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一对欢喜小冤家
平河子兮2017-02-24 10:542,873

  宋泽彬、沈和凝请朱丝、罗仲北吃饭,宾主相谈甚欢。

  朱丝特别高兴,因为和凝也快出嫁了,谁说大龄剩女嫁不到好的男人,这不也有大龄剩男等着,而且是优秀的剩男。她笑得很开心,举着筷子发呆。罗仲北拍了她手一下:“朱丝记者,你梦游仙境呢?”

  “哦,没有。”朱丝笑了。

  罗仲北不停地往朱丝盘里放食物,鱼肉还把刺剔出去,这又往碗里放一大块牛肉:“丝丝,你尝尝,味道不错。”盘里都堆成山了,朱丝莫名就脸红,因为沈和凝一直看着。

  “罗总,你还挺会照顾女朋友,平时……你那样子,还以为你不近女色。”沈和凝忍住笑说。

  “她呀,智商有问题,吃饭都抢不上热乎的。”罗仲北才不在意别人怎么看,我行我素惯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且非常自然。

  “朱丝我比你认识她还早,她有时是犯毛病,献血时总是大声喊,‘先抽我的。’”宋泽彬其实是个挺风趣的人。

  罗仲北歪着头再端详两下朱丝:“我后悔了,假如跟一个智障人士结婚,能不能影响下一代的智商和健康?”朱丝拿筷子敲他胳膊:“你好好吃饭,如果再吵吵饿饿的,我肯定不给你再做了,你回自己家找玉姐,看她怎么数落你。”

  “和凝更可气,她跟我开的玩笑,把我气得都要拿枪……”还没等宋泽彬说完,沈和凝已经捶了他好几下:“你喝多了,不许说。”她的两腮泛红,而且有大面积蔓延的趋势。

  “你不是不让我喝酒,我根本没喝,一直喝的是茶水。”宋泽彬一脸无辜。谁的男朋友谁惦记,沈和凝之前就三令五申,不许喝酒,反正罗仲北也不会怪罪,因为他也不愿意喝酒,谁想到傻傻的宋警官如此实话实话。

  沈和凝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地的。

  “说,说下去。”罗仲北乐了,兴致更高了:“沈部长,我是不是你领导,你不许插言,宋警官给分析案情,总得让我听出是非曲直来。”

  作为老板,对下属的私生活也感兴趣起来,这是他吗?沈和凝和朱丝都很诧异,你了解了罗仲北也就知道他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怎么能不感兴趣。

  是人就得走下神坛。

  宋泽彬是和罗仲北讲的,然后把目光转向了沈和凝,发现沈和凝和朱丝都不见了。

  两人手拉着手,在去往卫生间的路上。

  沈和凝是单独和朱丝说的,朱丝也忍不住笑:“和凝,你怎么开这样的玩笑,我也分析不好对与错,差点酿成血案,我有理由相信你也曾考验过其他男士,谁能过得了你的火焰山,得亏人家宋警官自带芭蕉扇,和凝,宋警官我了解,你要相信……”

  沈和凝把身体靠在朱丝身上:“丝丝,你说爱情来临了,就是这般滋味吗?”

  “和凝,你看,我们都找到了他,很好的他。”

  回来见两个男人谈得兴起。

  “丝丝,我就希望她贪财,那样,我就能快点把她拿下。”

  “她们可真是好姐妹,干出的事也如出一辙,我们哥两个可真是命苦,以后有罪受了。”

  ……

  “你们说什么呢?”沈和凝问。

  “我们没说什么。”两人异口同声地说。

  “经过认真讨论,我们一致认为,你们的厨艺还得加强学习。”宋泽彬说一句。

  “这家做的菜味道真不错,尤其这清蒸鱼,你俩再细品一下,我给女士们要了酸奶和苹果醋,快喝吧。”罗仲北一边作补充说明,两手上的瓶瓶罐罐递过来了。

  想让人不说话,就把她们的嘴堵上好了。

  沈和凝与朱丝先是面面相觑,后是相视一笑。

  然后,各就各位继续吃饭。

  星期五晚上,朱夏敲开了谢亚亮家的门。

  谢亚亮的爸爸开的门,他挺诧异,儿子出差了,朱夏一个人来有何贵干?

