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相见不得亲
平河子兮2017-02-24 10:333,213

  朱丝被许主任叫到办公室。

  “丝丝,有份采访素材稿你去取一下。”

  “行,去哪?”

  “正远集团。”

  “派别的同事好吗?不是我不听吩咐,我,主任,您知道的,在报社我从来不想做新闻人物,现在……唉,如果有地裂缝我都想钻进去。”朱丝望着许主任,乞求着。

  可不是,他们好时她整天被幸福神笼罩着,已经忽略了闲言碎语,王慧茹说的,很难听,一个大老板,谁不找更年轻的,能靠谱吗?可能这阶段口味有变化呗。这话传到朱丝耳朵里,她一向无可无不可的态度,你说你的,我做我的。

  现在王慧茹更有话说了,因为预言成真:“我说什么来着,当大老板的玩物,高兴了逗一逗,不高兴了撇一边去。我真不是讲究谁,咱们报社有人就是,说犯贱有些不好,搁我,哼,一个女人如果拿捏不住男人,有要还想做阔太太,白日梦。”

  王慧茹在家里是绝对的一把手,做小职员丈夫对她服服帖帖,但人哪有满足的,家里花销大,工资又有数,捉襟见肘的日子,王慧茹怨气太大了,瞅谁都不顺眼,尤其面对比她生活好的人,朱丝竟然攀上高枝,变成金凤凰了。她当然要打打她的锐气,这回可扬眉吐气了,因为她被人家正远集团的老总给甩了。

  有几个同事围在王慧茹的桌边,听她发表着高论。

  “老许头又叫她,不知啥指示?”

  “老许头就是对她好。”

  “哼,人家稿写得好,敢冲在第一线呗。”

  “听说为了得到老总的青睐,挖空心思接近人家,帮人家看孩子,结果,腻味了,命运天知道,看续集吧。”

  “太会使手段了。”

  朱丝路过,能听不到吗?她就站在那里,开始有些气愤,后来面带着微笑看着他们,直到他们察觉后,讪讪地散了。

  朱丝心都要碎了,两个人的恋爱偏偏要承受这么多外力的作用,流言真是杀人不见血的刀。

  “丝丝,我知道,我们搞的资助贫困学生的活动,那还是长期的,正远集团是最大的一家赞助企业,这份爱心的回报,作为报纸,我们有必要给做一些形象的宣传,简短的介绍不占多少篇幅,何况他们企业从来没有过负面报道,还是市里的利税大户之一。你有难处,人理解,但这是工作,主要考虑你那有认识的同学,还做宣传工作,集团老总一般都很忙,这点小事他肯定不会过问,因此你是最佳人选。去吧。”许主任语重心长地说。

  “不能邮电子版么?”朱丝轻声问。

  “开始商定这么办,后来正远集团又说,有很多地方需要修改,需要当面跟记者再交流一下,正远那么重视,我们只派去一个人而已,估计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朱丝推不掉。

  她给沈和凝打电话。

  沈和凝笑着说:“在我这里,你过来取就行。”

  “他,在吗?”朱丝实在忍不住了。

  “他今天的行程,我从办公室看过安排表,去北京出差,现在的……时间,应该是赶往机场的路上。”

  “我马上过去。”朱丝一下子就放松了。

  “丝丝,你没病吧,你这么快……忘了他?”沈和凝万分不解。

  已经没声了,朱丝近乎欢快地挂断电话出发了。

  外面下着雨,是暴雨级别,雨伞根本不管用,好一会,才停下一辆出租车,身上都浇湿了,头发也跟水洗了一样,朱丝也无所谓,只要见不到他,就行了。

  朱丝取宣传材料竟然跑了好几个楼层。

  沈和凝当然没说的,她拿衣服给朱丝,朱丝认为没事,夏天,一会儿也就干了。

  沈和凝告诉她,很不巧,你来的路上,材料让办公室拿走了修改。她亲自带着朱丝去办公室,徐子杰说:“罗总说他要最后审核一下,朱记者,麻烦你去罗总办公室取一下。”

  朱丝懵了,她瞅一眼沈和凝,沈和凝瞅一眼徐子杰,徐子杰做了解释:“啊,是这样,外面的天气,飞机晚点了,罗总还没走。”

  “你帮我取一下,行吗?”朱丝望着沈和凝,那是求助的目光。

  沈和凝本来要答应的,“行。”只发出半个音,就被徐子杰的目光给阻挡回去,那是多么聪慧的女子,而且更主要的是她不想让朱丝失去这么难得的机会:“丝丝,对不起,我们部里有紧急情况,你先等我一会儿,我办完马上回来。”

  沈和凝急急走了。

  “徐主任,麻烦你帮我取一下行吗?”

