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等队长“出嫁”那天
平河子兮2017-02-24 10:533,668

  这几天,还真没什么大任务,宋泽彬不值班就可以正常上下班,他想不给人家沈和凝打个电话表达感激之情,为了他照顾小陈那第尽力竭力,显得太没心没肺:“你好,谢谢你。”人家都严正声明叫名字,他其实在心里练习了无数遍,只是仍然叫不出来。

  “没关系。”沈和凝笑了。

  “明天周六有空吗?我不值班。”

  队友一个个悄声过来,支起耳朵么,聚精会神、全神贯注地听着。

  “我也不加班。”

  “我请你喝茶。

  “去哪?”

  “你说去哪都行。”

  “你不是说想请我到你家去作客吗?”沈和凝下了“挑战”书了。

  “我们到茶室吧。”他不想让她看到他那脏乱差的家。

  “有别的人……不方便吗?或者‘只不定将来是谁的嫂子’的原因?”沈和凝一字一顿地说。仿佛就就在面前盯着宋泽彬看,他傻眼了,那天她听到了。

  宋泽彬有些不知所措,竟然憋得脸通红,下意识地摆手:“方便,里里外外就我一人,怕你笑话,屋里没收拾。”

  他伸手在头了挠了半天。

  “队长,你长疮了,生虱子啦,挠痒痒没完没了呀。”终于有板不住的队友发问了。

  “我按摩呢,咦,你们啥时进来的。”

  “队长,睁眼说瞎话呢。”

  “队长接通电话神魂颠倒太正常了,我知道原委,听我细细道来。”小陈还卖起关子,吊大家味口,当即有人倒水,请他上座,他才不会保守“机密”,叽里呱啦一通说。

  “小陈,不许胡说八道。”宋泽彬想阻止,根本来不及,这就等同于公之于众了。

  大家一阵起哄就把宋泽彬给举过头顶。

  “队长请客。”

  队长终于‘嫁’出去了。”

  “等队长‘出嫁’那天,我们抬花轿,八抬哪行?”

  “十六、三十二、六十四……”

  “夫妻共乘,在里面入了洞房,顺便把咱小侄儿小侄女也牵出来吧。”

  起哄声此起彼落了。

  “听小陈说,特别漂亮,带她来队里看看呗。”

  “她,她……”宋泽彬竟憋得脸膛通红,“八字还没一撇,你们不许捣乱啊。”

  “我们必须捣乱,能有人看上我们警察,绝对是最善良最漂亮最心灵手巧的姑娘。”

  嘻嘻哈哈声更不绝于耳了。

  沈和凝去了一趟超市,把她的车变成了货车,连座上都是提袋和纸箱。她和宋泽彬连拎带抱就上下三回,第四回宋泽彬“勒令”她:“你先休息喝口水,我来,这得花不少的钱。”沈和凝专挑贵的和品牌的买,宋泽彬现在都有点发懵了,是给沈和凝钱,接下来怎么办?

  他又去了两回,才算都拖弄进来,在厅里堆成了一座山,家里冷不丁,除了钟点工和来探亲的母亲和姐姐之外,再无一个女人来过,他竟然觉得自己像个多余的人,不知道站哪地方合适,这些物品放哪,更是一头雾水。

  他平常也是把这里当旅店,偶尔住宿,不吃饭。

  沈和凝打量着宋泽彬的家,不到200平的房子,真不像有女人的家,应该是收拾过,但很仓促,男人做家务,也算及格吧。她就一蹙眉,她从小就这样,瞅家里哪不顺眼,也不管家里人愿意不愿意,就干起来,有时也费力不讨好。刚才跑了几趟挺累,喘匀了气,马上动手干起来。

  “你坐沙发上休息一会儿,我来吧。”当然人家也不听,沈和凝“噗嗤”乐了:“你要么帮我一下,要么躲远一些,妨碍我执行‘公务’。”

  宋泽彬也不客气,上前抢过沈和凝手中的吸尘器就拖着吸上了。他俩联手大扫除,屋里的摆设,都按沈和凝的意思重新安排一下,整个改头换面。

  有个女人的家就是不一样。

  “你来了,我感觉蓬荜生辉,家里更像个家了,现在经你收拾,比我们队里小许新装修的婚房还好。”说完宋泽彬也为自己的口无遮拦感到不好意思。

  “我是‘自愿者’三分钟热度,之后就不来了。”沈和凝面色很沉静,看不出心里想什么。这让宋泽彬很着急,明明她全听到了他之前背后讲究人家的闲话,现在还怎么解释。

  “你别生气,那不是我的真心话,我是害怕,才……”他也不知和怎样表达才好,急得直挠脑袋。

  沈和凝没再说话。

  “我希望你常来。”他终于又憋出一句话。见沈和凝还在灶上忙碌,“要酱油,还是盐?我是个大老粗,没文化,不会说话,你别放在心上。”

  “把胡椒粉递我。”沈和凝不想再难为他了。

  沈和凝是个美食家,朱丝给她冠的封号,在这方面朱丝是自愧不如的,沈和凝不但会品,更会做,在她的巧手烹制下,没用多长时间,满满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就摆上了。

  他们坐在餐桌上吃饭。

  宋泽彬瞅着面前的菜发呆,又看看沈和凝忍不住地笑:“和凝,你来了,让我的家不但焕然一新,而且让我吃到有家味道的饭菜,谢谢你。”就那么一称呼其实也很顺口,他把目光从沈和凝身上移开,脸色就有些阴郁:“以后,这可能就像神话传说中的田螺姑娘一样,我不知道我有没有那么幸运,天天能看到她。”

  长久地沉默。

  他俩夹菜的速度慢,吃得也慢。

  “味道还行吗?”沈和凝打破了沉默。

  “像我妈妈做的菜,我爱吃。”宋泽彬也不知道怎样赞美才是对的,他“嘿嘿”直乐,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你等我一下。”

  他出去了。

  宋泽彬很理智,神话传说就是神话传说,现在得还人情,他把卡递过去:“这里有点钱,可能都不够你付出的。”

  沈和凝很自然的接过来:“里面多少?”

