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迎来“春天”
平河子兮2017-02-23 13:123,386

  星星抱回一大堆玩具、儿童读物、小书包、文具之类,他在车上给分开了,这个给爷爷奶奶、那个给爸爸、丝丝阿姨、玉阿姨、丰大大,雯雯姐姐一家三口,弄得塑料包装稀里哗啦作响。

  朱丝本来不想和他们一起走的,但是陈婉玉硬拉她上了车,好在这辆商务车,座位很多,前面正副驾驶两个男人,后面女人带着孩子。

  一路上,异常兴奋的星星和同样高兴的陈婉玉叽里呱啦地说个不停。

  坐在副驾驶上的罗仲北一直“玩”手机。

  “现在不方便,可能星星拿错了,我随后还给你。”朱丝哪能占“便宜”。

  “我郑重其事地告诉你,没拿错。”如果说出来,罗仲北的脸色肯定又铁青了。

  “太贵重了,我戴不合适。”

  “有多贵重?我怎么不知道。我的东西不是偷的也不是抢的,来路光明正大,我想给谁就给谁,你真要还,也行,从你照顾星星的工钱里扣,分期分批扣,我肯定不是黄世仁也不是周扒皮,还到星星长大成人,我都没意见,也不要一分利息。”

  “送给需要的人。”

  “说得轻巧,你不需要?你那天,不是看来望去很喜欢吗?再说,你认为谁需要,那人是我认为需要送的人?笑话。”朱丝眼前浮现着罗仲北棱角分明的脸。

  “可是,我不合适。”朱丝觉得喉咙有些发干。

  “我再郑重说一下,你最合适。玉有灵性,驱灾辟邪。请你一直戴着,好不好?”

  朱丝没词了。

  朱丝不是没面对过铁嘴钢牙歪理斜说的人,软硬兼施者有,采访过的人形形色色,可是哪个能像罗仲北一样,让你左右为难,因为他抓住了某人的弱点,朱丝为了星星可以忍辱负重,可以任他摆布。

  “如果哪一天,见你没戴这只镯子,可能有人送你更好更贵的镯子,是可以这样理解吗?或者你讨厌送镯子的人,那我还想见到被人遗弃的镯子?你如果实在不想戴,一会儿下车就扔进垃圾箱里,我真的没意见也不至于吝啬。但是,那段戴镯子的视频我会时时回放在心里,就视同她一直戴着,请见谅。”

  他那么在意?朱丝下意识地看看腕上的玉镯,颓然靠在椅背上,一不留神,她掉进了温柔的陷阱里面,可能再也出不来了。以后,她要天天戴着,否则就会被认为见异思迁三心二意爱慕虚荣的女子。

  信息没了。

  某人明显胜利了!

  无冕之王怎么了,在我罗仲北面前,一样被我“欺负”了,哼,朱丝,无言以对。

  罗仲北想笑,车里还有别人和儿子,终归太突兀,生生给憋回去,只能用打个响指发出的动静,让自己的兴奋情绪释放一下。

  “丝丝,你脸色苍白,哪儿不舒服?刚才跑累了吧。”陈婉玉伸手摸摸朱丝的额头。

  “没关系。”朱丝强打精神冲玉姐笑了。

  罗仲北心里话,你怎么能没事,心烦意乱呗。

  车拐进一家大饭店门前,早预订好的包房,点好的菜,只等这一行人就座端上来,罗仲北要大肆庆祝一番,今天比赛的胜利。

  朱丝的手腕上的玉镯一直安好无恙。

  罗仲北是最大的赢家,他频频举杯:“我以茶代酒,谢谢大家,对星星的悉心照顾,我干了,你们随意。”其余几个人,杯里有饮料、果汁,星星喝的酸奶,他呀站起来在桌边露出个小脑袋,端着该有他脑袋高的玻璃杯,里面白的粘稠液体是酸奶,也跟着爸爸说谢谢,下巴颌碰到桌边磕好几下,把大家都逗乐了。罗仲当然顺势扫了一圈,朱丝表情很不自然。

  这餐饭,朱丝吃得五味杂陈。

  似乎,罗仲北不吸烟,现在也没喝酒,打麻将泡吧行走夜店之类也没听过,朱丝最烦男人有这些不良嗜好。

  他的节制来源于强大的内心的自制力。

  有些人是慢慢渗透进某人的心里的,靠得是滴水穿石和铁杵磨成针的精神。

  罗仲北的控制力极强,只要自己开车,绝对滴酒不沾。

  接下来,真的他开车。朱丝以为能绕路到她家,因此也没多想,就上了车。

  车却一路南下,已经出了市区……

  朱丝干着急却没“权力”把握方向盘行进的“方向”。

  春天已经来到了北方,刮过的几阵大风吹来了风沙,也吹绿了原野乡村和城市,树木花草迎来了勃勃生机,杨、槐、柳树的叶子都绿了,迎春花怒放,桃花瓣满天飘洒,阵阵香气袭来,郊区的空气更清新了。

