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前路漫漫
平河子兮2017-02-23 13:354,642

  罗仲北未加思索驶向机场。

  这几天,他想了很多,对朱丝的感情生活那么在意,难道真的喜欢上了她?他相当理智的人,也很清醒,自己该做哪种选择,所以就来接朱丝,而且特意带上星星,有位女子很一根筋,很榆木脑袋,很一条道跑到黑的状态,这么晚根本不会上他的车。

  很多情况太出乎意料之外,冲谢律师那些话,他多方打听才来接机,也弄明白了,有媒妁之言的对象,怪不得朱丝一直和他没断了联系,但朱丝刚才的反应……不咸不淡的。

  她肯定还没领结婚证,还有机会。

  星星也没问爸爸怎么扔下他走了,好像他理解此时爸爸和丝丝阿姨共同的复杂的心绪。他有丝丝阿姨就够了,现在他精神着呢,偎在丝丝阿姨怀里,早“忘”了爸爸。

  “咦,车开走了,谁送的他?孩子扔下就走了,你带回家吗?”谢律师更惊奇了。

  “没关系,他晚上跟我睡。”朱丝回答得多自然。

  “那,上车吧,你拖着孩子加上行李,更不好办。”

  “我打车。”朱丝谢绝了他的好意。

  “太晚了,还是我送你们回去。”谢律师哪那么容易打发走。朱丝看他一片诚心诚意,现在的情况,刚才一耽搁,大巴车也走了,打车和谢律师的车有什么分别?

  时间愈来愈晚,夜里凉,星星睡着了,冻感冒很糟糕,权衡利弊,也就只好上车了。

  一路上,朱丝搂着星星,星星趴在她怀里,慢慢就进入了梦乡。

  谢律师也没说什么话,他不了解小男孩的来历,睡没睡着,会不会鹦鹉学舌,想说的话也只能憋回去。他的大脑在高速运转,刚才那台车,怎么和上次在朱丝家门口……也是宾利,如果没记错,就是一位戴墨镜人开的。

  上次朱丝像精神病似的表现,售楼处里集团老总也戴墨镜,朱丝见到他才开始情绪不正常,这次的宾利,神秘出现的小男孩,莫非那位集团老总的孩子,抑或他们一起生的孩子,婚外生的……又不大像,那朱丝还找什么对象,而且朱丝也不像那种女人,花枝招展,搔首弄姿,她给他的印象近乎古板和传统,与那些乱搞男女关系的人扯不上丝毫关系。

  表里不如一呢?

  谢律师一条条分析,肯定否定再肯定再否定,前面突然拐过来一辆小厢货,谢律师紧急刹车,差点把后座上的朱丝弹起来。

  “没事吧。”谢律师小声问,毕竟还有小孩子,车里没装安全座椅,朱丝如果撒手,孩子磕磕碰碰,好心办了坏事,律师再会辩护,也得哑了嘴。

  “没关系。”朱丝向来都善解人意,站在别人角度考虑问题,除了可气的星星爸爸例外,总让她有些心烦意乱。星星睡得多安稳,她和星星搂得太紧了,谁能分开呢?谢律师更不可能。

  “你需要一直照顾他吗?”谢律师在等红灯的间隙问。

  这话很明了,难道你和别人结婚了,也和怀中的孩子保持如此亲密的交往,你的丈夫怎么想?难道你自己不生孩子?

  “除非小孩把我忘了,我想星星永远都不会,其他的真的跟我关系不大。”朱丝的目光有些飘忽。

  谢律师目视前方专心致志开车,再不分神问东问西。

  到朱丝家楼门外,谢律师提议送上楼,但朱丝谢绝了,他并没强求。

  今天的事也太出乎他意料之外了。

  他目送着朱丝单手抱着星星,另一只手拽着行李箱,竟然那么自如!

  在小男孩面前,朱丝像极了一位母亲,一位无所不能的母亲。

  小男孩的亮晶晶的大眼睛和朱丝水灵灵的大眼睛似乎有些相像……

  谢律师站在夜色里努力回想着。

  箱轮滚过水泥地发出刺耳的声响,直震谢律师的耳膜,以至于他双手捂住双耳,似有千军万马厮杀踏践过去。

  谢律师心里打了退堂鼓,似乎我们之间真的不可能。

  他伸伸脖颈望望朱丝家的灯光亮了好一会才走的,也没见到朱丝向窗下望一下他的踪迹,小孩子将占据她的接下来的时间。

  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做恋人,本来看着年龄、长相、学历、职业都般配的人就能结婚。比如他和朱丝,一直都是他一头热,朱丝淡漠,每一次都是,两条平行线,永远都无法相交。

