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畏惧
阳春白雪2017-02-26 08:293,155

  “哇,小三届,如果成了会是姐弟恋诶。”

  “女大三抱金砖嘛。”

  大家的玩笑没完没了,卫晓男窘得已经想立刻退席了。

  “多谢大家的好意。”秦汉庭拱拱手,笑吟吟道,“不过我肚子咕咕叫了,得先吃饱饭才有力气追美女!宋师哥,快把校友介绍完,我要抓紧时间填肚子了!”

  他四两拨千斤地将众人的注意力移开,玩笑到此为止,宋清河接着介绍剩下的人。

  自助餐的好处就是少了觥筹交错,每个人轻松愉悦地选取自己爱的菜品。兴许是小时候生活条件差,很少吃肉,没有惯出能消化肥腻的肠胃,卫晓男喜欢清淡的素菜。在干掉了一盘拍黄瓜和一份四季豆后,她去选水果色拉。刚拿好端着盘子准备回座,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跑了过来,刹不住脚步正好撞到她的身上。卫晓男手里的盘子一斜,里面的圣女果,猕猴桃,火龙果,木瓜等等立刻洒了出去。

  “哎呀。”卫晓男低声惊呼。好巧不巧,这些东西全都飞到一个人身上,天蓝色的上衣外套顿时沾了不少色拉酱。

  “对不起对不起……”孩子的母亲赶过来,对卫晓男说,与此同时卫晓男对那个倒霉蛋道。

  “没关系。”倒霉蛋迅速脱掉外套。卫晓男抬头看他的脸,才发现竟然是秦汉庭,怪不得刚刚的外套颜色如此熟悉。

  男孩的母亲再三道歉之后领着男孩走开。留下卫晓男端着空盘子依旧赧然,“真不好意思。”

  “回去洗洗就好了。现在天又不冷。”秦汉庭里面是件白色的运动短袖,显得气质更加干净,“反而是你,没撞疼吧?”

  卫晓男摇头。秦汉庭从她手里接过盘子,重新盛了一份色拉,“你坐哪里?我送你过去。”

  卫晓男不好推辞,便指了座位的方向。两个人一道回到靠窗的角落,那里本来还有两个人,看到他们一起回来,心领神会地挤了挤眼,往旁边让了位子。

  “谢谢。”卫晓男对他道。

  秦汉庭没说话,笑着又去取了自己的饭菜,坐在了卫晓男的对面。

  “只吃水果能饱吗?”秦汉庭问埋头品小番茄的卫晓男。

  卫晓男点点头,她不知道该跟这个比小了三届,大约年轻三岁的男人谈些什么,尤其是在经历了刚刚校友们的起哄捉弄后。

  “你太瘦了,应该多补充点营养。”秦汉庭笑,很绅士道,“爱吃什么,我去取。非常乐意为您跑腿儿。”

  “不用不用。”卫晓男客气地推辞,有些心虚地张望下四周,已经不少人发现了他们坐在一起,脸上的神情颇具意味。

  “别管他们。”秦汉庭像是读懂她的心思,话语轻得只有卫晓男能听见,“你越是在意他们,他们就越来劲,你装作满不在乎,反其道而行之,他们也就见怪不怪了。”

  卫晓男想了想,说得还真有道理,脸上的表情松弛不少。

  “嘿。晓男汉庭。”宋清河突然冒了出来,像发现了新大陆,“你俩还真能聊得来?”

  “师哥。”秦汉庭对宋清河熟稔又亲切。

  “快点交换电话号码。哦不用了,待会我会分别给你们把彼此电话号码发过去。”宋清河带着满满的成就感,热心道,“晓男,你还不知道,你俩单位离得很近,住处也挨在一起,待会让汉庭送你回去,他开车来的。”

  “谢谢……”

  “千万别说不用了。”宋清河打断了卫晓男接下来的话,“大晚上的,就当是普通朋友送一程不也应该的吗?”

  卫晓男无以拒绝,笑了笑表示默认,不远处有叫宋清河名字的,宋清河便急匆匆地过去应酬。秦汉庭又道:“我年初刚从别的城市调过来,一来就赶项目,对这个城市还陌生得很,晓男你来得时间久了,有空闲时方便带我游览下吗?”

