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一对呢
平河子兮2017-02-24 10:492,386

  还有一对呢,更有意思。

  即使没有罗仲北半真半假的“吩咐”,出于礼貌以及对宋泽彬的敬重,沈和凝都要送宋泽彬回家,而且更巧合的是,他们还顺路。

  “他们,怎么说走就走了。”沈和凝自言自语。

  “他们已经走过马路了。”宋泽彬望向窗外。

  刚才人多,现在单独和警官在一起,总觉得浑身不大自在似的。

  路上,沈和凝的走神差点出了事故,还是副驾驶座上的宋泽彬伸了一下手,成功的化险为夷。

  沈和凝也奇怪自己也没喝一口酒,怎么就手有些颤抖,又在路上画起“龙”来,她的心似乎也有点乱,车里太安静了,因为开着空调,也没开窗,她都能听到自已的心跳和某个人的呼吸。

  沈和凝眸看到了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和那有力的大手一齐过来了,而且还碰到了她的手上,他的右手手背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在泛黑的肤色上那么显眼,她的心莫名就一颤,他的近乎神话般的传奇“剿匪”故事,不知怎么就全在清晰地在脑海中闪现,好像她也在现场一般。

  “谢谢,宋警官。”沈和凝定定神,终于又落落大方起来,该表达的总要表达。

  “没关系,沈部长。”他很平静地回答,内心其实也有些乱。

  他再看开车的沈和凝,不知怎么就像喝醉了酒似的在地上画“龙”,惊魂未定还是因为他刚才碰到了她的手,他们之间的肤色太不相同了,风吹雨淋的宋警官黑不溜秋,沈和凝肤色白皙细嫩,以至于宋泽彬都有些自惭形秽地将手背到身后。

  面对已经不会“开车”的沈部长,他不能坐视不管:“沈部长,我来开吧。”

  沈和凝投向宋泽彬一个感激的目光,宋泽彬并没躲闪,果断迎了上去,然后点点头,他笑了:“你先开到边上停一下,咱们换换位置。”

  “你身体行吗?”沈和凝低声问。

  “没关系,医生小题大做给我列出一大长串的什么注意事项,局领导又给我送慰问金慰问品的,弄得我怪不好意思。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我们天天练习擒拿格斗,取那点东西,破皮出血稀松平常。”他满不在乎,还在自己的胸脯上来了一拳。

  沈和凝呆住了。

  她想坚持,但智商已降到最低值,乖乖地把车让给了宋泽彬开。

  开过警车追捕逃犯的宋警官,那什么车技,他把方向盘握得死死的,哪能轻易松手。

  他们很顺利他们就到达了目的地。

  宋泽彬目视前方,沈和凝瞅着他的手背上的疤痕发呆,直到宋泽彬再也“忍受”不了了,想躲开,单手把握方向盘也得画“龙”,他笑了:“沈部长,你家快到了。”

  “是么?对……”沈和凝也觉得自己过分,谁也不会愿意让别人看这丑的手,像爬着一条蜈蚣似的。

  她脸更红了。

  车停下了。

  宋泽彬下车,绕过来,给她打开门:“你自己开进去吧,我自己打车走。”

  宋泽彬也想了,沈和凝和朱丝是同学,年纪相仿,假如没结婚肯定也有男朋友,现在习惯都在一起住,我这贸然给人家开到园区里去,何必引起不必要误会,而且他也觉得自己有些透不过气来,沈和凝老瞅他走神,这更可怕,他是警察,陷入感情漩涡,怎么行?情感纠葛的凶杀案他办过多起,身边的她,他摇摇头。

  像从前独来独往好,警察,还刑警,让人家女方心惊肉跳的生活,他于心不忍。

  “不行,我们老总吩咐了,我必须先送你回去,我再开回来。”

  沈和凝坐在副驾驶位置不下来,而且后面已经有车过来在摁着喇叭,在寂静的深夜就很刺耳,宋泽彬只得再跑回去开车。可是他住的地方挺远,该到郊区了,因为他的老家在外地农村,不用家里出资,靠自己的工资和贷款,想买面积大一点的房子,只好跑远点的地方。

  他以队为家,吃食堂。

  “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是他的口头禅。

  所谓的“家”,他一般不怎么回去。

  好在夜半时分,路上不堵车,开得也快。到地方了,沈和凝仍然不下车。

  宋泽彬也懵了,这比一般犯罪嫌疑人难办多了,女孩的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你也不明白,好像歌里唱得吧。

  “我家到了。”他依然目视前方。

  这时的沈和凝正在和安全带较劲,一直抠那个带子,像上面粘着什么不洁之物似的,而且还很用力。

  “我来吧。”宋泽彬以为她打不开安全带,“蜈蚣手”伸过来了。

  沈和凝顺从地让他解开,他的身体也自然倾过来,他们的目光就这样相遇了,而且久久凝视着,我们的宋泽彬警官“败”下阵来:“对不起。”

  占了“上峰”的沈和凝还很得理不饶人:“说对不起就算了?给我讲讲这手的故事吧。”她的目光还停留在那条疤上。

  “这么晚了,你家人……会惦记……回去早点……好……”他幽幽地说。

  “我没结婚,也没有男朋友,我自己一个人住。”沈和凝很大方很真诚。

  “那太……”他莫名高兴起来,本来想说“好”,也觉得不大对劲,就停住了。

  沈和凝看着他,也不言语,他竟有些口吃起来:“我也……没结婚,也没有……女朋友,我也自己……一个人住,平时我……住队里,一是随时有任务,也替有家有口的队友值班,二是家里……很乱,天又这么晚了,本来应该……请你上去……喝杯茶……”

  他不是巧舌如簧的人,却对自己介绍得如此详细,尤其私生活方面,对适龄的“陌生”的女子,明显别有用心,生怕对方多心,他戛然而止。

  沈和凝低着头继续抠安全带。

  拿出铁杵磨成针的精神,肯定能弄出窟窿……

  “我送你回去吧。”见沈和凝的情况实在……他也慌了,虽然开车,总不能大半夜让人家女孩子自己回家。

  车又开进了夜色里。

  他的圆挂脸,笑起来憨态可掬,大熊猫,弥勒佛,浓眉大眼其实并不像,往上贴呗,可此时此刻怎么好意思出口呢?

  什么关系?

  她眼角的余光射过去

  他的脸上直淌汗,冷气开着呢?

  他旁边有纸巾,怎么不擦呢?

  她也感觉浑身燥热难耐,坐椅也不舒服,她来回挪去身体……

  “身体不舒服吗?”他并未转身。

  “没,没有。”她慌里慌张地答,赶快挺直腰身。

  空调的温度又低了几度……

  来来去去几趟,油耗尽了,车趴窝了,天已经蒙蒙亮了。

继续阅读:第97章我不认识罗先生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