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幸福在哪里
平河子兮2017-02-24 10:242,550

  罗仲北深刻地检讨了自己,列举了几宗罪,他的眼睛忽然豁然开朗起来,我为什么要放弃,生意场我都从不怕竞争,情场同样,我们曾经那样相爱,她不会弃我而“逃”的。

  朱丝提出分手完全为我考虑,我脑子那么不开窍,竟然还答应了。倔强的朱丝会原谅他吗?罗仲北一点把握都没有。

  他的药快吃完了,谢亚亮给买来的,如果我当时多动动脑筋,亚亮能有那么细心吗?也只有朱丝知道我应该吃什么药,她陪我去看的病。我怎么就没想到这层。她不可能再跟我有任何交集了。

  接下来,从头到脚,“哥,给,衬衫,收着。”

  “你自己穿。”

  “你甭管,收着。”

  他今天捎来这件,明天办公室放两件,后天给送到家去了。而且全那么合适?!

  他不去想出处,为什么去想,照单全收。

  谢亚亮跟罗仲北说了一件事,让他更不能平静。集团商场鞋品部出现了咄咄怪事,竟然有顾客先从这里买完名牌鞋,再从网上挑选同品牌同型号同颜色的鞋子来退,售货员还纳闷:“看着你穿走的,怎么一点痕迹都没有?”但并没太在意收下给退了款,真就蒙混过关了,中间的差价大的惊人。假如是真品还行,如果假冒伪劣呢,再卖给其他顾客,顾客进商场就是冲牌和真品,以后商场怎么办?信誉第一还敢说?罗仲北“嚯”地从椅上弹起来。

  “哥,你别发火也别害怕,我都处理完了,以后保证不会再出现类似的情况。”谢亚亮笑了,“我们不是有最称职的义务监督员嘛。”

  “一定要重奖监督员。”罗仲北长舒了一口气又坐下了。

  “给什么?”谢亚亮穷追不舍。

  “你看着办?不对亚亮,你搞得鬼……”他心情也跟着好起来,他对朱夏母夜叉一类的女子连说起来都有些打怵。

  谢亚亮上前一步,人坐在桌子的一角上晃悠大长腿了:“哥,朱夏怎么了,刀子嘴豆腐心,你对姐那样,连累我跟着打了光棍,你知道我,不像你,自制力极差,男大当婚,我身边……”

  他笑得有内容了。

  “你还恋着她,我帮你找一打,咱们集团哪个漂亮女孩你看上了,我包办,绝对半个月内步入婚姻的殿堂。”罗仲北哈哈大笑。

  “你都兔子不吃窝边草,竟指使我,到时给我定个罪,想开除我,我才不上当,再说我情感比你专一多了,认准一个肯定会一生一世的,我真心待她,她会知道的。”谢亚亮并没看罗仲北,他看窗外,天边两朵白云一起飘移着:“哥,你看那云。”连云也双宿双飞,罗仲北看到了,他的笑容凝固了。

  “哥,姐不让我说,但我还是说了,义务监督员是姐,给你开药的也是姐,给你置办这那的全是姐,你看着办吧,我走了。”谢亚亮声音都有些哽咽了,然后也不待罗仲北有何反应,人已经大踏步走了。

  罗仲北会猜不到吗?

  朱丝可能还没忘掉从前的感情。如果不趁热打铁,生出变故也在情理之中,他该怎么办?才能挽回这段丢失的感情。

  他回到了家。

  这些天他忙着相亲,都忽略了儿子。他推开门就见到这一幕:罗妈妈端着碗,追着星星:“小祖宗,你吃点,中午没好好吃东西,老这样下去,身体没抵抗力,就该生病了。”星星猫到沙发后面:“奶奶,我不饿。”

  罗妈妈看到罗仲北,马上抱怨开了:“你的儿子,脾气可不像咱老罗家人,可能像他神秘的妈,太倔了,好几天了,不好好吃饭。”她把饭碗往桌上一摔:“你喂星星,让我歇歇吧,累死我了。”

  罗仲北已经看不到儿子,星星蹲在沙发后面,低着头。罗仲北端起碗,向沙发后面走去:“星星,你平时不是自己吃饭吗?奶奶身体不好,你还气奶奶。”他觉得对不起儿子,为了自己的快活他竟然没发现儿子个头长了,却黑了也瘦了,估计这种状况好多天了。

  他的手刚放到儿子的小胳膊上,感到星星在颤抖,而且还用惊恐的眼神望着自己!是怕我骂他打他吗?

  “爸爸,我不饿。”星星往后退,后面是沙发已经无路可退了。

  “星星,你怎么了?”罗仲北把饭碗放到一边,抱起星星。

  “爸爸,我们回别墅,好不好?我想玉阿姨和丰大大了。”星星把脸埋在罗仲北的肩上,哭开了。

  “星星,不哭,爸爸带你回家。”罗仲北轻声哄着儿子。

  罗妈妈转回身看着这一幕,愣住了。

  当晚,哄睡了星星,罗仲北一边看着熟睡的星星,眼角还带着泪痕的孩子,翻了个身,甜甜地叫着:“丝丝妈妈,丝丝妈妈,抱抱我,星星想你了。”

  梦里与她相会吗?

  罗仲北正在电脑上打字,他用拼音输入法,平翘舌分得再清,也摁得磕磕绊绊,他认为是手指找键盘上的字母费劲,敲打到半夜了,他才写完,放到了朱丝给他们开设的公共邮箱里。

  彼时的朱丝也在电脑上耕耘,她每天都要浏览一遍她和罗仲北的邮箱,只是从来都没见到什么。对呀,罗仲北是谁,他能给她写什么,哪怕只言片语。

  习惯成自然,她每天“例行公事”一样看一遍。

  第二天晚上回家,朱丝打开了电脑,先进了邮箱,真的草稿箱、收件箱、发件箱里都有一封新邮件,朱丝有个习惯,即时删除宣传广告邮件,她看到了“写给朱丝记者的信”。

  罗仲北写给我的?

  她飞速地打开了。

  朱丝记者:你好!

  我不能确定你是否能看邮箱,但我还是抱着最大的希望。

  你已经有好多天没和星星联系了,星星是敏感脆弱的小男孩,他现在有些新情况,烦请你有时间看看他在幼儿园的视频。我原以为,时间会冲淡一切,孩子接受新生事物快,也会忘记你,你我共同希望莫过于此,请见谅我的不近人情,因为这是对星星最好的办法。

  星星正在绝食……抗争,明显出现抵抗力弱和营养不良的症状,他从未说过找你,但他已经画了和你失联多少天就是多少幅“星星和丝丝妈妈”在一起的画,放风筝、跑步、爬山、骑自行车、看书、拥抱……我也偷偷用手机拍下来了,星星不让任何人看,也包括我,如果你不反对,我发给你。

  我是浑自沾满铜臭味的人,也不配请求你什么,如能腾出一点时间,慢些切断与星星的联系,让星星逐渐习惯和接受……现状,而不是和小孩子计较,突然地断绝一切往来。

  我将不胜感激。

  我知道,你是善良有爱心的记者,会帮助一位遇到困难的爸爸。你大可放心,我不会出现打扰你,毕竟我们都已经找到了各自的幸福。另外,也不会提钱,那会亵渎你和星星之间最纯真的感情。

  我们大人之间的恩怨是非,别殃及无辜的孩子。

  我们明天就搬回别墅,电话号码没变,星星却变得沉默寡言,在一天天变瘦,我真的很担心。

  星星爸爸:罗仲北

继续阅读:第82章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