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姐弟
阳春白雪2019-09-29 15:183,187

  周宇强呆了一呆,他今天就是为了解决这件事来的,可是被卫晓男猛地一问,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整理了下思绪,他才喃喃道:“从我记事起,他们的关系已经不好了。我姐姐在家里的话很少,也很少笑,她在家时总是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除非爸妈叫她出来帮忙做事。我想她是嫌我爸妈偏心我。”

  卫晓男心底一刺,痛意腾起,她皱着眉头问:“那你爸妈偏心你吗?”

  周宇强沉吟了会儿才点头承认,“……确实是。至少在我小时候,他们很偏疼我,有什么好吃的只给我吃,好玩的也只给我玩,如果我摔倒了之类,他们会骂姐姐,我有零花钱,我姐姐没有,她上学的学费给爸妈要时也都要看脸色的。”

  卫晓男听着听着,眼底起了酸涩,她转侧了身,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使说话声中不带哽咽,“你昨晚说的让她多想些好的地方,那么有什么好的地方可以让她回忆呢?”

  “……”周宇强语塞,半晌才说,“肯定有的。我爸妈毕竟养了她,她比我大六岁,在没有我之前,她是独生女。”

  卫晓男叹了口气,心底不知是忧伤还是欣慰。独生女……周迎娣还是比自己强些,她毕竟做过六年的独生女,在没有周宇强之前,她是家里唯一的孩子,父母殷勤随伺,也没有过农村留守生活的艰难经历。

  她最近在做一个新的研究课题,是关于儿童心理健康问题成因及策略的,查阅了大量资料后得出结论,绝大多数的成人心理问题是早在幼年时就埋下了隐患的,五岁之前的不良遭遇,犹如一个个定时炸弹,埋伏在未来人生的每一个路口。

  如此看来,周迎娣心中隐藏的荆棘要比自己少得多。

  “你姐上了大学后,他们就彻底闹僵了是吗?”卫晓男问。

  周宇强点点头,“我姐上了大学后,用我爸妈的话讲就是翅膀长硬了,就第一个学期的学费和生活费从我爸妈这里拿的,其后就靠自己勤工俭学了,也基本不回家。不过……大一的暑假快结束时,我姐姐回家了,她回家时的样子非常狼狈,非常憔悴,我记得很清楚,她很少哭,但是那次她哭了,哭着说她打工的钱都被骗子骗走了,本来能够学费和生活费的,现在却身无分文,希望我爸妈能够帮她。”他顿了顿似乎有点难以启齿,“我爸妈,尤其我妈妈对她常年不回家很有意见,就狠狠地骂了她,两个人激烈地吵了起来……说了很多让我惊骇的事情……唉……后来我妈妈骂了……特别难听的话,我姐姐就摔门而走,再也没回去过。”

  “……那个学期她是怎么过的……”卫晓男咬了唇,一颗泪从眼角滑过,她无法想象周迎娣当时的处境,虽然她也在整个大学期间勤工俭学,但从没被坏人骗过,向父母要钱亦不至于如此难堪。

  “第二天我爸爸去给我姐卡上存了五千块钱。”周宇强道,“他事前没告诉我妈,可能是经过了一夜的考虑做出的决定,寄完后又告诉的我妈。我妈知道后虽然阴沉着脸,但是并没有表示反对。”他望向卫晓男,“你看,虽然我爸妈对我姐姐很严厉,但是他们心底还是有她的。”

  卫晓男未置可否,一阵冷风吹过来,她裹了下外套,长长叹了口气,有白色的雾气从脸前袅袅。

  “他们现在后悔当初的刻薄了?”卫晓男问,“想要找回你姐姐这个女儿?”

  “他们倒是没有明说。但是我从他们的言行上能够感受到,他们确实后悔了。”周宇强道,“街坊邻居的女儿回娘家,他们每次看到都会失落好几天;熟人问起来我姐姐的情况,他们支支吾吾地应付,背着人时唉声叹气;我爸我妈有时候会为往事争吵,彼此埋怨……很多很多的细节,我这个做儿子的,都能体会到。”

  “你真是你爸妈的好儿子。”卫晓男突然夸了一句,并不带讽刺意味。比起来卫来喜这个败家星,周宇强算是个合格暖男。

  “所以你想出力弥补他们之间的裂痕?”

