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耍弄着玩吗
平河子兮2017-02-24 10:192,583

  朱夏来了。

  罗仲北的办公室要热闹了。

  她当然兴师问罪而来。

  这是罗仲背意料之中的事。谢亚亮拦也拦不住。

  “咣”,还敲门,简直给踹开的,朱夏冲进来就指着罗仲北:“罗仲北,你怎么答应我的,要好好照顾我姐,那么老实的人,让你欺负,我姐做错什么了,就你家的人,有一个算一个,蛮横无理,你就跟我一点解释都没有?”

  “朱夏,你有话好好说不行吗?”

  谢亚亮皱着眉拽着朱夏的胳膊往沙发上走,朱夏使劲一甩:“别拉我,你们,一丘之貉。”朱夏的脸上很不好看。

  她能不生气,姐提分手,罗仲北马上就同意,无非借这个机会而已,如果说有正义感的姐,你都看不上,当初的甜言蜜语,现在想来是多么大的讽刺,女人永远是受害者,尤其姐是个重情的人,她死心塌地对罗仲北,换来如此结果,世间能有这样狼心狗肺的男人。

  “耍弄着玩吗?”

  朱夏肺都要气炸了。

  罗仲北戴着墨镜,露出的面色非常平静,话说得慢条斯理:“亚亮,别拦着她,让她充分发表意见。”

  “你,还能装作若无其事,我真服了你,罗仲北,当初我爸妈没要你的见面礼,可能我爸妈早就看穿了你的真面目,真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我姐真是瞎了眼,看上你这个负心汉,痴迷不悟惦记你,尽心竭力照顾你儿子,我的傻姐姐。”朱夏流着泪,开始号啕大哭。

  “关于你姐,我们分手了,而且你姐提出来的,我只是遵从了她的意愿,就这么简单,我们之间清清白白,我没有欺负过她,你可以问你姐。”

  “你还是男人吗?道貌岸然,披着人皮的狼。”满脸泪痕的朱夏上扑向罗仲北。

  吓得谢亚亮赶忙过来拉走了她:“朱夏,有话好说。”他往外看看,外面围着好多人,他想出去让他们各自回屋工作,老总的家务事,你们至于那么感兴趣吗?

  “回去。”人群讪讪地退后,待谢亚亮关上门,人群又聚拢过来,罗仲北的私生活一直是个谜,看来比想象中还要丰富多彩。

  “有钱人?”办公室里的一个女孩吐吐舌头,另一个则冲她做个鬼脸:“让你爱做白日梦,这不被甩了,还是找个门当户对的过日子,柴米油盐,才踏实啊。”

  “有钱的男人玩弄女人,还是新闻吗?用钱摆平呗。”

  “只要不把肚子弄大,没证据,好办得很。”

  “今天,我也不走了,你必须给我个说法。”朱夏坐在沙发上吼着。

  “对不起,朱夏小姐,我没有说法,也没有必要和你解释什么。”罗仲北太镇定自若了。

  “朱夏,你不要无理取闹,赶快回去。”谢亚亮上前拖拽住朱夏往外走。朱夏直往外挣脱:“谢亚亮,你跟他在一起,能好哪去,以后离我远点,我怕我重蹈覆辙。”

  “朱夏,小声点,我们一起走。”谢亚亮看一眼罗仲北又扭头向门外,示意他千万别在说什么,在集团里,一个严谨务实又高高在上的罗仲北,会让底下人怎么议论纷纷。

  “不许靠近我,以后咱们不认识了。”她的火气真的不知向哪里发,只能发给了“替罪羊”谢亚亮。谢亚亮顾不了那么多,拖拽着她向门外走,门被谢亚亮拉开了,外面站的一群人正侧耳倾听,猛地冲出两个人,把他们吓一跳,当时下意识地闪出一条路,他俩走过去了。

  沈和凝就站在人群外,她还不至于也八卦,本也不在一个楼层,她是来给罗仲北送份材料,现在正好赶上了,朱夏是朱丝的妹妹,她也认识,只是目前的现状,她没法上前打招呼。

  朱夏边哭边喊着:“罗仲北,你太缺德,没人性……”

  罗仲北并没有出来,但是从四散大开的门里,可以看到直挺挺坐着的罗仲北面无表情,沈和凝明白了,他和朱丝之间可能又出问题了,而且比上次不知道要严重多少倍。

  世间还有真爱吗?

