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父亲的冷淡
倚窗诗雨2017-02-28 19:342,634

  拿出手机翻看,还有半个小时火车就到麦城。我起身穿衣服,然后准备叫醒卢超、胡胖子、艾微、艾叔叔(艾微父亲),没有想到他们都没有睡着,或许他们也心事重重,近乡情更怯吧!

  父亲打来电话焦虑地问我,火车什么时候到站。我说还有半个小时,父亲在那头不耐烦地叫我快点。我有点蒙,这是在火车上,也不是我想快点就能快点的呀。再说现在是凌晨,父亲等半个小时就不耐烦,难道他等会还有什么事?

  我的一个电话,惹得卢超和胡胖子一阵羡慕嫉妒,恨不恨我就不知道了,反正这两货的样子,有一种想把我生吞下去的冲动。原因很简单,卢超的父亲习惯早睡,估计现在正做梦,如果情节需要描述的话到少得几万字,并且正是高潮,所以他只好安排司机来接卢超。胡胖子的父亲一直和胡胖子关系不好,胡胖子回家也根本没有通知他父亲。

  卢超看出胡胖子的心思,拍拍胡胖子的肩膀说:“你放心,等会我叫司机带上你,先把你送回家。”

  胡胖子可怜兮兮地说:“卢超,要不我先去你家住一晚上?”

  “去我家当然可以。不过都到家门口了,你再不回去有点不好吧?我知道你和你爸关系很僵,可是你都有两年没见过你爸,他肯定想你。放心,你爸肯定欢迎你回家。”

  “对,你放心吧。”我附和道。

  “可是……。”

  艾叔叔打断道:“可是什么?天底下那个做父亲的不爱自己的孩子?你回家对于你父亲来讲绝对是个惊喜。”艾叔叔转过头来,一脸疼惜地看着艾微说:“对吧,微微?”

  艾微一嫌弃地说:“是是是,哥哥大人说的是,就像您一样当个跟屁虫,不管我到那,您都像个狗皮膏药,不知道是怕我走路走丢了?还是怕被男人拐跑了?”

  艾叔叔委屈的不说话,很明显艾微的话戳痛艾叔叔。艾微的几句话信息量很大。艾叔叔虽说是艾微的亲生父亲,但是艾叔叔感觉这样融入不到艾微的生活圈子,所以让艾微叫自己哥哥。艾叔叔穿着打扮也像极了一个时尚潮男,整个飞机头,穿着破洞牛仔裤经常和艾微出双入对,知道的认为是父女关系融洽,不知道的以为是老牛吃嫩草,整个一现实版的渣男配小三,毕竟艾叔叔打扮的再年轻,满脸的皱纹遮掩不住,为此艾微十分懊恼。

  其实艾叔叔心中一直有个心结,那就是艾微的姐姐走丢了,直到现在都没有找回来。当时艾微的姐姐才三四岁,正跟艾叔叔一起逛街,艾微的姐姐想吃冰糖葫芦,艾叔叔就松开手去买,可是当艾叔叔回来后,原地那还有艾微姐姐的身影。艾叔叔独自找了很多年,可是一直全无踪迹。有一次,已经出来几个月的艾叔叔很多天没有洗脸,衣服也烂的块是块条是条,看起来完全是个乞丐。突然他看见一座寺庙来了兴奋。去庙里找人算卦,没想到和尚劝他放弃寻找。说什么父女一场的缘份结束,再攀缘只会让很多人痛苦,何不回家好好过日子,一来对得起走失的孩子;二来对得起痛苦的自己;三来家里还有一个女儿,应该给予她父爱。艾叔叔一听顿时醍醐灌顶,想来自己找了大女儿这些年,完全没有给小女儿一丁点父爱。

  凌晨两点半,我下了火车。站在月台伸了一个懒腰,同时深呼吸,一股潮湿的煤渣味夹杂着一缕淡雅的清苦野草芳香,沁人肺腑,让人舒服恬适。多么亲切的味道,我每次离开的时候也会深呼吸。这是家乡的味道。

