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发于情,止于礼
平河子兮2017-02-24 10:433,509

  朱丝愣住了:“你别瞎逗了,我妈妈告诉我的。快回去吧,玉姐天天查岗,这已经够晚了。”朱丝已经开了后车门,自行下车走了。

  她的罗先生其实并没多想,当然有些不心甘情愿,以为还可以有下一步……现下一步……

  每次,每次都戛然而止了。

  朱丝想得是另一回事。

  我太像一位妈妈的做派,连罗仲北都能看出来了?不,他即使知道也不会介意的,因为我们那样深深的相爱着。

  朱丝笑了,甜蜜蜜的,一个恋爱中的女子就应该幸福和快乐的呀。

  结婚,必须摆到日程上去,他偶尔露出男人本能的欲望,全能让决绝的朱丝给“掐”回去,她把自己保护得太好了,任由敌人如何入侵,根本攻打不下任何城池。

  “朱丝大记者,我对你肃然起敬,如果在斗争年代你肯定也不能当叛徒,意志太坚定了。”罗仲北叫苦不迭。

  朱丝冲他笑:“大丈夫一诺千金,你可记得,罗先生?”

  “我说过吗?你录音,录像了,或者签字画押了?”他故作不知了。

  罗仲北甚至想把家人全聚到一起吃饭,没准儿出现奇迹,大家交谈甚欢。他去补办了户口本,人家朱丝记者根本不同意,非要等到他父母首肯才行,明明难以逾越的高度。

  罗仲北只能无语了。

  人是动物,只不过是高级动物,怎么能脱离动物的本性,只是有德和礼之约束才能控制住自己的某些冲动和欲望。罗仲北曾经的情感世界有些复杂,朱丝并不在意,因为他从未隐瞒过,我也想对他说,他并没让我说,如果我早遇见罗仲北呢?世上哪有那么多如果,人家那时已经结婚了,你还能去做第三者不成?

  其实作为一个正常的女人,朱丝每次也在和自己斗争,她都怕自己难以自持,是人,当你过分投入时,能保证……她感谢罗仲北对她的尊重,现在的风气……他们也和热恋中的男女一样,但每次都能发于情,止于礼,靠高度的自律意识,还能坚持多久?结婚,不但水到渠成了,已经迫在眉睫了。

  罗仲北身后……他一个人吗?

  尤其他的母亲,朱丝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她的故事如果罗仲北知道会怎样,她不想说是因为真的怕会失去他,她没试,因为她不敢试,每个人都有软肋,因此她比从前都愿意带着星星,时刻提醒自己,是一个母亲,原始冲动慢慢后退了……

  为自己留下退路,朱丝做到了。

  虽然实非所愿。

  午间,星星睡着了。

  他们蹑手蹑脚出去,关上门。在厅里闲聊。本来依罗仲北的意思去另间卧室床上休息一下,他的表情还挺严肃:“也不脱衣服。”而且他保证即使躺在她身边,都不会想入非非更不会动手动脚:“你至少是魏晋南北朝之前的古董,可近观,也不可亵玩焉行了吧。”

  然后,上下左右围着她转圈。

  朱丝笑他:“你看你的脸,咱们去厅里,你再帮我们看看那些书的内容,我准备往网上粘贴一些,做些前期宣传。”罗仲北站住不动地方:“岂止是我的脸,浑身上下,血脉贲张,沸腾了,哪还有心情忙工作。”

  “走吧,我的罗先生,帮我念一段《论语》或者《礼记》。”朱丝上前推他,他再也装不住了:“丝丝逗你的。我就喜欢你的古板你的老旧思想,每个女孩子都像你,恐怕不可能,因为太眼花缭乱,我都找不出哪个是我的丝丝了。”

  罗仲北拽着朱丝的手:“我说帮你‘还债’安置一个女大学生,你都不感谢我,那个女孩特别懂事。”

  朱丝没太理会罗仲北,开始还有些纳闷:你帮我安排一个女大学生?后来经罗仲北解释才弄明白,原来就是那个血头的女儿程冰梅,因为父亲被抓之后,她一度想“卖”身给弟弟治病,之后经朱丝呼吁,都市报刊发的几篇报道,恒升等企业和个人的慷慨解囊,弟弟的治疗费用足够了。今年刚毕业的程冰梅,因为要和妈妈一起在医院照顾弟弟,也没时间去投简历找工作,朱丝本来想帮她一下,可是后来得知她找到工作了,但并没透露去哪,现在罗仲北说了她才知道是到罗仲北集团办公室做了打字员。

  “亚亮问过人事部,只有办公室的一名女打字员,因为几次流产回家保胎需要休长假,就帮你‘赎罪’,安排她到人事部面试,虽然专业不对口,但她打字速度还不错,而且她也没意见,现在她是试用期间,她没和你说么?”

