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聚会
阳春白雪2019-09-29 15:153,133

  周迎娣愣在原地,莫名的复杂滋味在心底萦绕,酸楚而羞愤。

  “走吧。”卫晓男依旧要背起周迎娣。周迎娣想要拒绝,可是她的处境让她别无选择,方才跟田庆民已经通过电话。田庆民知晓她的情况,虽然心里火急火燎,可是现在项目处于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刻,领导正带头召开着紧急会议,他不可能马上赶回来。

  跟来时一样,卫晓男背着周迎娣,周迎娣的手牵着女儿田欢。

  工作原因,卫晓男结识数不清的小孩子,可像田欢这样懂事的,她第一次见。偏头瞧瞧默默跟随的小天使般的女孩,卫晓男忍不住夸赞:“欢欢,你又乖又坚强。明天老师会向所有小朋友讲述你帮忙照顾妈妈的故事。你是我们幼儿园全体同学的榜样。”

  田欢白嫩的小脸顿时如抹了胭脂,她又高兴又害羞。

  “咱们先去凯德,我请你吃饭。”坐上出租车,周迎娣突然冒出一句。

  凯德坏境很幽静,保安看到负了伤的周迎娣,赶紧来帮忙。两大一小坐下后,纷纷点了菜。由于真的饿了,卫晓男也没跟周迎娣客气。

  饭菜很快上来,两个人沉默地吃着,偶尔田欢会奶声奶气说上几句话。

  “你爸妈,他们在老家?”周迎娣突然开口,声音低微,“他们……挺好的?”

  “嗯。挺好的。”卫晓男明白她的意思,内心涩得像吃了个生柿子,想起父母,再想想自己现在的状况,她不知道如何向周迎娣讲述卫家。

  “你爸妈呢?他们……也在老家?挺好的吧?”卫晓男将话题抛向周迎娣。

  “嗯。还不错。”周迎娣低声回答。她耳边回响起十岁那年在家门口偷听见的父母谈话,旋即脑海里又浮现出十八岁大一暑假里与父母大吵一架的情形。

  那句刺耳的让她无地自容的咒骂,始终盘旋在午夜梦回的眼泪里。

  两个人各怀心事,一顿饭吃得食不知味。

  周迎娣自然没有遵医嘱老老实实地卧床三个周,她买了副拐杖每天拄着忙来忙去,但接送孩子这事是做不成了。于是早上田庆民送,晚上卫晓男帮忙接回家。恰好也让卫晓男躲开了修佳佳及同事们热情的做媒攻势。

  三个星期很快,可对于卫晓男来说,是心伤一点点愈合,一片片落痂的五百多个小时,二十一天,如同三个月甚至三年一样,漫长无边。当周迎娣扔掉拐杖解开绷带,医生诊断她的脚已然痊愈的那瞬,卫晓男的心灵世界已历经沧海桑田。

  “谢谢你,晓男。”周迎娣握住卫晓男的手,恳切地说,“多亏了你,要不这个难关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过。”

  “别客气。”卫晓男笑,看了看正在一旁安静看绘本的田欢,有些忧虑,“田欢毕竟太小,你每天忙得不可开交,对她的成长不利。”

  “是啊,我也知道。”周迎娣沉思着点头,“我决定听从你的建议,招个内勤来帮我。”这样她每天只负责跟客户和厂家联系,做一些决策类和技术性的工作就可以了。以前也不是没考虑过这点,但是她没舍得出那份内勤工资,总想着能省一点是一点。

  “太好了。”卫晓男松了口气,笑容从心底深处溢出,脸色也明亮不少。

  “不比不知道,因为我脚伤,这几天有田庆民同事带着孩子来我家看我,那孩子和田欢差不多大,英语口语好得很,日常对话完全没问题。”周迎娣摇摇头,望着田欢怅然若失,“我英语专业毕业,算是科班出身,可因为工作太忙,一句英语都没教过田欢,导致她现在连句thank you都不会。”

  金星幼儿园设置了英语课程,但是田欢刚上了一个月,课堂上所学有限,而且英语这东西得靠平常磨耳朵,跟不上别的有基础的小朋友纯属正常。

  “正好晓男,你给我推荐几个英语绘本吧。”周迎娣笑,“我和田欢要赶紧操练起来。”

  卫晓男心底一动,周迎娣的请求触动了埋藏在她心底很久的一个工作计划。

  第二天修佳佳抽空跑过来催问卫晓男,一脸故作的严肃,“卫老师,你到底要不要相亲?”

  “嗯。”出乎修佳佳的意料,枉费她肚子里准备好的教育卫晓男的一腔长篇大论,卫晓男点头,“要!”

