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仙女不是她
平河子兮2017-02-22 13:503,070

  第二天晚上,梁志丰开车,载着罗仲北和已经办完丧事匆匆赶回的陈婉玉开到朱丝家的园区门外。

  朱丝带着星星正在等候着。

  地上还放着好几只大袋子,都是这些天朱丝给星星采购的物品,用过的朱丝全给清洗擦试过了。

  朱丝今天上街给孩子买了上衣、裤子、内衣和鞋,也许以后再也见不到星星了。她蹲下来搂住星星,嘱咐他听话,好好吃饭,多喝奶多吃蔬菜和水果,走路跑跳别摔磕碰着,多运动,看书背诗画画,少看电视和玩手机,星星手里攥着朱丝写的电话号码,他认得,而且背下来了。

  星星还小,他能记住吗?和丝丝阿姨共度的美好时光。

  星星的眼里盈出泪光,泪水沿着白皙的小脸蛋往下滚落。

  朱丝亲吻着星星的脸,那泪水全是咸的,苦涩的。

  梁志丰和陈婉玉赶忙奔下去。

  地上的那些袋子,陈婉玉和梁志丰给装到车上了,罗仲北本来不屑这些,想让他俩给送回去,看儿子和那记者难舍难分的情景,他没说出口,回去再处理掉,不要跟她沾染上任何瓜葛。他像个局外人,也不可能下车,跟这个记者,有什么好说的,什么不能用钱摆平。

  罗仲北稳坐在车内冷眼观瞧外面的“风景”。

  星星和朱丝还是难舍难分,还有跟着凑热闹的陈婉玉也在旁边抹起了眼泪……

  后来,他就有些坐不住了,而且还摘来了墨镜,下意识地用手机录下了儿子和朱丝告别的这段视频,他给定的题目“依依惜别。”

  车已经开走很远了。

  朱丝在外面一直站着,春天的大风刮起来,吹起她的长发,挡住了她的脸。

  罗仲北家的别墅坐落在市郊。

  客厅里,灯火通明。

  梁志丰和陈婉玉都有些不自在,虽然罗仲北的表情很淡然,但这事做得,没经他同意,把孩子让朱丝带,这肯定是触碰到罗仲北的神经。

  “我就说这样不行,给伯南家送去多好,你看你办得什么事?自作主张……让仲北生气。”梁志丰首先埋怨起妻子。

  “仲北,对不起,我当时一着急……”陈婉玉低下了头。

  “没关系,已经这样了,后悔药也没地方买去。下回还是先经我允许再做。另外,这是5000块,你家老母亲下葬了吧。”罗仲北把信封递过去。

  “还有,5000块,那……朱……记者的。”他又递过去一个信封。

  “朱记者人好,她不会要的,我也不要。”她把两个信封放在茶几上。

  “我给你的,你必须收下。朱记者,我不想欠她人情。”似乎是从罗仲北的嘴里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像甩石头似的。

  挟带着一阵冷风,让陈婉玉觉得浑身直哆嗦。

  星星一件件给罗仲北、陈婉玉、梁志丰他们三个,展示朱丝给他的衣服、书籍、玩具,画笔、颜料、书包文具、储钱罐……

  陈婉玉和梁志丰看看罗仲北,只能讪讪地笑,没敢呼应星星。

  尤其那个长着“大象”补丁的裤子:“丝丝阿姨就是个漂亮的仙女,会魔法哎,我睡醒一觉,破了洞的膝盖就变出来长鼻子的大象,我超级喜欢丝丝阿姨。”

  “你摔了?”再怎么补也是能看出痕迹的,罗仲北不关心这个,儿子伤在哪没有,好没好才是主要的,他马上扒开星星的裤子,一看一点疤痕都没有,想找碴也没有理由,事过境迁,证据无影无踪了。

  “朱丝记者跟我说过星星跑摔过一次,只擦破了膝盖,我也没告诉你。”

  陈婉玉觉得在朱丝帮照顾孩子这件事上,罗仲北的态度跟他从前大不相同,非常不近人情,才跟朱丝相处几天,星星变化那么大,开朗、懂事,喜欢看书写字、连小袜子都争抢着自己洗了,他怎么看不见,专挑鸡毛蒜皮的小过节。她总要解释一下,以后再不去麻烦记者,何必惹罗仲北恼怒。

  看儿子乐不思蜀的样子,罗仲北相当相当地生气了:“这裤子从早市夜市地摊买的,还摔破了,玉姐,你给处理掉。”他递给玉姐。

  玉姐拿过来翻看着:“是棉布,穿身上舒服,朱丝的缝纫手艺真不错,还以为她只会写字儿呢。”陈婉玉“啧啧”赞叹不已。

  而这边星星早不干了,已经伸出小手:“玉阿姨,求求你,我要穿。”又伸长脖子对着罗仲北:“爸爸,我要穿丝丝阿姨给买的这条长着大象的裤子,我喜欢去丝丝阿姨家,我喜欢和丝丝阿姨一起骑自行车,一起跑步,一起睡觉,一起看书,一起……”