  朱律师为相亲这件事耗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而仔细计算了一下成本,他摇摇头再点点头,反复几次,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一甩头,然后快速把车开走了,他的人也从朱丝的视线里消失不见了。

  城市说大也大,说小也小,碰巧见到也正常,遗憾见不到也正常。

  最好的相亲结果莫过如此。

  罗仲北其实躲在另个路口,一直跟在后面。

  朱丝上了那位男子的车。

  他跟得更紧了。

  他能放弃儿子和她吗?假如有什么意外的话,朱丝绝对是有头脑的女子,她会考虑安全因素才会决定做下一件事的。

  躲在暗处“监视”到的情形,他悬着的一颗心才算放下。

  他才不觉得奇怪,朱丝是谁,她理所当然能把孩子和重物一同安全运送回家,而不会接受有可能带来“侵袭”的帮助。

  外在表象的“骨感美”,强大的气场来源于内心。

  罗仲北直望到朱丝家里灯光熄灭才走的,如果设想一下罗仲北去叫门,朱丝能给他开吗?朱丝的脾气秉性,注定碰一鼻子灰。他本也心高气傲,才不会自讨没趣,儿子在那,和我在那有区别吗?

  现在,她应该给星星擦脸洗脚吧。

  然后,罗仲北就回了家,陈婉玉和梁志丰正等他回来。

  没等他们开口,罗仲北向他们报告:“星星跟朱丝去了。”

  他俩早看明白了,但想到罗仲北从未说过与朱丝有任何关系,自然不好多问。

  “丝丝出差回来了?”陈婉玉没忍住,她的手可没停,八匹马,够她绣一阵子。

  “也许是,我去洗澡,你们睡吧。”罗仲北回了一句,上楼了。

  他想发条信息,他竟然不知和她当面说什么,似乎只有“写字”才能表达顺畅。

  儿子应该搂着丝丝阿姨睡得正香。臭小子,你刚才做得太好了,帮爸爸扫清了多大的障碍。

  罗仲北笑了。

  谁说有儿子是累赘,他妈妈也像朱丝一样个性那么强?罗仲北忽然就有了强烈想找到星星妈妈的想法,她是什么样的女子?当然没有任何企图,人家肯定有自己的家庭,只是想问问她,为什么要扔掉星星,假如不是阴差阳错进了我家,多舛的命运将伴随星星的一生。

  光荣的任务交给谢亚亮办最稳妥。

  今天和妈视频时,她说和爸一定要在星星生日前赶回来,还追问我处没处朋友,妈回来,络绎不绝的女孩真如玉姐所说“翩翩、嗡嗡”而来,妈怎么那么乐此不疲,你儿子眼光不会差的,他会选到中意的女子。

  首先,我儿子必须满意。

  目前看,朱丝是最佳人选,长远……看,朱丝也是唯一的选择。

  朱丝和徐绍鹏还纠缠不清?

  妈妈会喜欢朱丝?

  “前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罗仲北觉得他像一位骁勇的战士,后有追兵,前面也有伏击,他必须一往无前向前冲。

  朱丝去送星星时,幼儿园通知举行春季亲子运动会,老师问星星的家长是否参加,一对父母加小孩子算一支参赛队,如果参加,再将比赛规则发给参加的队员。朱丝说我记下了,回去商量一下再给老师回话。老师说截止报名时间是明天,否则视同放弃参赛,只能作为观众看比赛了。

  星星在老师和朱丝对话时,一会瞅瞅这个一会看看那个,一双渴望的大眼睛,朱丝看到了。

  星星对幼儿园的活动什么都不想落下,他是积极、勇敢、自信、善良、乐于助人的小星星。

  哪能让星星失望,需要尽快告诉星星爸爸,让他去报名。

  朱丝真没想那么多,星星爸爸就一个人怎么参赛,自投罗网好不好?以至于后来她肠子都悔青了,做事欠考虑,后果不堪设想。

  罗仲北的手机有信息。

  看完他乐了。

  朱丝问我是否让星星参加亲子运动会?还建议让陈婉玉两口子带星星参加,她可真深谋远虑,以为这样自己就完成任务,我能让你“逃脱”成为局外人?

  “朱丝记者,你认为,他俩的年纪,能带着星星获什么奖?那么,参赛的意义何在?”