  “不,不是。”周宇强却否认,他摇着头语无伦次,“我的意思是我这次来找姐姐,并不全是为了我爸妈,我也为了我自己。”看到卫晓男脸上浮出惊讶,他苦笑道,“我姐姐,我对她感情很深,她离家这些年了,我一直很想她,我希望能把她找回家,我们一家人团圆……你不知道……她虽然表面上凶巴巴的,不好相处,但她是个好姐姐。”说到这里,周宇强抬手虚掩了下眼角,又垂袖放下,抬眼望向天空。

  雪后的天空湛蓝,空气很冷,但头顶的太阳很亮。

  “从小到大,她都照顾着我,她比我大六岁,是我的长姐,在家里,我有什么难事她都会帮我做,小时候帮我穿衣服穿鞋子,大了我向她请教学习上的问题,我们一起背诵古诗,她给我讲解课文,数学上的难题我有不会的,只要问她,她都会耐心地给我讲……在外面如果有人欺负我,她肯定会冲上前去把人臭骂一顿……她处处维护我。”

  “她真是个好姐姐。”卫晓男喃喃,不由回想自己,十三岁回到父母和弟弟的家,对小了八岁的亲弟弟卫来喜做的也不过像她这般。

  “是的,她其实很善良。”周宇强道,“我真希望她能重新回家,再做我的姐姐……这次我不依靠她,让她依靠我。”

  “肯定会的。”卫晓男不住地点头,看向周宇强,“你今天来找我,是希望我能帮你吧?如果我的话能起到作用,我肯定会找时机劝她的。”

  “谢谢你。”周宇强感激,“你和我姐一样,都有一颗善良的心。我知道她一定会听你的。”他想了想,为自己添加佐证似的又道,“你看,她过生日请了你,这说明她把你当做很重要的亲人。”

  卫晓男愣了,当局者迷,她没有想到这一点,周迎娣已经将她当做亲人了吗?

  “希望如此吧。”卫晓男叹息。对于未来要走的路,个人的,家庭的,她都如迷雾间穿行般茫然。

  回到办公室,正好是半小时后,卫晓男搓了搓冻红的腮,准备与袁园长一起开始巡查班级。

  “先把饭吃完。”袁园长指了指她办公桌上的餐盒。

  “不用了,园长。”卫晓男有点不好意思,“我还不饿。”

  “不行,工作之前必须先填饱肚子。”袁园长看了看手表,“不着急,给你十分钟时间。”

  卫晓男感激地笑笑,只好坐下来快速吃完了饭。

  今天雪后天气寒冷,很多小朋友都没入园,巡查到小班的时候,午休室里只有寥寥几个人,依旧包括田欢在内。在她的小床前,卫晓男站立了几秒,默默凝视着她已睡熟的小脸,仿佛想要努力从她脸上穿越时光的隔绝,看到二十多年前周迎娣的影子。这是个小小的美丽的女孩,她在心底叹息一声,希望她未来的路,走得不像上一代那样艰难。

  傍晚下班后,袁园长再次邀请卫晓男去她家吃晚饭,卫晓男有点不好意思。袁园长笑着开玩笑,“怎么?怕别人觉得你跟领导走太近,影响不好?”

  “没有没有。”卫晓男忙笑道,“我是怕给您添麻烦。”

  “那有什么麻烦的,我家那口子最爱在厨房里捣鼓,也不过是多加双筷子的事儿。”袁园长笑应。

  卫晓男见过几次袁园长的爱人,是个卫生局的中层领导,个子不高,人非常亲和实在,和袁园长两个人感情笃实,算是模范夫妻。

  “错了,园长,小卫她不是怕给你添麻烦,是怕打扰你和孙科长的二人甜蜜世界。”正穿衣服准备下班的办公室主任齐姐插话调侃。

  “你就别辜负园长一番美意了。要不她该伤心了。”齐姐拍拍她的肩膀,“今天先去她家,明天去我家,后天再去李姐家。”

  李姐是金星幼儿园的后勤主任,刚拿起拎包,听见这话搭腔道:“没错,小卫被咱俩和园长包场了,直到嫁出去为止。”平常齐姐和李姐有时会因工作问题产生争执,这一刻却达成了奇妙的默契。

  卫晓男讪笑着。

  “行,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袁园长不无幽默地笑道。

  袁园长的家离金星幼儿园不远,是她丈夫单位集资建的房,所以小区里左邻右舍都比较熟识,走在路上不少人与袁园长打招呼。

  他们边走边聊园内事务,每到年末就会有例行的年度考核,卫晓男谈了她对于今年优秀及提名名单的建议,袁园长不住地点头,评价说:“很中肯。”过了会儿却突然转移了话题,“晓男,你看你业务上这么精干,可是感情上为什么就很不顺呢?”

  卫晓男愣了愣,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在感情上还是太畏首畏尾了。”袁园长感叹,“你得勇敢一些,把在工作上的实干精神稍稍挪到生活中来。”

继续阅读:第19章 相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以我今世暖你余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