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他正一步步向里面走去
平河子兮2017-02-22 15:023,179

  回到家。罗仲北回书房去咨询法律顾问一些法律问题。

  星星见爸爸从车上就一直没搭理他,也有些落寞。就一直站在书房外面,爸爸说得那些话,他听不懂,但他知道大人工作时,小孩子需要在旁边安安静静的。他伸长脖子在门口探来探去,罗仲北其实看到了,也不点破。

  他会生儿子的气?

  女记者么,让他很烦恼。

  终于他撂下了电话。

  “爸爸,我可以进来吗?”生星怯怯地问。

  “可以进来。”

  “对不起,爸爸。”星星站在地中问,垂着小脑袋。

  罗仲北上前抱起星星,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

  “星星,你喜欢丝丝阿姨吗?”说完罗仲北也吃惊,自己为什么这么说。

  星星一下子兴奋起来:“我顶顶喜欢了,别的小朋友的妈妈都没有丝丝阿姨好。”

  罗仲北恍然大悟,他让儿子给“骗”了,将来长大看来恋爱追小姑娘都不用指导。

  “怎么好?”

  “丝丝阿姨长得漂亮,说话声音也好听,和我一起玩游戏,其他小朋友的妈妈都不会,还给我做好吃的,讲故事、猜谜语、说绕口令、唱童谣,搂着我睡觉,我俩一起收拾房间,一起写书画画,爸爸,你都不会唱的歌,我会唱……”星星如数家珍,甚至摆着手指头一、二、三,说着歪一下脑袋思索一会儿,生怕给落下什么。

  罗仲北看着儿子,他屈服了,原谅他吧,这么纵容娇惯儿子,实在星星太可怜了。从前的星星可没有这么健谈,一天老是安安静静的,一度他甚至认为孩子有自闭症,也去医院检查过,全正常,智商甚至是超常。医生得知他家的情况,不假思索就开了药方,残缺的家庭也需要治疗。

  星星没有妈妈。

  星星羡慕有妈妈的小朋友,虽然他从不说,因为这孩子太早熟了。但他内心特别渴望的,所以才这样急于表白,可能陈婉玉向他说过什么,这个孩子竟然从大人的交往中看出端倪,我剥夺了他每周这短暂的时间里的母子互动。

  “下周,你们还是去玩吧。”罗仲北心里已经做了决定,即使要付出代价,也只能这样了。

  用钱解决。

  感情能用钱购买,不是说现在连代为扫墓和哭坟的人都有,钱到位了就像摁了机器的启动键,眼泪“哗哗”地流,比自己爹娘去世还悲恸还伤心,影像传输完毕,马上止住悲声,躲一边数钞票去了。

  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两厢情愿才是一笔好生意。

  “爸爸,谢谢。”星星马上跳起来,过来和爸爸贴脸搂脖子亲一口。这个孩子从前的胆怯呢,来人直往大人后面躲,现在活泼好动,老天,他还真有些适应不了。

  小孩子天性应该这样的,他小时候不就是这样的吗?一个从小没娘的孩子,差点成了问题小孩,好在,星星已经向正常的方向发展了。

  吃晚饭的餐桌上孤零零就两个人。

  一个是罗仲北,一个是星星。

  陈婉玉负责端来递去。

  罗仲北向来对尊卑没什么概念,本来就是一家人,干嘛分为主人仆人,那么生分。

  他们家一共几个人,挺大的桌子,一起坐着就吃了,没想到就成了这个情况。

  偏偏罗妈妈对这个礼数特别在意。

  只要她来,总要吩咐陈婉玉两口子,这里需要收拾,那里没弄干净,又是星星衣服没勤换。

  陈婉玉见她一来就打怵,忙前忙后给泡茶,拿点心,送水果,嘴上对于罗妈妈的指挥特别当回事:“就照星星奶奶说的。”

  梁志丰呢,就在罗妈妈进门时和她打声招呼,之后不是猫在花园里就是开车出去了。

  罗妈妈大为光火:“这两口子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不对,是一个个躲起来,干嘛怕见我,你不常在家,谁知他们藏不藏私心,你还把生活费交给他们随便用?”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照你的意思,那需要我成天在家监视他们怎么买菜买米,防止他们藏匿一块八角钱?”

