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谁的梦谁自己圆
平河子兮2017-02-22 13:163,899

  朱丝能选的采访对象就是:正远集团总裁罗仲北或是恒升集团总裁徐绍鹏。

  朱丝想都没想就选了徐绍鹏。

  面前这位向朱丝微笑着伸出右手的男子就是徐绍鹏,他西装革履,戴着无框眼睛,很斯文的年轻人。

  “你好,朱丝记者,早就看过你写的采访稿,文笔好,而且有正义感。没想到你这么年轻漂亮。”

  如此的赞誉之词,让朱丝有些脸红:“徐总可真是过奖了。”

  “喝点什么吗?茶、咖啡、果汁还是饮料?”他像个绅士般的体贴。

  海归,家族企业,富二代,年轻有为,阳光,高大,英俊。朱丝脑海中闪现出很多词汇。

  不时有电话和敲门,助理和秘书们轮番来提醒:这个会必须参加,那个要求见,但徐绍鹏全推掉了,他一直很有耐心,像个小学生般回答着朱丝的提问,特别认真,而且一脸笑意。

  朱丝对于他的回答以及集团提供的宣传材料觉得还不够丰富,她征求徐绍鹏意见能否到集团所属的公司去走一走看一看。

  “没问题。”徐绍鹏的效率更快,马上摁铃,一位青年男子进来,“派车跟朱丝记者到各个公司看看,车间、工地、商场随她选。”见该男子有些面露难色,他一挥手,那人就出去了。

  “已经快中午了,在我们集团餐厅吃一次便餐吧。”徐绍鹏极力挽留朱丝。

  盛情难却,朱丝以为也许是碗面条或者盒饭给打发了。

  其实岂止是便餐,在包间内,优雅的环境,精致的小菜,海参鲍鱼全有,量少但样数之多,让朱丝想逃离,这和她的记者身份很不匹配。她刚一转身,就被徐绍鹏牢牢给拽住了。

  朱丝看着徐绍鹏,徐绍鹏赶忙放开了。

  两个人都有些不自在。

  “仅此一次,感谢的便餐,没有酒。”看他的眉宇之间闪出乞求的神色,朱丝没走,但她真的蜻蜓点水,吃一小碗米饭,夹两口离她最近的菜。

  徐绍鹏滔滔不绝地讲着,他上学和在海外留学以及工作的经历,他似乎只是陪朱丝来吃饭,因为他几乎没吃一口。

  朱丝很认真地听着。

  朱丝在恒升集团得到最高规格的接待,总裁的司机和车载着她四处跑,到哪个地方都是由总经理、厂长亲自陪同参观,想看哪里一路全是绿灯,仅仅是涉及到商业机密时提个醒,不能做宣传而已。

  朱丝有种受宠若惊之感,他莫名地想到罗仲北,天壤之别。因此,她也下足了功夫,连夜赶工,这篇有血有肉的人物专访,上交后得到宣传部的首肯,她又是交稿最快的,放在开篇首发。

  本以为,采访任务结束了。

  但烦恼的事在后面,采访正远集团的记者也就是得到一个对方提供的稿件,根本不让接近罗仲北,别说进入集团分公司采访。

  这个“光荣”的任务又转交给了朱丝,朱丝从心里抵触,所以几次三番想推,但宣传部那边态度很坚决:“非你莫属。”

  打电话接洽几次还是不行。

  朱丝想到找沈和凝,得到的答复是:“丝丝,对不住你,我试了几次,全被驳回来,真的爱莫能助。”

  朱丝想象得到,沈和凝站在罗仲北面前被训斥的场面:“和凝,是我对不起你的,让你受了委屈。”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老总,宣传扬名的机会都不理会,脑残还是高傲?

  有钱人的臭脾气。

  最后的结果就凑合着用了正远集团提供的宣传稿件,朱丝给改改就交上去了。

  罗仲北着重对比了朱丝前后写的两篇稿子,然后,拍了桌子,把胳膊震得生疼。徐子杰不明白罗仲北干嘛看到女记者把徐绍鹏写得比他好就生气,明明是你不让女记者来采访,记者和作家靠编那点材料无异于闭门造车,能写出好稿子好作品,谁都不信。

  木已成舟,罗仲北对那个大眼睛的女记者不是一般的不满意,而是非常的不满意。上次不是她穷追不舍,我们能投入那么大的成本才将代理权收归囊中吗?这次,明明就是两个人两种待遇,记者能没耐性吗?你不是可以多来几次,“三顾”正远集团,你不是“一顾”也没有吗?就打了几个电话,是不是人家给了她什么回扣?肯定是,在钱的滋润下,当然妙笔生花了。

  罗仲北冷笑几声:“现在的记者,哼。如果她再来采访,必须回绝,别说负面的,就是正面的都不行。”

  这就是命令。

  徐子杰和沈和凝都在场,也记下了。

  沈和凝也纳闷,朱丝怎么把罗仲北得罪到如此地步。

  罗仲北有他的逻辑,我还在意这些宣传吗?投资、管理、出差、照顾儿子……我忙得很,跟一个小记者较劲,很没意思。

  朱丝的生活又恢复了正轨,就是手机比平时多了很多条信息,是徐绍鹏发来的感谢、祝福和关心她的信息。

  还有请她吃答谢宴的邀请电话。

  朱丝一条也没回,电话给婉拒了。

  甚至她都后悔去吃了那顿便餐。

  沈和凝约朱丝出去吃饭。

  自助烧烤。

  “丝丝,有现榨的草莓汁,我给你拿了一杯,对了,我们罗总好像对你成见很深。”