  “幼儿园安排的比赛时间,其他孩子父母大多上班,可能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一组,他们年轻多了。”

  “到时候星星获不上名次哭鼻子,我可不管,你负责哄他。主要挫伤他参加活动的积极性,由家长给造成的好吗?”

  “那你看……”朱丝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被搅进去了。

  “我有时间,可惜单木不成林,和星星成不了一队……”罗仲北明知自己想说什么,但写到这必须停下来。

  “让玉姐一起参赛。”

  朱丝把罗仲北气得半死,装疯卖傻呀,她这样,怎么做采访,我得建议他们主编解雇她,朱丝可能不知道我和主编、社长都是老朋友了。

  罗仲北不回答。

  朱丝能不明白?但是明摆着要当星星的家长,和罗仲北啥关系,名义上也不行,我不去。

  他们就没了信息互动。

  朱丝屏不住了,因为必须要给老师回话。而且晚上还没问是谁去接星星,还得硬着头皮给罗仲北发信息。

  “今晚我想让玉姐接星星。”

  “我们不要星星了,哭闹参加什么运动会,麻烦你帮我卖了他,有爸爸妈妈疼爱的家庭。”

  朱丝对罗仲北的旁敲侧击真没办法:“别耽误接星星,我再给玉姐打电话。”

  罗仲北心想,你打吧,玉姐心如明镜一般,她知道星星在哪,才不会管星星。

  又没的说了。

  “我怎么告诉老师,参加运动会的事?”

  “星星绝对不能落后,先报上名。”罗仲北胡乱写上了。

  “他们让写上家长姓名,联系方式。”

  “不知道。”你不是手眼通天的记者嘛,“皮球”的转嫁给了朱丝,看你如何破解难题。

  星星是烫手的山芋吗?朱丝为什么就不能以家长的名义去帮星星争第一?明显叶公好龙,动真格的就退避三舍,罗仲北的无名之火又来了。

  “如果,星星邀请丝丝阿姨参加,顶替一下,不知朱丝记者能否帮忙?”罗仲北想不能再这样,她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我倒要看看,她会怎样?

  “我采访任务,稿子很多。”

  “算了,我去雇。”

  朱丝仿佛又看到了罗仲北的大墨镜和铁青的脸色。

  不知朱丝和陈婉玉如何沟通的,陈婉玉去幼儿园接的星星。

  星星撅起小嘴,因为玉阿姨和他讨论半天有可能参加不了运动会了,因为他这一组缺队员。

  罗仲北给星星洗澡时,俩人都默不作声,星星几次抬头看爸爸,实在憋不住了,央求着:“爸爸,参加吧,一定去,我不想坐在旁边看。”

  罗仲北当然不能让儿子可怜巴巴在观众席上光给人家呐喊加油和鼓掌。

  “你希望谁和我们一起参加运动会?”

  “说真心话吗?”

  “当然。”

  “丝丝阿姨行吗?”

  “你求丝丝阿姨参加,过了明天就报不上名了。”

  星星马上转忧为喜。

  “爸爸,你和丝丝阿姨说说,准能行,她跑得可快了。”星星以为大人要比小孩子力度大多了,而且是无所不能的大英雄大帅哥爸爸。

  罗仲北心有旁骛。

  安顿好星星睡觉。

  罗仲北还得给朱丝发信息。

  朱丝不是故意不接星星,而是今天她要去做采访,只不定几点回来,自然无暇顾及星星了。

  现在她还在郊区县,公交车早没了,站在路边挥了20分钟手,也没见到一辆出租车。

  “你在哪?”

  “我在郊区县采访。”

  “采访完成了?”

  “正在打车往回赶。”

  罗仲北一看表已经6点多了,眼瞅着天黑,朱丝一个弱女子打车,离市区挺远的路。

  “你详细地址发到我手机,我马上去接你,千万别动地方,而且往有店铺、人多和灯亮的地方站着。”发送过去,还是觉得话没说完:“别站在外面,风大,进屋里,我肯定能找到。”

  朱丝心里蓦地一动,那些地方最安全,还有冷暖他也挂在心上。

  罗仲北一边穿衣服一边往外跑,陈婉玉看着罗仲北跑得急走得快,很奇怪:“急三火四去哪?”

  “接个人。”

  陈婉玉望着罗仲北的身影若有所思。

  罗仲北只在等红灯时,再给朱丝发信息:“先到饭店吃点东西。”

  又一条,“你不要动,我快到了。”

  “注意安全。”

继续阅读:第30章心事眼波难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