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制造”一夜情
平河子兮2017-02-24 10:492,704

  “玉阿姨,丰大大,我们从丝丝阿姨家回来了。”星星“飞”进来了。

  罗仲北紧跟在后面,陈婉玉和梁志丰坐在沙发上闲聊,他们之前就知道是由罗仲北去接星星,看来真要复合,两口子异常高兴,正议论此事。

  “仲北,丝丝……”陈婉玉问。

  “丝丝过几天到家里来。”罗仲北有多高兴,脸上闪现开心的笑容。

  “真的吗?”陈婉玉也笑了。

  “玉阿姨,当然……真的。”星星仰着小脸拉着长调,很认真的帮爸爸回答了。

  此时的罗仲北已经跑上了楼,罗仲北太不希望这来之不易的幸福会突然消失,因为他要去书房找几样东西,说什么也要把结婚证领了,等筹备婚礼,照婚纱照,即使找婚礼策划公司也需要一些时间,不是他有多迫不及待,而是他怕夜长梦多,他和朱丝谁也不能拆散,即使暂时不住在一起,但他们是合法夫妻,罗妈妈再反对,恐怕也无能为力了。

  身份证因为出差需要,放在单位,开车时和驾驶证一起放在车里,并没在家里,离婚证和户口簿是放在一起的,然而后者没了,他以为顺手放在别处,能翻的地方都翻了,没有。家里有玉姐两口子还有两个钟点工,但都是干很长时间的“老人儿”,从未丢过东西,何况以前都没出现过,再说拿这个干什么?难道……他去找陈婉玉:“今天家里有人来过?”

  陈婉玉正给星星试穿一件新衣服,两人跟猫捉老鼠似的,星星嘻嘻笑着直躲,不让陈婉玉逮到,把她追得正喘着气:“星星,别跑,今天,外人没有,对了,星星奶奶来过,去你卧室和书房了,说顺路歇一会儿,给她倒杯茶也没喝,急匆匆走了。星星,我都追不上你了。”

  “奶奶来了,我不去她家。”星星也不跑了,躲进陈婉玉怀里。

  罗仲北明白了。

  罗妈妈下手真够快的,她难道忘了,不是可以去补办,只需要几个工作日么?我的亲妈呀,罗仲北重重地叹口气。

  “妈,你今天来过?”他尽量心平气和。

  “仲北,那什么,”罗妈妈停顿一下,还咳嗽一声,可能她也觉得这样做有点出格的缘故,“嗯,那什么,我拿来了,我打心眼里烦她,别以为我看不出来,星星跟她在一起,不知你们谁的计策,还能打得散么?我知道你肯定去补办,我告诉你,罗仲北,你要认我是你妈,就不许娶她为妻。”

  完了,罗妈妈每每喊他全名,这是彻底要歇斯底里的前奏曲。

  “妈,你想想,我总要给星星一个完整的家,再说我也想和一个我真正喜欢的女人结婚,朱丝符合所有的标准,我们真心相爱。”罗仲北希望用真情感化自己的妈妈。

  “哪个想跟你结婚的女人不出于真心?这能是儿戏,再说怎么能不对星星好,星星的亲妈是谁,是她朱丝吗?大眼睛倒挺像……假如真是她,那我也不能同意,她,能生出我这么聪明伶俐又可爱懂事的大孙子。”

  “妈,你别激动,看血压有波动,星星的妈妈是谁,我以后告诉你,今天,你先休息,我还要给星星洗澡。”罗仲北苦着脸撂了电话。

  这是罗仲北单方面的意思,不是朱丝,她需要双方父母同意才会领证结婚,罗仲北很沮丧,看来还要费一番周折。他仍然很欣慰,毕竟他和朱丝,历尽多少风雨,好在,终于风止雨歇彩虹出,握紧了彼此的手,再不会分开。

  柔弱温顺和坚毅刚烈竟然能完美的集中到某人的身上?

