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母娘娘
刘小备2019-12-23 14:082,769

  路晨一路忐忑地回到了家,进了家门神情恍惚,一眼看见坐在沙发上打电脑的秦月明吓了一跳,定定神之后才想起来是自己让秦月明登堂入室的。

  秦月明看见路晨回来了合上了电脑,说:“你这魂不守舍的出了什么事吗?”

  “没有,就是路曦的电话没打通。你怎么还不睡?”

  “到你家的第一夜就在你之前入睡我担心不太礼貌。”秦月明笑眯眯地看着路晨。

  “你要是这样没个正经不出三天你就得搬走哦。”

  秦月明立即一本正经地说:“哦,我就是有点工作还没处理完。”

  路晨满心疲惫地往沙发上一坐,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不安心,犹豫了半天,决定还是要打个电话。

  这个点儿尤钰当然还没有睡,接到路晨的电话倒是不感觉奇怪。

  “我联系不上路曦了,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我不清楚啊,要不问问她同学?”

  “她没有再找过你吧?你可不能骗我!”

  “绝对没有!”

  “那就好。”路晨说完挂了电话。

  秦月明不敢相信地看着路晨,说:“你竟然插手路曦的感情?你还是个王母娘娘的角色?”

  路晨无奈地叹了口气,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简单。”

  “可是你明明有勇气做你心中认为最舒服的自己,为什么会阻拦你自己的妹妹去过她想要的人生呢?”

  路晨看着秦月明,他说的非常对,而且他的话也确实符合她一贯的人生准则,人这一辈子活来活去,最终,是为自己活的,人世经历的所有,都是自己的直观体验,别人只是参与到你的生活里,无法参与到你的体验里。

  然而,理想主义者之所以容易被人诟病就是因为生活不是一个真空。

  路晨也多么希望路曦能一直走她自己的路,不需要别人关照的或者指点的路,可是她的路跟自己的路出现了交叉点……

  怎么办?

  真的当做自己跟尤钰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吗?

  怎么可能?

  那是自己刻骨铭心的初恋,失恋残存的惆怅至今还在体内莫名的地方苟延残喘,今后如何面对路曦?

  “秦月明,你有兄弟姐妹吗?”

  “没有。”

  “所以你不会懂我跟路曦之间的感情,就算以后我们都各自成家,我们还是亲密的姐妹,一脉相承的。”

  “她谈恋爱不影响你们做姐妹啊。”

  “那要看她跟谁谈恋爱,我相信她不愿意因为谈恋爱而失去我这个姐姐。”

  “你这样想就太自私了,首先她不会因为谈恋爱失去姐姐,其次,就算她要在你和她的恋人之间必须做出选择,她也有权利舍弃你,你和她的恋人在她的人生里并不会因为血缘关系而有什么高低之分。这就是人与人之间奇妙的亲近又疏远的关系。”

  路晨看着秦月明,皱着眉头,思索半天,说:“你……平时看起来不像是这么的,薄情啊?”

  路晨又想起了在医院病房里的大叔,他守着一个几乎没有醒来希望的植物人十一年,这份执着和深情再跟面前的秦月明这一番言论比起来,实在是一个天上一个人间。

  秦月明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说:“其实,我们是一样的人,只是你在对待家人和外人之间设置了一道屏障来区别,而我全都一视同仁。”

  “这怎么可能一样?家人在这个世界上对自己的意义怎么可能跟外人是一样的?”

  “没错,他们的意义确实不一样,但是你不能因为他们不一样就试图把他们控制在你自我安全感的范围内,或者说是占有,你还给这种霸道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爱。”

  路晨无言以对,不管从逻辑上还是情感上,秦月明似乎说的并没有什么错,然而毫无漏洞的解释并不等于可以说服自己。

  就在路晨用研究的眼神看着秦月明的时候她的电话响了。

  尤钰在电话里有一些焦急,他说:“我刚刚打去她宿舍,曾爽在,曾爽说路曦心情不好出门去了。”

  “这么晚了还出门?去哪里了?”

  “不是,是出远门去了,具体是哪里曾爽也不知道。”

  “那其他人你问了吗?”

  “其他人都联系不上。”

  路晨想了想说了句好。

  尤钰挂了电话有点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就叫好了呢?路曦都联系不上了还好吗?

  路晨挂了电话倒是松了口气。

  秦月明问怎么了,路晨说:“跟小伙伴出去散心去了,没事。”

  “那我能去睡了吗?”秦月明又问。

  “当然能啊!”

  路晨看着眼睛有些发红的秦月明,想想他这两天在酒店肯定睡得也不踏实,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安慰。

  这个时候路曦躺在露营的帐篷里,身旁睡着玉涵,手机信号微弱,迟迟睡不着。

  玉涵翻了个身,说:“你是不是怕你姐担心你?”

  “不是,我姐应该不会担心我,我这次出来破绽很多,也不是我平时耍脾气的风格,最失策的是同时还有你跟蒋晓乐一起,我姐就知道我没事了。”

  “那你不白费劲了?”

  “不,他一定很担心。”

  “他是谁?”

  “算了,你还是去睡觉补补智商吧!”

  曹心慧半夜做了个梦,梦见路晨一个人在山洞里冻得嚎啕大哭,看样子是饥寒交迫,她看到后心疼地也哭了,哭着哭着就哭醒了。

  哭醒的曹心慧一翻身,发现老路竟然不在床上,这一吓,都忘了刚才的梦了。

  曹心慧打开房门喊着老路,一看,老路一个人坐在餐桌边抽烟。

  “你怎么大半夜的爬起来抽烟了?”曹心慧一边说一边去把窗户开大一点。

  老路一看曹心慧起来了赶紧掐了手里的眼,笑呵呵地起身,说:“想趁着你睡着了偷吃两口呢,竟然被发现了。”

  “你都多大了?知道自己气管敏感还抽烟?你看看时间?明天开始不要喝茶了,年纪大了本来就觉少,你再喝茶,晚上根本睡不着了吧?”

  老路扶着曹心慧回房间,满口的是是是。

  曹心慧这个时候忽然想到自己做的梦,站住脚,问老路:“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因为担心晨儿才睡不着的?”

  老路一愣,说:“晨儿怎么了?”

  “晨儿单身啊!”

  “嗨!还以为晨儿出什么事了呢?单身现在还叫事吗?她过得开心就行!我不担心她。”

  “真不是晨儿?”

  “真不是!”

  曹心慧将信将疑,忽然想到了什么,又说:“你该不会是……老路我跟你说,现在咱们这个年纪第二春也很常见了,咱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了,你要是有情况你告诉我,我给你腾地儿!”

  老路捶着自己的胸口一阵猛咳,瞪着曹心慧,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

  等到渐渐平喘,老路语重心长地问曹心慧:“最近裁缝铺生意不太好吧?”

  “这两年一直也就没好过啊。”曹心慧翻着白眼说。

  “最近我看是尤其不好!你啊,就是闲的,闲的满脑子胡思乱想,你没事能不能去跳广场舞?丰富一下自己的老年生活。”

  曹心慧一下子就不愿意了:“你是不是觉得跳广场舞的那些人比我漂亮比我有活力比我会享受生活?”

  老路低头沉思了一下,觉得自己犯了方针路线严重偏离的错误,于是,一脸委屈地看着曹心慧,说:“实话跟你说吧,其实……我睡不着是因为,我饿了。”

  曹心慧看着委屈巴巴的老路,抿着嘴笑了,说:“我也饿了。”

  “那要不,泡个面?”老路提议。

  “泡!”

  “加根火腿肠?”

  “两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不结婚我结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不结婚我结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