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听到你的心跳
平河子兮2017-02-24 10:473,662

  接到“任务”的罗仲北,正在开董事局会议,屋里剑拔弩张的气氛,因为一项投资问题,大家已经讨论一下午。有好几位烟瘾大的,出去多少趟去外面抽烟,罗仲北不吸烟,屋里没有立禁止吸烟的牌子,人们也自动到外面去解决了。其实这样更好,可以去透透风。罗仲北主张出资,但有近二分之一的人不同意。结果就开始辩论起来,哪方都不能说服哪方,罗仲北也挠头,如果董事会不通过,很难立项投资,他没有出去,一直坐在那右手捏转着一支铅笔。桌上的手机屏幕亮了一下。

  朱丝发来的。

  “我请和凝与宋泽彬吃饭,可能有戏。我们已经去了,等你买单。”后面是地址,饭店名,包房号。罗仲北看看表,已经5点了,这个会今天即使开到半夜,旗鼓相当的两方恐怕也难一决高下,那倒不如先开到这,明天再开。

  复会后,这一倡议马上得到一致的赞同。

  他让司机送去的。

  他在想着棘手的投资问题,董事当中有人认为自己盲目扩张,风险明摆着,现在生意不好做,如果顾头不顾尾,首尾不能衔接,到时候资金链一断,就等着破产吧。作为董事长,难道连这个决定都得不到拥护吗?今天还得跟朱丝说一说,虽然她对生意一窍不能,心中不痛快,说说也好,亚亮已经劝过我了,我还有些放不下面子。明天必须拍板,雷厉风行的罗仲北实在受不了,这样,还能实现什么,不行采取无记名投票决定,这样最公平,反对赞成就昭然若揭了。

  有司机开车,他可以在车上闭目养神,可以胡思乱想了。

  朱丝记者,现在命令起我了,我提的“条件”为什么就一条都不能“落实到位”,不行,今天,就今天……他笑了,朱丝不会让他得逞的,他怎么能做违背她意愿的事,他那么深深地爱着她。假如她随弯就弯,他会怎样看她,丝丝不是,这也是他敬重她的理由,她有自己的个性和原则,任你吹来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朱丝还是朱丝。

  待罗仲北到时,菜全点完了,没有酒,而且细心的朱丝还问过医生,关于捐献后吃喝的禁忌,总不能让人家宋泽彬做了好事,还留下什么后遗症,那她罪过可大了。

  留给罗仲北的位置是挨着穿着便服的宋警官,对面坐着是朱丝和沈和凝。

  其实沈和凝多少还是有些发窘,虽然她非常会处理事情,又很镇静的白领,罗仲北是她的老板,那边,让她非常不自在的警官。

  她常常笑朱丝,现在轮到她了。

  大家寒暄一阵,其实也就是宋警官不认识。

  “大家别光说话,动筷子吃吧。”朱丝很热情好客,作为饭局召集人,当然话也要多。本来沈和凝比她要活络多了,现在她只剩下微笑,脸红着。

  罗仲北暗笑,朱丝,像张张罗罗的媒婆,赶到点子上而已,人家两人有意思吧,他当然更活跃起来。

  “我们端杯,白开水矿泉水饮料茶水都行,干一杯,认识了,以后就是朋友,工作上一回事,下班了,另一回事。”

  大家都端起来了。

  “宋警官,常听朱丝说起你的大名,今天还捐骨髓,我真佩服你,有爱心有担当,给身处绝境的人以温暖和希望,我恐怕都不一定敢,别笑话我自私狭隘和冷漠。”穿行在社交场合的罗仲北,很会说话。

  “哪里,真不用害怕,我现在什么感觉都没有,这还能救人一命,配型成功多不容易,现在有多少患者就盼着,所以我才同意让朱丝记者报道,否则,这点事情报什么呢,尤其我们做刑警的,对了,朱丝记者,最好不发图片吧。”

  朱丝咽下一口水:“哦,也行,我只称呼你宋警官。”

  宋警官爽朗地笑了,露出整齐的牙齿,因为皮肤黑,牙齿就显得更白了:“我和朱丝记者早就因献血而认识,以前还真不知道,保密工作比我们公安部门做得到位,她的男朋友就是正远集团的老总,年轻有为,热心公益事业,在咱们市乃至在咱们省哪个不知哪个不晓呢。”

  “那都是瞎传的,我做小本生意,公益方面,说来更惭愧,朱丝……”罗仲北很谦虚很谨慎,他已经过了需要炫富的时候了。

  他又接着说:“没有警官的保驾护航,一方平安不可能得到保证,而且我刚才在路上还在想,哪天去你们那慰问慰问,这今天就跟你接洽一下。”

  “不用,而且我们经费有保障。”宋警官摆手。

  “两码事,企业也属于老百姓范畴,警民,警企都是一家,我当然也有条件,请哪位警官有空,帮我培训一批保安,我们求之不得。”罗仲北的思维是谁都无法企及的跳跃式,他的点子似乎在不经意间就产生了。

  宋警官答应回去和领导汇报,但他估计这个可行,人民警察为人民嘛。

  大家吃得很开心。

  罗仲北的筷子往朱丝的碗里跑得太勤了,以至于朱丝用手扒拉他,小声嘀咕:“我够得着。”

  面不更色的罗仲北才不听呢。

  他使激将法呢。

  果然,宋警官坐不住了。

  席间,有一人受了冷落嘛。

  沈和凝只吃眼前的菜,一盘青菜有那么好吃么?又不是小白兔小绵羊。

  宋警官马上抄起公筷帮她往碗里挟:“你尝尝锅包肉,很好吃的。”

  沈和凝的脸更红了:“谢谢,你也吃。”

  她给他挟了。

  你来我往,互动太快太频繁了吧?