  “可以啊师弟。”卫晓男略略调整状态,微笑道,“我周末一般都休息。有几个同事他们是本地人,到时候我叫上一起。她们都比我小,跟你是同龄人,你们应该更有共同语言。”

  秦汉庭眼神凝滞了下,一瞬后笑着答应:“好,到时再说。”

  校友们闹到了十点多才散场,卫晓男拎着包准备偷偷溜出去,没想到刚出大厅秦汉庭就跟了上来,“我送你。”

  秦汉庭的车是一辆别克凯越,在岛城大街上算是顶普通的。他为卫晓男拉开车门,声音轻微,像是在为她宽心,“上来吧,反正顺路,不麻烦的。”

  夜风轻微,月色皎洁,秦汉庭的眸光如星,他颀长的身子微微倾斜,帅气阳光的脸上神情温柔而诚恳,在秋夜里如梦似幻。卫晓男滞在原地,心底竟涌出莫名的酸涩,似乎在胸口那有一只眼睛,缓缓地溢出泪光。她艰难地笑了笑,坐了进去。

  秦汉庭轻舒口气,唇角上扬,忍不住口中打个呼哨,像是个得了很大犒赏的孩子。

  “福临花园。”卫晓男报出住址。

  秦汉庭点头,“我知道,我也住在那里。”看见卫晓男惊讶的表情,他很是得意,“很巧吧?宋师哥听到时跟你一样的反应。”

  “宋清河跟你提过我?”卫晓男问。

  “当然。”秦汉庭爽朗地笑,“他还给我看过你的照片,讲过你的很多事情,包括你在大学文学社里发表过的文章,他有些还保存着呢。”

  “是吗……清河是个有心人。”卫晓男喃喃。宋清河出名的热心,不少同学开玩笑地称呼他“及时雨宋清河”,效仿水浒传里的宋江。

  “是啊。所以……我项目一忙完,宋师哥就立刻召集校友们聚餐了。”

  卫晓男恍然大悟,怪不得今年的例行聚会来得这么早,往常都安排在年底。又怪不得前几天宋清河qq上联系她,东拉西扯一大篇儿,最后问了句是否还单身。

  “对不起秦师弟。”卫晓男沉默了很久,涩然一笑,“宋清河有一件事情肯定没告诉你……因为他也不知情。”

  “是什么?”秦汉庭笑问,从后视镜里看着卫晓男,那双总隐隐透着淡淡忧伤的美丽眸子,他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是离过婚的。”

  车窗外风景一逝而过,岛城的夜景美如画卷,卫晓男紧抿着嘴唇,感受着如同凝固的时间。此刻她的耳边却滴答滴答产生了幻觉,那是姥姥家墙上一个旧挂钟的声音,每隔一段时间弦松了,姥姥就会搬了木凳子,上去紧一紧。它会不分昼夜地二十四小时滴答滴答,划破空气,划破寂静,一天八万六千四百下。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汉庭轻轻道:“我知道了。”

  这一声如同大赦,卫晓男偏过了头,仿佛胸口那颗眼睛不仅会落泪还会微痛。

  福临花园到了,秦汉庭将车停好,卫晓男下车。

  “晚安,师弟。”她微笑着跟秦汉庭告别,“多谢你送我。”

  秦汉庭高高的个子在地上投下一段长长的影子,肩膀上胡乱搭着那件弄上沙拉的外套,“其实……”他的声音有些低沉,“我第一次见你并不是在今天。”

  卫晓男惊奇地望着他。他却摆了摆手,“晚安,不早了,早点休息。”

  倒在床上,卫晓男仿佛连洗漱的气力都褪失了。她大脑里一片空白,这些日子,与唐玉鹏相识,闪婚,闪离,种种遭遇所耗掉的元气似乎都没有今晚大。

  手机叮咚响了一声,卫晓男拿起来看。

  是宋清河发来的,一段很长的微信:晓男,觉得秦汉庭人怎么样?很不错吧?说实话,我一直拿你跟别的同学不一样看待,说不清楚,你亲切得就像是我的妹妹,所以我也经常考虑你的婚恋问题,毕竟咱都老大不小了。汉庭是个非常优秀非常靠谱的人,他是我老乡,我知根知底。你跟他相处一下试试。我已把你的电话发给他,他会跟你联系的。

  卫晓男举着手机很久,直到整个胳膊都僵住,才回过神来,摁上几个字:“谢谢。不用了。”她盯着“不用了”盯得眼睛酸痛,想要删掉,删掉又加上,最终,还是发了出去。

  深思熟虑后,卫晓男向袁院长递交了一份计划书,她申请金星幼儿园开发一套帮助幼儿学习英语的App。计划书里她指出,学习英语仅靠课堂教育是远远不够的,需要在家里由家长配合为孩子们每天不间断地长时间地磨耳朵。而家长们急需一个为他们提供资料资源和方式方法的软件。在师资和资源方面金星幼儿园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开发出一个优秀的软件,既有利于幼儿英语教育,也能适当为幼儿园创收。

  袁院长看了计划书后找到卫晓男,表示非常赞同,她告诉卫晓男正好她有个熟人是搞软件开发的,可以交由他来做技术方面的事情,而其他方面就由卫晓男负责。

继续阅读:第7章 巧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以我今世暖你余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