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竟然流鼻血了
一纸深秋2019-12-15 10:072,206

  闹到最后,权北琛强硬的抱着慕雨滚到了大床之上,慕雨全身紧绷,一副紧急备战的状态,让权北琛失笑。

  “我对血流不止的女人没兴趣。”权北琛淡淡的说道,却是紧紧的抱着她的腰。

  “权北琛,时间还早,我还有功课要做。”慕雨哀嚎,她不想跟权北琛睡一张床。

  这么危险的事情,她才不要做。

  “你应该做的功课,就是学习如何讨好本少。”权北琛冷哼一声,不为所动,拦着她的腰却越来越紧。

  “……”慕雨深吸了口气,却在他的怀抱中,泛起了困意。

  原本还要挣扎的她,为眯着眼睛,轻声说道,“权北琛,我想开始喜欢你了,怎么办呢?”

  说完,径自低笑。

  权北琛冷哼一声,她的喜欢太肤浅,他不稀罕。

  第二天一早,慕雨睁开眼睛,才发现自己昨晚真的跟权北琛睡了一张床。

  抚额,此刻她无比的唾弃自己,色字当头,她果然禁不住美色。

  权北琛已经不见了踪影,好歹让慕雨的心中有些安慰,可是刚刚起身,就发现了不对劲。

  整个人的脸色开始爆红。

  踏马的。

  昨天大姨妈竟然觉得不尽兴,还特意给浅色的床单增添了一抹艳色。

  深吸了口气,不行,她要毁尸灭迹,抓起手机看了一下时间,还早。

  偷偷的看了一眼房间里,确定没有权北琛的身影,才用最快的速度,把床单抱起来,快步往浴室里走去。

  一边走一边念叨,今年她所能想到的最奇葩的事情,就是在权北琛的浴缸里洗床单。

  无语的抹了把脸,一把拽开浴室的门,趁现在没人,赶紧洗干净。

  打开门的瞬间,慕雨整个人都不好了。

  因为权北琛在洗澡。

  踏马的。

  昨天权北琛只脱了喜欢外套,隔着衬衫,都能清晰的勾勒线条,今天一大清早,她竟然,看到了权北琛美好的……

  此刻,氤氲着的水汽围绕在权北琛的身边,若隐若现,十分的惑人。

  慕雨只觉得鼻子一热,下意识的伸手去摸。

  卧槽。

  竟然流鼻血了。

  嗷。

  慕雨赶紧转身,抱着床单就跑,这样狼狈的自己,实在是太让人头疼了。

  “跑什么?”权北琛低沉的声音缓缓地传来,伴随着浴室里氤氲着的水汽,好听的耳朵都要怀孕了。

  慕雨的脊背一僵,逃跑的脚步也顿住,思忖着自己是要表现的不要脸一点呢?还是柔弱一点?

  据统计,大多数男子,在早上的时候,是最容易冲动,控制不住自己的,于是果断认怂,“我不知道你在里面啊?”

  权北琛看着慌张离开的慕雨,皱了皱眉头,“抱着床单是要纪念你跟本少睡一张床?”

  慕雨嘴角一抽,这种事情有什么好纪念的,再说了,睡一张床单又没发生什么,得瑟个毛?

  “爷,您先洗澡,”慕雨转过身,对着权北琛笑得勉强,砰的一声甩上门。

  脸上看似淡定,可她的心中早已经慌了,虽然都说她是个女流氓,但还真的没有碰到过这样的场面。

  一觉醒来,就看到极品美男出浴图,她的小心脏承受不住了。

  刚走了没两步,只听浴室的门被打开。

  “看光了本少就想跑?”权北琛声音冰冷,却透着戏谑。

  慕雨不敢转身,她甚至在怀疑,刚刚两步的距离,权北琛到底有没有穿上浴袍。

  “权北琛,我是真不知道你在洗澡。”柔弱,这个时候,一定要柔弱。

  权北琛缓缓地走到她的背后,把慕雨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强势而霸道,让慕雨不容反抗。

  “不知道?”权北琛低笑一声,低沉且压抑,给人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

  慕雨脊背僵直,对于他的触碰,自己的身体就像是触电一般,咽了口口水。

  抱着床单的手越发的用力。

  “你流产还需要多久?”权北琛身上带着沐浴后好闻的气息,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慕雨的耳垂,慕雨本能的就想跑,这样的权北琛,太危险了。

  其实她更想问的是,这货究竟为毛还没有去上班。

  “经常流产,对身体不好。”察觉到慕雨的身体反应,权北琛越发的起了逗弄的心思,扣住一再逃跑的慕雨腰间。

  嗷。

  踏马的,这个王八蛋,真当她是清心寡欲的和尚呢?

  被美男调戏了,怎么办?

  哼。

  不调戏回去,她就不是慕雨。

  咬牙,扬起招牌式的笑容,倏地转身,看着权北琛的眼神也十分的邪气。

  “权少,你这是在暗示我,做完没对你做点什么,你很不甘心?”哼,慕雨总算知道,权北琛为何总喜欢阴阳怪气的说话,这感觉,太踏马的爽了。

  权北琛挑眉,“本少倒是很期待,你做点什么。”

  这倒是实话,毕竟美人儿在怀,没有一点反应,那也就不是男人了。

  慕雨重重的吸了口气,把床单往地上一丢,此刻她才看清楚,权北琛只是在腰间裹了条浴巾,充满男子气息的身体顿时一览无遗。

  慕雨顿了顿,“我倒是很想做点什么,就怕你……”

  挑衅。

  史上最强硬的挑衅。

  权北琛倏地眯起眼睛,一把将人抱住,两人之间没有一丝缝隙,紧密结合。

  “本少怕你承受不住。”权北琛说的颇有一番咬牙启齿的味道。

  慕雨笑的更加的妖艳了,她就是属于那种,有人挑衅,她会更加强悍的挑衅回去,就算这人是权北琛也一样。

  “受不受得住,也要权少行才能知道。”慕雨嚣张的笑着。

  权北琛不动声色的看着慕雨胡作非为,嘴角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你最好祈祷你大姨妈永远别走。”

  慕雨哈哈大笑,“我倒是十分想体验一下权少的雄风。”

  说完,一把将人推开,踏马的,床单不洗了。

  权北琛看着进入浴室的慕雨,深吸了口气,眸色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该死的,他竟然对慕雨有了感觉。

  随即,脸色低沉的往外走,去了隔壁房间的浴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孽总裁太难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孽总裁太难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