  “呃……”修佳佳大脑断片儿,正要做惊喜状,卫晓男劈头泼来一盆冷水,“不过得跟人家男方说清楚,我是离过婚的。”

  “啊?……”修佳佳嘴巴张得能塞进去个鸡蛋。

  “我离过婚了,佳佳。”卫晓男淡淡地笑,温柔地拍了下修佳佳的脑袋,“是跟唐玉鹏,三个月前结婚,一个月前离的。原谅我亲爱的,一直没告诉你。”

  修佳佳呆若木鸡,足足五分钟后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卫姐,你怎么不早告诉我。你这是受了多少苦啊。”

  卫晓男努力抑制住想红的眼眶,将她搂进怀里轻轻拍抚,“没事,已经过去了。”

  附加了这个离异情况之后,卫晓男的相亲事宜便棘手了很多,绝大多数未婚男士听说之后都遁了音信。修佳佳愁眉紧锁。找离婚的?无孩的?孩子判给女方的?

  一想到她最敬爱的卫姐姐沦落到这种境遇,她就恨得牙根痒痒,都是唐玉鹏这个王八蛋害的。

  卫晓男倒不着急,将实际情况告知关心她的人后,反而心底如落了一块大石头。

  这天是周五,晚上下班后她要去赴一个宴会,是每年她的大学校友在这个城市里的例行聚会。

  卫晓男在大学时参加了文学社,做到副社长这个职位,与学生会不少成员也熟识,聚会的组织人正是学生会的秘书长。

  他们的母校师大并不在这个城市,校友们聚集一堂,热热闹闹地吃吃喝喝,谈谈近况,很有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卫晓男步入餐厅时,人已到得差不多。“哎呀晓男你可来了,就等你了。”秘书长宋清河热情地迎过来,又有几个相熟的同学围上打招呼。

  开吃之前,宋清河挨个点名做介绍,包括姓名,师大哪一级的,工作单位,职位等。十有七八还是旧面孔。不过每年都会走几个人,因为种种原因离开这个城市,新来几个人,怀抱着梦想到岛城奋斗。卫晓男是个喜新不厌旧的人,也尤其喜欢热闹,这也是她喜欢参加此类聚会的原因。倒并不是贪恋其中。她喜欢在喧嚣人群的一角,看着来来往往喜笑颜开的人们——都是她所结识的,隔着距离倍感亲切的人们,便会觉得格外安心。什么都不想,什么也不图,单纯地默默地啜着杯中水,便感觉自己未被世界遗忘。

  “这位是卫晓男,金星幼儿园园长助理,跟我一届的,骨干教师,三八红旗手诶,非常有才华,非常能干,温柔贤淑,最关键的是未婚!”宋清河抬高嗓门,开玩笑地强调,“未婚呐,同志们!如此绝代佳人竟然还未婚,同样单身的男同志们要好好把握机会!肥水不流外人田,赶快追起来!”

  他这一席话将卫晓男闹了个大红脸,摆着手直叫:“宋同学……”

  在座的男男女女都笑了,其中有个声音起哄:“宋清河每年都是这番话,他是打心眼里心疼加遗憾卫美人,我就奇怪了,宋清河你和晓男一个级的,当初就认识,为什么没近水楼台先得月,抱得美人归呐?”

  宋清河哈哈大笑,半真半假道:“你们不了解,我当年确实动过这个心思,可卫晓男是月亮里的嫦娥,可望不可即,暗恋她的人多了去了,一个追上的也没有。”

  卫晓男脸红得更厉害,往年宋清河介绍她时也会说句俏皮话,但从没今年闹得这么厉害,她有点后悔来这里了。她暗暗下了决心,明年如果还没结婚这聚会就不参加了。

  大家看出了她的窘迫,仍不打算放过她,有个女同学笑道:“你们这些男的里面还有没对象的吗?快点站出来,把握机会。”

  男同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宋清河点名,“秦汉庭!”

  这是一个陌生的名字,卫晓男以前从没听过。

  “秦汉庭,比我小三届,著名软件公司的工程师,是个人才,所编程的软件获得过不少国家级大奖。据我所知,还是单身。”

  众人将目光集中在宋清河手指所指向的男人。秦汉庭从座位上缓缓站了起来,带着礼貌的微笑。

  饶是卫晓男臊红着脸,这个男人仍让她定了片刻眼神。

  他高高的个子,穿了一身天蓝色的运动装,在一群白衬衣打领带的男士们之间显得格格不入。健康的小麦肤色,炯炯的墨黑色眼睛,笑容却简单爽朗,整个人洋溢着扑面而来的阳光气息,就像个毕业不久的大学生。

继续阅读:第6章 畏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以我今世暖你余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