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他们……又分手了
平河子兮2017-02-24 10:552,799

  朱夏住在谢亚亮的房间里,把谢亚亮过去的“历史”进行了重新梳理,他上学时获得的厚厚一摞奖状,甚至还翻出了好多女生给他的情书,那些肉麻的情话,让她读着都脸红,假如谢亚亮在面前,她肯定拽着他耳朵让他坦白交待,她叹口气,你不珍惜,肯定有人珍惜。

  她不可能长住,如果不留下点让谢亚亮记住的东西可不行,她对这个房间进行了“升级改造”,把自己认为和谢亚亮合影笑得最好看的冲洗出来,镶了框,摆了一屋子,每天冲着这些照片上的谢亚亮做着鬼脸:“你个可恨的谢亚亮,傻笑什么?”她天天往回带些小玩意,她本也是个玩心大的人,还买了一个大大的玩偶熊,晚上搂着睡觉。

  谢亚亮当然知道朱夏在他家他的房间里“安营扎寨”,他第一反应是想把她撵出去,但马上否定了这个想法,朱夏是真心想改过,否则也不会来打“持久战”,学做菜收拾屋,他心里也有些松动,但马上心一狠:“妈,你让她走吧。我觉得我们不太适合。”

  “亚亮,你当初不是这样说得,非她不娶,出尔反尔不是我们的家风。”通过这些天接触,谢妈妈已经喜欢上天真又好学又上进的好学生朱夏:“而且左邻右舍都看到朱夏住在你房间里,好像也无法说清了。”

  “妈,你胳膊肘儿往外拐,屎盆子往自己儿子身上扣。”谢亚亮真搞不清楚,一个大学教授就这么容易被蛊惑。

  “亚亮,你说得太难听了,你原来认为好,我们并没看好,现在你爸和我通过接触觉得这个女孩挺不错的,你又不干了,咱们家男人不许当陈世美。”说完她还看了一眼谢爸爸。谢爸爸一脸无辜地说:“怎么,你儿子的事总往我身上看呢?”

  谢亚亮延长了出差时间,罗仲北还挺纳闷:“亚亮,那个偏僻地方,你还不想回来了,你是不是有什么花花心肠,朱夏那个疯丫头,你别惹乎她,弄不好还得到我这来大闹,你悠着点,回来吧。”

  “哥,我们分手了,我不想回去,干脆我就在这不回去了。”他实话实说。

  “什么?亚亮,你疯了,朱夏,和你,怎么了?”罗仲北也要疯了。

  “她根本不是真心的,而且她脚踩两只船,哥,搁你,你能忍吗?”谢亚亮一直淤塞在心里的怒火终于发了出来。

  谢亚亮那天其实也在,要不是“DG”赶到,谢亚亮就冲出来了,可是朱夏等的根本不是他,让他都要气疯了,当然他一直跟着,虽然没有什么,你的女朋友跟别的男人搂抱在一起你竟然无所谓,那得多么宽广的心胸。

  罗仲北晚上追到朱丝家里。

  “丝丝,朱夏呢。”罗仲北问。

  “夏夏,她去了亚亮家。”朱丝忙着打稿,并没看他。

  “丝丝,你心真那么大么,还打什么稿?”他上前就去在键盘上一阵扒拉,屏幕上出现一堆乱码,然后他就把插座上的电源给关了。

  “我辛苦打的字,还没来得及存盘。”朱丝抱怨道。

  “你妹妹和别的男人搂在一起,你一点不知情吗?那个激情场面让亚亮看到了,OK,怪不得你上回打电话不好意思说原因,然后派你妹妹到人家爸爸妈妈面前去表现,是你纵容还是你教的?是不是都跟人家上床了。”罗仲北很激动。谢亚亮那是他的弟弟,被人碰了一根手指头,他都要跟对方拼命,何况对于男人来讲,这奇耻大辱的事。

  朱丝静静地听着,虽然朱夏没和她讲,那次手机丢失……前后时间事件就非常清楚了,难道夏夏也和她妈妈一样不自重?不能,我妈妈用尽毕生的心血来培养教育她,不可能的,我的妹妹,不可能的。罗仲北的表现让她更伤心,他是在说我妹妹,还是说我,假如有一天,我的事情,可能会更让他接受不了,而且说得也太难听了,什么上床。

