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大哥你慢慢走
洪楚琴2017-02-27 15:06960

  三月,乌云滚滚,布满了整个村庄,整片苍穹,甚至是整个世界。狂风在呼风大作,吹得树木直不起腰,在痛苦中断了枝芽,断了主心骨,沁出了痛苦的泪水。雷声在狂风大作中即而电闪雷鸣的轰轰作响,仿佛用力过猛把女娲石都穿破了,顷刻间,从熔洞里下起了倾盆大雨,下起了冰雹,把所有的嫩绿都狠心的击败了,践踏了。呵,苍天,你这是在流泪么?心疼么?你是在为自己的失职而痛哭流涕么?可你理解失去亲人的痛苦么?你这个冷酷无情的人,你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你这个幸灾乐祸的人,你有什么资格来悼念呢?你凭什么不请自来?

  世界上最痛苦的莫过于失去自己的至亲,尤其是自己一直都视为父亲的大哥。

  大哥的丧礼极其简单,没有排场,没有吹唢呐,也没有鞭炮,只有一口用榆树做的新棺材。因为大哥还没有上寿,也就是还没有到六十岁。村里的风俗就是对于一个还没有六十岁的死者来说,是不可以把葬礼搞得太过于隆重,也不可以把遗体放在正堂上,不然就会带来不吉祥,最好一切都是悄无声息的。所谓的匆匆,或许就该这样的离去吧?

  这所有的一切,该准备的都是好心的邻居帮忙弄的,直到出殡,直到从火礼场回来,在家门口生起一堆火,火堆是用死者的衣物,一切有关他的东西而生起的火。我们这些亲人都要从这堆火里跨过,俗称是烧走晦气最后才是拿梳子梳梳头发,口里还要哭唱着:

  喊一声哥哥,你莫留恋,

  人这一遭总该是头。

  喊一声哥哥,你莫难过,

  我替你梳梳好上路。

  喊一声哥哥,你莫回头,

  黄泉路上,你好好走。

  听着悲,闻着切。这悲悲切切的,谁也无法从失去亲人的痛苦中,一下子缓过来,这一段时间无疑是痛苦的,是容易动情的,是容易怜悯的,也是容易消沉的。总之,这是一道无法愈合的心灵的创伤,而我们却要从这创伤中磨练自己的意志,让自己活得更好。我不知道所谓的更好是什么意思,我只知道我从小最敬爱的,一直把他当作父亲的大哥走了,从此以后,哪怕我再想他,再想孝敬他,再也是没有机会了。一想到这些,我的心啊,好像就隐隐的作痛。

  只是在这刚刚悲痛的送走亲人的地方,悲哀依旧布满了整个村庄,整片苍穹,甚至是整个世界。悲哀是灰色的阴霾,灰蒙蒙的,酣畅淋漓的雨水依旧在这阴霾中,灰蒙蒙的心中,狂风大作中下着倾盆大雨。

  只是,那不是上帝怜悯的泪水,而是我无能的悲痛与哀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