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心事眼波难定
平河子兮2017-02-23 13:073,738

  朱丝没动。

  其实采访单位要派车送她,朱丝看那师傅50多岁年纪,跑去跑回,回家得半夜,再说也没多晚,她一般先照下车牌号,发给妹妹,不能出问题。

  “这么晚,出事呢?你平时都这样……傻吗?下回,你给我或者给丰大哥还有亚亮打电话。”罗仲北从车窗探出头来,劈头盖脸就数落开了朱丝。

  “我,平时也是,没发生过一次……”

  “你还等发生几次?”

  他在“训”我吗?朱丝不敢看他。

  “上来。”罗仲北缓和了语气。

  朱丝没再申辩,上了车后座。

  罗仲北奇怪朱丝怕和他挨得太近,还是不想和他对视,或者其他什么原因,反正朱丝愿意坐后座上。

  “对不起,我今天有采访,临时通知的,很紧急,才没去接星星。”

  罗仲北开车从不分神。

  朱丝只好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打采访稿,两个认真的人,干着需要认真的事。

  刚进市区,罗仲北在道边一家灯火通明的饭店门前停下来:“你吃饭了?”

  “我吃过了。”

  “我现在饿了。”

  朱丝想到他的胃痛,马上就会意:“那你去吃,我下去打车走。”她要开车门。

  “别走,一起吃吧,你多吃一点,也不会发胖。”他说完这些,自己莫名地笑了起来,对人家管得太宽了,人家的身材,明明他很注意。

  “我想快点赶回去,稿子还差一点,我必须争取在编辑部停止审稿前交上去。”朱丝和他却不在一个频道上。

  “哦,那你在车里打字。”罗仲北低下了头,收住了笑,似乎有些惆怅也有些无奈。

  “你去吃饭,我在车里打稿。”朱丝想到两全其美的解决方案。

  “孤家寡人吃没意思,抢来抢去吃得多,我等你。”

  “有了。”朱丝露出愉悦的笑容,从包里摸索一阵子,掏出一袋饼干、一袋小面包和小香肠递给罗仲北,自己先忍不住笑,“埋藏挺深,包太乱了,终于让我找到了,先对付吃点,你有水吗?”

  罗仲北接过去:“没有。”他想到从前见到朱丝在路上狂奔吃面包的情景,“哈哈”笑起来。

  朱丝已经习惯于罗仲北的孩子似的行为,递过去半瓶矿泉水:“你若不嫌弃,这有我喝过的半瓶水……”

  罗仲北已经抢过去了,拧开刚要喝。

  “等会儿,我保温杯里有水。”朱丝猛然想起罗仲北的胃病,冷暖交替的季节,喝凉水哪行。

  朱丝明明有些洁癖,但某人也许例外。

  罗仲北观察一下递过来的保温杯,在手中转好几多圈,又举在眼前端详,似乎寻找什么,锃亮如新的旧杯子,说明拥有她的主人极爱干净。

  朱丝想罗仲北也许嫌弃:“我再没有水了,我下去再给你买一瓶?”她知道他身上没有现金,她伸手去开车门。

  罗仲北知道朱丝理会错了他的意思:“我担心你嫌弃我……那我可真喝了。”

  罗仲北觉得朱丝的饼干、面包、香肠都好吃,水也好喝。咔咔咬,吱溜喝,故意弄出声响,引起某人的注意呗。

  朱丝没回答,也不抬头,她的两手摁得飞快,很快打好了稿,也传输过去了。

  罗仲北其实一直扭头看着朱丝,十个手指在键盘上点来点去,像是在弹钢琴一般,纤纤玉手,他多想握紧那双手……

  朱丝能感觉不到?罗仲北的墨镜能阻挡那火辣辣的目光吗?

  打字可以一直低着头,可是字打完之后,早晚得抬起来。

  “太晚了,我不去吃饭了,你快点开,也回家吃,玉姐肯定没睡等着你,再说外面的食物也不大干净,对胃不好。”

  罗仲北看得有点痴了还是怎么,紧盯着朱丝看,狭小的车内,朱丝和他前后交叉坐着的,她真后悔如果坐在他平行后座就好了,隔着座椅背,他怎么也看不到自己。

  被一个人长久地深情地凝视,你会浑身自在?

  饼干、面包和香肠让他给吃个精光,都说常看电视电影容易发胖,剧情太投入之后,情不自禁往嘴里送食物,能不吃多,现在罗仲北看朱丝也是同样道理,他把水也喝没了,水杯却握在手里,不给朱丝。

  “我的水杯不保温。”罗仲北似乎在自言自语。

  他明显在诉苦,大老板平时连热水都喝不上。

  “这个牌子挺保温,我一共买了两个,还没用过的,明天让玉姐捎给你。”

  罗仲北像孩子似的把手中的杯子从这手换到那手,乐此不疲:“如果还有的话,这个给我就行。”

  朱丝无可奈何,连旧水杯都被罗仲北给搜刮走了,他以后能喝上热水,主要他竟然不嫌弃旧水杯,难得又奇怪。

  我为什么要等他来接?

  虽然他不会对我做什么,但是现在他一直盯着自己看,也不说话,我怎么办?

  “明天,我准备告诉老师,我们不参赛了,因为星星这一队缺人,我联系了好多人,不是不合适就是没时间。”罗仲北转过身体,非常失落的语气。

  自言自语还是故意说给某人听?