  宋泽彬愈发理智了:“一万块。”而且开始惜墨如金,脸上也跟办案一样凝重严肃。

  “不大够。”沈和凝的目光就盯着手中的卡,看完这面看那面,仿佛都看出余额是否有他说得那么多似的。

  难道她就是传说中钻到钱眼里的女人,不像,因为她之前的行为,还有朱丝把她夸得跟一朵花似的,看来连朱丝都可能跟她是一路货色,就看她贴上大老板罗仲北,他看到的全是表象,事实就在眼前生动演绎着。他站起身挺直了脊背走了,再回来,手中又多了一张卡和存折:“给你,看够不够,不够,我明天去贷款。”

  沈和凝真就接过去了,嫣然一笑:“行,我替你保管。”

  她甚至都没看宋警官怒气冲天的面容。

  “我吃饱了,你负责刷碗。”她还把卡和存折塞进她的包里!拉上了拉链!很连贯的动作,看来她这岁数,之前得经历多少男人……收了多少?!

  宋警官忍无可忍:“沈部长,你可以走了。”

  “你刚才不是说‘蓬荜生辉’什么的?这么快就忘了?”沈和凝似乎愿意看他生气的样子。“我,现在收回来那些话,你走吧。”他挥舞着手臂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宋泽彬才发现自己被欺骗了,他恼火极了,感情的欺骗是最致命的打击,他办的案子中有多少鲜活的例子,不是他做这一行的,能够临危不惧更能控制情绪,他都要枪毙了面前的女人——沈和凝。

  他颓然地坐在沙发里,闭上眼睛。

  他使劲地咬着下唇,甚至都看到血色,心里想,快点从我眼前消失,否则,我就要发作了。

  轻轻的脚步声传来,在他跟前停住。

  “你真生气了,我和你开玩笑,小陈和我说,你爱发火,我今天试了一下,果真如此,气大伤身而且容易做傻事,干你们这行的,更要注意,枪容易走火。”宋泽彬感觉到身边若隐若现飘过来一阵香气,似乎一双柔软的手还轻握了他的手。

  那双手很柔软,像无骨一般,一度宋警官……但马上心就硬起来。

  他睁开了眼睛,看到了沈和凝,很真诚很歉意地望着他:“刚才的两张卡和存折,我放茶几上,你收好,对不起,没想到你发这么大的火,我为自己的不当言行向你道歉,以后,好好照顾自己。”她放开了他的手:“再见。”

  她向门口走去。

  还没来得及换鞋,已经让人给抱起来了!

  “放开我,你要干什么?”沈和凝生气了,警察就可以仗势欺人胡作非为吗?

  宋泽彬也不回答,他在最关键的节点上醒悟过来了!

  然后,他就把她轻轻地放在餐桌椅子上,还笨手笨脚地帮她整理整理弄乱的衣服和头发:“和凝,我可以一直这样叫你吗?我刚才很混蛋,伤透了你的心,我向你道歉,你帮我忙活半天,连饭都没吃两口,我还这样对你……”他笔直地站在她面前,一脸郑重:“你要打要骂要杀要剐要剁要五马分尸,任凭你处置,我眼睛都不眨一下。”

  沈和凝面无表情站起身,向外走,她又被抱住了,这回有情绪都没法表达,因为宋警官力气太大了,连她的小巧的嘴都被那股力量给攫住了。

  过了多长时间,宋警官才心满意足地放开气咻咻的她。

  “和凝,没经你同意,我没控制住……和凝,我……对不起……”他黑黑的脸膛涨成了猪肝色。

  她打他,他任由她打。

  “和凝,你再狠点打。我以后肯定不再乱发脾气,有你管制我,我不会再犯了。我也愿意回家,回来冷冷清清,里里外外就我一人。今天,终于有一个美丽善良的姑娘来了,我有些忘乎所以,兴奋过度,才做了傻事。你是因为生气才离开的,再也不会踏进这个家了。我不希望田螺姑娘永远停留在传说中,她怎么会轻易丢弃呆头呆脑的傻小子呢。”

  她哭了,抚摸着他近乎伤痕累累的手臂,“身上也这样吗?”

  “没有那么严重,我的队友比我勇敢机智多了。”他宽慰着她,对自己的伤他向来轻描淡写。

  “每次任务,冲锋陷阵对,也一定保护好自己,家人会很担心你们的安危。”沈和凝叮嘱再叮嘱,仿佛宋泽彬又去执行任务了。

  “首长,我记下了。”他轻轻地放下她,站直身体,向她郑重地敬礼。

继续阅读:第101章一对欢喜小冤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