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心猿意马
平河子兮2017-02-23 13:054,515

  罗仲北也看到了朱丝,难道买婚房的是她,搂她的那位,曾经并排停车的男子?

  朱丝当然有反应,脸色煞白,使劲挣脱了谢律师的“怀抱”,谢律师脸色也不大好看,后面的女售楼员适时“救驾”,拽住了她的胳膊,她近乎被“架”着下来的。

  售楼经理边走边“引导”:“谢律师,怎么样,房子满意不满意?”

  “我嘛,其次,我女朋友满意就行。”他瞅瞅身旁的朱丝,若有所思地回答。

  朱丝的大脑一片空白,现在,她跳楼的心都有,她再不敢看,罗仲北的表情,其他的人,有所谓吗?

  罗仲北是谁,即使吃惊生气,生意上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现在为眼前的朱丝,值得他劳神费力?他马上恢复了波动的心绪,主动上前和谢律师握手寒暄,也顺势上前要和朱丝握手,朱丝咧咧嘴角,估计比哭还难看,好容易自由的两手背向了身后,她把头转向右边。

  罗仲北笑了,很刺耳,“你们看。”他又叮嘱售楼经理几句,要好好招待,并尽最大努力满足客户的要求等等,然后带着一干人等,去别处视察了。

  “你们老总挺有意思,说要跟我们交流一下,这也没说什么就走了,看我已经准备妥当,还没发挥上。”谢律师抱怨道。

  “就是看看客户有什么意见,你没说,自然还满意,他陪客人很忙的。”

  朱丝满脸木然。

  罗仲北竟然面不改色,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晚上又该“惩罚”我,不让我跟星星接触。

  一想到星星,她后怕了,也忘了谢律师,她跑起来,而且健步如飞,她甚至想追上罗仲北说说清楚,干嘛干涉她的感情和生活。但是偌大的园区,去哪儿找?树木假山凉亭,曲径通幽,慌里慌张的她迷路了,后面追赶的谢律师和售楼员们也不见了踪影。

  朱丝跑得精疲力竭,她坐在小溪旁一块山石上休息。

  让谢律师自己走吧。

  包里的电话响起来,有好几十个未接来电,多数是谢律师。朱丝接了,谢律师很焦急,责问朱丝怎么回事?像发神经的人。

  “我有病,请你别再找我了。”

  那边就放低了声音:“我有些着急才这样说,你别介意。你是不是迷路了,先别动,我们马上找到你。”

  呼哧带喘的一群人终于找到了抱着双膝望着远方发呆的朱丝。

  谢律师面带愠色把朱丝送回了家。

  他们都没说话。

  从此以后谢律师再也不会打扰她了,这正是朱丝求之不得的相亲结果,妈妈也不会数落她,因为人家先不同意的。

  晚上打电话前,她心怦怦直跳,好在星星就在那端等着丝丝阿姨。

  也许罗仲北忙忘了白天的事,也许人家根本不在意,一个近乎完美的男子会在意她的悲喜吗?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我的生活归于平静,不好吗?

  “唉。”谁没来由地叹气。

  一堆稿子等着她在电脑前耕耘,她没时间想三想四。

  她想到了罗仲北的胃痛,根据他的症状表现,她咨询了采访过的医生,医生给开了好多丸药、胶囊和冲剂,让玉姐捎去不大好,送到集团怕遇见沈和凝,弄得像见不得人似的,只能快递过去了。

  星星需要爸爸健健康康的。

  合情合理的解释和理由有没有?

  罗仲北会怎么想?朱丝有些走神。

  他没有再犯吧,太痛苦了。

  手机的信息提示音,朱丝飞速抄起手机。

  “你结婚了???如此神速???”该来的终归要来,罗仲北,刚念叨他他就来,我和他真就这样心有灵犀?

  打死朱丝都不信。

  “啊?”罗仲北真那么“关心”么?

  “我们的房子位于市中心,绝版的联排别墅,欧式设计,有些材料从外国空运过来,质量和装修绝对顶级,上档次,有品味,你们后来买了?”

