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一条破鱼300万?
一纸深秋2017-06-02 20:362,293

  进入浴室的慕雨,深吸了口气,忍不住大骂了声卧槽,床单没有拿进来。

  想了一下,才发现,就这么把床单洗干净了,太不划算了,眯着眼睛,突然眼前一亮。

  做好了决定,慕雨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自己,才气势汹汹的跑出去,一看权北琛果然不在,从地上捡起床单,转头看了一眼四周,昨天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房间里有三个鱼缸。

  抱着床单走进鱼缸,一个个的仔细观看,其中一条通身红色的鱼,长得不是太好看,可以莫名的让人喜欢,再看第二个鱼缸,里面是一条浅金色的,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第三条依旧是条红色的,这么大的鱼缸就养一条鱼?

  两条红色的,一条浅金色的,灭掉哪条比较好?

  不过这鱼缸也真是讲究,看上去就很难贵,啧啧了两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打开中间那个浅金色鱼儿的鱼缸。

  权北琛敢这样调。戏她,她就弄死他的鱼。

  哼。

  把地上的床单丢进鱼缸里,转头就去拿洗衣液,心头却不屑的冷哼,这么有钱,怎么养的鱼这么丑?

  没品位。

  把洗衣液倒进鱼缸,只见那浅金色的鱼儿受惊极大,迅速的跳出水面,似乎是在呵斥她,慕雨冷冷一哼,不愧是权北琛养的鱼,跟他一个德行,这趾高气昂的小人模样,真是让人讨厌。

  慕雨很欢快的戏耍,很快,鱼缸里到处都是泡泡,浅金色的鱼渐渐的不动弹了。

  床单洗的也差不多了,此刻的她,心情是极好的。

  正要把床单从鱼缸里拿出来,只听一道冰冷至极的声音,带着压抑的怒意,喝到,“你在干什么?”

  慕雨身子一僵,心说,回来这么快?

  “洗床单啊。”慕雨嘴硬的回到,却在看到那条奄奄一息的浅金色的鱼儿时,心虚一秒钟。

  权北琛冷冷的看着她,“在鱼缸里洗床单?慕雨,你是白痴吗?”

  一把拽过慕雨,冰冷的扫了他一眼,“管家,把人叫过来。”

  管家就在门口,听到慕雨理直气壮的说在洗床单的时候,还说真是个勤奋的孩子,可是在听到权北琛的话,他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当即也顾不得其他,赶紧打电话让专家过来。

  慕雨看着权北琛大惊小怪的模样,再看看好像已经死掉的鱼,心中升起一股不太好的预感。

  打完电话,管家赶紧跑过来,也顾不得一旁的慕雨,赶紧从鱼缸里把那条鱼捞出来,拿起来就往外跑,一个用人已经拿来一个巨大的盆,里面放满了清水。

  慕雨嘴角一抽,管家这劳民伤财的,是要做什么?

  不就是一条鱼吗?

  管家哭丧着一张脸,那神情,就像是死了爹妈的感觉,“慕小姐,难道洗衣机里不能洗床单吗?”

  权北琛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那眼神让慕雨觉得很暴躁。

  “不能。我不会用。”慕雨淡声说道,虽然心中有大难临头的感觉,可她还是觉得死扛到底比较好。“不就是条鱼吗,大不了赔你就是了。”

  反正被摁在案发现场,否认也没啥用。

  管家看了一眼权北琛的脸色,不住的叹息,“这条鱼是爷在美国拍卖会上三百万人民币拍下来的啊,您怎么就敢下这样的毒手。”

  慕雨怔了一下,“你说多少钱?”

  “三百万。”管家的心都疼,为了一条床单,居然弄死一条三百万的鱼,这……

  卧槽。

  慕雨一跳三尺高,“我说管家,可不带你这样玩我的,一条破鱼能三百万?你家爷被骗了吧?”

  难怪刚刚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但是,也不排除权北琛要坑她的可能。

  毕竟这个男人可是十分的阴险狡诈,让人恨得牙痒痒。

  管家一听就不干了,从口袋中拿出手机,找出那条浅金色的鱼的皂片,让慕雨看,“爷是不可能上当受骗的,你看看,这是金钱鳖,这种稀有品种,货真价实是三百万。”

  此刻的慕雨可管不着怒气腾腾的管家,一把躲过他的手机,仔细的对比,比对到最后,她的手都有些发抖,眼冒金星。

  卧槽。

  这么条鱼,竟然三百万?

  “权北琛,你是暴发户来的吧?”一条鱼三百万,慕雨死活不相信,“那条红色的呢?”

  指了指第一个鱼缸里红色的鱼,这种金鱼应该不贵吧?

  管家一想到这条金钱鳖很有可能就要归为,心疼的紧,生怕下一次这姑娘在抽风,这里的鱼都得死光了。

  “那条红色的是血龙鱼,价值五百万,您可千万不要再用鱼缸洗床单了,真的。”

  说到最后,管家硬生生的说不下去了。

  简直是暴殄天物。

  慕雨目瞪口呆的看着那条鱼,卧槽,五百万,一条鱼?

  踏马的,还让人活不了?

  咽了口口水,看着权北琛的眼神也不由得有些瑟缩,这特么玩笑开大了,随便一条鱼就百万以上,他家这床单要多少钱?

  “管家,三天之内,让慕小姐把鱼买回来,或者,还上这三百万。”权北琛冷冰冰的说道,看都不看慕雨一眼,他的视线全部都放在了那条金钱鳖上。

  “你坑人呢!”慕雨怒,“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看了那条奄奄一息的,据说价值三百万的鱼,她哪都疼。

  她去哪里弄三百万?或者给他买回一条一模一样的鱼?

  手机上说,这种观赏性的鱼种,十分的罕有,那条据说叫血龙鱼的五百万,另一条红色的,但是品相却很丑的鱼,据说叫红龙鱼,286万。

  卧槽了。

  你这么显摆,你爹不揍你吗?

  权北琛要是敢说要她的命,她就立刻投奔他爹去。

  像她这么有节操的姑娘,能勾搭上权北琛,就能勾搭上他爹。

  为了这条鱼,她算是豁出去了。

  管家看到权北琛给他递眼色,便让人端着巨大的盆走了,随后还看了一眼那在慕雨手中的手机,没有说话,就出去了。

  “权北琛,你又没告诉我这鱼这么值钱。”这么牛逼,有多少钱是你自己赚的?

  慕雨心中鄙视,却不敢表露出来,一条鱼就三百万,她真的很想哭了,以后再也不闯祸了。

  肉疼。

  “你告诉本少要去鱼缸洗床单了?”权北琛就想不明白了,这慕雨看上去挺精明的,怎么会做出这种让人无语的事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孽总裁太难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孽总裁太难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