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兵来将挡
平河子兮2017-02-23 13:364,169

  第二天上午9点。

  商厦的会议室里,座无虚席,几十号人眼睛齐刷刷望向罗仲北,等待他发号司令。只有罗仲北身旁的商厦总经理吴铁川脸色铁青直愣愣瞅着眼前的白瓷茶杯,怎么重重叠叠,一只套着一只……他干脆闭目养神。

  罗仲北从硬件到软件,从商品陈列到服务规范,有条有理,有根有据,相关联的录像和图片全由大屏幕上回放出来。

  罗仲北拿着荧光笔,在上前指指戳戳,现场的人表情严肃又惊愕。

  “电商和传统商业业态的结合当然最佳,的确,目前在电商的冲击下,传统零售业很艰难,但绝对不是说我们不能迎来春天,就看如何经营,别从外部找原因,我们自身怎么样?是电商”试衣间“也罢,质量好价格公道服务体验有没有,我们能否跟得上时代前进的步伐,抓住目标消费群体的心理……

  他讲了他亲亲所见的卖珠宝首饰女营业员的成功卖出珠宝的事。

  “你们知道,那是多大一笔的销售额,省吃俭用的老夫妻也被成功营销,光热情接待够吗?上帝没想到的,我们要替他们想周全,我们卖商品,卖服务,触角必须向前延伸,向后拓展……”罗仲北脸色微微有些涨红。

  屋里不热,但有好多人用手抹脸上的汗,吴铁川的脸一会儿红一会白,罗仲北记得朱丝的叮嘱,情绪慢慢平和下来,没急没发火,说完坐在椅子上拿起茶杯喝起茶来。

  屋里掉根针都能听到。

  吴铁川受不了这种折磨:“罗总,是我的错,我决策错了,管理有问题,您看着办吧。”

  罗仲北心知肚明他的小肚鸡肠,虽然在管理上有能力,但如果给他机会,他真能管理得好吗?他定睛望着吴铁川,吴铁川迎上大墨镜,他无法知晓罗仲北墨镜后面的意图。

  “唔,我没办法。”罗仲北把决定权抛给了吴铁川。

  “我辞职好了。”吴铁川负气地扔出一句,以为罗仲北能那么绝情吗?功劳苦劳说起来也几箩筐吧。

  “我尊重你的选择,商厦暂由于副总代理,散会。”

  会就这么简单?中高层们互相递着眼色,相继走了出去。

  留下的只有瘦高个子的于副总和吴铁川。

  “罗总,高总这些年,为商厦的发展付出了很多心血,您再考虑一下……”于副总恳求地望着罗仲北。

  “我现在应该叫你于总了,这回你终于扶正了,你的那些‘新政’终于可以实施,上头不是为你扫清了我这个巨大的路障了吗?”吴铁川一甩袖子,摔门而去。

  “啪”的一声,门重重地阖上了。

  一切都结束了。

  罗仲北早就对于副总的情况了如指掌,他头脑灵活,前瞻性眼光,管理上还有一套,如再不采取行动,商厦早晚毁掉。吴铁川的反应在他预料之中,本以为让他反省一阶段,修炼一下内功,看来人家是此处不养爷,自有养爷处的决绝,随他去吧。

  “另外,多给他开半年的工资。”虽然他不清楚某人如此走后会去哪,干什么,但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那太累了不是吗?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我迎候着就是了。

  罗仲北和于副总用一上午的时间研究商厦未来的发展和走向。

  “我们提供的服务和商品给谁?定位一定要准确,电商是打价格和速度,实体店优势仍在,在‘逛’中体验式消费,如果两相结合,堪称完美。”

  中午他俩还在一起吃的饭。

  分别时罗仲北紧紧握住了于副总的手:“等着好消息。”

  于副总很激动:“放心吧,罗总,用不了半年,你再来明察暗访,这还是次要的,主要是营业额、利润和税收。”

  罗仲北暂时忘了吴铁川这件不愉快的事。

  “如果没上火车,我捎你和同事一程。”罗仲北当然想单独和朱丝在一起,可是那样太露骨,如果不带同事,朱丝不可能上他的车。

  他觉得发信息好。

  “我们已到火车站,谢谢,那件事,怎么样?身体好些了吗?回去别忘了去医院做检查。”

  朱丝很担心罗仲北此行之事,还有身体健康。

  “还算顺利,胃舒服多了。”

  “周末我想和玉姐去福利院做义工,星星也想和孩子们玩,行吗?”

