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谁走桃花运
平河子兮2017-02-24 10:462,744

  不明就里的沈和凝真就来了。

  本来医院离正远集团也近,因为没堵车,10分钟的车程。

  沈和凝放慢了脚步进来的,她进来的位置正好能看到朱丝,她直接向她走来,低声说:“丝丝,你采访完成了吧,我们走。”

  “我还没采访完,你稍等我一会儿。”朱丝也放低声音并向她摆摆手,然后把她拽到宋泽彬面前:“宋警官,我的同学和好朋友沈和凝,正远集团宣企部部长。”她又指指宋泽彬:“捐献造血干细胞的宋警官。”

  “你好,常听朱丝说起你。”沈和凝大大方方向前伸出手。

  “你好。”宋泽彬想挣扎着坐起,让朱丝和沈和凝给阻止了。

  那位警官瞅瞅这场面,刚才病床上坐着的女记者不但和队长认识,还跟他问半天,似乎问的问题跟采访的事情不大相关,也跟我们“审问”嫌疑犯似的,再回味一下,“线索”跟队长个人问题有关,女记者问得太详细了,一度以为她对队长有点意思,又不大像,因为他们似乎认识好几年了,同是献血自愿者,要发展早发展了,又进来一位,两位美女陪着队长,他像是有所领悟似的:“队长,我出去办点事,也没开车,你把车钥匙给我,我过一会儿回来。”

  宋泽彬别看跟罪犯过招有一套,现在要他近距离对着两个女子,而且两位美女,就有些不自在了:“你别走,我跟你一起走。”他挣扎着又要站起来。

  “你走?需要医生“特赦”,明白吗?”那位警官摁下了宋泽彬,然后,冲他意味深长一笑,大踏步走了。

  宋泽彬只能继续躺下,而且把眼睛都闭上了。

  朱丝把采访本递给了沈和凝,又拿出笔记者电脑:“我还要采访宋警官,顺便抓你劳工,帮着打字。”

  她开始和宋泽彬一问一答。

  “宋大队长,你结婚了吗?”她问得不客气。

  “和采访有关吗?”因为相熟,他回答得也不客气。

  “有关。”

  “没有。”

  “有女朋友吗?”

  “也没有,”宋泽彬的语气低沉下来,“干我们这行的,我总怕有一天会拖累人家。”他的目光望向了门外。

  这时正在打字的沈和凝抬起了头,对于朱丝的忘我职业精神,沈和凝也没怀疑什么,顺便接她一下,两人去吃个饭而已,因此对于她的采访对象,她顺便看了一眼,就去帮她打字了,然后就理顺了宋泽彬的“前世今生”。

  朱丝记得太详细了,年龄,警龄,警衔,破多少得大刑事案件,连负伤次数位置都记上了,荣立几等功,从区到省级劳动模范,她开始还笑她这像采访么,不就是报这次的捐献骨髓,一个很短篇幅的采访,还要陪着人家从进医院到走出医院,现在朱丝问得更蹊跷,她也是无意间看一眼病房内有传奇色彩的警官大队长,因为她坐在门边病床上,正好与宋泽彬的目光相遇,老天,那是一双多么锐利的目光,夹杂着一丝忧郁,因为朱丝问话导致发窘的缘故吗?

  没来由的沈和凝的脸红了。

  密切观察动向的朱丝笑了。

  宋泽彬为什么要躲闪,朱丝记者的女性朋友,她的目光真诚而友好。她长得很漂亮,从走路的姿态看,透着职业女性的干练和精神。他不由得心中一动,只瞬间而逝,他是干什么的,那么轻易暴露他的感情。

  朱丝的眼角的余光又扫射到了。

  “宋警官,本不应打扰你这么长时间,你先休息,我们走了。过几天我请你吃饭,我代表受捐助的家属和患者感谢你的爱心善举。”她笑了。

  “如果没有什么事,我请你们。”宋泽彬爽朗地笑了。

  朱夏主动给谢亚亮打电话,请他吃饭。

  谢亚亮其实有点生气了,自己差在哪,让朱夏一直给晾在一边,无非又这山望着那山高,被人家甩了,又来找我填补空白,所以话就有点难听了:“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朱夏小姐,本人今天没时间,工作忙。”