  “雇没遇到恰当的人选。”

  星星肯定很伤心。

  朱丝不想让星星难过,即使让阿姨为难,让阿姨以后可能会有些麻烦,挤破脑袋需要电脑派位的著名的幼儿园的网站肯定要宣传的,好多张图片,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她能不在其中一次?而且罗仲北事事争第一的做派,肯定被照下来,他在本市是响当当的人物,他的私生活,许多人也很感兴趣的,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好像他很不在意,我以后怎么办?也许幼儿园请了记者,我们报纸呢?一系列后续问题等待朱丝去面对。

  再扪心自问,自己似乎差不多并不太反对,是吗?是吗?

  好一阵子的沉默。

  “你试着找找看,实在找不到……”朱丝的声音小到像蝴蝶扇动翅膀。

  “找不到怎样?”罗仲北乘势追击。

  “我帮你找人顶替一下。”朱丝竟然想到了好办法。

  罗仲北都该气疯了。

  “不行,配合不默契。哪能获奖,那还参加干嘛。星星,小孩子,懂得什么。再哭,我打他屁股几下,也就过去了。下回,他肯定能记住,再不会主张参加什么乱七八糟的活动,老实坐观众席上给别人鼓掌得了。”罗仲北语气愈来愈生硬了。

  “请你别用简单粗暴的方式对星星,我再想办法。”罗仲的激将法,她知道,但假如真因为我的原因打星星一顿,她良心何安。

  “我,协调配合能力差,估计也难默契。”她以为罗仲北也会赞同,顺势把她排除,最好的结局莫过于此了。

  即使不发声,又转过身的罗仲北凭看口型也能读出大概。

  他假意无所谓的态度,生怕来之不易的幸福转瞬即逝:“你么……”长久地停顿,她看着朱丝脸上已经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心里话,你能拒绝得掉吗?他故意轻咳了一声,停顿了一会儿才接着说:“行,谁说不能默契?明天,让玉姐给报上名姓,到时候不去,欺骗老师,星星以后在班里可就……”

  朱丝不笑了,低下了头。

  “你这么快就反悔了?”罗仲北急急地问。

  “我没有。”钓鱼上钩,鱼假如乐意呢?朱丝心里乱七八糟了。

  强拧的瓜,没准就碰上一个很甜的。

  “不会的,采访我会先做安排。”朱丝抬起头,又迎上了那火辣辣的墨镜,她快速转脸。

  “我会付酬金,你说数吧。”

  没回应。

  窸窸窣窣的声响传来。

  朱丝已经套上双肩包,正伸手开门。

  罗仲北才知道说错话的后果有多严重,猛地一侧身,长胳膊伸过去,抓住了朱丝的胳膊,他看到了流泪的朱丝,像触电一样又伸回去,嘴里语无伦次说开了:“夜深了,请不要下车,我开玩笑呢,人过度兴奋时往往不能自持,星星正在家等着好消息,他有多欢喜,谢谢你,答应……扮演……星星的妈妈。”

  朱丝伸出的手不停地颤抖。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对不对?”

  “你明明知道我和星星之间……”朱丝抽泣着。

  “我开始没懂,后来逐渐懂了。”

  朱丝慢慢又坐回来。

  罗仲北忙递过去纸巾:“请宽恕我的得意忘形。”

  车里很安静。

  “我给你唱儿歌,别笑话我五音不全哪,两只老虎,跑得快,一只没有眼睛,一只没有尾巴,真奇怪,真奇怪。我纳闷儿,残疾老虎跑得能快吗?”

  然后冲朱丝做着鬼脸,一吐舌头,两手像站立的老虎的爪子向朱丝伸过来,朱丝没抬眼,只好有自知之明地伸回去像小猴子一样自己抓耳挠腮了。

  终于听到“噗嗤”一声笑,他悬着的心才落了地。

  “两只老虎跑得快,因为身残志坚,特别值得佩服。”朱丝悔之无及刚才的举动,让外人看到多不好意思。

  “解释独特,充满正能量,你去从事教育事业肯定不会误人子弟。”罗仲北发自内心的赞赏道。

  “请朱丝记者把包放下来,坐稳扶好,本车司机准备就绪,要开车了。”

  罗仲北先送朱丝回家。

  他打算下车送朱丝上楼,朱丝跑起来,把他甩在后面。罗仲北也没强求,楼道有声控灯,应该不会有问题。

  他一直看到朱丝点了灯,看到她站在窗边,打开了窗户,向他摆着手,罗仲北也向她摆摆手。

  罗仲北的手机有信息,“注意安全,胃还时常痛吗?记得时常去医院做检查。”

  他开心地笑了,边倚在车边发信息。

  “药我按时服用,好多了。谢谢你,朱丝记者,为我和星星做的一切,这些话我应该早说的,埋藏在心里很久很久了。”

  “我希望星星健康成长,更希望他的家人也幸福安康。”

  “那天在幼儿园接星星时,没摔到哪吧,对不起,时常对你恶语中伤,甚至打击报复……”

  罗仲北其实全记在心里。

  “没关系,你言重了,什么事都没有。”

  朱丝一直站在窗边,看着昏暗的路灯影里的一人一车。

  他望着窗边的她,她望着灯影里的他。

  “回去吧,夜半天凉了。”

  “我想再呆会儿。”

  他在想什么?她在想什么?

  与谁“蓦地一相逢,心事眼波难定”?

继续阅读:第31章男狐“驾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