  朱丝很会安排行程,她感觉罗仲北的心情还不错。

  “你和玉姐商量,丰大哥送你们去。”

  “不用,我们坐地铁,星星说没坐够火车。”朱丝的眼前浮现出星星的大眼睛。

  罗仲北甚至想说他也有空,他也想帮孩子们穿衣喂饭洗澡,他全会,但朱丝明显挑明玉姐同去,他和她之间又多了一条屏障,朱丝记者,什么意思,拒我于千里之外。他乐了,瞅瞅搁在副驾驶座上的锦盒,朱丝喜欢的玉镯静静地安放在里面,多少钱对于罗仲北并不重要,何时何地给何人呢?

  200万都拒之门外的人,真不知她稀罕哪样,当然,她喜欢星星,甚至超过了我对儿子的喜欢。

  一位宁静温婉的女子,却搅得他心神不宁。

  朱丝,常常让他断篇,下一步,他不知干什么。

  高层的变动,罗仲北总要回去开会讨论研究,做一些安排部署,有些文件合同他还要审阅,还有财务上的事,总之忙得团团转。

  晚上回家他看到这样一幕,屋里跟被打劫了似的,小孩的衣服玩具甩得乱七八糟,星星整个人钻到整理箱里,还往外掏呢。

  星星的青蛙储钱罐也被打开了活塞,一地的硬币,星星干的好事。

  “星星?你又乱扔东西。”罗仲北很生气,星星现在让朱丝给宠坏了,越来越无法无天。

  “爸爸,我拿衣服给小弟弟小妹妹,一会儿好啦。”星星脑袋伸出来,跑向爸爸。

  陈婉玉正坐在沙发上整理衣服,梁志丰还在修玩具,他们跟罗仲北打过招呼,又忙着,罗仲北在家里像“外人”,看来“主人”朱丝的“指示”先于他到家了。

  罗仲北很平静的把朱丝给买的礼品递过去。

  玉姐两口子竟然一点都不惊讶为什么由罗仲北给捎来,好像很正常。

  “丝丝总是惦记我们,星星快过来试试衣服。”玉姐话音未落,星星已经跑过来了。

  陈婉玉边给星星脱衣服,她心里明镜似的,罗仲北和朱丝应该一起“出差”了。男女之间的事,过来人只能揣着明白装糊涂了。丝丝得感谢我做的大媒呀,因为她和罗仲北用戏文上说的是才子配佳人,星星对于朱丝来讲,哪像拖油瓶,是牵引的明灯,假如他知道爸爸和丝丝阿姨有了更亲密的关系,可能成为他的丝丝妈妈,那得多高兴。

  星星穿上新衣服高兴得在屋里跳舞。

  罗仲北见陈婉玉又开始拿起针线:“这么多东西,你们……?”

  他先发愁了。

  “义工要长期去的,朱丝从前一个月去一次,我和星星也随着,大人们分批拿,福利院离地铁口很近,星星衣服太多了,个子蹿得又快,看,这套还没上身,就有些小了。”陈婉玉头都没抬,把衣服扣子给缝结实了,清洗熨烫过的,只需折叠装袋。

  “你们在哪聚齐,让丰大哥送你们去吧。”罗仲北猛然想起。

  “就让他送到地铁口吧,挺远的路,折腾汽油啊,到那看看有没有他干的活儿,再决定让他下次去不去。”

  好在,朱丝暂时没到家里来,他没戴墨镜的照片,让她看到,那怎么行呢?我没邀请,她当然不来,但我邀请了,她能来吗?

  够呛,上回……但愿她不会记忆犹新。

  孙子兵法、三十六计?