  “那你哪天有时间?”朱夏才知道有时你伤了一个人,再挽回,有多难。

  “不知道。”谢亚亮已经想放弃了,干嘛我在一棵树上吊死,世上就剩一个女孩叫朱夏,一个男孩是我谢亚亮吗?我对你掏心掏肺,你是石头也该焐热了,可是,哪是那么回事。

  “那,我等你。”朱夏知道他的决绝本就是负气,即使人家真提出分手,也是她作的,姐不是常常说我这样吗?

  “嘟嘟嘟……”电话已经撂了。

  晚上,她去了姐姐家,跟朱丝哭诉谢亚亮如何绝情,但她有所保留,“DG”事件终归还想埋藏在心底,女孩子心中都有一个梦,一个瑰丽而五彩斑斓的梦。

  朱丝心疼妹妹,又是劝又是擦眼泪,朱丝多冷静和理智,谢亚亮爱朱夏,这毋庸置疑,闹矛盾也正常,妹妹有时太过分,假如换位思考,你是谢亚亮,也一样会生气,提出分手更在情理之中。

  她打过电话让谢亚亮一起吃饭,谢亚亮这些天都没有在楼上住,他接了电话:“姐,对不起,你妹妹……我可能真的高攀不起。”

  “亚亮,我应该说对不起,我和朱夏都给你增添了不少的麻烦,朱夏现在状态很不好,我也不希望你来安慰她,我们在一起吃顿饭,即使做不成……也是朋友,你看……”

  “姐,我哥派我出差,等我回来吧。”明显推辞。

  朱丝打电话问罗仲北,罗仲北告诉她,亚亮争着抢着要出差,后来就走了:“你关心这个干嘛?”

  话到嘴边留半句,朱丝想罗仲北本来够忙的了,弄不好再让他们哥两个生分起来,也许就会有转机呢,男女之间的事真的说不清楚的。

  “随便问问,我在写稿,撂了。”

  “丝丝……”罗仲北感到莫名其妙。

  周五下午。

  朱丝约请了宋泽彬晚上一起吃饭。

  “谢谢,不,我队里还有事。”宋泽彬想婉拒掉。

  “不可能,我事先打听过,别忘了,我到你们支队采访过,也不是认识你一位警官,今天你没有一点任务,连突发的都没有,离下班差不到半小时……”

  “你放心,我还找我的男朋友一起。”朱丝想到罗仲北,那个男人,是需要来买单的人呵,他的属下相亲,难道他不应该出血么?

  沈和凝也懵了,因为朱丝今天哪根弦不对,我和宋警官,也不怎么认识,就见过一次面,非要在一起吃饭。

  “你荣幸吧,认识警察,一个英雄警察,以后成为犯罪绝缘体,还有人第一时间保护你。”

  “你多大了还有英雄情结,好了,我正忙着,晚上见。”沈和凝对宋警官的感觉……好像很说不清。

  多认识一位朋友,也无妨吧。

  宋泽彬也弄不明白自己近乎鬼使神差地跟朱丝她们一起出来吃饭,虽然他和朱丝之前就认识,那也就是认识而已,并没有太多交往,和朱丝倒没什么,她的女友,宋泽彬感觉有点说不清的感觉,是因为不认识才不想和她多说,还是对她有点别的……他为自己的想法感觉很奇怪。从前,对其他的女孩,尤其相亲过的都没有……

  也许,朱丝记者问得很奇特,刚才队友还跟他开玩笑,捐献对了,走了桃花运了。

  世上有因果报应吗?

  只能说他们几个串通一气,想给我介绍给朱丝的女友,既然如此,包里带着银行卡、信用卡,总不能让朱丝的男朋友买单,吃也大大方方的点菜。

  也可能人家对自己没那个意思,我想入非非了,都是年轻人,大家在一起吃饭,聊聊天也不错。

继续阅读:第95章听到你的心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