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大义灭亲
平河子兮2017-02-24 10:172,615

  第二天该暗访文章刊登在都市报上,罗仲北看了之后猛一拍桌子:“写得好!”

  徐子杰正推门进屋要汇报工作,给吓了一跳:“罗总,你怎么了?”

  罗仲北乐了:“啊,没什么。”

  罗仲北心里想,怪不得朱丝暗示我们吃清锅,而且坚持给我那个锅底。

  果不其然,姜延锋的电话随后就到了:“罗仲北,你小子永远比我们略胜一筹,借说胃不好上清锅,我们吃得却是二手油大烟锅,你是不是知道。”他干呕几声,“恶心死了。”

  罗仲北憋住笑:“才吃两回不能成瘾。”

  “你知道我吃了……还带多少朋友,以为是本市特色,现在给查封了,罚他个倾家荡产,抓起来判他死罪,气死我了。”

  “对了,你暗送秋波的大龄女服务员,这回失业了,你不献献爱心安排个工作,让她感激涕零,对你投怀送抱。”

  “我可没功夫,逢场作戏。”罗仲北和他又闲聊了几句。

  他的心其实早就飞了,他盼着一个电话。

  可是盼来的是罗妈妈的电话:“罗仲北,你快点回家,家里出事了,出大事了。”

  把罗仲北吓够呛:“妈,你,还是我爸,我哥、嫂子、雯雯?”罗妈妈直呼他大名,肯定是出事了。

  “你快回来。”

  “妈,别着急,我马上回家。”

  家里竟然除了雯雯都在,几个人分成两个方向坐在沙发上,表情严肃。

  罗仲北跑得满头大汗:“妈,爸,哥,嫂子,雯雯呢?”

  沉默。

  “哥,你说话呀。”罗仲北有些着急了。

  “雯雯在上课。”罗伯南回答了。

  罗仲北放心了,人都在,也没谁有危险:“你们没上班?”

  “罗仲北,都是你干得好事?”罗妈妈跟疯了似的训斥罗仲北。

  “我也没干什么,天天正点上下班。”

  他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因为上次高云菲事件,可能妈妈也觉得有些过分,并没有太难为他,他也没敢回家。钱是定期往家里帐户上打的,送东送西全让梁志丰两口子去,有时带着星星,当然里面夹杂有朱丝给特意买的滋补品、药品和衣服等。他本想过两天,妈气消得差不多了,再和爸妈好好说一说朱丝,我们不能一直谈恋爱,老大不小了,没想到,罗妈妈又急眼了,不知他怎么又惹罗妈妈生气。

  她站起身,“啪啪”拍着一张报纸:“你看看,你看看。”

  罗仲北走到近前,看到了朱丝和同事写得揭火锅城重复利用二手油和掺杂罂粟壳黑幕的暗访文章,他乐了:“大快人心,记者深入虎穴,为民除害。”

  “罗仲北,这是谁写的?”

  “我不清楚。”

  “就是你那个记者,叫什么丝的……她写的。”罗妈妈真生气了。

  “这上面也没署名,不是特别报道组么,再说,真的是她也是出于正义感,报纸不就是干这个的。”罗仲北很不以为然。

  罗妈妈横了罗仲北一眼,喊一声:“小三子,你进来。”

  真就应声走过来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小伙子,举着手机:“就是她。”看来他一直在门后等着呢。

  罗仲北看了一眼,是朱丝:“你拍的?”

  “她长得好看,我们都偷偷拍了。”他有些不好意思,脸红了,并低下了头。

  罗仲北知道朱丝不会与他们合影留下证据,才化成那个样子跟日本艺伎似的,没想到被人偷拍,红颜祸水,朱丝必须辞职,暗访什么,树敌太多。

  罗仲北又觉得好笑,这么大的小伙子也喜欢朱丝,她比他大多少?

  街上流行姐弟恋?他笑出了声。

  “罗仲北,你还有心笑,”罗妈妈指戳着罗仲北火冒三丈,“她大言不惭说跟你如何,背后干了什么你知道吗?大义灭亲。”

  “她大义灭亲?”罗仲北不敢再笑了,很迷惑不解。

  “小三子,你先回去吧。”罗妈妈打发走了小三子。

  “小三子是你嫂子的远房亲戚,就在你嫂子堂哥的火锅城里当传菜员,现在,给你灌迷魂汤的……什么丝记者给贴上封条,她称心如意了。”

  “查封对了,涉嫌生产、销售有害食品罪,坑害人,必须严判。”罗仲北认为这很正常,要说跟咱家有关系,也就是亲戚进去了,而且‘自作孽,不可逭。’罪有应得的下场,但有嫂子,面无表情坐在那,他没说。

  “你知道什么,你哥嫂也投资了,我和你爸也投了。”罗妈妈实在有些心疼。

  “我怎么不知道?”罗仲北诧异极了。

  “这不想给你一个惊喜,总花你的钱,我们也投资一样赚钱,结果,让你那个什么记者……你嫂子堂哥都进去了,还不知判多少年,罚多少钱,我们的钱当然打了水漂。”罗妈妈情绪异常低落。

  罗仲北心里也不好受:“妈,你别难过,你们一共投了多少?”

  “我20万,你哥30万。”

  “我给你们。”

  这钱,无论多与少罗仲北都得花,因为妈和嫂子都认准了怪朱丝,才让他们损失了这一大笔钱,最终只能由他买单,没想到,朱丝赋有社会责任感的小小报道竟然让罗家大地震了,虽然对于罗仲北来说无所谓的钱。

  “你说得轻巧,里里外外还是我们罗家的钱,而且50万,对于一个小户人家,能买一套小房子,如果租出去,还有租金,什么丝记者害得我们损失惨重。”

  “她……”罗仲北想解释。

  “她,为了名利双收呗,肯定能评上优秀记者或者劳模,奖金能少吗?”

  罗妈妈越说越激动,挥舞着胳膊像是朱丝就在面前,她要打几下才能出气似的。

  “我再另外给你们50万。”

  罗仲北只能用钱摆平,让家里人减少对朱丝的恨意,而他和朱丝想得到家里认可,还有多长的路要走,罗仲北也不知道,现在,他只能火烧眉毛顾眼前了。

  “罗仲北,我现在也不求你别的,也不用你给钱,你只要不和丧门星记者恋在一起,跟谁妈都没意见,年龄长相个头工作家庭统统不挑,是女的就行。”罗妈妈一手掐腰,一手扶着头,“我头晕,罗守勋,你的儿子,我也不管了,从此以后,我只认识一个儿子叫罗伯南。”

  “妈,你这是怎么了?”罗仲北上前扶住罗妈妈坐下,他能不担心,自己的妈无论怎样不讲理,“儿不嫌母丑”他总不能做忤逆之子。

  罗爸爸先咳嗽一声:“仲北,按说这事,怪到女记者头上有些没道理,可是如果不因为有这层关系,我们又投了钱,记者报我们也拍手称快的。你还是和她分手,这样的媳妇,将来可能把你的集团都得搞垮,因为她太铁面无私了,分不出内外有别和轻重缓急。”

  “连我都蒙在鼓里,她更不知情,如果知道……也不会暗访报案。”

  罗爸爸比较通情达理,罗仲北试图说服爸爸,其实他心里清楚,一条道跑到黑的朱丝,即使知道也会这样做,他管不了,而且是他的集团出了问题,朱丝只能回避,又不是她开的报社,报社可以派其他记者出马,假如派朱丝,她肯定也要报道,罗仲北心知肚明,那是在挽救自己不滑向犯罪的深渊,怎么能怪朱丝。

继续阅读:第74章我的生命里有过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