  他开发的房地产,他想知道细枝末节会不知道,明知故问。

  “谢谢你的推销,买不买是我们的事。”朱丝有些生气,罗仲北半夜三更弄出这一出,他要干什么,怪不得他在生意场上所向披靡,因为他根本不按常理出牌,别人想接招,也接不住,怕是人家都嬴了,你不但帮人家数钱,还得感谢他,其实让人家骗大发了。

  “我是商人,无利不起早,起早的鸟儿有虫吃。”

  “鸡鸣而起,孳孳利者,跖之徒也……”

  我倒忘了朱丝从业于媒体,古文记得挺牢,对得更快,罗仲北能不无名之火往上蹿吗?把我比喻成什么,盗贼?

  “有他无他,我站在利与善之间。”

  只可惜,再无任何回音。

  “说,说下去,黔驴技穷。”罗仲北不知说对方还是说自己。

  最让人窝火的明明想开炮,敌人找不到了。

  朱丝,她竟然陪别的男人买房子……结婚,他有什么好?

  “星星今天……”

  朱丝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什么比喻。人在情急之下有时容易说错话办错事,尤其对方又是罗仲北。

  她一直在看信息。

  很奇怪,罗仲北跟脑筋急转弯似的,这又说到星星,星星今天在电话里和我互动得挺开心,我才不上你的当,和你纠缠。我要睡觉了,明天早到单位,主任说有去外地的采访任务,派我出差。

  怎么睡不着?

  怎么罗仲北盘踞进大脑里?他凭什么生气?因为我和别人去买他们集团的别墅。我老想他干嘛,我只是喜欢星星,顺便关心他的爸爸而已。

  多么顺理成章的事情。

  罗仲北本以为说星星会吊起朱丝的“胃口”,人家根本不“上当”,罗仲北气得双手直抓头发,朱丝有什么好,人家都要结婚了,我还揪住人家不放干什么。睡觉。折腾折腾也睡着了。

  第二天下午,朱丝踏上了去采访的飞机。

  此次去南方采访一次篮球比赛。跑体育版的同事妻子生小孩,还难产,任何单位也不能如此不近人情。同组的两位记者已被派去外地采访游泳和足球赛事,喜欢体育的谭宏飞也被派往外地采访,只能临时选一人救急,朱丝是不二人选。单身,而且“抢”新闻的速度一般男记者都赶不上,刨根问底问得特尖锐,宁愿熬通宵也要把稿写完。

  “你虽然‘外行’,照猫画虎没问题吧。”许主任为了给朱丝鼓劲打气,还开起了玩笑。

  “那试试吧。”朱丝看许主任的鬓角又多了些白发,她必须顶上去。

  球赛大多安排在晚上举行,朱丝一点不敢马虎,即使休息她都在网上查询,临时派将,她连球员都对不上号,只能从网上一点点搜各球队、队员信息,还有篮球相关的知识,说外行话,哪篇报道都得失败,这可不是报一个几比几,最后谁胜了谁败了那么简单。

  忙得天昏地暗,朱丝走之前给陈婉玉打了电话,跟星星“请假”,丝丝阿姨去出差,陈婉玉直叫苦,为星星这几天听不到朱丝的声音,会哭鼻子,而且在幼儿园里又该表现不好了,别的小孩子也许例外,星星情况特殊,朱丝也跟着叹气。

  她就像被弹射出的箭,只能向前冲了。

  星星,我回去接他和我多住几天。

  朱丝快字当头,吃饭走路亦是如此,根本也没时间闲逛,她连给爸妈妹妹和星星买点东西的想法都没有,差不多24小时连轴转到分不清白天黑夜,乘车出去乘车回,吃饭睡觉篮球场内外。

  时间过得真快,人家球赛结束了,朱丝的登机时间也到了。

  好在,在飞机上也可以睡一觉,经济仓还贴近机尾的位置,“嗡嗡”直响,朱丝感觉耳鸣得厉害。回去真得好好补休几日,主任当时也这么说的,稿子早在报上连篇刊登了,她的任务高效超额完成。

  晚上8点多,朱丝出了接站大厅,拖着行李箱,有些睡眼朦胧,机场外面有大巴车,朱丝觉得也行,她的随身物品简单,大巴车站点离她家20多米远,可以选择。

  她走到外面,往大巴车方向走,两辆车缓缓跟上了她,她笼罩在车灯的光束里,人家没摁喇叭,朱丝也识趣,赶紧向旁边躲,给车让路。

  一辆车的驾驶室里探出一张男人的笑脸:“朱丝,我来接你,上车。”

  朱丝听到了,神出鬼没的谢律师。阴魂不散,以为他不和我联系了。

  “不用,有大巴车。” 朱丝觉得有点不近人情才补了后面的话,“谢谢你,跑这么远的路来接我。”

