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三分钟热度吗
平河子兮2017-02-24 10:523,582

  第二天一大早,病房门开了,沈和凝拎着保温桶和两大袋子水果和滋补品进来了。

  宋泽彬没在,去水房打开水去了。

  “你找谁?走错病房了吧。”姓陈的警员很诧异。

  他没住单间,但恰好其他床位没人,宋泽彬晚上陪床也舒适些,他负伤没敢告诉外地的家人,他又新到队里,哪有什么朋友。

  “我就找你,你们队长和我……”微笑着的沈和凝想说朋友,这还没开口,小陈已经无师自通地笑起来:“嫂子,你坐。”把沈和凝羞臊得不知躲到什么地方合适,谢天谢地,宋泽彬没在。

  她很快恢复了平静,也没解释。

  “你喝点鸡汤,我不太会做饭,你尝尝味道行吗?”他扶起她,摆好了餐具,见他胳膊使不上力,也没犹豫,就一口口喂他,也跟他拉着家常话。

  小陈很高兴,队长隐藏挺深,原来嫂夫人这么如花似玉,心眼还好,给我送饭还亲自喂我。他眼里就涌起了泪花,沈和凝这时也是一阵酸楚:“当警察的竟这样,家在外地的又不敢告诉,孤身一人连个伺候说话的人都没有。”她的眼泪也下来了。

  “以后,你就把我当成姐姐。”

  “叫嫂子更亲切,我觉得。”小陈这时可没笑。

  “小陈,你跟谁说话呢?”随着话音宋泽彬进来,还拎着早点,他愣住了。

  “沈……你来了。”他还想叫沈部长,也觉得不太合适,如果不想进一步发展,沈和凝不会出现在病房里,他莫名地高兴起来。

  “队长,嫂子来了,你不知道咋的,还东跑西颠的,给嫂子带早点没有?”小陈直朝宋泽彬挤眼睛。

  他怎么会知道沈和凝要来,甚至以为再没了下文。

  “嫂子?”他站在门口有些不知道该干什么了,没头没尾地来一句。

  “队长你中啥邪了,变傻了么,嫂子都不认识了,你夫人,现在应该叫准夫人,还没让我们闹洞房的不应该算。”小陈平时就爱说爱笑爱热闹,这时他瞅瞅沈和凝然后抿嘴笑了:“嫂子炖的鸡汤真好喝,队长,以后你可有口福了,连我们都跟着借光。”

  沈和凝站起身,过来接过他手中的早点和暖水瓶,特别自然地说:“我也没吃饭,我们一起吃吧。”

  宋泽彬被撵回家去了,晚上他来接沈和凝的班。

  他们其实还真没说几句话,互相躲闪着,挺尴尬。

  小陈看出了端倪,一看他们这样,就乐个不停。这能是普通朋友的状态?鬼才信。当然不好跟沈和凝开玩笑,只能趁剩他和宋泽彬时调笑开了:“队长,你行啊,真人不露相,瞅你不苟言笑的样子,还以为你不会处女朋友,只会跟犯罪分子周旋,没想到,这方面也挺有招术,别藏着掖着,教小弟几招,我正愁找不到女朋友呢。”小陈“哈哈”笑个不停。

  “你小子不好好养病,肚里全花花肠子,净想乱七八糟的,她不是你嫂子,只不定将来谁的嫂子,就咱们的工作性质,千万别坑害良家妇女了,心血来潮献爱心想做志愿者的人很多,咱们抓坏人是保护老百姓,老百姓反过来爱护警察,她的举动无非是警民一家亲的生动体现罢了。”

  宋泽彬叹口气,他的直言不讳当然有根有据。

  小陈不笑了,也跟着叹了口气,他马上改口了:“我跟和凝姐这几天相处,我看她不像那样的人。”他停了一会,又说:“队长,她漂亮又稳重,精明又强干,年龄也不小了,怎么能一时冲动做出的事,不对你有那层意思,不可能替你来照顾我,我怎么就不信你说的话,假如让和凝姐听到会多么寒心。”

  小陈很自信:“队长,不如我给你问问吧?”

  “你不许啊!三分钟热度,过几天她就不会再来了。”宋泽彬赶忙阻止了他。那绝对愚蠢和冒险的行动,他真怕打开天窗说亮话,他能经受得住那样的打击吗?他真的对她产生了某种想法,很强烈的想法,却不能说,总怕说破了,幸福就从眼前溜走了。宁愿就这样,捱一天算一天,也算慰安自己的某种方式吧。

  门外的沈和凝听到了,她停下了脚步,若有所思,今天她特意换的轻便的软底鞋,走路也没有声音。

  她的鼻子开始发酸。

  我,三分钟热度吗?说话也太噎人了。

  小陈住院的日子,即使沈和凝上班,下班也会赶来医院照顾他。健谈的小陈和她已经无话不谈了,小陈绘声绘色把发生在宋泽彬身上的大事小情来个竹筒倒豆子。

  “队长绰号拼命三郎,有危险时他都是冲在最前面,这次,我负伤,他最受不了,他爱护我们,宁愿受伤的是他。队长有时爱发脾气,遇事还不冷静,你可得提醒管着他点,容易得罪人,还可能犯错误。”小陈讲得声情并茂,连缺点都毫不留情。沈和凝认真听着,对宋队长有了立体全方位的了解,五味杂陈。

  “小陈,以后你们队长……你直接告诉我。”这就安插了“内线”。

  “嫂子,我坚决完成任务。”在床上,小陈还给沈和凝敬礼呢。

  “姐,我错了,可是谢亚亮也不理我,我的电话干脆不接了。”朱夏哭得鼻涕一把,吐沫一把。

  朱丝瞅着朱夏,很是心疼:“夏夏,你见过亚亮的父母,去过他家吗?”

