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机锋暗藏
群山回唱2020-01-17 20:292,081

  月如见父亲走远,随即换了另一幅形状,一把将小和尚从柴堆边拉到僻静处,变戏法从怀里掏出一个包裹,抬头对他巧笑嫣然说到:“拿着,把这吃了!”

  小和尚接过包裹,将裹得严实的纸层层揭开,一只油腻腻鸡腿赫然出现在眼前,吓得连连说到:“使不得,使不得,出家人怎能近荤腥。”

  月如本是觉他过于消瘦,想背着寺庙一干人等让他补补身体,见他这番不领情,嗔怪到:“叫你小和尚,你就真以为自己是和尚啦?你现在不过是小沙弥,连个法号都没有,离受比丘戒还远着呢,济公活佛还吃狗肉呢,我瞧你这般悟性,回头给你师傅说,你出离心不够,这就叫你还俗。”

  月如年龄不到金钗之年,用今天眼光来看,也不过十岁年纪。这段话说得刁蛮,显然又想惹事人非,但话里见识绝非当时同龄女孩所能具有。

  小和尚比月如大上两岁,自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就连这寺庙和一干僧人用度都全靠他家供养。也就知她家里规矩、家训极严,与寻常读书人穷经皓首考取功名不同,家里男子所学都是济世,经济之道,且大都文武双全。月如因是最小女儿,极受父母宠爱,哥哥们有的一样不缺,人又自小聪慧,见识远高于同龄女孩,也就不足为奇。

  但此时见她粉脸含威,郁郁不乐,知若不对鸡腿应承下来,真怕他去师傅面前大闹一番让自己还俗,于是把心一横“我吃可以,但你要保证不准生事。”

  俏脸噗哧一笑,连连点头,其状就如阳春三月,小和尚虽立志成为方外之人,也不由得心里一暖,但还是苦着脸,接过鸡腿一口一口小心咀嚼。

  “好吃吗?”月如见他嚼得小心翼翼,以为是在细细品味,想来生活贫寒,美味从不曾遇到,心里不由得一阵难过,轻轻柔柔问道。

  “唔?哦,我心里在默诵金刚经。”小和尚答非所问。

  月如一时语塞,片刻后疑惑问到,“背金刚经干嘛?”

  “我超度这只鸡。”

  女孩听到回答一愣,哭笑不得,接着粉拳便轻轻挥了过去,“你这呆子,真把自己当济公了。”

  湖光山色,清风徐徐,偌大空地,唯留两个少年人嬉笑不止。

  山顶又是另一番情形,宋献策瞩目远眺,见洞庭碧波荡漾,烟波浩淼,天际尽头,水天一色,风月无边。虽震撼于南方江湖河海,但依旧愁眉不展,过了许久才说到:“献策适逢乱世,书剑飘零,混迹江湖,庸碌如同蝼蚁,今见天象示警不断,巨变就在须臾,献策本想竭忠尽职,得遇英主,我做良臣,救黎民于水火,奈何天不从人啊!”

  延泉听来,在旁不置可否“康年,多虑了吧,你看眼前湖光山色,渔歌唱晚,水旱从人。”

  “哼,北方连连大灾,十室九空,饿殍遍野,我游历天下,在北方亲见百姓易子而食,要见地狱不用人死之后,黄河以北便可得见!天下糜烂至此,田赋不减反增,终至流民揭竿而起,疥癣之疾势要成心腹大患,在外又有满洲铁骑虎视眈眈,你可知西北有个李自成,竟在高迎祥死后,自封闯王。”

  延泉捻须一笑,“当今天子,天纵奇才,即大位不久,便以雷霆之势把魏忠贤一党全数扫尽,还奈何不了几个流民?”

  宋献策答非所问“崇祯元年十月,紫荆城御花园中一颗李树开花,群臣纷纷上表祝贺祥瑞,花开不时,反常即妖,何来祥瑞?当今天下,枭雄辈出,那李树开花是否是天意暗示某位英雄。”

  延泉闻言大笑,“康年你我相交多年,我自知你胸腹韬略,尤精术数,但天下大事岂能如此儿戏,这等大逆不道之言,你以后休要再提起。”

  “要论韬略,献策比兄长差得太远,月如英姿飒爽,文武双全,一个女儿都如此教养,更何况府上男丁,兄长这是未雨绸缪,以防天边之日不时之需啊!”宋献策说得一针见血。

  湖风吹拂,夕照之下,延泉玉树临风,显得从容淡定,此刻被宋献策点中心事,脸上神情变得阴晴不定,过了片刻,方才发问:“康年此次造访,出了叙旧,还有他图?”

  宋献策比延泉矮了一头,但举止豪迈,自有一番英雄气度。

  “献策有拆字雕虫小技,兄长不如报上一字,让小弟博君一笑,拆开你我二人此时心事。”片刻之后,宋献策似有深意说到。

  延泉见他答非所问,心里微责故弄玄虚,一身江湖草莽气依旧,但也不愿驳其意,捻须沉默半饷,见水天之际,金波粼粼,一队倦鸟展翅归林,心里升起感触涌出一句五言“有鸟图南去,无人见北来。”

  想到这里说到:“有!”

  宋献策似洞悉了然,对“有”字早有准备,并不沉吟开口就说,:该字上边一横一撇,是大字去了一半;下边“月”字,是明字一半,这不就是说大明山河破碎吗?”

  延泉闻言“咯噔”一下,欲盖弥彰继续说到:“康年千里访寻故旧,兄心里高兴得很,自然说的是朋友的“友”。

  宋献策微微一笑,并不在意,继续说到:“这是“ 反”字出头,不就是说当今天下大乱,枭雄并立,与之前我提李树开花有异曲同工之妙。”

  延泉心里一阵烦乱,“如是子午卯酉的“酉”,你又怎么解?”话语间有了一丝强词夺理。

  宋献策成竹在胸,走到近旁,目光炯炯看着延泉,继续说到:“酉字上边加两点,下边填寸字,念尊,所谓九五之尊。如今去头无足,单剩中间,皇上大位岌岌可危矣。”

  言道此处,空旷山顶唯留湖风拂过树林,发出“沙沙”之声,夕阳西沉,无尽黑暗如潮水从四周涌来,恰是无言两人,压抑深沉。

继续阅读:第3章 小和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叹别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