实饱满,相学上不是说,性格虽有些固执,但热诚正直,女性有厚耳也多具帮夫运,那柔软的耳垂,现在也一片绯红。

  罗仲北感觉到朱丝的手在颤动,他握得更紧了。

  “帮夫运。”迷信不迷信,罗仲北不管,他竟然念叨出声来。

  罗仲北的气息就在朱丝脸旁,她感觉像有无数小虫子在耳根和脸上爬,痒极了。她的耳朵热得发烫了,连带着她的身体……

  接下来,她是被罗仲北拉着去参加的各种稀奇古怪的比赛,看台上不时爆发出笑声,与她有关也无关。

  有一个项目叫赶球,每组四个家庭,星星和其他四个小孩一同拍球起跑,他、罗仲北和另四组家长等在终点,星星跟着罗仲北和朱丝总在运动,跑得飞快,第一个就冲过来,然后就有的看了,需要爸爸妈妈背靠背把球顶回起点。

  朱丝一皱眉:“项目谁设计的,乱七八糟。”

  “设计比赛项目的人,我要给他颁发纯金的奖杯。”罗仲北喜上眉梢。

  “光贴着背,球就掉了。比赛要求,没办法,你要配合啊。”他还一本正经的语气,背对着朱丝,双手行动更快,箍住了朱丝的细腰。

  朱丝想躲也来不及了。

  先到者为胜。

  他们又赢了,第一名。

  星星乐颠颠地跑过去迎候着他们,然后在罗仲北和朱丝的脸上各亲了一口:“我们赢了。”

  罗仲北笑得更开心:“星星,接下来的比赛,一定坚持。”

  “是,爸爸。”父子拉钩之后,星星又立正,向爸爸敬礼。

  父子两位齐齐望向另一位“家庭成员”她还没表态呢。

  朱丝默然地向另一比赛场地走去。

  “等等我和爸爸。”罗仲北牵着星星的手追上了她,又拉起了她的手,轻声说:“让星星快乐快乐吧。”

  她无语,更目不斜视。

  “还有我也快乐无比。”他又补充。

  接下来的项目,给妈妈戴手镯,比赛规则为爸爸和宝宝从起点把绳子串上有孔洞的珠子,跑到终点给妈妈戴到手腕上,一家三口再一起跑回起点。

  罗仲北和星星把比赛的珠绳是系到朱丝的手腕上,但是罗仲北像变戏法似的把那只玉镯也套上朱丝的手腕上,“正合适。”他眉梢都带着笑。

  在阳光照射下,翠色鲜艳晶莹剔透,那次县城之行……罗仲北竟然给买了下来,现在套在我的手腕上,他要表达什么?

  “这不对。”朱丝眉头再次皱起,伸手想捋下来。

  “请你戴着,别摘下来。”罗仲北的目光明显在乞求。

  朱丝想想众目睽睽之下,和罗仲北拉拉扯扯也不是那么回事,回去我再想办法还给他,主要这太贵重了,我戴怎么能合适?

  而且,我接受了又算什么?

  他们两人僵持在这,把星星急得原地围圈,又牵起他们的手:“爸爸,丝丝阿姨,我们跑过去呀。”

  罗仲北看着朱丝,没说话。

  朱丝抵挡不住星星的乞求,被动地跟着跑了,结果获得第三名。不是刚才耽搁了一会,也能第一。罗仲北还在意什么?主要镯子送出去了,这个时机正好抓住了。

  套在她的手腕上,那么相得益彰。

继续阅读:第34章迎来“春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