  罗仲北对于这个刁钻刻薄的妈,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罗妈妈也没词了。

  “集团也是如此,应该全由我一个人做事,谁知他们偷不偷懒,或者拿走单位一张纸一支笔。”

  他们两个都笑了。

  “仲北,在公司和家里,安装上摄像头。”

  罗妈妈退休了也看书读报,看电视上网,什么新潮、时尚的东西不知道,为了实施有效监督,“还原事实真相”的现代化工具建议儿子全使用上。

  “除了卫生间之外,一般公共区域安装,大多从安全角度考虑,预防万一,我从来也没看过一回。”

  罗妈妈点点头:“安装就好。”

  “主人得像个主人样吧,你们以后呢,最好分开吃饭。”

  就这事,罗妈妈在背后撺掇好几回了,罗仲北每次和她耐心解释一番,今天又旧事重提。罗仲北不理解,她这个妈为何那么讲究高低贵贱,人与人不是平等的吗?假如我没有生意没有点钱,和他们有什么分别?

  他正想开口劝说妈妈。

  罗妈妈向外面努努嘴,她以为陈婉玉让她支使去擦厨柜把手,油腻腻的,钟点工当时已经下班,如果听到她没完没了的挑三拣四,必然心生反感,天天擦怎么可能油腻呢?

  陈婉玉听到了罗仲北母子俩的对话。

  她去请罗妈妈检查一下擦得是否合乎她的标准,恰好就听到了,她穿的软底便鞋,走路轻,当时,罗仲北和罗妈妈两个人正激烈交锋,没看到她。

  陈婉玉的表情很难看,脸红一阵白一阵最后定格在青灰色,她轻轻地退回去。

  以后,无论罗仲北如何请他们两口子同桌吃饭,他们都笑着不上桌了。

  罗仲北能不明白,陈婉玉何等的聪明人物,她肯定听到他和妈妈的谈话了,虽然两口子多余的话没说过,但这不是无声的抗议吗?

  主人如果没有起码的尊重对待家庭服务人员,后果就是,人家能拿这里当家吗?

  谁让我有这样一个妈妈。

  罗仲北只能仰天长叹。

  他不是所向披靡,有些方面,其实也很无能为力。

  罗仲北尽量减少回家吃饭的次数,反正他不是出差就是应酬,星星,当然不用担心,陈婉玉两口子当宝贝一般宠着。

  这哪像个家的样子?

  罗爸爸和罗妈妈有差不多半年的时间在海南,陈婉玉和梁志丰两口子仿佛也松了一口气,虽然不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做事也自如多了,所以才擅自将星星托付给朱丝。

  陈婉玉帮罗仲北舀一勺汤放到他面前:“仲北,明天,我带星星参加社区组织的采摘活动,全程免费,中午主办方给提供盒饭和矿泉水,电视不是说让小孩子多亲近自然好嘛。”

  陈婉玉的这个新想法,罗仲北立刻想到有人指使。

  罗仲北在挨近邻省的深山里,承租了一座荒山连带着一片鱼塘和山地。

  雇用的工人在挖取地下水时,还有意外收获,热的温泉水喷涌而出。

  罗仲北请专家检测,温泉里面含有多种对人体有益的矿物质,做做广告宣传,趋之若鹜的人就到了,现在人多注重养生啊。

  冬天洗温泉,山上种果树经济树种还有药材榛子等,水塘放养鱼苗,再养羊牛猪鸡鸭鹅,牲畜的粪便发酵埋进地里,“庄稼全靠粪当家”,施了农家肥的山地,无论种菜种庄稼长势喜人,而且光化肥一项也省去不少的投入。

  山上散养的牲畜,吃草籽和小虫,肉香蛋味美,冬天有室内大棚,无公害无农药化肥残留,销路自然不愁。

  罗仲北把此处开发成旅游度假山庄,集观光旅游和生态农业于一体,春天踏青,夏天消暑,秋天采摘,冬天泡温泉赏雪景滑雪溜冰,顾客盈门,组团去的人特别多,收入也是相当的可观。

  正远集团员工在此培训开会,招待客户,罗仲北也曾带朋友到此度假。

  家人还真没去过,房间基本闲下来的时间少,所以陈婉玉都不知道他们自己家也可以采摘。

  罗仲北在度假山庄自己留了一套别墅,没让任何人住过。

  哪天让家里人也过去住几天。

  自己家有到人家地里去采,如此舍近求远?

  罗仲北抬起头,发现陈婉玉正看着自己。

  “爸爸,让我们去嘛。”星星跑过来,摇着罗仲北的胳膊。

  前面出现深不见底的洞,他正一步步向里面走去……

  还能管那么多吗?

  “注意安全。”

  罗仲北从报纸上看到采摘的报道了,因为图片里好多人物,其中就有星星正拿个小筐摘红色的草莓,乐得嘴张多大。

  农村的广阔天地,新鲜事能少吗?星星回来小嘴又得跟机关枪似地“突突”半宿了。

继续阅读:第9章朱丝怎么就插足进来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