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黑衣人
群山回唱2017-03-07 08:442,140

  释缘闻言当即离开蒲团,恭敬跪下,听师傅继续说到。

  “佛法是般若智慧,各人根器不同,我们不求众生能当下顿悟成佛,但那智慧明灯却需代代相传,你慧根深种,从今日开始,转轮藏中典籍,你需每日读完一屉书经。”

  释缘抬头一看,那转轮藏足有几人之高,实为一个可以转动的十六面书柜,每一面都有九十个藏经书屉。方丈话语在耳边继续想起,“修行之路,见自己,见众生,在过两三年,你就可受比丘戒了,为师希望你能勇猛精进,做那传灯人,可有这般宏愿信心?”

  释缘闻言,心里顿生悲喜交急,电光火石间,月如身影在脑海里陡然出现,想起小自己两三岁的冷家千金,悲喜交集间又生出朦胧之感,抬头见方丈目光清澈如镜,一下让自己灵台清明,这才慨然应诺。

  次日清晨,延泉与宋献策在码头相对伫立无言,旁侧小舟在波浪拍打下,颠簸辗转,好在有绳索系在码头木桩之上,但还是让人生出飘零之感,过了半饷,才见宋献策把手一拱“献策今去,如同水中浮萍,日后各自珍重,不知何日能得与兄一见。”

  冷延泉把手一拱,欲言又止。

  宋献策瞧在眼里,心有灵犀,“兄之心事,弟定能守口如瓶,决不强人所难,但日后群雄逐鹿中原,那小和尚自然奇货可居,我不过江湖一术士,尚能知晓朝廷秘辛,何况各路豪强,望兄日后好自为之。”

  月如此刻正在寺庙山坡之上,兴冲冲在一棵大树上攀爬腾挪,因自幼习武,身形在树荫之中显得飘逸灵动,见她摘着果实向树下释缘抛去,嘴里却并不停歇“鸡腿你不吃,那就多吃点果子补补身子,瞧你如此瘦法,定是老和尚平日里待你不好。”

  听树上女孩对师傅出言不敬,释缘出口相辨。

  言语间,女孩已从树上纵身一跃而下,笑盈盈说到“好了,好了,我说一句你回十句,知道他是你恩师行了吧。”说完把裹在袈裟里的树果拾起一颗,用丝巾细细擦拭后,一把塞在小和尚嘴里。

  举手投足之间,动作干净利落,见释缘没有防备,一颗树果已牢牢封住嘴巴,一阵“咯咯”娇笑,腮边几缕香汗流淌,虽还是孩童,当娇俏玲珑依然让人过目难忘。

  待释缘摘下嘴里树果之时,女孩已变了颜色,见她望着山下父亲注视着帆船渐行渐远,脸上竟有了几缕愁色。

  少顷之后,月如喃喃而言“人长大了,是不是都有无尽忧愁?”

  似自言自语,又似对身边人低声叙述。

  “昨日父亲归来,我怕受责罚,早早躲在母亲怀里假寐,听父母言谈之间像有许多烦心事,这世间在父亲嘴里全似洪水猛兽,两位哥哥也是难见人影,每次见他们回来,都是马车拉回许多货物,也不知是何物事,母亲还提到几年以后我就该出阁了”

  见对方对出阁二字面带不解,嘻嘻笑着解释:“你这个呆子,就是出嫁,嫁人,懂吗?”

  说到这里,起先忧愁已烟消云散,拉着小和尚耳朵说道“嫁人有什么好,我才不嫁给八竿子打不着的人,要不我嫁你吧,你愿意不愿意?”

  小和尚耳朵被拉得生疼,心里想起昨夜与师傅对谈时所生朦胧之感,片刻之后才说道:“再过几年,我也要剃度了,和尚应守戒律,我家就在这寺院之中。”

  月如不以为然,“你这破庙,还不是全仗我家供养,我到时候给父亲,母亲说,就嫁你,你师傅如若不从,就断了供养,把他赶出去做个野和尚,到时候看他愿还是不愿。”

  说到这里,见冷延泉已转身离开码头,连忙把水果往释缘怀里一推,“可别辜负我一番好意,我是偷跑出来的,记得把它们都吃了。”

  “还有,你别剃度了,等我长大就嫁你,记住了。”言语欢快之间,身形倩丽,已在树丛中消失不见。

  树木枝叶随着山风摇曳生响,释缘注视着月如离去方向,半饷没有言语。

  待女孩奔上官道,马蹄声急,回头一瞥,一匹雄壮黑色骏马疾驰奔来,月如本不在意,但电光火石之间,马上骑士侧身俯冲,手臂前倾,黑马黑衣,似大雕扑食,又似一朵乌云瞬间而至。

  见状似要把自己掳上马去,月如不加思索,腾身一个翻越,似那苍穹之上,云雀周旋于大雕,轻灵之间已与对方手臂擦身而过,未等落地,从怀里掏出金鞭,见骏马因惯性已奔出几米开外,“呼”的一声,挥手一鞭抽打在马臀之上,骏马吃痛,嘶叫着抬起前腿站立,几乎就要把马上骑士颠下马来。

  黑衣骑士不曾料想她有如此身手,饶有兴味盯了片刻,嗓音沙哑,“你这丫头有两下子,果然是将门虎女。”说完见他双腿犹如弹簧在马镫上“噌”的一蹬,整个身体已从马背上腾空而起,似老鹰捕兔,居高临下再次袭来。

  月如手腕一抖,金鞭似有灵性,往回一收,盘绕女孩旋转起来,形成几道金色光环,将其浑身上下包裹的严严实实,见势想把对方挡在光圈之外。

  一切都在刹那之间,黑衣骑士这次有备而来,双手犹如钢钳,右手一伸,已牢牢握住金鞭。

  月如第一次腾空避开对方捕击,全靠自幼习武形成的条件反射和对方大意。当下被对方抓住金鞭,就如螳臂挡车,力量太过悬殊,但因这鞭是二哥所送心爱之物,见对方右手不断缠绕,金鞭在两人间距离越来越短,但女孩还是紧咬腮帮,不愿撒手,双脚已在沙石地面划出两道长长印痕。

  黑衣骑士也不着急,猫玩老鼠般饶有兴味看着眼前女孩。

  但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月如却把他形状瞧得越来越清,虽是黑色短衫遮身,但筋肉虬曲精壮还是一目了然,一双三角眼毫无表情,冷光四射,逼人杀气扑面而来。月如毕竟年幼,虽不愿放手丢了金鞭,但吃不住压力,几乎就要哭出声来。

继续阅读:第5章 贵公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叹别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