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有缘
阳春白雪2019-09-29 15:173,170

  “你还在读书吗?”卫晓男问。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周宇强惊讶,“我在读研究生,今年刚上研一。”

  卫晓男微笑了起来,看向周迎娣夸赞,“真是个帅气的小伙子。”

  周宇强笑了笑,有点卡壳。

  恰好服务员上完了菜,田庆民将事先准备好的蛋糕摆在圆桌中间,插上蜡烛,卫晓男默默数了数,总共九支。田庆民一一点燃,让服务员帮忙熄了灯,他邀请大家一起为周迎娣唱生日快乐歌。

  唱完歌,田欢欢快地提醒,“妈妈,许愿,快许生日愿望!”

  周迎娣在黑暗中许下生日愿望,之后一口气吹熄了蜡烛。所有人鼓起掌来,最兴奋的人是田欢,她拍着小手,脆声道:“恭喜妈妈长大一岁!”

  满屋人哄堂大笑。

  “妈妈,你刚才许的什么愿望?”田欢问。

  “我知道。”对面有人贸然答话,笑嘻嘻道,“是希望给你生个弟弟。”

  周迎娣抬眼瞟了那人一眼,借着窗外投射进的微弱灯光,依稀辨认出他是田庆民的一个同事,一个办公室的,关系挺铁。

  灯光重新亮起,卫晓男发现周迎娣紧抿了唇,眼角不知道什么时候红了,她心底同样感到一阵酸涩。

  “来,切蛋糕了,若兰切蛋糕。”卫晓男突然站起来,环顾桌面,“刀在哪里?”

  不知是谁将刀递了过来,卫晓男塞到周迎娣手里。周迎娣起身为每个人分了块蛋糕。

  饭点正式开始,一时间觥筹交错。

  “姐姐,如果不是姐夫告诉我我还真不知道你又怀孕了。”周宇强一边夹菜一边低声道,“你抽空给爸妈打个电话吧。他们其实很挂念你。”

  周迎娣脸色沉了下来,默不作声。

  “他们这几年年纪大了,你算算吧,都六十多了。”周宇强继续道,“你就别再怄气了,过去的事情就让过去吧。”

  “过不去。”周迎娣一股血气升到脸上,瞪着周宇强道,“你说过去就过去吗?你又不是我,我受过的那些委屈你都受过吗?”

  “可是他们毕竟养了你啊。”周宇强冲口而出。

  周迎娣腾地站起来,动静太大以至于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她身上。“失陪了。”她急急冲出房间。卫晓男忙跟在后面。

  “妈妈……妈妈……”田欢带着哭腔追了出去。

  卫晓男抱着田欢一直追到楼下院子里才追上周迎娣,只见她正头抵在一棵树上,肩膀不停耸动,显然是在哭。

  “妈妈……”田欢从卫晓男怀里下来,跑过去抱着周迎娣的腿也哭了起来。

  “别这样,若兰,肚子里还有孩子呢。”卫晓男走过去轻轻拍抚她的背。

  “姐。”不远处传来周宇强的声音,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站在最末一个台阶下面,“我今天来不是惹你生气的,是真的想让你常回家看看。”

  “他们是养了我,但是我十八岁以后就没花过他们的钱了,而且我已经给了他们十万块钱,我们之间两清了。”周迎娣突然回头一字一顿道。

  “十万块?”周宇强不以为然,“十万块钱就能买下来养育之恩?”

  “不然你想让我怎样?我童工似的干了多少活算过吗?”周迎娣嘴唇微微发抖,“当初是她让我滚,骂我……用最难听的字眼骂我。”那声声的咒骂仍回响在每个噩梦里,刺穿耳膜。

  “那不过是气话。”周宇强道,“一时之气。”

  “气话?平常每天的不耐烦,吆喝,挤兑,冷漠,也都是一时之气?”

  “你为什么只记得那些不好的地方,很多好的地方你怎么记不得?”周宇强不平。

  “对不起。我实在回忆不出有什么好的地方。”周迎娣厌倦地摇头。她心底充满了各种复杂的负面情绪,尤其在怀孕以后。感受着此刻肚子里小家伙的胎动,她的眼泪再次溢了出来,对不起,似乎她永远做不到一个心平气和的好妈妈,从田欢到这一个,都是如此,她内疚极了。

  “要不,周家弟弟,你先回吧。”卫晓男突然插话,劝解周宇强,“你姐姐现在的情况不适合情绪太波动。你们的事情来日方长呢。”

  周宇强叹口气,点点头,缓缓离去。

  “若兰……”卫晓男柔声开口,刚要劝她,周迎娣一甩胳膊,牵了田欢的手向饭店内走去。卫晓男愣了愣,默默跟在后面。

  包间里的热闹仍在持续,田庆民很能把持气氛。周迎娣回来后他向卫晓男投去一个征询的目光,卫晓男摇摇头,他沉吟了下,便举起杯来,号召所有人向周迎娣敬杯酒,表达他心底对她的爱意与感激。

  周迎娣铁青着脸,但最终还是没拂他的面子。

  “我想尿尿。”田欢喝了杯果汁后,突然道。

  “我带你去。”卫晓男道,她怕周迎娣不方便。

  田欢乖乖地跟着卫晓男去了卫生间。出来洗手的时候,田欢突然发问:“老师,有了弟弟后,爸爸妈妈还会爱我吗?”

