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小和尚
群山回唱2020-01-17 20:292,538

  不知过了许久,延泉打破沉默“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天下沦丧至此,怎能不让人触目惊心,但我一介布衣士绅,又能奈何。”说话时,嗓音尽有几分嘶哑。

  见宋献策想要插话,把手一摆继续说到:“你我布衣之交,本是推心置腹,但你此次南来,定是有备,想来你已知道我祖上本不姓冷,真姓是梅。”

  宋献策慨然应答:“洪武十一年,宁国公主下嫁汝南候从子梅殷,梅殷任驸马都尉,加封荣国公,建文元年,燕王朱棣心生异心,发动靖难之役,欲夺侄儿皇位。建文三年,奉命镇守淮安,梅殷耿介之士,严辞拒绝燕王大军借道之请,后大位易主,成祖愤恨其心怀旧主,终在永乐三年,被锦衣卫设计溺死,老英雄一身铁骨铮铮,让人心生敬佩!”

  一番话似将延泉带入无尽回忆,过了良久才说到:“我便是其嫡孙,祖上遭此大难,早就熄了功名利禄之心,故而改姓为冷,世代隐居此地,钟鸣鼎食终不如耕读传家逍遥安心,家母生我之时,朝政已现糜烂,家父怕我将来重蹈祖上覆辙,故取名“冷名安”,所以不涉朝政,乃是我家世代祖训。”

  宋献策闻言反诘,“既如此,冷府世代嫡传子孙为何个个都是文武双全?兄之儿女尤其如此”

  延泉微微一笑“苟活乱世,一技仿身而已。”

  宋献策闻言逼视,月明星稀,一双眸子在暗夜里闪闪发亮,“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又能奈何?”延泉回敬。

  “兄长文韬武略若苟活乱世,岂不是人为刀殂,我为鱼肉,祖宗不足法,大丈夫立于天地间,怎能因循守旧。献策十年与兄未得一见,因见大明气数已尽,浪迹江湖,漂若浮萍,就为暗中查访谁是匡扶正义英雄。后得古本袁天罡,李淳风《推背图》。

  书中所言“十八孩儿兑上坐,九州离乱李继朱 ”,十八孩儿便是李,兑为北方,李自成正好起兵北方,如此明白,数已前定。而我闻闯王之兵为义兵,剿兵安民,救黎民于水火,实有天命所归之象。兄长为何不与我寻机投到闯王帐下,良臣辅佐英主,共创一个太平天下。”

  延泉闻言大吃一惊,往昔只觉眼前矮个男人,粗狂豪迈,知识广博,现今才知他志向远大,但还是稳住心神回答到:“我实为燕雀,无君鸿鹄之志,此等大逆不道之言休要再提起!”

  宋献策还要再劝,见被他摆手打住,只好说到;“今日之事,原是天机,不遇其人,不敢轻言,兄既无此意,还望话不传六耳。”

  见对方点头承诺,又追上一句,“但还有个不情之请。”

  “讲!”

  “与月如玩耍的小和尚让我带走。”宋献策说到

  延泉猛然一惊“为何?”

  “当今皇帝祖上得位不正,将小和尚献于李自成,挟天子以令诸侯!”宋献策语气冰冷。

  延泉闻言如同五雷轰顶,心里生出一阵恼怒,向前一步,居高临下逼视诘问“若得了天下,把他如何?”

  宋献策一时愣怔,片刻后方才说到:“救黎民于水火,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延泉此时面如寒霜,冷冷回到“言尽于此,休要再做纠缠,否则于事无补,反伤了彼此相交情谊。”说完扔下对方,转身便走。

  月凉如水,湖风拂面,目力所及之处,洞庭湖波光盈盈,在月色下荡漾着银色冷光,宋献策心如其境,看着欣长背影在暗夜里向山下走去,渐行渐远,心里发出一阵浩叹。

  冷延泉心里此刻千头万绪,见他快步进入府邸,对管家以贵客之道安顿宋献策交待一番后,也不停留,向府邸后园快步走去。

  待走进东院小花园,脚步才有所减慢,等推开正房屋门,一脸阴霾都已遁形,烛光之下,见妻子靠在床头做着手工针线,月如依偎在她怀里睡得正酣,怜惜走到跟前抚摸着女儿一头秀发,口里说到:“这丫头越来越野,下午与康年山间漫游,见她正在用马鞭抽打庙里和尚,我若晚到一步,她定然又要闯下一番祸事,到时免不了一番交涉。”

  冷夫人听着丈夫话语,把女儿轻轻挪到一旁,见她并未醒转,才回头嗔怪“好好女孩儿家,不学手工针线,整天跟着你们父子三人舞刀弄枪也就罢了,还和两个哥哥在一起读什么经济致用之学,女子无才便是德,也不裹足,若这样下去,再过几年就到出阁年纪,到时候看谁敢娶我们冷家这位小姐千金。”

  延泉微微一笑,走到夫人身旁,揽住对方肩头,“女人家见识短浅,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你以为眼下太平光景就是永远,乱世之中,若手无缚鸡之力,何以立足?

  经济致用,行兵布阵之学远比四书五经来得实在,女儿虽未裹足,兵荒马乱中反而少了累赘,这也是保全之道啊。”说到这里想起宋献策讲到北方已是生灵涂炭,形同人间炼狱,心事再次浮上心头。

  女人闻听语音深沉,抬头见烛光之下,丈夫脸色阴晴不定,心里奇怪与他平时豁达大相径庭,但也并未问询,依偎着丈夫不再言语。

  夜色愈发深沉,渔船散落湖心,远望灯火如豆,点缀着粼粼银色波光。

  宋献策在山顶不再伫留,缓步下山,路过下午月如玩耍之地,回望远处寺院西配殿似有诵经之声,烛光透过木窗显得朦胧,似是指路明灯。

  烛光之下,小和尚与寺院方丈各自在蒲垫上盘膝相对端坐,旁边是一个几人高的转轮藏。

  “释缘,徒弟之中属你最有慧根,但你却劳作最多,与释心、释性等几位师兄弟比,反而少了许多功课时间,你心里可有不平?”

  方丈问话时,语调和蔼平静,释缘却一阵紧张,寻思少女鞭打释心、释性两位师兄已被人告到方丈跟前,怕给月如引来纠葛,连忙说到:“坐卧之间,一切皆在修行,我懂得师傅如此这般是在磨砺弟子出离心,弟子自幼在佛门中长大,不敢心存妄想,但下午弟子挑起事端,引来两位师兄被打,确实不该,弟子甘愿受罚。”

  方丈对徒弟回答颇为赞许,摇头说到:“冷府小姐让他们二人受的这顿皮鞭不是毫无道理,他们也要反省,今天叫你来配殿之中却不是为了这事。”

  话到此处,并不理会徒弟不解之色,继续道:“万丈红尘、六道轮回,众生迷离在贪嗔痴中不能自拔,却不知一切皆是虚妄,不过是反认他乡是故乡。

  见弟子似有所悟,并不停歇。

  “红尘欲海,浊浪翻滚,佛法就是那盏指路明灯,当年五祖弘忍为传达摩衣钵,令弟子们做偈诗以证是否得见自性。

  六祖慧能本是寺院杂役,目不识丁,但其“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让五祖明白他已不落色相,明了自性。为怕众人心生嫉妒,害了慧能性命,于是偷偷传授达摩衣钵,其后让他远走高飞。

  说到这里,方丈意味深长注视着弟子,“释缘,你可明白为师深意?”

继续阅读:第4章 黑衣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叹别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