  忘了旁边还有人呢。

  罗仲北和朱丝相视一笑。

  朱丝冲罗仲北竖起大拇指。

  一个女子,因为一个异性脸娇羞成一朵雨后的芙蓉花时,可能是因为爱情之花要萌芽了。只需要浇点水,施点肥,就能破土而出了。

  罗仲北在来时经过收银台就已经把帐都结完了。

  他看吃得差不多,就以要去接星星看儿童舞剧为名带着朱丝离开了,然后“命令”沈和凝:“沈部长,你和宋警官顺路,你负责送他回家,没事,油钱我给你报销,还算你加班。”

  他根本没看沈和凝,冲宋泽彬点点头再朝沈和凝的方向努努嘴,牵着朱丝的手就走了。

  朱丝还回头想和沈和凝道别,罗仲北干脆搂着她的腰往外拖她:“朱丝记者,你怎么那么不识时务,还回头回脑,人家都那样了,你还看不出来,可当上一回媒人,还要当瓦亮的电灯泡么?再说了,我看了他们,也有些馋涎欲滴,你能不能大方一回,让我也那个什么一下?”罗仲北一副很生气的表情。

  “人家都看着呢。”朱丝想推开罗仲北,饭店的走廊里,来往的食客还有穿梭送菜的服务生的目光全驻足在他俩的身上,罗仲北才不顾这些,更紧的搂住朱丝,直到外面。

  罗仲北终于松开了朱丝。

  “走,去看星星。”朱丝说。

  “丝丝,我们今天晚上二人世界,哪天,你搬去别墅天天陪星星行不行?”罗仲北看着“白痴”般的女记者,笑而不语。

  “你傻笑什么,我今天的采访稿还没写完,你回家吧。”不解风情的朱丝还一本正经。

  “我刚才没吃饱,想吃你包的蔬菜汁馄饨,菠菜汁的。”罗仲北就是这样不讲道理。

  “不行。今天不行,除非有星星。还有,我觉得你脸色不大好,告诉我,你怎么了。”罗仲北其实上朱丝家也是和他谈这个。

  “有事。”

  “那好,去我家吧,但你保证不许有小动作。”朱丝也知道罗仲北没开车,在外面说话肯定不方便的。

  “是,朱丝警官。”罗仲北打个立正,还敬个礼。

  朱丝满足了他的口腹,一个刚下过饭店,花了那么多钱买单还没吃饱,这就只能是罗仲北干得出来,看他狼吞虎咽,还真不像是装的。

  “慢点,喝点汤,你那样会撑坏肚子,尤其你胃不好。”把朱丝急坏了,赶忙伸手去抢罗仲北已经快送到嘴边的馄饨,其实罗仲北停下了,因为朱丝的话:“丝丝,你再说一遍。”

  “哎呀,怕你撑坏肚子,别着急,少吃点。”朱丝极不情愿又重复一遍,因为罗仲北痴痴地望着她。

  “丝丝,你帮了我的大忙。”他放下了手中的汤匙,然后起身抱起朱丝悠了好几圈:“你放下我,我头都晕了。”把朱丝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范进中举了?”

  “不,我洞房花烛。”

  “你太没正经了,快点说呀。”

  罗仲北也没隐瞒,朱丝第一次听罗仲北讲他生意上的事情,她瞪圆了眼睛,不住地点头摇头或者呆若木鸡,罗仲北对于家庭和工作分得特别清,如果不是过分激动,即使他和朱丝结婚了,他可能都不一定和她讲。

  她抱住了他也阻止他再讲下去:“我不想听,我害怕,你太累了,为什么你从不说呢?”“丝丝,我怕我最亲的人都担心我,所以我不想告诉你们。”

  朱丝哭了:“我们的工作也累,但跟你的累能比么?不干行吗?占股份回家算了。钱挣多少呢?没有止境。刚才我为我无意间阻止你进一步盲目投资很高兴。以后,我肯定会慎重考虑花你的每一分钱,那是用我的罗先生的心血换来的钱。对不起,我有时太让你分神了。总是使小性子,惩罚你,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我太倔强了,我不想跟任何人说,怕人笑话我,也怕我会失去你。”

  朱丝仰视着罗仲北,在她心目中无比高大的亲密爱人。

  罗仲北眼睛也湿润了,他不想让朱丝再说了,她紧紧地搂住了朱丝:“丝丝,别为我担心,我不是一个刚愎自用的人,我能分辨是非,也能认真听取不同的声音,取之所长,补我所短。我很后悔,和你说这些,让你以后为我担惊受怕,这不是好男人应当做的。”

  朱丝用手擦拭罗仲北眼角的泪水:“为了我为了星星你好好的爱惜自己,我们都需要你。”“嗯。”

  好像又回到了那一夜,他俩又相互依偎在一起。

  静静的,彼此能听到对方的心跳。

  谁会相信没有缠绵悱恻没有激情戏上演,但真的没有,朱丝和她的罗先生就没有。

继续阅读:还有一对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