  “我没做什么啊,上次并没接续报道完,你们集团运作的速度……哪受到一点负面影响了?”朱丝接过来杯子,她真是一头雾水。

  “牛肉烤煳了,丝丝,你又走神了。”沈和凝一边提醒一边去夹。

  “我给你讲一段我的相亲故事,权当是给咱烧烤助兴了。”沈和凝开始说起来。

  “那是我姑妈辗转介绍的,一个药厂的工程师,研究生毕业,就在这家烧烤店,这个桌号,你就坐在他的位置。我们当时已经见到第三次面了,说心里话,我都有些疲沓了,如果没意外,可能还想见第四次,直到领证结婚。他挺会讨女孩子欢心的,已经送我好几件小礼物了,虽然不值什么钱。这次,他劝我喝酒,我是有些酒量,工作上本来也有些应酬,但我把握得很好,绝对不会超量。他说,‘喝点,没关系,葡萄酒不会醉的。’我就推他正拿着酒瓶的手,可能他也有些喝高了,眼神明显有些迷离,他摇摇晃晃走过来,长长的手臂伸出搭在我的肩上,我躲,他还往过追,直至我缩到墙角无路可逃了……”

  “啊?”朱丝惊叫起来。

  女服务员应声走过来:“有什么需要吗?”

  朱丝马上反应过来,对她笑了笑:“没事,没事。”

  “上面烤焦了,把我们的炉箅子换一换。”沈和凝挺从容的吩咐到。

  “我的反应也和你差不多,很强烈,甚至幻想为多毛的大猩猩,让他很难堪,其实公众场合他也不能做什么的。”沈和凝明显有些自责的语气。

  “和凝,女孩子在喝酒方面必须做到适可而止,后果,有时候很严重。”朱丝明显生气了,好像她就在现场一样。

  “当然,我们分手了。其实他那天也是有点喝多了,男人,某些方面很主动……事后他跟我道歉,只是没取得我的谅解。现在回想起来,他各方面其实很不错的,我是不是太过挑剔,放大小细节,怎么能嫁得出去。”

  “你说得也有道理,我也有过这方面的经历,而且我的表现,你能想象得到,毕竟人无完人,可是才见第三次……”

  “谁的梦谁自己圆吧。”

  “和凝,咱俩干一杯。”朱丝也有些茫然,她举起的果汁杯又高又大,足以挡住她的脸上的表情。

  又是一个周末,阳光明媚,朱丝想添置几件衣服。

  朱丝找过朱夏和沈和凝,但她俩偏巧都有事出不来。而且她又得到一个爆炸性的新闻,朱夏,她的妹妹应聘到恒升集团工作!用不用和徐绍鹏提一提,她又觉得不妥,那样就更理不清了,她一直躲闪着徐绍鹏的热情,再主动上门,岂不是自投罗网。

  他不是没感觉出来徐绍鹏对她有那么一点点意思。都是成年人,即使没有过情感经历,还没看过别人谈恋爱吗?当然明白的。

  别说人家有钱人也许只是玩一玩,就是真的,爱情之于我,一万分的无关,朱丝苦笑。

  朱丝在商场买件上衣,拎着袋子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难得不用匆匆忙忙,手机忽然响了。

  “喂,朱丝记者,我是陈婉玉,你在哪,忙吗?”焦急和关切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过来。

  “是婉玉姐,双休日,我在逛街,这段时间不太忙。”

  陈婉玉,朱丝当然记得。

  她的丈夫梁志丰曾在一家工厂做工,也没签用工合同,后来在搬运货物时被砸伤了腰,人躺在骨科医院不能动弹,工厂方只给拿了几天的治疗费,之后再不露面了。好心的工友给拨打了都市报的新闻热线,朱丝在病房内见到哭红了双眼的陈婉玉,她帮助他们找到监管部门,又连续报道,终于让工厂方低头,事情得到了圆满的解决。更万幸的是梁志丰也没落下什么后遗症。两口子对朱丝感激不尽,要给朱丝钱还买了礼物,全让朱丝推了回去。

  之后断断续续还有些联系,好像他们两口子在一个富人家里做杂工和管家,也干好几年了,挺顺心的。

  “每次给你带点老家的土特产你也不要,再不收姐都要生气了。你看,这回姐还怎么好意思再麻烦你。”

  “玉姐,你有事我能帮的肯定帮。”看人家那么亲近,朱丝也不由自主地叫起姐来。

  “我当然少不了麻烦你,我家雇主出差去国外了,小孩子没人看,爷爷奶奶还在外地疗养,有大伯大伯妈,小孩与他家人也不亲近,我老家的妈还病重,也就是这几天的光景,你哥当然留下看门望院,但他带孩子就不行了,本来我有个表妹在A市,谁知她又跑去北京了,我把孩子托付给谁能放心,只能找妹妹你了,行吗?”陈婉玉也知道这真是强人所难,但女记者心肠热,加上照看时间并不长,肯定能行,到时强塞也要给她钱,表达我的谢意。

  “小孩,我……”朱丝本想拒绝。

  “很招人喜欢的小男孩哟,长得帅气又聪明,快到4岁了,上幼儿园小班。”陈婉玉如数家珍。

  “这么大的男孩子吗……”朱丝有些走神。

  “你是到别墅还是送到你家呢?我今晚的火车必须走。”

  陈婉玉想表示的想法被朱丝严词拒绝了,理由是她说愿意照顾小男孩。

  “我们下午4点到幼儿园门口见面,早点把星星接出来,让他熟悉熟悉你。”

  朱丝知道这是一家学费非常昂贵的中英双语教学为特色的保教中心,隶属于某著名教育集团,可以从幼儿园直接读到高中,她还曾经去采访过,陈婉玉一提,她说找得到地址。

  陈婉玉安顿好星星,心急如焚地往火车站赶,她惦记着老妈妈的病情。

继续阅读:第4章丝丝阿姨就是妈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