  痴男怨女,持续到白头,无异于痴人说梦。

  “丝丝。”沈和凝无比担心起来,她赶快转身走了。

  人群在匆匆赶来的徐子杰的怒视下,无声地散场了。

  门又阖上了,徐子杰告诉各部门,有什么事情先报给他,谁也不要打扰罗总。

  罗仲北依然保持直挺挺的造型,他在想什么,他自己都不知道。

  一阵风似的朱夏没了。

  朱夏又一阵风似的旋到朱丝那边。

  “姐,你疯了还是傻了,你跟他先提分手?”

  “你真去找罗仲北理论了,夏夏,我们已经分手了,那样,会让人家以为我还纠缠不休。”朱丝的眼睛还红肿着。

  “姐,你别看我骂他,是希望他能回心转意来找你,罗仲北绝对是男人的极品,你轻易就放手了?你长得再好看,可是,就说A市,比你年轻漂亮的有多少,想贴罗仲北还贴不上,我的傻姐姐。”朱夏摇晃着朱丝的胳膊。

  “夏夏,你不要再去找他了。真的是我提出的分手,我不能让他为难,本来他家里也不同意我们交往,因为我的采访,已经让他损失了100万。爱一个人,就要体谅他,理解他,替对方着想。”朱丝轻声地说。

  “其实看罗仲北表面挺绝情,那失魂落魄的模样,还没忘旧情,姐,我再给他打个电话,干脆我去他家一趟,找那刁蛮老太婆,她说不过我的,实在不行,我求她也未尝不可。”朱夏给姐姐出着主意。

  “夏夏,不可以。无论在何时,我一直都想平等独立地站在他身边,而不是依附于他,摇尾乞怜的事我不会做,我们已经分手了,再无复合的可能。”朱丝的脸色很难,声调明显提高了许多。

  “我知道,妈也常和咱们说的这些话,我也记在心里了,但是爱情里也这么讲么?”朱夏有点疑惑有点不以为然。

  “一个女人,可以为爱的人牺牲自己,兼顾家庭比如生孩子比如做家务照顾老人,但绝对不要放弃自己的事业,因为你失去了自我,总有一天,他也会抛弃你,虽然这有些绝对。也可以这样讲,你不参加社会劳动,与社会脱轨之后,天天无所事事只剩下吃喝玩乐养宠物,你的丈夫还会和你有共同语言吗?没有交流和沟通的夫妻,离婚也不会太远了,从前的社会可能将就过,现在肯定不行。罗仲北肯定能给我优裕富足的物质条件,我会感到幸福吗?被束缚的感觉与笼中的鸟有区别吗?”朱丝说着,也有些激动。

  罗仲北竟然让她放弃工作,她能妥协,万万不可能。

  罗仲北是谁,他肯定能找到肯于迁就或臣服于他的女子,便那绝对不是朱丝。

  朱夏没再说话。

  “夏夏,你是不是又因为这件事把亚亮骂一顿?他对你一往情深,有些方面,亚亮可能比罗仲北还要好,你要珍惜,很多东西,失去了可能再也找不回来了。”

  朱丝知道妹妹的脾气,说给妹妹又何尝不是说给自己听。她的目光有些呆滞,眼前能看到的波涛汹涌的海浪扑向岸边,无情地拍打着礁石,就像拍打她一样,她浑身都感到痛……

继续阅读:第77章特意等你的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