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有故事的大叔
刘小备2019-12-23 14:082,955

  秋日短暂。

  路晨下班之后的天色越来越暗,空气里的冷气也愈发明显,路晨发现大叔这一周已经醉了两次,这是少有的状况,几次想问他发生了什么又都没有开口。

  成年人的相处有时候这一点理智虽然可以避开许多不必要的麻烦,但是总觉得有种拒人千里的距离感。路晨一开始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反而让她在各种社交中明哲保身,但是当她有了想要进一步多加关心的朋友时,就会犹疑,向前,或者保持现状,并没有那么简单。

  周四晚的动感单车结束后,路晨照例又遇见了秦月明。

  秦月明看见路晨,摇了摇头,说:“我已经住了两晚酒店了,求好汉搭救!”

  “怎么?有姑娘追杀上门啊?”路晨跟秦月明见面的时候总是会自然地就有特别轻松的一面。

  “楼上下水道出了问题,结果淹了我整个屋子,说是水漫金山都一点儿不过分!关键是,很多不明物体都被水泡了出来,我连夜就逃跑了。绝对不能住了,就算付违约金我也要搬走。”

  “我懂了,你一个典型处女座找房子确实不容易,没有个把月这个问题恐怕解决不了。我那确实有地方,就是平白无故你一个单身男青年入住,我怕会引起很多误会,影响你倒是没什么,万一挡了我的桃花运,你负责不起。”

  “你别吓我,领证我可不愿意!”秦月明一脸被强迫的神情。

  路晨哈哈大笑,说:“你想得美!签个协议吧,给你住两个月,房租可以不要,但是卫生你要打扫。”

  “最少也得三个月!”

  “你还讨价还价?”

  “你的卫生我也包了,顺便还给你做饭!”

  “成交!”

  路晨是一个特别喜欢在家吃饭的人,倒不是因为喜欢那个氛围,完全是因为对外面的东西没有安全感。可是苦于没有充足的时间,所以一个月也不能给自己做几顿,现在秦月明说要帮忙做饭,别说住三个月,三年说不定路晨也能答应。

  对于一个单身的人来说,时间在工作之外的概念很低,毕竟今天和明天,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不同。

  商定完住宿的事儿秦月明愉快地要请路晨夜宵,要答谢路晨的救命之恩,路晨因为约定好了要去见大叔就直接把钥匙给了秦月明,让他自己先搬东西过去。

  秦月明拿着钥匙,说:“你就那么放心?你那就没有什么需要回避我的?”

  “家里最值钱的就是我,最隐私的也是我,你说还有什么好回避的?”

  秦月明倒是没有话说,路晨比他想象的还要坦荡,他一时倒有些害羞了。

  路晨拍了拍秦月明肩膀就走了。

  留下秦月明一个人站在原地,心里七上八下。

  毕竟,这也是孤男寡女,毕竟,这也是同居了呀!

  路晨一心惦记着大叔要说给她听的故事,一路急匆匆。

  大叔昨晚喝多了之后一直说要给路晨讲他的故事,路晨又怕大叔清醒了之后后悔,就让他等清醒了再说,清醒了之后如果他还愿意说,她就好好地听着。

  大叔说那明天再见面,我说给你听。

  喝醉的时候大叔那样好似将人生看透了的人原来也需要倾听者。

  人的一生里能遇见一个让自己踏实放心地倾诉的倾听者比遇见一个理想的伴侣还要难得,路晨常常这样觉得。

  然而一直等到十二点大叔也没有来,路晨是一个极其规律的人,明天还要上班,她把生活的主次分得非常清楚,自己的精力也按照主次给予合理的分配。

  今天能等大叔到十二点,确实已经破了天荒。路晨决定回家睡觉。

  别人的故事就算听来了,也还是别人的故事,对自己的人生也起不来什么作用。

  路晨起身的时候大叔忽然打来电话。

  “不好意思,临时有了点急事,今晚不能去了。”

  路晨心里有所怅然,但还是大方地说没关系。

  很奇怪的感觉,毕竟这五年里大叔作为一个非常棒的倾听者包容了路晨许多的情绪,时间似乎让路晨对这个人有了期待,某种隐约的,模糊的期待。

  路晨也说不清楚。

  对于情感她从不去想太多,毕竟,在她看来都是无用之物。

  “要不,你现在来医院一趟吧!”大叔忽然说。

  路晨到医院时大叔在住院部的门口等她,看见路晨,说:“太好了,终于也有人来探望我了。”

  “怎么回事?你怎么还住院了?”