  她还是很平静,只是话音中明显听出冷冷的:“罗总,如果你代表正远集团和一位兄长,来找朱夏的姐姐兴师问罪,我还要谢谢你,请你不要去伤害我的妹妹,我也郑重地告诉你和你弟弟,我们怎么样,是我们的事,如果你们觉得我们的行为让你们蒙羞受辱,悉听尊便。对不起,罗总,非常抱歉,我现在特别忙,没时间接待客人,请你离开。”

  朱丝摁开了电源,她异常平静的面容,看不出刚才发生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她还在噼里啪啦打字,罗仲北站在地中间,也不知说什么做什么,走又不甘心,不走,现在也是不受人欢迎,他原地转了好几圈,嘴张了又张,跟朱丝,他向来是占不了上峰的,因为人家根本不搭理你。

  不吵不闹,却足以震慑你。

  “丝丝,那我走了。”他走一步,回头一看,以为能有奇迹发生。朱丝还是那个动作那个表情,仿佛他根本不存在一样,再走几步亦然,他只好走了。关门前还跟朱丝道别:“丝丝,我买了个按摩仪放门口了,你记得收进去,排骨和羊肉放冰箱里,时间长变质了。”

  他是怕她老坐着看打字脖子疼腰痛,还想给她试验一下神奇的功效,现在全成了泡影。

  朱丝该给星星打电话该接星星来,什么都没变,变得只是罗仲北又被“踢”出来了。他都搞不清楚,怎么说着亚亮和朱夏的事,他们俩最后也“分手”了。

  他本应该和亚亮同病相怜,没想到谢亚亮并不顺着他:“哥,你也是,姐是个多好的人,你老去闹她,快点跟她赔礼道歉,她跟朱夏不一样。”

  “也不尽然,一母所生,也差不了哪去,算了,咱俩成了光棍更好,世上没女人了吗?”罗仲北也不知自己哪来的无名火。

  “哥,你疯了,姐那么好的人你不要,你去找别人,不怕天打雷劈,再说你想想星星,哥,好男人的标准之一必须感情专一,有钱也不能乱来。”谢亚亮对罗仲北从来都不客气。罗仲北没词了。他本来就是说得气话,没想到让谢亚亮还给教训一顿,而且说得义正辞严。

  朱丝看着罗仲北离开时那么恋恋不舍,也没有挽留他,人心隔着肚皮,比如朱爸爸年轻时的荒唐事,妈妈这一生是怎么过来的?妹妹也一样让她感到困惑,这个如孩童般的罗仲北,让她更是心惊胆战,假如没有遇见他,她一个人终老一生不也挺好吗?朱丝也承认她的自私,因为怕被伤害,所以才封闭自己,现在爸爸妈妈老了需要照顾,妹妹让人不省心,星星,那个和她小时候一样的小孩,让她牵肠挂肚,否则,人生有什么可留恋的,烦恼这么多,快乐总是很短暂。

  罗仲北走了,门关上了,她憋在心里眼睛全流了出来。哭够了,她把电话打给了朱夏:“夏夏,今天晚上必须过来。”然后她就撂了电话。

  “姐,我现在学会做家务了,和亚亮的爸爸妈妈相处得非常融洽。”朱夏像小鸟一样飞到朱丝身边抱抱住她。

  “夏夏,你有事瞒着姐姐。”朱丝很平静。

  “姐。”

  “说吧。”

  对于姐姐,朱夏比罗仲北领教得时间长多了,毕竟她俩相识的时间和朱夏的年龄一样长,姐姐温柔敦厚,似乎从未大声说过话,却极具威慑力量,好像连爸爸妈妈都有些畏惧她,她也不大爱笑,总爱一个人静静地看书,谁能走进她的世界?就是可恨的罗仲北,他还不珍惜。她知道隐藏不过去,索性就坦白了。

  “没有别的。”朱丝确认一下。

  “我的好姐姐,你和妈提着耳朵给我念经,女孩子的那套贞洁观念也深入我骨髓里了,没有。”

  朱丝终于放心了,她叹口气:“夏夏,你要收回心,再不许胡闹了。”

  “姐,我知道。”朱夏不好意思了,她抱住了姐姐。

继续阅读:第103章牺牲还用第二回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