  “去过。”

  “你看看,不把你当成女朋友,能带家里去,你呀,一点也不走心。对了,他父母对你什么意见?”

  “听谢亚亮说还行。”朱夏又开始哭了。

  朱丝拉她的手:“快点跟姐学做饭做菜,收拾房间,然后好跟未来的婆婆再学学,夏夏,你知道,亚亮需要去半个多月,他也不长回家,你帮亚亮去尽尽孝心,人家可没少为咱们奉献了。”

  “姐。”朱夏不哭了。

  朱丝拿纸巾给妹妹擦脸上的泪水。

  “你比姐幸运,我想去讨好公公婆婆,恐怕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

  朱丝心里也很难过,她和罗仲北真正意义上的谈婚论嫁,估计得冲着猴年马月去了。她一直坚持给罗爸爸买最顶级的摄影器材,给罗妈妈买药、保健品、化妆品和衣服,罗仲北几次想告诉,都让她阻止了,哪有融化不了的坚冰呢?

  程冰梅这些日子有些沮丧,没想到谢亚亮悄没声地去找了程妈妈,而且送去两万块钱,并且告诉程妈妈:“代表罗总谢谢你,必须收下,罗总的一点心意,以后千万不要再麻烦了。”这无异于最后的“通牒”,程妈妈也听明白了,立马表态再不给做了,这让她的老脸没地方搁,程冰梅想到了即使再送到罗仲北的车里,司机师傅也会给她冷脸。

  只能“创造”各种机会与罗仲北“巧遇”,电神剧中的桥段,拿到现实中能行吗?她很细心,眼睛东张西望,侧着耳朵听着,弄得很清楚,罗仲北现在是单身父亲!她业余时间又报了好几个辅导班,提升自己才能有机会向上攀登,才能改变命运,才能嫁给一个值得嫁的人。

  她的工作岗位,也用不着老去人家集团老总汇报工作,她打印出的稿子,也是由需要的人拿走了,以前小秘书让她代送的事,几乎绝迹了,集团有规定,各部门的事各部门负责,如果想让你当面解释,无干涉的人能说清楚吗?上面那次代送被办公室主任徐子杰一阵批评,小秘书再不敢支使别人去送文件材料了。即使你把打印的文字排版、标点错别字修改得再好,恐怕也不会有什么出头之日,只能得到一个“认真”的赞誉而已,甚至说那不是她分内的工作吗?

  想“加班”也怕了,让人说三道四犯不上。

  她摸清了罗仲北的作息时间,如果不出差。他是8点准时进公司,11点半下楼去餐厅吃饭,5点离开公司。

  她近乎疯狂地想看到他,“守候”在电梯口中“等”他,为了正好遇见,只能找到,怕同事起疑心,就站电梯口那傻站着,集团人会怎么议论她?也是需要没有早也没有晚,她会慢走,如果太早,就上去或走出去,真就无数次“巧遇”罗仲北,罗仲北会主动跟他打招呼:“你早。”

  她激动得都要流下来眼泪:“罗总,早。”话中带着颤音。

  电梯里当然不可能就他们两个人,这次偏巧就他们两个人,罗仲北是下意识地朝她看了一下,马上移开了。之后,他有个电话进来了。程冰梅的眼力了得,她扫到了罗仲北的手机屏幕,最让她震惊的是看到了罗仲北和一个小男孩一个女子的照片,他们笑容都很灿烂,就是很普通的家庭幸福合照那样的造型,主要画面中的女子,她看得很真切,竟然是,是朱丝记者!

  她和他什么关系!

  罗仲北不是离婚了一直没有女朋友吗?

  看来我能来正远集团,也是朱丝给说的,怪不得罗仲北和她谈话时着重强调“报道”,我还是摆脱不掉她的帮助和爱心,让我有什么理由恨她?

  她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羞辱和委屈,马上泪流满面无声呜咽,罗仲北什么时候下了电梯她都不觉得,手机响了好多次,她给关了。好像后来又涌上涌下一堆人,她就被裹挟着下了电梯,还不是她工作的楼层,她不想再让别人看她红肿又失神的脸,走的楼梯,结果迟到了。

  徐子杰训了她几句:“稿子送来了着急打字,满世界找你,电话怎么关机了?”

  他看到了失魂落魄的程冰梅也不好再训斥她,很关切地询问:“你家里……还是……需要帮忙吗?”他当然了解她有前世今生,以为她弟弟又有了新情况,家里没钱医治了?

  “对不起,主任,路上……堵车,我来晚了,没事,家里都好,我去工作了。”程冰梅低着头走向自己的桌子。

  “哦,那你工作吧。”徐子杰望着程冰梅有几秒钟,明明是在电梯上发呆,现在大言不惭说堵车,他摇摇头:“现在刚入职的年轻人……”然后也走开了。

继续阅读:第100章等队长“出嫁”那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