  “后来见面机会不多,时间短,我也没太细问。”朱丝向来都是能设身处地从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罗仲北为了他牺牲太多了,她又不是小肚鸡肠的人,怎么能计较这些。她其实为了缓解气氛:“程冰梅很漂亮很善解人意。”

  随口一说之后她上前去抓罗仲北的胳膊。

  可是罗仲北躲开了:“丝丝,你还不相信我么,抗干扰的能力?”罗仲北的脸色明显严肃起来,眉头紧蹙,明显要生气的前奏。

  朱丝知道这类的玩笑开不得,罗仲北对她的感情,任何外力会入侵进来?她抿嘴一笑主动的投怀送抱了。

  “这还差不多。”她的罗先生桃花眼里放射冲击波了……

  从朱丝的反应和言谈中罗仲北发现了异样。

  那个女孩子竟然没告诉朱丝她在正远集团工作。

  他还专程找程冰梅谈一次话。

  因为之前徐子杰送她进来时,他出于礼貌先伸出手和程冰梅握了一下手。那个女孩竟然低下了头,脸红了。徐子杰眉头皱了下,他下意识地看看罗仲北,罗仲北冲他笑笑,摇了摇头。

  徐子杰说:“你们先聊,我还有点事。”他走了出去,把门轻轻带上。

  罗仲北先说了一番客套话,欢迎加入正远集团之类,又简单问了问她的学习和家庭情况。他要表达的重点是想突出朱丝,为了不让女孩因为父亲被判刑而记恨朱丝:“我从报纸上看到朱丝记者写的采访报道,才决定聘用你。”罗仲北明说了。

  “谢谢罗总,能进入正远集团,这是我连想都不敢想的,我的同学都羡慕我,我说,是因为我幸福遇到了罗总这个好人。”她坐在沙发上两腿并拢,腰板挺直,恭恭敬敬的表情。

  “我们集团很一般,即使有点业绩,也是我的同事们付出了很多努力才取得的。我认为你能通过面试,说明你的能力和水平,我们人事部觉得你合适。”罗仲北只能这样说了。

  “罗总,我以后有事情可以直接向你汇报吗?”程冰梅突然有了非分之想。

  “如果是工作的事情,我想你可以先和部门领导汇报,如果是个人的问题,你可以和我说。如果对集团有意见和建议,或者对我个人提出批评,我随时随地欢迎。”

  “谢谢。”她站了起来:“罗总,我不打扰你了,我去熟悉一下工作。”

  程冰梅五官端正,身材高挑,清秀的面容,而且言谈举止很得体,不大像这般年纪的人,朱夏也就比她大一两岁,别看风一阵火一阵的劲头,其实一眼就能看穿,面前这位,阅人无数的罗仲北,感觉她城府很深,后来也觉得过虑了,对于一个涉事未深的女孩,下这样的定语,未免太早了吧。

  朱丝对于程冰梅并未告知她的去向也很纳闷儿,也没什么值得隐瞒的,女孩子真的很不一般。她妈妈就常夸她从小做事有板有眼,不用大人管更不用操心。

  “她到你们集团,肯定是最好的选择,你多照顾她吧,从我内心来讲,他爸进去,我多少有些责任,他有苦衷,对他的家人,对程冰梅,我感到歉疚。”

  “丝丝,他爸罪有应得,不是你去举报,他越陷越深,让别人举报之后判刑更重,如果明白事理的人应该感谢你才对,你歉疚什么?有时我真不理解你,把什么黑锅都自己背着,你也不嫌累得慌。我要像你这样经商,从谁口袋里掏钱,也不安,那只能喝西北风了。”罗仲北看着朱丝,他看不懂的女子,而他却偏偏喜欢上了她,以后,他跟她可能更累更操心,有什么办法,种下的爱情之树,已经生根发芽了,枝叶繁茂,就差开花结果了。

  “不是,我只想跟你说说而已,之后该干什么还得干什么,歌里那么唱,心太软,容易动感情呗。好在,我的罗先生心肠硬,每次他都会救我于水火之中。而且我太容易败家,早晚都得游说你拿出买路钱给你认为不相干的人。”朱丝望着她深爱的男人,心里最歉疚。

  “丝丝,将来,我依你,但现在,我想看看我的能力还能拓展到哪里,而且我还要养家,总要孝敬老人,你的我的爸妈,还有我们的兄弟姐妹侄女外甥,抚养星星和月亮长大,接济我们的亲戚朋友。然后,我裸捐行不行?我们去养老院。”

  罗仲北把朱丝揽在怀里:“丝丝,在我眼里,你是世界上最善良最有爱心最漂亮的爱人,我曾经有过无疾而终的恋爱,还有过一段不幸的婚姻,上天眷顾我,让我还没老去之前遇到你,有句话怎么说,夫复何求?我还不至于做守财奴,抱着元宝去跳井。”

  朱丝的眼前仿佛看到了罗仲北跟他说得未来,他们互相搀扶着走在夕阳下,佝偻腰身满头白发的背影,月亮,他们的女儿,她一脸娇羞地问:“罗先生,你的女儿?”

  他迎上了那满含深情的目光:“丝丝,我们的女儿,你要坚定地相信我,我们的女儿,长得像你一样漂亮的小女孩,我现在有多幸福,看到她向我跑来了,头发上系着彩色的蝴蝶结,身上穿着白色的公主裙,丝丝,你愿意吗?帮我……”

  朱丝没说话,把脸颊紧紧贴在她的罗先生的胸前。

继续阅读:第92章种下一粒种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