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手戏
刘小备2019-12-23 14:083,001

  如果不是路曦高举着21岁的充满青春气息的拳头喊着她要结婚,是没有人会介意或者注意到今年已经31岁的路晨还孤身一人的。

  包括路晨自己。

  初秋的夜晚,马路上熙熙攘攘,那些笑着的手挽手的小情侣从路晨面前一对一对地走过,路晨拿起电话打给大叔,问他要不要出来喝一杯。但偏偏大叔今天有事。路晨在马路上停了下来,翻着通讯录,想着还能约谁,在这样一个月也明亮风也幽轻独独她想流泪的夜晚陪她喝上一杯。

  没有人。

  明明知道没有人,路晨还是坚持翻着通讯录。

  尤钰的名字忽然从通讯录里蹦出来的时候路晨一惊,她刻意忘记的她并没有删除他的号码这件事,绕了一个五年,又回到了眼前。

  其实路曦说要结婚,这本身已经让路晨觉得要疯了,路曦才21岁,大学还没有毕业,像“社会”“婚姻”“未来”这种词对路曦来说还是童话,路曦除了青春年少一无所长,竟然就嚷着要结婚?但最严重的是路曦的结婚对象,竟然是尤钰!

  怎么可以是尤钰!自己的妹妹要跟自己的前男友结婚,这样的戏剧故事路晨无法接受。

  虽然已经跟尤钰分手五年了,但是五年的时间并没有把尤钰从路晨的心里连根拔走,最主要的原因是,尤钰之后,路晨再也没有谈过恋爱。如今的路晨已经不再觉得是因为尤钰她才单身,她是因为喜欢现在的状态所以才单身,至于爱情和婚姻,交给缘分,遇不到也不强求。

  但就在路晨终于无比心安地喜欢现在的自己的时候,自己的亲妹妹说要跟尤钰结婚。

  路晨还记得分手时尤钰说过的话,他说我这一生都没有结婚的打算。路晨说,那不如就分手算了。尤钰说好。

  那现在她算什么?她执迷不悔地跟他恋爱了五年,到头来其实只是这一辈子他都没有跟她结婚的打算。路晨想着想着就仰起了头,她是一个永远不会在别人面前落泪的人,陌生的路人也不行。

  这个时候路曦打来了电话,路晨毫不犹豫地挂掉了。路晨向来不是会逃避的人,但是要怎么跟路曦说,她还没有想清楚,她不希望把火发在不相干的人身上。

  这几年路晨学会的最重要的两个词,一是理智,二是现实。

  路曦跟她的小团伙一起坐在小酒吧里,玉涵、曾爽、蒋晓乐都在。

  “我姐反应有点大,她没有多说什么就走了,现在还不接我电话。”路曦说完看着面前的小伙伴们,希望大家能给一个靠谱的解释。

  蒋晓乐作为小团队里唯一的一个男生,这个时候他头发一甩,袖子一捋,说:“你们女人就是头脑简单,有些事当局者迷,很显然你姐是被你刺激到了,你想想,她比你大十岁,男朋友还没有,你竟然要结婚,这对比!她能受得了?”

  路曦瞪了蒋晓乐一眼,玉涵抬手给了蒋晓乐一拳,说:“你懂女生吗你就瞎扯?女生才没有你说的那么肤浅!”

  曾爽慢悠悠地说:“就算他懂女生也没用,路曦的姐姐可不是一般的女生。”

  路曦点头冲曾爽竖了个大拇指。

  那现在怎么办呢?

  玉涵桌子一拍,说:“直接带回家,见父母!就是要结婚了!就这么着了!”

  路曦摇摇头,说:“你不懂,我怕把我妈吓着,曹心慧实在是太脆弱了!太脆弱了!”

  这时候曹心慧正在家低头缝一位客人定制的旗袍的盘扣,忽然哎呦一声,然后慌张起身,冲着屋内喊:“老路,快给女儿打电话,我受伤啦!”

  老路赶紧开门出来,冲到曹心慧面前,看了看跟曹心慧一样慌张的她的左手食指,说:“哎呀,这次有血!你打电话,我去买带鱼!”

  “你看我手都这样了还能打电话吗?”56岁的曹心慧撒起娇来毫不含糊。

  老路赶紧去给路晨路曦两个女儿打电话,让她们务必赶紧回家一趟,妈妈伤得很重!