  “姨父,我和阿姨打过电话,晚上跟她一起学做菜。”谢爸爸虽然心里疑惑,还是把身背手拎着大包小裹的她让进来了。

  朱夏舍得花钱,吃的穿的给罗爸爸罗妈妈都给买上档次的。她是诚心诚意的,也没有从前的思想让谢亚亮买单或者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那是什么心态,妈和姐都得联合批判她,真心待人才能换来别人的真心,生出贼心歹意,早晚都能露出马脚。妈常说这句话,朱夏现在都想起来了。

  这天晚上,朱夏毕恭毕敬地在厨房里当小工,跟姐也学了,但终归实践少,手忙脚乱一阵,让谢妈妈不笑不得,总不能打消未来儿媳妇的积极性,现在像她这样时常的女孩肯于进厨房都是难得。她教得尽心竭力,将来自己儿子和孙子都得要吃吧,这位教授想得当然长远一些,朱夏本也不笨,就是手生疏些,也学得有板有眼的。

  三个人吃得也很高兴,朱夏才发现没深入跟谢亚亮的爸爸妈妈接触,他们很和善,对她真的很好。两人不停地往她碗里送菜,让她多吃,“长胖点也没什么,我们家是以健康为主。”谢妈妈慈爱地望着她。

  朱夏眼里都是噙着泪了,除了爸妈,姐,就是谢亚亮,还有谢爸爸谢妈妈惦记自己了,可是懂得珍惜时,谢亚亮却要离开她了。

  “姨,姨父,我走了,明天我再过来。”她不想让自己伤心的样子,给两位老人增添麻烦。

  谢妈妈拉住了她:“去哪,房间这么多,就在这住,亚亮回来,你觉得不方便再走。”

  “阿姨。”朱夏扑到谢妈妈怀里哭起来。谢妈妈给谢爸爸使个眼色,她拥着朱夏去了谢亚亮的房间。其实她早看出来了,憔悴不堪的朱夏来得有些蹊跷,果真有事。

  她把朱夏安顿在床上坐好,回身去关门,然后坐在朱夏身边轻声问:“夏夏,恕我直言,是亚亮欺负你了吗?”

  朱夏还是哭。

  “果真如此,阿姨肯定会教训他,如果还有其他后果,我们家肯定承担,也会给你相应的补偿,绝对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

  朱夏听出谢妈妈误会了她的意思,也不哭了:“阿姨,亚亮不是那样的人,我们没有……一次都没有。”她害羞了,脸掉过去。

  谢妈妈这才放心:“那你们闹别扭了?”

  “嗯。”

  谢妈妈拿出手机就要拨号:“我给亚亮这个浑小子打电话。”

  “阿姨,怪我,不怨他,你别打电话,他那边工作不能分心。”朱夏上前把谢妈妈手机给抢过来。

  谢妈妈看着她,心说:一对欢喜小冤家。

  朱夏就被安置在谢亚亮的房间里,她天天过来学做菜,打扫卫生,本来谢家是有打扫卫生和做饭的阿姨,在朱夏的坚持下,让她们过几天再来,因为她要学习,结果谢妈妈挺累,白天返聘回大学讲课,晚上和周末更累,还得教朱夏。

  谢爸爸就笑她:“你别喊累,为了你儿子你才累的。”

  她嗔怪他:“你躲清闲去了,儿子你没份吗?”

  “我一个公公怎么教她?”

  谢妈妈想通了,也是这个道理,为了儿子也只能是豁出去了。

  朱夏这次绝对认真,把给谢家收拾卫生和做饭的钟点工阿姨乐够呛,因为活儿都让朱夏抢着干了,而且也不少给她一分工钱不说,也不会抢她饭碗,这是三分钟热度的事,这家的儿媳妇会天天干粗活儿?

  一星期,朱夏就干得有板有眼了,手上也弄出好多血道道,掌心也磨出水泡结枷成了硬趼子了。她还不停地给自己鼓劲,千万别松懈,姐让我用真心才能换来幸福。

  她不是装出来的殷勤,她是真的把谢爸爸和谢妈妈当成了自己的爸爸妈妈,周末,她陪着他们一起出去逛街,跑前跑后,张张罗罗,像个小燕子似的围前围后,一会问:“阿姨,姨父,渴不,喝口水。”一边牵着一个老人的手,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他们的女儿,她其实也忘了,仿佛还是在家时和姐姐爸爸妈妈一起共度的时光。

  谢亚亮,你跑哪去了?

继续阅读:第102章他们……又分手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