  “朱记者,真抱歉,罗总说他修改的字写得潦草,怕记者不认识,想当面和你解释一下。”无论朱丝愿意与否,已经被笑容可掬的办公室的女秘书“强拉硬拽”着带到了罗仲北的办公室。

  她的腿有千斤重,迈步太费劲了。

  曾经多么熟悉的门,她记忆力又出奇的好,从前来过,那时候和罗仲北并不认识,现在,依然不认识。

  女秘书很热情,先要帮她找衣服换,朱丝婉拒后,近乎挎着她的胳膊进到了罗仲北的办公室。

  “罗总,朱丝记者来了。”

  “请她坐吧。”那个人的声音是从一堆摞起的药盒后面发出来的,而且撂放得错落有致,只是为了让里边的人能看到外面的人,中间的有缝隙的,说明摆放的人费了好一番功夫。女秘书给她倒了一杯红糖水,她怎么给我倒这个,某人吩咐的?他永远记得她需要补什么。

  “朱记者,你坐,有事找我。”女秘书走时,又特意瞅一眼那些药盒,然后露出不易察觉的笑容,走了。

  朱丝的面前放着两个杯子,一个冒着热气的红糖水玻璃杯,另一个就是她曾经的保温杯,依然那么干净,不知是因为没用,还是主人非常爱惜的缘故。

  屋里只剩下他们两人,谁都没说话。

  墙壁上的挂钟有节奏地发出声响,也听到药盒遮挡的后面有沙沙的动静,罗仲北不知在忙着什么,外面的雨竟然停了,一道彩虹挂在天际,映衬着房间充满了暖色调,他的飞机可能起飞了,他是真出差还是……

  10分钟,半个小时,一个小时,朱丝坐在那,没有表情,她看看表,也看到了腕上的镯子,刚才雨水滴过,其实没有痕迹,她轻轻地摩娑了一下,马上像触电一样摘了下来,迅速装进了包里。

  一个半小时也过去了。

  朱丝坐不住了,她还有采访,不能到这儿来默坐。

  “罗总,宣传材料能给我带回去吗?”称呼有些艰难,但说出来也就顺口了。

  “嗯,还差一点。”

  罗仲北在药盒后面的空隙里观察着朱丝。镯子虽然摘下来,之前不还是一直带着,他心里有些说不出的酸楚,我们之间究竟是怎么了?她竟然连看都没看这边一眼,这不是你买的药吗?她的表情有些憔悴之外,刚淋过雨的头发还湿漉漉,她身上的衣服应该也湿了,我又害了她一回。

  对不起,丝丝,他画着画着,就直愣愣地发呆。

  “罗总,麻烦你把宣传材料给我,这是我们报社安排给我的任务,请你关照一下。”朱丝有些生气了,我们都结束了,我和星星交往,也是应你的要求,你不用感谢我,最起码不能不让我完成工作吧。

  她朝桌上望去。

  之前,她怕和罗仲北目光相对,刻意没往桌上看,现在她看清了,那些药盒,她经手买的,现在全摞在罗仲北的桌上,他什么意思?药盒都没扔掉,药吃没了,还是药效不好?上回她给买了好多药让谢亚亮捎给他,也嘱咐过别说她买的,其中有几种药是新产品,也不知他的胃是否受用?将来不用我买了,他不是说找到幸福了吗?拿我买的药盒刺激我,她把即将涌出的泪水生生憋回去了。

  “文字我放在邮箱里,省你再打字了。”罗仲北一字一顿地说。

  “谢谢,那我走了。”朱丝站起身,向外走去。

  她走到门口时,听到了呼唤她的声音:“丝……朱丝记者,请你留步。”她下意识地回头,看到了站起来的罗仲北,没戴墨镜,有些瘦了,黑了,眼窝深陷,两腮都塌下去了,桃花眼也没了一丝神采。他举在胸前的是一幅画,她刚才静默的肖像画,下面写着“第30天,丝丝来到我面前”。朱丝抿抿嘴唇,慢慢转过身,握着门把手,竟然开不开门,她调整了几个方位,终于是打开了,她逃也似的跑走了。

  罗仲北颓然坐下。

  他急走几步跑到窗边,只为了能看到她的身影。只几分钟,可能电梯乘坐人少,朱丝已经在路边摆手叫出租车,她不停地抹着眼睛,肩膀一起一伏的。

  丝丝,你为什么不能原谅我呢?

  谁在难过,谁在伤心?

  他把手里的飞机票撕了,扬撒上去,再看着片片飞落的纸屑落地,一个人不快乐,挣多少钱有什么用呢?

  相见不得亲,不如不相见吗?

继续阅读:第85章明明相视更无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