  路晨挂了爸爸老路的电话后就给妈妈打了过去。

  “老妈,你知道这个周末就是中秋节了吗?我攒着假中秋回去多陪你几天呢,你倒好,提前负伤,你这样让我很为难啊!”

  曹心慧赶紧看了看日历,果然马上中秋了,但还是万分委屈地说:“可是,这次都流血了。”

  “你看你,做了几十年的裁缝了,怎么这两年老是被自己的针扎着,也就是我们还一直陪着你演满场!都懂点事行不行?”

  曹心慧抬眼看了一眼老路,然后捂着手机轻声说:“她好像喝酒了。”

  老路赶紧接过电话,对路晨说:“不说了,我带你妈去医院包扎了。”

  挂了电话后,老路看了看曹心慧,说:“那带鱼还买吗?”

  “买什么买?又不回来!”曹心慧说完继续盘扣子。

  路晨挂了电话,不由得笑了,想到老妈曹心慧,真是由不得人不笑,自从曹心慧自以为自己进入了更年期后就变得会撒娇会耍宝会想着法地让人陪她玩了,一开始还只作老路一个人,这一年多来,又开始缠着路晨和路曦。现在曹心慧是家里的小孩。

  如果曹心慧知道路曦要结婚,如果知道路曦要结婚的对象还是自己的前男友,会有什么结果路晨想想都心惊,赶紧给路曦发了条信息:不要让妈知道!

  正一筹莫展的路曦看见姐姐发来的这条信息,小眼睛一转,开心一笑,对小伙伴们说:“我找到突破口了!”

  中秋节的早上六点,路晨在酒店里醒来,然后游了一个小时的泳,这才把昨晚的酒气消散干净。

  路晨非常讨厌喝酒,是那种就连看见陌生人喝酒都觉得反胃的讨厌。但是没想到却因为酒结识了大叔。

  五年前失恋的那天,路晨第一次去酒吧喝酒,以前就算跟着尤钰辗转多个酒吧,也只是端杯饮料在台下看尤钰唱歌,滴酒不沾。于是失恋的那一天,她就觉得自己实在是亏了,从不放肆,从不任性,从来清醒,所以这么多年才会换来尤钰的离开。

  一个总是清醒的女生实在太不可爱了。

  这句话是大叔教给她的。

  那天她喝到痛哭流涕,坐在她旁边桌的大叔走过来给她递手帕,是纯白的没有任何花纹和图案的手帕,她一下子就被手帕击中了,哭得更厉害了。

  心痛的时候那些来自陌生人的丁点温暖会瞬间让人堡垒崩塌。

  路晨立刻从心理上接受了这个陌生的看起来有点老成但是非常真诚的朋友。

  大叔陪着路晨在酒吧度过了很多倾吐心事的夜晚,一转眼就是五年,这五年里他们彼此不知道姓名,他喊她丫头,她叫他大叔,除了电话号码,其他信息互相都不过问。路晨只知道大叔很酷,爱穿白衬衫牛仔裤,扎着一个小辫,带着运动帽,大概四十多岁,爱笑,从来不会喝醉。

  自从五年前失恋以来,昨晚是这五年来第一次再次喝醉。

  路晨记得自己好像哭了,哭着喊着说自己好不容易还多攒了假期,结果马上中秋节了自己不想回家了,又哭着感叹有家可回真是幸福啊……

  后来就睡着了,大叔不知道路晨家住哪里,就给她在酒店开了一间房。

  路晨对大叔有种莫名的信任感。

  但是31岁了,五年没有男朋友,喝醉的这个晚上她有那么一刹那是希望大叔能留下来陪她的,但是他没有,路晨记得他走的时候说的话,他说:“不要怀疑自己,你是可爱的。”

  那到底是不是谎话?路晨一边吃早餐一边想,既然可爱为什么没有人愿意留下来陪自己度过漫漫长夜?

  路晨正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时电话响了,一大早秦月明就打了电话过来。

  “怎么你还没来?”秦月明问。

  “怎么了?”

  “今早上的动感单车,你不是从来不迟到的吗?”

  路晨这才想起来今天是周四,周四早上八点的动感单车路晨基本没有缺席过,健身房就在公司旁边,健身后九点半到公司,一点也不耽误。

  “今天是中秋节,我等一会要回家一趟,就不去了。”

  “哦,对了,我都忘了今天是中秋节了,中秋快乐!”秦月明挂了电话,看了看手里提着的一盒月饼,叹了口气,对正好走过的健身教练说:“中秋快乐,送你盒月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不结婚我结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不结婚我结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