  我竟然顽固不化地喜欢上了她。

  罗仲北想想就笑了。

  朱夏又一阵风似的旋进来:“姐,你真的好了伤疤忘了痛,又和可恶的大坏蛋罗仲北搞到一起,他不高兴了,还把你甩了,再折腾几回,我都没姐姐了。”

  “哪会,看你把他说成了十恶不赦似的,你忘了是我先‘甩’的人家。”朱丝弯腰给妹妹递拖鞋。

  “你上回说的话,姐,我也想了,不跟他,你可能更幸福,徐绍鹏,我看对你真是实心实意的,虽是个富二代,但能力上进心的,也没结过婚,更没孩子,之前是否跟人上过床,那咱就忽略不计,我觉得各方面都比罗仲北强。”朱夏太不希望姐姐受伤害了,没遮没拦想到哪说到哪。

  朱丝看着自己的妹妹,她的笑容慢慢消退:“夏夏,徐绍鹏是好朋友,但绝对不可能是我的爱人,那种‘感觉’没有,罗仲北……”她的目光从妹妹身边飘走了,飘向了哪里她也不知道。

  “完了,姐,罗仲北把你魂给勾走了,哪天我必须严重警告他,如果再犯怎么办?”朱丝夸张地皱着眉,扬着胳膊在朱丝眼前使劲晃。

  “他说要请你吃饭,给你赔礼道歉,但你可千万别灌醉他,上因昏睡了一宿,很痛苦,他胃不好。”朱丝也怕了妹妹,对付罗仲北,像对阶级敌人般残酷无情。

  “姐,你们还没结婚呢,看你对他,还说不依附,我真怕,有钱人,靠不住,我的傻姐姐,被爱情冲昏了头脑。”

  朱丝知道妹妹的关心自己,生怕姐姐受到一点伤害,女人情感上的伤害可能更要命,那恐怕是她一生的赌注:“我的妹妹长大了,想问题比姐姐都多了。”

  “姐,你是当局者迷,我是旁观者清。”

  “你和亚亮别怄气了,他不光对你,这些天,接送我,我一直很注意观察他,对旁人也一样讲义气,我把这些跟爸妈讲了,他们没跟你说过什么?”朱丝瞅着妹妹。

  朱夏有些不自在了,躲开姐姐:“他们唠唠叨叨,每次不是让我别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早点回屋睡觉,剩下的全都是那个烦人的谢亚亮。”

  朱夏的眼前仿佛就站着那个……

  朱夏大闹罗仲北一通之后。要说赌气斩断了一切和谢亚亮的关联,也是事出有因。她在单位这些天也闹心,她自认为思想很有前瞻性,眼光精准独到,她提出来收购一家企业的建议,可是上边的保守派们不同意,理由是我们对那个行业不熟悉,盲目上马无异于自寻死路,也是像你这样的小助理集团多少位,就你站得高看得远吗?主要竞争对手是正远集团,还不知是否和她准姐夫怎么定下的计策,风言风语就传过来。她惊呆了。私企也有这些闲言碎语,她想去找徐绍鹏解释,可是人家没空,她已经被靠边站了。工作上的被排挤,姐姐又被欺负,她的无名火终于是发出去了。

  冤大头的谢亚亮算倒霉了。

  姐姐又给她上了一课。

  然后,她就没有什么事可做了,在单位如果没有工作分配给你,把你架起来,这种滋味很难受,徐绍鹏看起来很是文质彬彬,骨子里不也一样心狠手辣,即使对朱丝如何有感情,与罗仲北不相上下,工作与私生活绝对两清,她何去何从,她不是容易服输的人,在哪工作都是一样,你以换了就能改天换地,她要在原地,你们没开除我,就是说明我还有利用价值,经过几天的思考,她想通了,继续上班下班,而且面带微笑,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没事干,去分公司和下属企业去调研,这个也没人管。

  “她心真大,搁我早辞职了。”

  “你是新来的,不知道,她本来想跟那谁上位,可能“梦想”成真了,白‘制造’一夜情,仍然让人甩了。”

  两名女子嘻嘻笑着从卫生间出来,岂不知朱夏也在那里,她咬咬牙,憋住了眼泪。

  人多的地方招惹是非太容易了。

继续阅读:第90章我相信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