  卫晓男怔住,仔细观察着她的神色,她白净的小脸上笼罩着忧伤,明亮的眼睛里蒙着层薄雾。

  “当然爱你了,欢欢。你永远是他们的宝贝,是他们最爱的大女儿,等弟弟妹妹生出来后你还是他最爱的姐姐呢。”卫晓男说着说着心底一酸,哽咽地接着道,“你和弟弟妹妹会相互陪伴着成长……你们是最亲爱的亲人,弟弟妹妹会和爸爸妈妈一起爱你。”

  “哦……”田欢点头,神情依旧带着迷茫。

  卫晓男忍不住将她揽入怀中,轻轻拍抚她的背,似乎这轻轻的抚慰并不仅能安定小小女孩单纯的心灵,连同自己那颗千疮百孔的心里头的惶然也能暂时压制。

  洗手盆一尘不染,挂着几行细碎的水珠,宛如人的泣泪,璀璨的灯光照耀在上面,闪闪发亮,让人恍惚。

  时光如定格一般,直到身边传来一句问话,“卫小姐?是卫小姐吗?”

  卫晓男抬头,面前是个身材微微发福的中年男人,有点秃顶但眉眼清俊,身穿挺括的贝壳扣白衬衫、笔直的黑西裤,打着深蓝领带,一身装扮低调中透着精致,看起来像个成功的商业人士,正一脸惊喜盯着她,两个人的目光相遇,对方的惊喜更甚,“卫小姐真的是你啊,我找了你好久,终于找到你了。”

  “您是?”卫晓男迟疑,她觉得很是眼熟。

  “我是王勋啊。”男人笑着,“咱们相过亲的。”

  “哦……”卫晓男回忆起来——是那个精明抠门到令人发指的离异男。

  “在这能见到你太好了卫小姐。”王勋伸出手来想要与卫晓男握手,“我一直给你打电话打不通。”

  “很抱歉王先生。”卫晓男没有理会他握手的意愿,“前段时间我手机出了问题。”实际上是当他们分开她就立刻将他划进了黑名单。

  “没关系没关系。”王勋缩回手去,从西裤内袋里掏出钱包,钱包看起来很厚实,他从一摞人民币中抽出两张要递给卫晓男,“上次吃饭真不好意思,占了你的便宜。还有……多谢你的硬币,让我能坐上公交车。”

  卫晓男意外极了,怔了下摆摆手,“不用了,我现在没零钱找你。”

  “不用找。”王勋笑道,不过想了想又将钱收回,“不要也行。来日方长,下次换我请你。不,以后都是我请你。”

  卫晓男苦笑了下,牵起了田欢的手,“王先生再见。”

  王勋这才意识到田欢的存在,看了她一眼后,惊诧地拦住他们问,“这个小姑娘是谁?”

  “我朋友家的女儿。”卫晓男只得停住脚步,礼貌回答。

  “哦哦,吓我一跳。”王勋松了口气,“我还以为……”

  卫晓男顿时明白了他的画外音,他以为田欢是她的女儿。卫晓男心底莫名腾起股薄怒,却仍耐着性子道:“王先生,朋友在等我,我先过去了。”

  “我陪你。”王勋一边殷勤地跟在她身边,一边庆幸,“岛城这么大,我们能再次见面说明真的有缘啊。”

  卫晓男没有话说,配合着干笑了下。

  走廊里有人快步走过来,在王勋面前站定,“王总,你没醉吧?鲍总他们几个还等你回去继续喝呢。”

  “你就说我醉了,帮我应付会儿。”王勋摆摆手。来人很恭敬,“好的,王总。”

  卫晓男这才发现王勋的脸色微红,显然是喝了酒的。而且那人竟然称呼他为王总,当时相亲时他对她公布的身份明明是一家私企的普通财务人员。

  王勋像是看出了她的疑惑,从口袋里掏出名片夹,递给她一张,笑眯眯道:“对不起,卫小姐,出于一些私人的考虑,我对一切相亲对象都隐瞒了我的真实身份。”

  卫晓男接过来,定睛一看,大大的王勋两字下面赫然写着某某公司总经理。

继续阅读:第17章 土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以我今世暖你余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