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相扶
阳春白雪2017-03-11 22:323,183

  卫晓男心底酸涩,她也勇敢过呀,勇敢地和唐玉鹏领证了,可是结果摔了一个结结实实的嘴啃泥。过了一瞬她又不由笑了,打趣袁园长,“有你这样的领导吗?鼓动着手下人将工作中的精力分给生活。”

  袁园长叹口气,“我是在讲真心话,是真心为你着想,一个女人,事业上即便取得再大的成就,若没有一个稳定幸福的婚姻和家庭做后盾,人生终究是残缺的。现在年轻你不觉得,到老了呢?五六十岁时,暮霭沉沉,别人和老伴白发相伴含饴弄孙,而你呢?”

  卫晓男哑口无言。她何曾要当单身狗,却不知不觉间在这条路上走不到尽头。

  “五六十岁……”她呢喃苦笑,“离我也不远了。”

  过了三十岁生日后,她常常有种人生过半的感觉,似乎生命尚未好好发掘,便已所剩无几,不由从心底渗出恐慌来。

  难道这就是中年危机?

  “就会瞎说。”袁园长扭头瞪她个白眼,“你看你从上到下,从脸蛋到身材,也就是个刚刚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五六十岁离你不远了的话,那我早已七老八十了。”

  卫晓男讪笑。

  很快两人到了家门口,袁园长敲门。

  “来了。”里面有人应声,卫晓男的心砰砰急跳了几下。

  门开了,玄关的灯光幽然柔和,秦汉庭那张帅气英挺的脸庞明亮如月色。他一双星辰般闪耀的眼睛,定定望着卫晓男,唇边笑意激漾,“马上开饭。”

  卫晓男局促地看向袁园长,她不曾料到秦汉庭会在这里。

  袁园长硬拉着她的胳膊进门,两个人脱了外套,换好鞋子,袁园长的爱人孙茂全从厨房里钻了出来,向卫晓男热情地打招呼。

  一桌子丰盛的饭菜,四个人围坐下,卫晓男和秦汉庭正巧面对面。

  卫晓男开始后悔今天盲目地答应了袁园长。

  “你别误会啊晓男,小秦可不是我叫来的。”袁园长像是能看透她的心思,“只能赖你俩有有缘分。”

  卫晓男狐疑地偷瞟了一眼秦汉庭。

  “是我是我。”孙茂全笑着承认,“不过我是叫小秦来谈事的,我们单位最近想要上套新的管理系统,便约在一起谈一谈。”

  他们夫妻俩真真假假的说辞,卫晓男辨不出所以然,便埋头吃饭。秦汉庭和孙茂全在饭桌上却真的谈起了上新系统的事儿,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探讨得热火朝天,袁园长时不时地插句嘴。

  “哎,晓男,想什么呢。”袁园长用胳膊捣一捣沉默的卫晓男。

  “哦。”卫晓男回过神来,思索着道,“下周六园内开放日,是不是让秦师弟也来参加一下?这样现场家长对于App的交流反馈能够得到最佳处理。”

  袁园长愣了几秒,突然哈哈笑起来。卫晓男有点莫名其妙,袁园长收住笑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只要小秦有时间,他能来最好。”

  “没问题。周六我都不上班。”秦汉庭回答。

  “好了,打住,都不谈工作了。”袁园长向秦汉庭道,“前几天我跟老师打电话,她说打算等明年退休后来岛城玩几天。”

  “是的。”不知为什么,秦汉庭看了卫晓男一眼。

  “加油。”孙茂全举起水杯碰了碰秦汉庭的,也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卫晓男半晌没敢抬头。

  饭后卫晓男告别,秦汉庭和她一道出门。

  “我送你。”

  “不用了谢谢。我坐公交车,很方便。”

  秦汉庭没说话,走到楼下车旁边直接拉开车门,语气有点严肃,“好歹你也是我师姐,送你回去义不容辞,要不下次我都没脸面再见宋师哥了。”

  这是他第一次承认卫晓男是他师姐,并且摆出宋清河来压她。

  卫晓男发怔地回望着他,一时间没做声。

  夜色迷茫,罩住大地白漆漆一片,两个人的目光在黯夜里交接,秦汉庭勾起唇角,轻声道:“上来吧,师姐。”

  卫晓男一块巨石从心尖上跌落,瞬间掉到不知底的深渊,她顿时感觉整个胸腔轻快许多,却也空荡荡地四面八方都透风。

  “这样就对了嘛。”她尽力让自己微笑起来,顺便开了个自以为幽默的玩笑,“小弟弟,多谢你了。”