  父亲站在月台上,穿着一套稀松的破旧的不成样子的西服。父亲的头已谢顶,像有人开玩笑在一座山顶开了荒。他的脸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格外松弛腊黄,像个老头一样,拘搂的像把弓,而我是射出的箭。猎物肯定没有射着,不知是弓的力度不够,还是我这支箭不够尖锐,抑或是外在的风力影响。

  卢超、胡胖子、艾微、艾叔叔跟父亲打了招呼,先后离开。

  我快步走上前去,以为父亲会上前来搂着我热烈地说:小兔崽子,知道回来了?我和你妈想死你了。

  可是父亲没有,他面容平和,看不出是欢喜或忧郁,略显疲备的脸像一幅法国朦胧派画家的肖像。

  我像只受伤的羔羊,在外漂泊受尽磨难与委屈。终于回到家,看见老山羊站在圈门外。我深情地叫了一声:“爸”。

  多想父亲能给我一个紧紧地拥抱。把心底的委屈和挫败感从身体里挤压出来,扔进火车,让它重新带回北京。

  父亲站在原地,淡淡地说:“回来了?”

  我故作轻松地一笑:“嗯。”

  我放下行李箱递过去。父亲伸出右手在半空中停留半秒,中指和无名指轻微地蠕动两下,又收了回去。父亲最后背着手,轻轻地说:“走吧,回家。”

  我一怔,随即跟上去。

  父亲招了一辆出租车,自顾自的坐进副驾驶。我叹口气,自己打开出租车后备箱,放上行李箱和吉他。坐进车里,父亲正和司机拉家常。

  “怎么样?现在开出租车还可以吧?”

  出租车司机是个中年汉子,一头凌乱油腻的头发。

  “可以什么呀?生意都被‘的的快的’抢完了。对了,大兄弟你是干什么工作的?”

  “我呀?做点生意。”

  “什么生意?可以透露一下吗?现在开租车真不赚钱。”

  “其实作为生意人,我还挺羡慕你们的。你们干一天赚一天钱,不像我们商人,商场如赌场,风云变幻,说不准那天连本钱都捞不回来。”

  父亲从来没有做过生意,倒是在赌场侵淫多年。看父亲的意思,并不是把商场当赌场,而是把赌场当作商场,所以说“本钱都捞不回来”的次数很多。这牛皮吹的有点大,但我不好戳破,毕竟父亲是个好面子的人。我有些气愤,好像我这不是回家,而是进城投奔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房亲戚。

  突然,父亲对司机说:“师傅,前面路口停车。”

  我问:“爸,还没有到家,您怎么提前下车?”

  父亲说:“你先回去,我有点事。”

  我小心奕奕地问:“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您不会是去打麻将吧?”

  父亲的嗜好众多。吃、喝、嫖、赌、抽,除嫖我不敢武断以外,其它基本是心照不宣,而赌应该排在首位。

  父亲瞪我一下,我知道这样会让他在司机面前很没有面子,毕竟从商的牛皮已经吹出去。

  父亲说:“都是商业上的伙伴,人家一直等着我呢。你先回去,早点休息。”

  以前父亲出去打麻将,总是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比如出去散散步,图书馆看看书。我和母亲也是顺坡下驴,见怪不怪,可现在父亲对我却是直言不讳。

  我怒道:“爸,您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整日无所事事,晚上还赌博通宵。不行,您必须回家。”

  父亲瞟一眼出租车司机,欲言又止。

  出租车司机停车,冷笑一声,摇摇头。

  父亲打开车门:“你先回去吧。我答应过别人的。”

  一句自然的回答却透出一股冰冷的拒绝。

  我说:“您要是去,我就报警说有人聚众赌博。”

  已离出租车三米的父亲,头也不回地说:“你随便。”

继续阅读:第三章:母亲老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亲爹不靠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