  家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某人收编过去了,他环顾四周,缺女主人的家真不像家啊。

  他周末也没事做,但记者大人不可能邀请他去,星星比他幸运多了,牵着丝丝阿姨的手,拥抱亲吻,还一起睡觉。

  罗仲北似乎在嫉妒他的儿子。

  剩下我一个孤家寡人只能看书了。

  朱丝早上出门,见到门口的白车,哦,谢忠源律师。她下意识地看看,没有其他车,

  罗仲北总能来吗?

  条件反射一般。

  朱丝想告诉谢律师,他们不可能,恋爱双方只能两情相悦才行,很难说哪一方好恶,而是朱丝实在爱不起来。她刚要说话,谢忠源已经拉起她的手。

  朱丝跟触电一样往后退几步,手还背向身后了。

  谢律师先一怔,马上释然。

  害羞的女子更耐看。

  “去看看房子,如果你喜欢的话……我会付全款买下,你如果想名字出现的话……”趁他面露难色略微停顿的当口,朱丝赶快回话。

  “我去单位一趟。”朱丝去取快递包裹,给星星网购的护肤品到了。

  “我问过你单位,说你今天没有采访任务,如果你觉得有些为时尚早,帮着参谋参谋呢?”

  谢律师满怀期待。

  朱丝很踌躇,妈妈忧虑的神情在眼前……

  “我在这方面外行,真拿不出什么具体意见的。” 朱丝以为自己表明立场,谢律师能明白。

  谢律师朗声而笑:“去了就好,我保证你会超级喜欢,绝对新家新气象。”

  朱丝就这样被“挟持”着去看房了。

  车开进在闹市区里非常难得的联排别墅群里,很幽静。

  在样板间里,听售楼员绘声绘色的描述,大开发商,品质超群外观设计内部装修无可匹敌,而且是现房,精装修过,即使没有任何折扣,如果不因为谢律师认识经理,怕也很难能保留到现在。

  “你看,怎么样?”谢律师征求朱丝的意见。

  “样板间装修时尚、新颖、温馨,材料环保,很不错。”朱丝说了自己的看法,也咨询了几处有问题的地方。

  “我们要用做婚房,一切听我太……女朋友的。”谢律师也觉得称呼有些操之过急。

  这时纷至沓来的脚步声涌进来,罗仲北和一位南方人模样的中年男子走在最前面,后面呼啦啦一群人相跟着,摄影和录像的前后左右跑着,调整角度又摄又照,罗仲北向他介绍着,两人不停低声交流,还会意地发出爽朗地笑声。

  售楼经理带着十几个售楼员穿着制服面带微笑,垂立两旁。

  此时,朱丝和谢律师正在男售楼员带领下到楼上参观,售楼经理跑上来让他们下去,集团老总听说他们现场要预订一套婚房,想和他们交流一下对房子的看法。

  明眼人当然知道这是向来人炫耀一下房子,客户的说辞比自家的王婆卖瓜更有说服力。谢律师当然明白其中的奥妙。

  “你们集团老总选对了人,我一定会尽力的,在购房方面提供优惠政策,这也是各取所需,互惠互利之举。”在讨价还价上,谢律师才不会含糊其辞。

  “好商量,好商量,谢律师,你和太太,先接待客人。”马上有人回话了。

  “没问题。”谢律师很干脆利落。

  朱丝不想下去,谁跟谁结婚,还买婚房,她太后悔自己某些时候表现出的“立场”不坚定。

  “咱们给‘现身说法’,有百利而无一害。”谢律师拉她,她躲闪,售楼员和售楼经理眼睛瞪大眼睛瞅着他们,这算什么事扯扯拽拽的,朱丝只得跟下了楼。

  在楼梯转口处,朱丝看到了正向上望的罗仲北,隔着墨镜,她能认不出来么,慌乱之间她差点摔倒,谢律师“英雄救美”搂住了她。

  亲热到售楼处样板间?罗仲北嘴角一动。

  朱丝有些迷离。

  没错,罗仲北穿件白衬衫,耀眼的白,直晃眼睛。

继续阅读:第28章心猿意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