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土豪
阳春白雪2017-03-09 12:273,049

  “卫小姐,实话说我相亲不计其数,但是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女士像你这样知书达理、有涵养,而且一点不斤斤计较的。你很宽容,很有包容心,你将会是一个非常完美的贤妻良母,与你认识我真荣幸。”

  他一连串的夸赞并没让卫晓男喜笑颜开,反而是皱起了眉头,“王先生,恕我直言,你这样做很不真诚。”

  “没办法,卫小姐,请你体谅我的难处。”王勋凝重地看着她,解释道,“我是真的想娶一位人品等各方面都靠得住的贤妻,你也许无法想象,像我这样的人,身边的异性很多,但她们的目的复杂,大都不是冲着我的人来的。”

  卫晓男不擅长嘲讽别人,但今天心底不舒服极了,淡淡道:“扮成工薪阶层你就能找到真爱了吗?”其实她是想表达,就你扮演的猥琐小气鬼样,是个正常的女人就被吓跑了。

  王勋叹口气,“起码我能确定这个女人的品性。她不至于伪装。”

  “让你失望了,王先生。”卫晓男涩道,“我也是个俗人。”

  “没有,完全没有。”王勋赶紧说,“你与她们不同,我之前相亲,饭能够吃到最后的已是少之又少;能够替我买单的,基本没有;能够始终态度温和,竟然还赠我一元路费的,只有你一个。”

  卫晓男好笑,这个男人的思维十分奇特,竟然解读不出来那一元钱的羞辱之意。

  “不好意思,王先生,我要进去了。”卫晓男与他告别。王勋依依不舍,看了看房间号,“卫小姐方便告诉我你新的联系方式吗?”

  卫晓男犹豫,不远处传来一阵喧哗,几个中年男人七嘴八舌道,“王总,小胡说你醉了,我就说不可能,王总酒量我了解得很。”

  “原来是跑这来跟美女聊天了。”

  “重色轻友,重色轻友。”

  “不容易啊,向来爱江山不爱美人的王总转性了。”

  很快他们到了卫晓男面前,同时上下打量着她。

  卫晓男尴尬地向王勋说声“再见”,抱起田欢,匆匆推门进去。

  怀里的小人儿一直很安静,直到回到座位,才依偎到周迎娣膝间,叫了声“妈妈”。周迎娣牵唇笑了笑,抚摩了下她柔软的头发。卫晓男骤然想起在洗手台田欢问她的问题,心底涩意再次涌起,她低声对着周迎娣夸赞,“田欢真是个好孩子。她心性坚韧,即便是处在枯燥无味的环境,她仍能克制自己忍耐。”

  “可我不知道这对她以后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周迎娣担忧地看着女儿。

  卫晓男想起了自己最近正在进行研究的心理学课题,沉默片刻,又嘱咐道:“不管怎样,小的出来后,大的更要关爱。”

  周迎娣也陷入了沉默,就在卫晓男以为她不会有回应时,突然听到一声轻而有力的保证,“肯定。我会的。”

  生日宴会又持续了一个小时才结束,送走所有人,卫晓男随着周迎娣一家三口走出酒店,没想到王勋正在门口等她,见她出现快步迎过来,“卫小姐,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了,我和朋友一起。”卫晓男拒绝,周迎娣却从后面突然轻轻推了她一把,“快去吧快去吧。”接着就让田欢与她再见。

  “再见,老师。”田欢非常乖巧。

  卫晓男立在原地有点尴尬,周迎娣露出今晚第一个微笑,冲她挥挥手,比了个口型,“好好约会。”

  宝马车在柏油路上行驶,司机在前面开车,王勋和卫晓男并排坐在后面。

  夜空突然飘起了鹅毛大雪,在车窗外密密地盘旋飞舞,很快地上就白了一层。

  “燕山雪花大如席,说得就是这种情景吧?”王勋笑道。

  “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幽州思妇十二月,停歌罢笑双蛾摧。”卫晓男轻声接,“讲的是一个寡妇思念在寒冷边疆已经战亡的丈夫。”

  “寡妇啊,呸呸,真不吉利。”王勋神色一紧,顿了顿又笑,“哎,还是你有文化,我只是知其一不知其二。”

  卫晓男微笑,王勋看了她一眼,“双河小区,是个老小区,你是在那买的房子还是租的?”