  五颜六色,生机勃勃的春天来了。

  这个城市迎来了春天,属于每个人的春天,也是罗仲北和朱丝的春天。

  “玉姐,让星星爸爸帮我在路边停一下车,我打车回去就可以。”曾经,朱丝俯在陈婉玉的耳边说到过,她不想和罗仲北直接对话,因为罗仲北不分场合,能说出什么话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尤其对朱丝。他在工作中也这样对待员工,哪个人能受得了。

  朱丝竟然替那些员工叫苦不迭。

  她过虑了,因为罗仲北只有这样对她。

  “丝丝,反正你今天也请假了,下午到家里去坐会儿,我还要让你看一样东西。”陈婉玉笑着说。

  她说了,罗仲北就能给停车?未来的女主人,也该到家里去看看了。感觉朱丝有些躲闪有些害羞,陈婉玉握住朱丝的戴镯子的手,她的目光在镯子上停留了一会儿,然后冲着朱丝笑:“丝丝,镯子你戴着多好看,仲北……去家里看看吧,你一次都没去呢。”

  朱丝想抽回手,恐怕也不赶趟了。

  “丝丝,别推了,到家里坐一会儿,我们热烈欢迎你。”梁志丰瞅着朱丝“嘿嘿”直乐,他们两口子在这个家里,有绝对的发言权,主要也是看火候到了,否则,罗仲反对的人,他们哪敢往家里领。

  谁还看不出来,刚才套镯子那一幕,好事就要临近了,家里就要有喜事了。

  “丝丝阿姨,去吧,晚上我跟你一起睡。”星星乐得直拍手。

  她的脸莫名地由白转红了。

  她自己都解释不清楚为什么。

  后视镜里看得一清二楚。

  罗仲北目不斜视地开车。

  别墅园区里如果不是熟悉路的人,仿佛走在森林一样,很难找到你的目的地在哪。罗仲北轻车熟路,在曲里拐弯中开到自己的家。

  现在是时候了,应该带她来家里看看了。

  也只能用这种半强迫的方式带她来。

  他本想和朱丝单独呆一会,那么多的房间在哪都是独立空间,可是怎么可能,家里哪是他一个人,何况朱丝也不会和他在一起,这就没办法胁迫了。

  而且他的电话响了,“什么,你再说一遍。”罗仲北皱着眉头,在他周围的几个人的脸上全扫射了一下,在朱丝的脸上多停留几秒钟,朱丝忙低下头跟和她手拉着手的星星低声说着什么,罗仲北收回目光,“你等会儿再说。”是工作上的事,一个他必须躲到书房去接的电话,并且需要他浪费一些时间处理和做决断。

  罗仲北上楼了,朱丝觉得好像一下子就轻松了许多。

  这期间,梁志丰和朱丝说句:“丝丝,你先坐着,我得到菜园子里去翻土,得抢时辰,伺弄晚了,一茬菜少收不少。歇过了,让你姐带你去看看我种的树、花和菜,咱们一起吃晚饭,看我给你露一手。”

  “你丰大哥,这是高兴了,平时从不下厨房的,他最拿手的是红烧肉,太油腻了,好在丝丝瘦,也不错。”

  “我爱吃。”星星一蹦一跳的,表达他的意见。

  “谢谢。”朱丝也笑了。

  做饭当然不用梁志丰两口子,罗仲北家里有专门收拾卫生和做饭的钟点工。

  梁志丰把罗仲北家的前后花园种得特别热闹,疏密得当,罗仲北一般不管,花园没荒着就行。绿树红花,从外面路过的人都要驻足观看一下,他家的“花”园里长势最喜人。就是冬天,梁志丰也覆上塑料大棚,家里的菜基本是得到了保证,安全无污染。

  “让他去,他也就干个死活行,一天闷头闷脑的,丝丝来了,你也太不热情了,将来有你好看的。”陈婉玉扬扬手,“别去管他。”

  “好性格的丝丝,能吗?丝丝,你坐着,我忙些活计,你和你姐先说话。”梁志丰“嘿嘿”几声就走了。

  这些暗语和弦外之音,朱丝假装没听明白。

  陈婉玉和星星可大显身手,这么大的家,有花园有菜园有地下室停车场健身房游泳池的,那么多房间,还不都得参观参观。书房的门紧闭,那是罗仲北在屋里接电话,不知是房子隔音效果做得好,还是罗仲北把声音放低了,外面听不到任何响动,只是连小星星到这都轻迈步,也不敢喧哗吵闹,爸爸工作时,他从不敢打扰。

  豪华的装修,高档的家具,名贵的摆设,名人字画,博古架上的古董年代有多远,又有多值钱,于朱丝来讲,也没什么好羡慕的,她一直觉得人必须靠自己吃饭,你有双勤劳的手去劳动,即使住在茅舍里,喝粥吃馒头啃咸菜,心里也觉得特别踏实。

  星星兴奋过度,又有点跑累了,陈婉玉和朱丝一起给星星洗了澡,送到他的小床上睡觉了。

  “丝丝阿姨,你拍拍我,给我唱歌讲小蝌蚪找妈妈。”星星临睡前还在提着要求。

  待星星熟睡后,她们来到客厅。

继续阅读:第35章“两峰”相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