  “没什么,一世情急就晕了过去,今天医生给做了全方位的检查,没有什么不妥,估计明天就能出院了。”

  一时情急?路晨心里一惊,到底是什么样的状况能让人晕了过去?

  “睡了一天了,我现在精神好的很,带你去看个人吧!”

  “这么晚?”

  “没关系,不会打扰到她。”

  路晨跟着大叔上了医院的九楼,经过一个常常的走廊,在尽头那间病房里,路晨看见了大叔的老婆,鼻子上还插着氧气管,但是整个人非常安静,毫无声息地躺着。

  “不好意思,认识你这么久,第一次向你介绍我老婆。”

  “她……怎么了?”

  “她已经这样躺了十一年了。”

  “十一年?”

  大叔平淡一笑,十一年如今说起来对他来说也只是一个数字而已了,一开始面对这件事时的绝望和悲痛都已经被时间洗刷了,时间同时教会他去经历了完全不同的人生。

  “上一周开始医生忽然说她状况不太稳定,问我有什么想法。说实话我没想过她会怎样,哪怕她就这样躺着,我觉得她也是陪着我的,只要我走进这个门,她在,我就觉得很安心。但是医生说她醒来希望渺茫,十一年的坚持,可能她自己也到了极限,所以让我拿个主意。我好像,忽然一下子就又回到了十一年前,重新再和她做一次告别,十一年前的那种感受都回来了,我真觉得难受,觉得我可能撑不住了。结果今天下午医生忽然通知我,说她停止了呼吸,我赶到医院的时候她还是没有缓过来,医生提议我放弃,他说出放弃那个字的时候,我就眼前一黑,倒下了。”

  大叔缓缓地说着眼前这件事,还没有开始说十一年前是怎么经历的这一切,路晨已经感觉到难以排解的重量压在胸口。

  有人在这样求着生的机会,却也有人在那样浪费着清醒时的光阴。

  但最让她意想不到的是面前这两个人的深情。

  大叔继续说:“但是很奇怪的是,我倒下去的时候,就是在她面前倒下去的时候,她又重新开始呼吸了。所以我相信,她是有感应的,她想要放弃了。我一想到可能是她自己想要放弃了,我……”

  大叔哽咽了,眼泪掩藏在眼底。

  路晨不知道怎样才能帮大叔,人生里确实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要自己独自应对的,所有的感受只能亲自上阵,谁也帮不了你。

  “所以我让你来一趟医院。”大叔对路晨说完,蹲下来靠近他的老婆,说,“你看,我一点儿也不孤独,我也有朋友,甚至还有红颜知己呢,我一点儿也不需要你操心,我知道怎样活得开心,活得舒服,但是如果你不在了,我绝不会比现在开心,我希望你在,你躺在这儿,也是陪着我。”

  路晨不忍心看下去,大叔明明是笑着低语,她却背过身擦了一把眼泪。

  难怪大叔对于世间事总有一种云淡风轻的态度,原是因为这背后难以承受的厚重,说是生离死别,却又不是,说不是,却又是走遍千山万水也不能寻回的人。

  从医院回家的路上,路晨特别想给老路和曹心慧打个电话,一看时间这么晚了又担心他们接了电话胡思乱想,想了想还是给路曦打电话更为合适。

  路晨连打了三遍,路曦的电话都是无法接通的状态。

  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状态,路曦哪怕上厕所都时刻保持自己是在线可联网状态,毕竟她电话这一头可有着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位随时都有可能给她打电话。

  这是路曦自己说的,她说保持手机畅通是她对老路曹心慧还有路晨的浓浓爱意。

  那么现在这无法接通是怎么回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不结婚我结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不结婚我结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