  然后,星星就抹起眼睛,他哭了,只是没出声,可能怕引起爸爸更大的不快,后果不堪设想。

  罗仲北有些拿不定主意,有些事件过后注定给人留下“后遗症”,尤其三四岁的孩童,治好需要些时日,强制性改变肯定不行。再说陈婉玉说扔掉裤子,看样子来回翻看也是藏在某个地方,星星要求的事,她肯定无条件给予满足。何况这条裤子又是她近乎顶礼膜拜的朱丝记者的“手笔”,她怎么能处理掉?他天天在外忙碌,星星穿哪套衣服上幼儿园,还能顾得上么?

  他没再说什么。

  晚上,罗仲北给星星洗完澡,星星不想睡觉,一会儿说让罗仲北讲故事,一会儿又要画画,小嘴跟挺上机关枪似的,说完幼儿园的事,说丝丝阿姨的事,把罗仲北都给气乐了。

  “怎么,你丝丝阿姨家马桶都镶着金边?”

  “爸爸,镶金边是什么意思?”星星瞪大眼睛看着罗仲北。

  “晚上是丝丝阿姨给我讲故事,还搂着我睡觉,我都没梦见一回大灰狼,丝丝阿姨家楼下有很多小朋友陪我玩,丝丝阿姨还说带我去看她爸爸妈妈,让我给叫姥姥姥爷,还要带我去看海,抓小螃蟹,别的小朋友都有姥姥姥爷,我也有喽。”

  罗仲北愣住了。

  对,星星从没像今天这样开心过,也从没像今天这样说这么多的话,原来小朋友之间也交流心得体会,姥姥姥爷星星没有,他多么羡慕别的小朋友可以去姥姥家,他可能是怕我不高兴,才从未提过。

  他真后悔去国外考察什么,而且去那么长时间,挣再多的钱,企业发展再好,儿子让人家“引诱”成这样,以后,我该怎么满足他日益增长的欲望?讨厌的女记者,简直太有手腕了,无非想达到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土崩瓦解我的集团,还有我的家庭,从我的儿子身上下手,亏她想得出来,可以明着冲我来好了,用这样狠毒的手段,对付不谙世事的小孩子。

  “爸爸,咱们一起和丝丝阿姨去姥姥姥爷家。”星星一脸憧憬,美事嘛,当然还得想着带上最爱的爸爸。

  罗仲北看着星星,表情严肃,默不作声。

  “爸爸,咱俩猜谜语?”星星看出罗仲北脸色不大对劲,马上搂住爸爸的脖子,又甩了爸爸一身水。

  “爸爸可猜不过你。”罗仲北从深思中回到现实中,他当然为儿子的进步感到高兴,之前也看过医生,医生分析了他家的情况,一般单亲家庭成长的孩子,或多或少都有些心理问题,如果从小缺失母爱的照护,对孩子性格、人格的培养注定不利,更有甚者,长大走上犯罪的道路。

  我的儿子不可能,罗仲北再度陷入了沉思。

  星星从前羞怯胆小沉默寡言不合群,偶尔还有攻击性,不顺心了耍脾气,还玩手机、打游戏和看电视,星星没有妈妈,有时也不舍得打骂,甚至纵容,他忙,陈婉玉两口子对星星更是宠溺,长此下去,就是一个畸形的小霸王。

  儿子今天要自己洗小袜子,还要帮我洗脚搓背,破天荒头一回,出自自己儿子的口中,孝心一片,让罗仲北的鼻子有些发酸,星星长大了,可不,快4岁了。

  “爸爸,热爱劳动的小孩应该给奖励,丝丝阿姨总奖励我钱。”星星那双无辜的大眼睛眨一下,罗仲北心就加跳一下。

  当时罗仲北愣怔了好一会儿,最后给了一元硬币,星星把钱放进储钱罐里,硬币撞击发出清脆的声响。星星放好了才和一直跟在他身后的罗仲北解释:“我还要帮丰大大擦车,给玉阿姨择菜,挣的钱攒起来和丝丝阿姨去福利院给小弟弟小妹妹买书和玩具。”

  罗仲北惊呆了,几天的功夫,星星变得都不认识了。

  难道哪个人给星星施了魔法?

  当然那一定是个善良的仙女。

  绝对不是她!

  罗仲北才不愿意承认,他对朱丝印象非常不好!

继续阅读:第7章狐假虎威的罗仲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