  “上来吧,那天的事你别放在心上,我有些过分。我一篇没落看了你的采访稿,真不错,哪类稿你都能写到最好,你同事跟侦探似的审了我老半天,以至于我把咱们的介绍人都搬出来,才算过关,告诉了你今天几点落地的飞机。”

  谢律师把车已经缓缓开到朱丝的身旁。他下车,接过朱丝的行李箱,朱丝和他争夺起来,猛一抬眼,看到她左侧竟然缓缓驶来宾利,再顺着耀眼的灯光望去,黑黑的驾驶室里看不见什么,吉利的车牌号呢,朱丝淡定了,我干嘛怕他看到我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他也许来接客户或者亲戚朋友,碰巧遇见而已。

  如果他误会我真要结婚了,可能更好,但是我能舍得和星星分离?

  两全之事,世上很稀少。

  朱丝真不想和谢律师再进一步发展,这么晚了,尤其还是双方亲属都知道的谈“恋爱”的关系,所以谢律师可能有进一步的要求,我拒绝恐怕都不行,他会认为顺理成章早晚的事,但是,我坚决不会同意。

  更深一层,罗仲北看见了,他会怎么想,上回的事还没完,“新仇旧恨”不等到秋后也得“算帐”。

  朱丝的“软肋”,不想失去和星星的联系。

  “丝丝阿姨,我来接你。”星星是从车后座上跳出来的。

  朱丝没想到小人精儿也跟来了,看来罗仲北专程来接我的。

  “星星,你慢点跑。”朱丝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抱住星星。

  “丝丝阿姨,我想你。”星星眼里滚出大滴的泪水,孩子不会隐瞒自己的情感。

  “对不起,星星,阿姨去外地出差,这几天没给你打电话。”

  “我在家在幼儿园都很乖,也画画了,帮玉阿姨丰大大干活,还帮爸爸洗臭袜子了。”星星兴奋啊,一古脑向丝丝阿姨“汇报”开了。

  “阿姨忙工作,什么礼物也没给星星带。”朱丝很懊恼。

  “最好的礼物是丝丝阿姨呀。”这稚嫩的童音,朱丝该要融化了,甚至忽视了身边的一切,风声,车声,和满面惊诧的谢律师。

  谢律师看完这一幕,老半天才出声:“孩子……”

  “叔叔好!”星星小嘴特甜,然后很警惕地看一下谢律师,又往朱丝怀里钻了钻,仿佛要钻进朱丝的身体里去才没有任何危险。

  “他很聪明可爱。”谢律师觉得小男孩有礼貌,但对他明显充满敌意,像要抢走最心爱的宝贝似的。

  朱丝最爱听别人夸赞星星,明明“自家的孩子最好”的状态,她还浑然不觉,马上露出笑颜:“我带的小星星,他家的管家是我的一位姐姐。”

  谢律师多少松了口气。

  此时,罗仲北的车已经发动,而且以最快的速度开走了。

  罗仲北故意让星星下车的,反正星星和朱丝在一起,他有什么不放心的,接下来谢律师无论如何,趁着夜色干“坏事”,他是甭想做成的。

  让人怀恨在心的朱丝。

  他接到了快递包裹。

  虽然没有落款,但收件人地址姓名的笔迹,他再清楚不过了。他着急打开,里面什么宝贝?朱丝给我寄来,没让玉姐捎到家里肯定是专程给我买的……他使劲撕扯包装,胶带缠得结结实实,只得从笔筒拽出剪刀,终于打开了,又好几层包装,他深吸了一口气,把里面的东西轻轻的在桌子上“排队”。

  胃药?

  他下意识摸摸前胸至腹部,还没吃上药,胃已经舒坦了许多。

  里面附有几页纸,一张手抄的胃病的注意事项和如何在饮食上进行调节,分门别类药的服用禁忌、时间、剂量……亏她有时间,一笔一划写得下去?

  把我当成星星了。

  小屁孩能识字?

  当然,我愿意。

  你这么关心一个男人,却要和别的男人结婚?

  真就那么心猿意马,见异思迁?

  我真不信你会舍得星星?但人家可以和她再生一个,两个……

  不,不行!!!

  他下意识地捂住上腹,觉得胃又开始隐隐作痛。

继续阅读:第29章前路漫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