  “租的。”卫晓男道,“我穷得叮当响,还没有资格做房奴。”

  “哈哈,卫小姐真幽默。”王勋大笑,“等过段时间,如果你愿意就搬去我的住处,我那儿宽敞,好几层就住我一个。”

  “别,王总。”卫晓男不无讽刺,“您那儿的房贷太高,别说二分之一,十分之一我都负担不起。”

  “哎吆,你这是骂我呢。”王勋道,“我那房子没房贷,就算有房贷也不能让你分担啊。”片刻后他顿悟,“这是还在记恨咱们相亲那会的谈话。我不是跟你解释了嘛,我那是假装的,假话,闹着玩呢。”

  “对不起,是我比较傻,分不清哪个你是真,哪个你是假。”卫晓男心底那股气再次莫名其妙地冒出来。

  王勋沉默,过了会儿双河小区到了,他让司机将车停在路边,侧身面对着卫晓男郑重道:“卫小姐,对于先前的欺骗我正式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我,给我一个机会。从现在开始,我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都出自我的本意,是真正的王勋。”

  卫晓男看着他,心情复杂。前后巨大的反差让她茫然,内心隐隐传来不安,夹杂着抗拒。

  “咱们可以先试着交往交往。”王勋试探着伸出手拍了拍她的手背,卫晓男吓得向后一缩,剧烈的反应让王勋表情僵了一秒,很快他笑道:“害怕什么,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

  “我先走了。”卫晓男打开车门迈了出去。

  “你的新号码多少?”冲着她的背影,王勋大声问,没有听到回答,他继续喊道,“不告诉我的话,我就每次都在这里等你。”

  卫晓男停住,缓缓回头, 两个人之间雪花飘飘洒洒,密集得让人视线模糊,王勋中等个子,一身西装革履罩在微微发福的身材上,显得有些粗壮,不过他眉眼清秀,面庞白皙,全无第一次相亲时猥琐算计的模样,配着南方男人的标准口音,在夜色下的冰天雪地里微笑着直望卫晓男,让寒气四溢的冬夜仿佛升温了些许。

  卫晓男将冰冷的指尖在唇边轻呵了下,突然发现胸口处空落落的,就像是有一棵参天大树连根撅起,不知所踪,风在里面嗖嗖旋过。

  “还是原来的,一直没变。”终于,她道。

  王勋怔住,旋即恍然大悟,皱着眉疾步走过来,伸出手,“拿来!”

  “什么?”卫晓男迷糊。

  “手机!”

  卫晓男茫然地掏出手机递给他。手机没有上锁,王勋熟练地打开拨号盘,拨出一个号码,之后操作了几下。

  “行了。”他将手机重新还给卫晓男,眉心舒展。

  第二天午饭时,卫晓男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不过她并不意外。

  “我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卫晓男看了看表,待会她还要陪园长巡查各班级午休情况。

  “行。”周宇强有点腼腆,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两个人来到了楼下的大操场上,就在上次周迎娣和田欢等她的地方。由于刚刚下了雪,彩色的大滑梯下面和周边厚厚的积雪尚未来及清理,几棵椰子树造型静静地伫立在冷风中,为冬季略显冷清的园区增添抹亮色。

  “卫姐姐。我这么叫你你不反感吧?”周宇强两只手紧紧插在羽绒服的口袋里,“我是从姐夫那里得知你的联系方式和工作地址的。”

  “我很喜欢你这么叫我。”卫晓男微笑地看着他。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应该比自己小了七八岁,看到他她能想起自己的弟弟卫来喜,只不过他的气质比卫来喜要沉稳和煦许多。

  “你和我姐姐长得挺像。”周宇强也在仔细打量着她,“但是还是有许多不同的。你比她温柔,我姐姐乍一看凶巴巴的。”

  卫晓男笑了起来,不知道周迎娣听到周宇强背后这样议论她会不会生气,但是她的确周身散发着一股强势气息。

  “你姐姐很能干,自己开着公司,还带着孩子,料理着家务,她是个女强人,我非常佩服她。”卫晓男道。

  “是的,女强人。”周宇强点头附和,“她从小就这样,学习成绩名列前茅,做任何事情都干净利索。走到哪里都是鹤立鸡群,受人瞩目。”

  卫晓男抿着唇点头,突然又想到一件事,问道:“你姐姐和你爸妈到底为什么事情闹僵?”

继续阅读:第18章 姐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以我今世暖你余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