  一路上两个人都保持着沉默,空气奇异地凝滞胶着。

  由于路上比较滑,秦汉庭开得尽可能地慢。他打开广播,里面恰放着一支慢情歌,是萧敬腾的《善男信女》。

  不远处有一片土 站了一棵枯的树

  仔细看那树枝的弧度 像在哭

  枯树前杂踏脚步 收集安心的孤独

  为什么眼前荒芜 是天下有情人的归宿

  那片山谷 入口处清楚刻着伤心人的墓

  那片浓雾 隔绝了其实可以忘了爱的省悟

  别哭 那片乐土是不是至少能让眼泪都停住

  祝福什么都不再记住 祝福下一次总会幸福

  祝福爱情的信徒 那善男信女别太辛苦

  枯树前杂踏脚步 刻着心碎的控诉

  读完别人的感触 却又义无反顾的投入

  那片山谷 入口处清楚刻着伤心人的墓

  那片浓雾 隔绝了其实可以忘了爱的省悟

  别哭 那片乐土是不是至少能让眼泪都停住

  祝福什么都不再记住 祝福下一次总会幸福

  祝福爱情的信徒 那善男信女都别再继续守护

  谁的衣服 还穿着只为遮掩苍白的皮肤

  谁的脚步 有几个真的可以远离爱远离糊涂

  别哭 谁的省悟~啊~从此入土

  祝福什么都不再记住 祝福很快会找到幸福

  祝福爱情的信徒 那善男信女别再辛苦

  卫晓男听着听着竟然入神,不知不觉一颗泪滑落腮边,当品尝到凉凉的苦涩时她才惊觉,忙用手背拭去,之后偷瞄秦汉庭,他正全神贯注地盯着前方,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她的异样。

  卫晓男舒了口气。

  到达后停车,秦汉庭和她一起下车。

  “我送你送彻底点,到楼下吧。”他指着脚下为自己找理由,“你看这地上很滑,万一你摔倒了,我能搭把手。”

  小区道路上的积雪已经被铲得七七八八,可晚上气温很低,黏湿的地面又重结了一层薄冰,走在上面必须十分小心。

  卫晓男小时每年冬天下大雪后都会有这样的经历,从家到学校大约两里地的路程,遍布着厚薄不均的冰层,她穿着外婆亲手纳的千层底棉鞋,由于不防滑,即便再小心,每天摔过跤亦不计其数。

  “没事儿,我走惯了。”卫晓男小心翼翼地迈开步伐,“倒是你,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

  充耳不闻,秦汉庭默然跟在她后面。

  “秦师弟?”卫晓男觉察到响动回头看他,就在这时脚下一滑,仰面向一侧倒去。

  秦汉庭猝不及防,赶紧伸出胳膊捞她,脚下竟然使不上力。好在他平衡能力强,两手托住卫晓男,向旁边滑过去。

  两个人一起倒在了道路旁边堆扫起来的厚厚积雪上。卫晓男整个人压坐在秦汉庭的身上。她大叫了一声“啊”,脸红心跳,手忙脚乱地从他肚子上爬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她狼狈极了。

  秦汉庭并不急着起身,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向她伸出了一只手。

  卫晓男愣了愣,明白了他的潜台词,犹豫着递手给他。顿时他将她的整个手紧紧攥在手心。

  卫晓男用力拖拽,他却纹丝没动。

  她的手虽然干过数不尽的粗活,看起来骨节分明,手感却柔滑的很,此刻指尖清凉沁人,紧紧贴合着秦汉庭宽厚温热的掌心,两个人温度互相交融,竟有奇妙的契合之感。

  “你……”卫晓男脸早已发烫,“受伤了?使不上劲了?”

  “好像有点。”秦汉庭声音很轻。

  “还能站吗?”卫晓男声调顿时变了。

  她顾不得刚刚还满溢在心的羞涩,弯下腰去双手扶他。

  秦汉庭就势握住了她另一只手。

  “哪儿疼?”卫晓男去抱他。

  别看人瘦,可她的力气很大,就连秦汉庭都暗暗惊叹,差点儿被她抱了起来。

  “咳……”秦汉庭不得已,借着她的力度缓缓站了起来。

  有不少积雪沾在他长风衣上,卫晓男弯下腰为他拍打,另一只手仍被他攥着。

  “衣服有点儿湿了。”卫晓男担心,“会不会冷?”

  “不冷。”秦汉庭低头,目光里全是笑意。

  “还能走吗?”卫晓男一心关注伤势,没有注意他神情的异样。

  秦汉庭假装走了两步试试,“好像没大碍。”

  “那就好。”卫晓男松懈下来,长舒一口气,才发现两个人的手依旧在紧紧相握,她脸上一热,急忙抽离出来,忍不住嗔怪,“你呀,还说要给我搭把手,结果自己搭进去了。”

  秦汉庭但笑不语,望她的眼神如含了一汪水。

继续阅读:第20章 嬉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以我今世暖你余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